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沉甸甸的记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凌峥觉得有几分乏味,该来的人没来,不该来的死活要跟着来真是扫兴。

见唐凌峥脸上阴沉,他身旁那个长相精致的男生,小心翼翼地道,“哥,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觉得无聊?要不要我给你去弹首钢琴曲?”

唐凌峥冷冷的睨了一眼男孩,“哥?我记得我只有妹妹吧,你什么时候变性了?”

看到男孩因为他的话,那双桃花眼露出水光,可怜兮兮的,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心中却是恍惚想起了某个女人凌厉的凤眸,开阖间像是刀子在他脸上刮,这才是真正的唐家人。

当下就是冷笑道,“别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你了!也不知道出门的时候谁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呢!”

唐少明闻言低下头,一双桃花眼迅速红了,带着几分鼻音道,“哥,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是我……”

“你既然知道我看不起你,那你还眼巴巴的跟着我干什么?是你自己贱吧?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唐凌峥打断了他的话,他真是受够了唐少明这副“全世界都对不起我”的样子,也不知道哭给谁看呐,在场的人又不是不知道他私生子的身份,徒惹笑话罢了。

唐少明眼睛通红,眼底闪过愤恨,这个唐凌峥一直都是这样,对他从来就没有好过,不管他怎么小意讨好,换来的从来都是羞辱。

周围不少人都是低笑了起来,他们这些人会受到邀请,显然也是和唐凌峥关系不错,当下就是将看好戏的目光投到了唐少明身上。

唐凌峥见此也只是阴沉一笑,不过是个小妇养的,果然气度不行。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唐少明一开始被接回的时候还猖狂了一阵子,还试图向老爷子和唐志谦那里告状,可是发现唐家接他回来根本就只是单纯抚养后,又开始心慌意乱的来讨好他,却不知道这样只会令他看轻。

他们唐家人,虽然展现出来的性格都大不相同,但是无法掩藏他们骨子的骄傲,那是无论怎么被人践踏都踩不碎的东西。

唐家人不仅是骄傲的,而且还是疯狂的,就算是表明隐藏的再好,那眼神中总是藏着同类人才懂的情绪。

而这个唐少明,当初被自己父亲特意接回唐家教养的私生子,哪里有一点唐家人的特质?小聪明有余,只懂斤斤计较,还不如放养在外头至今还没有回过家的唐静芸呢!

想到唐静芸,唐凌峥的脸色更差了,该死的,自己特意找了借口亲自给她送去,那个女人居然敢给他不来!他觉得自己也是犯贱,人家都不愿意认,他居然还眼巴巴凑上去,这和这唐少明有什么区别?

这样想着,他身上不虞的神色愈深,在场的人只以为唐凌峥对待着唐少明出来格外的不开心,当下也暗暗将唐少明从联系名单上划掉,被京都唐家未来的继承人不喜,这唐少明以后也难有出头之日。

唐凌峥又一次不经意的看向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心中一喜,给自己的杯中倒了酒,细细的品了起来。

那头唐静芸三人走了进来,唐静芸环视整个大厅,很明显的就看到了休息区簇拥着的一群人中最显眼的那个男人,淡淡一笑,拉着两人走进了这里。

郑佳明和林明也在这个圈子混过,自然也能够找到朋友,而唐静芸则是径直去了放食物的地方,她是真的饿了。

那一头唐少明被众人的眼神看的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他到底还是一个少年人,傲气有余,城府不足。

唐凌峥嗤笑一声,他想如果换了雨珊在这里,肯定是梨花带雨的死抗在这里,就算是我不开心我也要恶心死你,而唐静芸……那个女人估计早就一杯酒泼到他脸上了。

他看了眼唐少明的背影,眼神幽深,随后就是眯起了眼睛。

“凌峥我来晚了。”一道声音打断了唐凌峥的思绪,于俊才一屁股坐在唐凌峥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怎么心情不好?”

唐凌峥翻了他一眼,对自己的好友爱理不理的很,在场有人当即就给于大少解释了一下,于俊才诧异的看了一眼唐凌峥,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眯眼笑了起来。

他觉得唐少明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唐大少生气吧,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的一脸奸诈,不知道好友是不是又在唐静芸手里吃瘪了?

他凑到唐凌峥耳边,低声问道,“哟,那不是静芸吗?他怎么会出现在你的主场上?”

