第三百零四章 今夜无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警察局的笔录做的很快,而至于唐静芸持枪的事情,这些人则是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

笔录很快就做完了,唐静芸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唐凌峥已经出来了,正坐在过道的椅子上默默的抽烟。

看见唐静芸来了,他拍了拍自己的椅子的一侧,“坐。”

唐静芸闻言坐下了。

唐凌峥拿出烟盒递给了唐静芸一支烟,唐静芸嫌弃了看了一眼,淡淡道,“不要。”

“嗯?为什么?”唐凌峥眯眼冷声问。

唐静芸嗤笑一声,凤眸瞥了他一眼,“我不抽仇人的烟。”

“仇人?”唐凌峥眯起眼看向唐静芸。

“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唐静芸淡淡的解释道。

唐凌峥给唐静芸竖了一个中指,“滚!你怎么预料的道这未来的事情!”

唐静芸淡淡的睨了他一眼,“对啊,所以我几乎不接别人的烟。”

唐凌峥被唐静芸这个回答气的差点呕血,我勒个去啊,果然神经病就是神经病,他一个正常人还是不和她一般见识了。

唐静芸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烟,她自己拿了一根,就眼睁睁看着烟被一只手拿走,只见唐凌峥摁灭了自己手上的烟,点上手上这一根。

“神、经、病!”唐静芸骂道,说着又从自己烟盒里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

“你才神经病。”唐凌峥也是回骂道。

于是等到于俊才出来,就看到两个平素都是冷静理智的人在对骂,这两个人骂人的话还真是别出一格。于俊才就是疑惑了,这两个人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出身的,怎么滴骂人的时候跟地痞无赖一模一样?

于俊才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听说唐家追溯上去,老祖宗以前是地痞出身,莫非这个传闻是真的?这两人现在算是返祖了?

如果唐静芸和唐凌峥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一个吐他一口口水,一个给他竖一个中指。

不过两人的互相嫌弃也到此为止了。

唐静芸看了眼自己手机上的消息,眉眼轻轻挑起,不由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起身道,“我要走了。”

“去哪里了?”唐凌峥问了一句。

“当然是回家。”唐静芸翻了他一眼,随后就是眯眼笑了起来,“快点回家跟那个老崽子哭诉一下,他虽然裤腰带不带能够控制,不过办事能力还是在的。”随后带着几分嘲讽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快去吧。”

唐凌峥突然觉得气的牙痒痒,怎么办,他好想把她好好揍一顿,她这是什么态度?冷哼一声,“他是公的,没奶!”

唐静芸离开的背影一个踉跄,我艹!说好的节操呢!

唐凌峥看到这个眯眼笑了,总算扳回一局。

等到唐静芸离开,于俊才这才皱眉问道,“怎么样?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唐凌峥眼中闪过狠辣,将自己的遭遇给于俊才讲了一下,两人低声商量了几句。

而唐静芸则是上了公安局外的那辆世爵跑车,坐进车门看到男人的一瞬间,唐静芸就被姜晔压倒在座椅上狠狠的亲了起来。

他吻得那样激烈,好似要将所有的不安都倾斜出来,唐静芸罕见的柔顺的任由这个男人在她嘴里横冲直撞,一边用未受伤的左手轻轻的安抚着他的后背。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唐静芸的嘴唇,轻柔的摸了摸她的脸,又拿起她包扎着的右手,轻柔的亲吻了一口,这才笑道,“我带你回家。”

“嗯,”唐静芸靠在座椅上,在这个充盈着姜晔气息的狭小空间里安心睡下。

姜晔一路开回去,将她抱在自己怀里抱进了家里,唐静芸无意识的将头在他怀里蹭着,让他的心都柔软的化成了水。

这一夜,唐静芸睡得很好,却不知道京都大半的家族都一夜无眠。

在场的人那么多,事情肯定不可能瞒下,而且唐家、于家找人并未藏着掖着,当下顿时就让很多人感觉心惊胆战。不过也难怪,唐家家主唐志谦这一代就这个一个儿子,至于那个私生子是上不得台面的,怎么可能不气愤?

