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别扭的唐凌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末,喷泉广场上有一个画展,荣娇也不知道从谁手里弄到了两张入场券,非要拉着唐静芸去看画展。

对此唐静芸只能无奈一笑,如果不是确定前世今生都没有听说过荣娇喜欢画展,她差点就被她诚挚的眼神给欺骗了。

等到方青峰打来电话,还有什么不懂的呢?也不知道方青峰是哪里得罪了荣娇,害的荣大小姐心情不好,就拉了唐静芸做挡箭牌。

不说还不觉得,唐静芸在某种程度上还真算的上是方青峰的克星呢,方青峰这个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男人,碰上了唐静芸这样不安牌理出牌的女人,也只能默默的退避。

所以说,在荣娇和方青峰这场恋爱中,唐静芸不知不觉的撑当起了荣娇的保护伞,每每荣娇找到唐静芸,方青峰就只能干瞪眼。

所有,当荣娇看到某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出现的时候,表现的目瞪口呆,转头看了眼完全不见诧异的唐静芸,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唐、小、芸!”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唐静芸恐怕已经死在了荣娇的射来的乱箭中了!

唐静芸则是双手插在裤袋里,神情淡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道,“闺蜜都是用来卖的,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

“嗯哼?卖的?那么说你把我卖了一个好价钱?”荣娇眯起眼睛危险道。

唐静芸笑着点头,勾唇一笑,“价钱很满意。”说着拍了拍荣娇的肩膀,鼓励道,“下次多闹几次矛盾,方老大这样的肥羊,不宰白不宰!”

这句话一出,方青峰也忍不住对唐静芸恨得牙痒痒。

然后唐静芸顶着这两人的灼灼视线,笑的云淡风轻,转身离开了。

将两个风中凌乱的人抛在了身后。

“唐小芸,你有种!”身后传来了荣娇阴测测的声音。

一旁的方青峰则是眼角抽了抽,心中默默的给唐静芸竖了个中指。

唐静芸将两人留在了身后,转身出了画展的地方,走到了喷泉广场上。

这里被命名喷泉广场,自然是离不开这里广场中心巨大的喷泉,在阳光的照耀下很漂亮,像是一朵缓缓绽放开了的水之花,闪烁着金光。

“真巧,你怎么也在这里?”就在唐静芸欣赏着眼前壮观的喷泉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唐静芸转身,一眼就看到了唐凌峥那张熟悉的脸,注意到他脸上的苍白和眼底的青黑,不由挑眉嘲讽道,“唐大少爷这是怎么了?莫非最近纵欲过度?啧啧,真该回家让唐夫人给你补补。”

唐凌峥站在那里,单手插在口袋里,笔挺的西装将他衬得很英俊帅气,听到唐静芸的讽刺也只是懒洋洋的翻了翻眼皮子。

而唐凌峥身后跟着的一个年轻女子,则是被唐静芸的语气吓傻了,她可是见识过唐凌峥狠辣手段的人,那阴沉的性子绝对是能够弄死个人!

她跟在唐凌峥身边不少时间,还是头一次遇到有人敢这么和唐凌峥讲话,不由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上司,却发现他居然没有发怒的迹象!

不由心底默默猜测这个女子究竟是谁?

唐凌峥倒是没什么感觉,唐静芸和任何人都是不一样的,反正以前自己被她嘲讽的次数还少吗?别说是嘲讽了,总比冷着脸当他不存在要好。

更何况,在唐凌峥心中,唐静芸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那阴沉的性子跟自己不要太像,能够面不改色的和他谋划年家,听他杀人,以及……跟老头子叫板!

他对这样一个和自己有着一半血缘关系,又不显得平庸的女子,自然是态度不一样的。

当下只是勾唇冷哼一声,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指了指一家饮品店,“去喝一杯。”

说着也不待唐静芸回答,就扬长而去。

那个女子看了眼唐静芸,又看了眼唐凌峥的背影,当下就快速的跟了上去。

唐静芸在原地驻足了一会儿,才缓缓的跟了上去,眼中闪过深思,不知道这个男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等到唐静芸进入饮品店里,唐凌峥已经替唐静芸点好了,唐静芸抱臂,淡淡道,“说吧,找我干什么?”

唐凌峥看着此时的唐静芸,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心理的错觉,觉得她的那双清冷的凤眸中似乎有过妩媚,他的手指划过桌面,看着外面得喷得很高的喷泉,心中闪过几分感慨。

过了好几会儿才转过头来,看向唐静芸道,“我手上有个和港都那边的合作,有些不放心,你帮帮查查看怎么样?”

