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算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跨进了隔出来的雅间,郑佳明跟在身后,而伍向军则是在后面关上了门,隔开了店里有心人探究的眼神。

雅间是仿照古雅形式设计的,不大的空间里摆放着一张圆桌,边上也摆了几张椅子。

唐静芸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女人在那里垂头哭泣,和最初相见的那天比较,今天的她并没有化妆,柳眉琼鼻,杏眼黑发,也算的上是一个典型的小家碧玉,也难怪温礼鸣会将她带在身边。

此时见唐静芸走来,女子眼中惊惧一闪而过,显然是想起了唐静芸那天在酒店里的凌厉的气势。

唐静芸淡淡一笑,“这位小姐,听说你非要贱价买走我店里的东西,向军作不得主,我就亲自过来看看。”

女人缩瑟了一下,随后就是眼中留下泪水,看上去很是悲苦,“唐小姐,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我拿不出那么多的钱,你就便宜一点卖给我吧,反正你们的门面那么多,也不缺这么一点钱。”

唐静芸挑唇,淡笑着睨了一眼身旁的伍向军,想不到他这样的男人曾经也会找一个这么天真到幼稚的女人做妻子啊,这真是不得不让她怀疑他的眼光。

伍向军哪里看不懂唐静芸眼里的意思,当下只是苦涩一笑,年轻的时候他不懂事,就喜欢这样娇娇弱弱,可以被他放在手心里宠着的女人,哪里想到这样的女人只能同甘而不能共苦。

见唐静芸不说话,女人还是继续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怎么她了。

唐静芸心中好笑,可惜了不是演戏的,这女人说哭就哭,眼泪想流就流的本事,恐怕比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还要厉害。

“小姐你贵姓?”

“我、我姓赵。”

“哦,原来是赵小姐啊,”唐静芸淡淡地道,“不知道你打算出多少钱来买这玉盘?”

赵秀萍看了眼唐静芸,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自卑,唐静芸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优雅的姿态,仿佛和她说一句话就是莫大的恩赐了。

手指颤了颤,想起自己家里的情况,赵秀萍还是咬了咬牙,伸出三根手指。

“三百万?”唐静芸问道。

赵秀萍端着茶杯的手一抖,差点将茶水撒了,尴尬一笑,“三、三十万。”

唐静芸呵呵一笑,上下打量了赵秀萍一眼,自己这一方玉盘,比那沪市拍卖场里的并不差,留个几年,拍出三四百万的价格完全不成问题,现在这人倒好,三十万买她三百万的东西?这是哪家的规矩,还要不要脸了?

赵秀萍能够从唐静芸“呵呵”的小声中感觉到不屑,心中先是尴尬,随后就是愤怒,她们有钱人为什么就这么苛刻呢?她们手上漏点财就能给普通人一条活路了啊!

唐静芸不说话,但是一旁的伍向军忍不下去了,冷声叱骂道,“赵秀萍!你知不知道我收进来的价格都要比这个价格贵?!你就不能长点脑子吗?三十万买这玉盘,你做白日梦啊!当我东家是做慈善的?!”

赵秀萍缩瑟了一下,脸上是满满的无辜可怜,可惜在场的人都不是那种有多余同情心的人。

唐静芸打量了一眼赵秀萍,想起以前之前偶尔听到的消息,眸色一闪,淡淡笑道,“赵小姐,说来和你也有些渊源,一来你和向军曾经也是夫妻,说起来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也确实要卖个向军的面子;二来,你现在跟了温少,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我也确实该卖温少一个面子。”

听到唐静芸这么说话,赵秀萍眼中一喜。

唐静芸将她的神色全部装入眼底,淡笑道,“给你透个底,我这玉盘当初收进来就花了六十五万人民币,你要是实在想要,我就原价转手给你,也算是给温少的面子了。”

“唐总!”伍向军出言阻止。开什么玩笑,这个玉盘出手,少说也能赚个上百万,怎么能轻飘飘的就这么算了!