京都凌辰国际广场处分局。

那个局长就是那个心急火燎从女人的床上爬起来的那个,他此时满头大汗的挂了手上的电话,却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他就安安稳稳的被窝里睡觉了,现在好了,一晚上接到的电话让他光是听到电话铃声响就心惊胆战,不知道又是哪位平常人都见不到的大人物来的电话。

从一开始的顶头上司市局局长,到后来分管公安的副市长,还有很多从电视上见过的人,他已经成功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麻木。

这一个晚上,凌辰国际周围的监控视频的录像带被好几个势力调动,以凌辰国际为中心这周围的商家被各方势力狠狠的梳理了一遍。

因为一个人,不,或许应该说两个人,牵连出好几方的势力,而且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这个被逃窜的男人的踪迹。不知道背后行事的幕后之人会不会后悔,居然捅了一个马蜂窝。

唐家老宅里,灯火通明,唐志谦穿着一身睡袍坐在书房里,脸色阴沉的听着电话。

“查!给老子去查!我管你监控好还是坏,给我一个个查!我就不信找不到人!”

“老子儿子女儿差点被车撞死,你让我冷静?冷静个屁啊!我告诉你,我唐志谦也是个不怕事的,你们当我唐家好欺负是吧?!”

……

唐志谦默默的敲打着自己面前的桌面,在算计着这些事情究竟是冲着什么而来的,同时也在默默琢磨,这件事里似乎有好几股势力呢,似乎还不比他唐家、于家差啊。

不由眯眼笑了起来,笑的像个狐狸,估计是宝贝闺女的人脉吧?呸、呸!什么宝贝闺女,那是小兔崽子!一只会咬人的兔子!

那几股势力似乎都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存在,也都是聪明人,几番交手下都是默默的达成了默契,将手上的一些资料共享,快速的编织成一张细密的网。

京都有多大?这是整个国家的机密要地,是一个跳动的心脏,几乎牵扯了全国的势力。京都有多小?皇城跟脚下的人们,卖菜的大娘说不定还有一个国家公职的远方侄子。

这个已经经营几十年的都市里,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比人体的脉络还要复杂几分。

所以当几个势力在某些方面合作,这展现出来的人脉网是何其恐怖?

——

清晨,唐静芸醒了过来,闻着熟悉安心的男人味儿,眯眼一笑。

她翻看手机,发现了一条凌晨三四点方青峰发来的一条短信,不由挑眉一笑,给对方拨了过去。

“艹!知不知道老子刚睡下!要是没有大事老子就弄死你!”方青峰接起床头的电话,暴躁的骂道。感觉到电话那头诡异的安静,他心里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看了眼来电显示,顿时吸了口凉气。

“嘿嘿,这不是睡迷糊了吗?别在意啊!”他连忙道歉道。

“嗯,我知道了。”唐静芸幽幽地道,“你放心,我会告诉荣阿娇你有起床气,让她以后不要和你睡一个床!”

方青峰真想一口老血喷出来,果然是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子,尤其是唐静芸这样报复心十足的女人,真他么的讨厌啊!他这辈子一定最讨厌唐静芸了!

“我上辈子不知道欠了你多少钱!这辈子一定是来还债的!”方青峰低声咆哮道。

唐静芸幽幽一叹,“是嘛,我以为我是你上辈子的情人呢!”

方青峰扶额,算了,他大男人不和女人一般计较。

“对了,情况怎么样?”唐静芸皱眉问道,恢复了正色。

方青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诉唐静芸,唐静芸闻言冷笑不已。

“你打算怎么办?”

唐静芸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让唐凌峥亲自去听听吧,反正他是直接受害者,让他来决定好了。”

“好,就按你说的办。”方青峰应下道。

挂了电话后,给唐凌峥发了一条短信后,才施施然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才发现姜晔站在门口,也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唐静芸笑着走上前去伸出手,却不想抱了一个空,只见姜晔已经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过来吃早饭。”

唐静芸眉头轻轻皱了皱,心中有些不舒服,随后又是好笑,曾经的自己是最为洒脱的,从来都不在乎离别的事情,可是现在,单是看着这个男人率先转身的背影,就觉得心脏一阵疼痛。

她抿了抿唇,快步走到了姜晔身边,捏住了姜晔的手,“怎么了?”

姜晔想要挣脱手,只是被唐静芸抓的太厉害,挣脱不开,当下眼帘微垂,随她去了。

姜晔坐在椅子上后,唐静芸看着他的脸,皱眉道,“怎么了?我哪里得罪你?你说我就改!”

姜晔直直的盯着唐静芸的脸,很认真的问道,“我是你什么人?”

唐静芸抿唇一笑,柔柔道,“要和我有一辈子牵扯的男人啊,无论生死。”

姜晔闻言,眼神闪了闪,指责道,“可是你不依赖我!你宁愿去找别人也不来找我。我身为你最重要的人,居然比别人知道的都要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