唐静芸眯眼,凤眸中满是怀疑,“what?你在开玩笑吧?”

唐凌峥闭眼,压下心中的郁气,说起来他也是养气功夫很好的人,偏偏碰上唐静芸后,总是能够被她轻易的挑起情绪,磨着牙阴沉道,“听不懂?要老子给你重复第二遍?!”

唐静芸嗤笑,“你是我老子?那你和我妈和我老子三个人是什么关系?”

唐凌峥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唐静芸!你tm存心找茬是吧?”

“小爷我就找茬了,你拿我怎么样?”唐静芸手指摩挲着刚刚送上来的冰镇柠檬水,凤眸上扬冷笑道。

唐凌峥瞥了一眼唐静芸的手,威胁道,“有话好好说,你要是今天敢泼我一脸,我就让你没脸走出这个店!”

唐静芸无语望天,为什么他会看懂她的小动作?为什么她会在他的话语里感觉到一股痞子的味道?说好的阴沉狠毒呢?

唐凌峥见此,眼底的笑意一闪而过,随后就恢复了一贯的阴沉。

而跟在唐凌峥身边的女子,此时已经感觉到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眼前这个斗嘴的男人真的是她英明神武的顶头上司吗?还有,那啥!你居然敢和唐经理斗嘴!不怕被他背后套麻袋吗?!

“你帮不帮?”唐凌峥有些不耐的敲了敲桌子,皱眉道。

唐静芸嗤笑一声,“帮!能够让你欠我人情,我干嘛不帮?”

唐凌峥这才冷哼一声,在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一张有些褶皱的帖子,状似无意地扔到了唐静芸面前,冷冷地道,“给你,爱来不来。”

“什么?”

“……”

唐静芸翻开帖子,发现是一张邀请函,邀请她出席他的生日宴会,不由扬了扬手中的东西,诧异道,“你邀请我?这没写错吧?”

“都说了,爱来不来!”唐凌峥嘀咕道,“是老头子秘书多此一举,真是的,浪费本少爷时间。”

说着就急匆匆的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丢下一句“你看着办”后转身离开了。

唐静芸玩味的看着唐凌峥的背影,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请帖上的字,秘书写的?为什么她觉得和唐凌峥的字很像呢?她前世可是见识过他那一手银钩铁画的字的呀?!

她的唇角悄悄勾勒出一个弧度,随后就被主人抿紧了。

唐凌峥一边走一边心里嘀咕,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场生日宴会吗,无非就是吃吃喝喝谈谈,他居然眼巴巴的来找她,真是蠢毙了!

想起印象里唐静芸那张嚣张漂亮的脸蛋,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一定是最近老头子念叨的次数太多的缘故!

——

燕大天台的楼顶,一个女子迎风站立在上头,风将头发吹的有些凌乱,多了几分洒脱不羁的气质。

不过此时女子低头看着手上的文件,眉头轻轻的皱起,似乎带着几分困惑。

将手头的文件合拢后,唐静芸犹豫了一下,打了个电话给荣娇,拜托她给他父亲去一个电话,打听一下关于文件里提及的广林集团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账目表,唐静芸总觉得这里面有几分不对头。

挂了电话后,轻轻叹了口气,想起昨天唐凌峥的态度,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似乎有些什么的东西正在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酝酿、滋生,酸酸涩涩的。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罢了,有些东西还是等以后再看吧,现在而言,她虽然放下了仇恨,却没有放下隔阂。

隔阂和仇恨,虽然概念不一样,但终究是横亘在她和唐家之间的鸿沟,令那本就稀薄的血缘亲情稀释的更加淡薄。

正在唐静芸感慨的时候,她听到了天台门打开的声音,不由皱眉,她记得这里很少会有人来的呀。

此时的唐静芸站在不远处的拐角处,视角的原因,不仔细看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齐凯峰,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一道好听的女生突然传了出来,令唐静芸不由挑眉,这是赶上别人告白了?

顿了顿,一道清朗的男声道,“抱歉,罗芸,我不能接受你。”

“为什么?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为什么不能接受我?”女生似乎不能接受这么干脆利落的拒绝,当下就是失态地连声问道。

“因为我有喜欢得人了。”

“是谁?”

男生顿了顿,“唐静芸!”

而站在某个角落的唐静芸,嘴角抽了抽,唐静芸?燕大这么大,一定有和她同名同姓的……吧?!

“大二金融一班的那个唐静芸。”男生似乎觉得还不够,又补充了一句。

一旁“被”告白的唐静芸,顿时觉得牙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