唐静芸摆手阻止了伍向军未出口的话,伍向军心底轻轻一叹,却是对自己这个前妻再也生不起念想了。

这也就在唐静芸手里,如果换了个老板,他恐怕今天就能收拾铺盖走人了。

赵秀萍听到这个报价,眼底仍是有几分不满意,心中琢磨起来,自己的弟弟欠了大把的赌债,还打伤了人,母亲哭哭啼啼求到自己这里来。

可是她手上也没有多少钱,唯一的一笔钱还是之前温少给的,让她来这珍宝斋买一个玉盘,说是要给老爷子祝寿用。

本来以为走投无路了,没想到今天来了这珍宝斋,发现这里的掌柜居然是自己的前夫,所以她的念头才打到了前夫身上。打算用低廉的价格买到手,而报给温少的时候将那多余的钱吞下,好去还弟弟的赌债。

心里琢磨了一会儿,自己手上有温少给的二百万,去掉六十五万,还有一百三十五万,弟弟赌债利滚利已经高达八十万,剩下的还要赔给别人十万。这样算下来只剩下下四十多万了……

唐静芸眯眼一笑,微垂的眼帘掩去了她眼底的精光,呵,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温家老太爷今年做寿吧,温家弟子可是卯这劲儿要讨好这老爷子啊……

赵秀萍眼看着这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当下也是咬咬牙,一脸的肉痛的同意了这桩生意。

唐静芸让伍向军带周秀萍下去办手续,自己则是给一直沉默的郑佳明倒了一杯水,自己也时一杯,笑问道,“怎么不说话了?”

郑佳明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几十万的钱财在她这样的家庭里并不算多,但也远远不是她这个年纪能够接触到的,但是眼前的唐静芸,却早就接触着这些她们眼里十分遥远的东西。

想起初见时,这个女子就是一身冷淡平和的气质,没有常人看见她们后的巴结和讨好,那时候她还以为她是傲气,等到后来接触久了,才猛然知道,她这不是傲气,是有底气。

是的,底气。

一个人因为没有底气,才会没有自信,才会显得卑微,才会想要讨好别人。而有了底气的人,她的行为处事上都不自觉的带上自信。

就像是眼前的唐静芸,她从来都是不羁洒脱的,她也从来没有见过她因为外界的评论而不开心或者试图改变。

“佳明,怎么了?”唐静芸见郑佳明没回答,不由笑着又问了一句。

郑佳明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就是很好奇,你手上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当初翡翠居也是,现在这个珍宝斋同样是。”

唐静芸抿了口茶水,神色悠悠,“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喜欢低调,嗯,低调的人比较漂亮。”

郑佳明噗嗤一笑,“嗯,我也觉得你很漂亮,真的。”随后又笑道,“我看你不是低调,是纯粹心理不正常,就喜欢扮猪吃老虎吧。”

唐静芸夸张的捂着自己的心,状似深情,“知我者,佳明也。果然是我此生的真爱。”

郑佳明锤了唐静芸肩膀一下,笑嘻嘻的凑到唐静芸耳边,“闪一边去,要是真爱,你就告诉我这铺子值多少钱吧?”

唐静芸眯起眼,竖起两根手指,“两千万!”

郑佳明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满眼的不可思议,“两千万?”

“对,”唐静芸淡淡一笑,“这还不包括账面上的流动资金。”

郑佳明心中满是震撼,单是这样一家古玩店铺就值两千万,这还不包括流动资金,这是一个多么震撼的数字?而这个主人,比自己还小一岁吧?!

早就知道唐静芸的翡翠居挣钱,但是远没有珍宝斋这里的数值来的震撼。

唐静芸让郑佳明在一旁慢慢消化这个消息,低垂的眸色深深,反正是自己的朋友,迟早都是要知道这些的,她倒是没有打算一直瞒着。

好一会儿,郑佳明才缓过神来,正色问道,“静芸,你刚才为什么要那么便宜卖个那个女人?”

唐静芸眯眼一笑,露出了一个令郑佳明头皮发麻的笑容,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自己老爹就最喜欢这么笑了,简直跟只狐狸似的。

“放心吧,我自有打算,我这玉盘可不是好拿的。”唐静芸想起自己的算计,看了眼自己的手表,温礼鸣恐怕很快就要过来了,心中冷笑,也不知道温礼鸣知道自己在外头玩玩的女人,拿着他的人情乱撞,是什么样的心情?

郑佳明也不管唐静芸的算计,反正这是自己的朋友不是吗?虽然对于她们那个圈子,朋友这个词很匮乏,但是面对唐静芸,她还是愿意给她自己的友谊。

唐静芸喝了几口水,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站起身,笑道,“走,咱们出去看看,等会看一场好戏去。”

郑佳明为那个不知名的落入唐静芸圈套的人默哀,跟谁斗都不要跟她这样的女人斗啊!

唐静芸和郑佳明两人相携着出去,就看到伍向军冷着一张脸,将那个玉盘装在锦盒里放在了柜台上。

赵秀萍则是满眼的喜色。

就在这时,一亮豪车停在门外,一个长相温和、身材高大的男人从车上下来,俊朗的脸上嘴唇抿紧,昭示着他不太好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