唐凌峥一拐子拐到好友腰腹上,咬牙道,“我怎么知道。”

唐静芸在宴会上待了挺长的时间,直到郑佳明和林明过来,说是收到了他们父亲的短信了,这才相携着离开了。

和郑林和林伟东寒暄了一会儿,两人都是有司机来接的,纷纷上了车离开。

两人之间的谈话应该是很顺利的,都是笑容满面,至于谈了什么,唐静芸就不知道了。

唐静芸本来也打算走的,可是摸到口袋里准备的一个小盒子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刚才忘记把给唐凌峥的贺礼送过去了。

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都给唐志谦那老混蛋送过了,给他儿子送一份也不算什么吧。

唐静芸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掏出打火机“叮”的点亮,放在嘴边抽了一口。

她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抽风了,明明没有打算过来。

他唐凌峥是她什么人啊?就算不说前世两人斗的要死要活、有你没我的境况,就算现在,一个正室生出的儿子,一个是小三的女儿,这两者本身就是对立。她不屑也不愿和他有什么牵扯!

明明是对立的两个人,却偏偏搞得好像惺惺相惜,她觉得这样的感觉有点可笑。不要用什么血浓于水来说事,豪门里为了财产你死我活的根本不少见。

唐静芸的精致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下若影若现,她背靠在身后的灯柱上,昏昏沉沉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凉薄。

“喂,我告诉你,唐家是我的!”

“唐静芸,有本事就来抢,谁抢到算谁的!”

“我艹!算你狠,果然是老头子的种!”

……

“唐静芸,你给我起来,有种就给我打回去!”

“你特么的居然敢算计我,当心我回头弄死你!”

“嘶,痛死我了,下次身边多带点保镖!”

……

“唐静芸,你为什么不是从我妈肚子里爬出来的种?你为什么不是我亲妹妹?!”

……

在灯光下,唐静芸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肺里火辣辣的,心里闷闷的。

她恍惚想起那时候唐凌峥濒死的时候,那时候她被绑架,绑匪的一颗子弹本来是射向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被他挡住了。

他当时胸口是殷红的鲜血,他捏住她的手,问她为什么不是亲生的……

明明一个和她斗的不相上下的男人,明明性子阴沉狠辣,大有“宁教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的本事,怎么就会在那个时候冲上来救他呢?

鲜血染红了她的眼角,她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干干的,居然没有一点泪,她只是凉薄的笑了笑,甚至连他的丧礼都没有参加。

唐静芸将手上抽完的烟扔到脚下摁灭,随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静静的点燃抽了起来。

她轻轻的笑,眼底带着几分凉薄和嘲讽,都说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她这是怎么了,莫非也是老了?居然想起那些记忆。

她的上一世,活得凉薄又自私,过的寂寞又凄清,没有谁教过她爱,她只知道要活着,要成为人上人,要过的比谁都好。可是时过境迁,现在想来只觉得可笑又可悲。

门口传来喧哗声,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恭维奉承讨好的话不断。

唐凌峥脸色在唐静芸走后就一直淡淡的,众人也只当他心情不好,唯有于俊才想到了些许缘由。

唐凌峥下意识的扫过周围的环境,在不远处灯火明灭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在夜色下更显纤细,但是背脊挺的笔直,看上去就像是永不弯曲的青松,让人觉得那单薄的身影能够撑起千斤重担。

唐静芸转头看向唐凌峥,对着他淡淡的点头。

唐凌峥的嘴角无意识的向上弯了一下,带着众人走向了唐静芸所在的地方。

唐静芸靠在一根灯柱上,那里距离门口并不远,有一个人行横道。

唐凌峥走过去的时候,因为高兴,走的步子挺快的。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脚下似乎被什么绊住了,不由向前一冲,就在他脚下不稳的时候,只感觉腰间被一只手狠狠的推了一把。

若是放在平常,唐凌峥并不会有事,但是偏偏在他重心不稳的时候,整个人就朝着街道外头冲了过去。

一辆灰色的面包车从拐角一路急速飞驰了过来,面包车的车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有人冲了出来,依旧快速的开过。

唐凌峥看着面包车刺眼的灯光,耳朵里只听到了旁人担忧的惊呼,心中罕见的居然没有一丝死亡来临的恐惧,目光看向对面,只看见唐静芸抿紧的嘴唇和快速冲过来的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