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愤怒的男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等到唐静芸到的时候,就发现好几个男人在围殴伍向军,不过伍向军还算有点身手,并没有处于纯挨打的样子,时不时的还能还击一下。

一个长相温和的男人站在一边,身边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女人长相不差,看上去很会打扮,抹胸短裙,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出来。是个很好的用来消遣的女人。

此时那个男人眼看着场中情景,脸上闪过不耐,当下就是脱掉自己身上的西装,一把丢给身边的侍应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打算动手。

唐静芸快步走了过来,正好看到伍向军被人一脚踹在腿弯处,膝盖点地,被人下颌处揍了一拳。

不由皱起里的眉头,看向了这一群明显是领头的男人,眼中闪过异色,一个箭步加入了战场,几脚将动手的几个男人踢开。

其中一个被唐静芸一脚踢飞,撞击到墙上,隐约能够听到“咔嚓”的声音,令在场不少人打了个寒颤。

眼看着那个男人要动手,唐静芸皱眉,欺身上前,一把捏住了男人的手腕,道,“温少,还请给我一个面子。”

男人看向面前的女子,眼中也是异色一闪而过,显然是认出了唐静芸,当下就是狠狠的甩脱了唐静芸的钳制,冷声道,“唐小姐?”

唐静芸淡淡的点头,示意一旁的白易清将伍向军扶到自己身后。

温礼鸣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微敛眼睑的女人,她此时隐隐有将两人护在身后的意思,显然是关系匪浅。

他不太清楚这个唐静芸的身份,但是几次在那样的场合相见,似乎和自己的死党于俊才关系匪浅,而她本身展现的人际关系,也昭示了这是个硬茬子,并不是想要招惹就能招惹的人。

心中虽然忌惮于唐静芸的身份,但是要他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温礼鸣却又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想他堂堂温家的公子,在这四九城里,也算是说的上话的人,什么时候自己的女人被人骂了还要忍气吞声?虽然这女人只是用来消遣,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女人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要是今天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他温礼鸣的面子该放哪里去?

温礼鸣冷哼一声,“唐小姐,今天给了你面子,明天我温礼鸣的面子该放哪里去?”

唐静芸呵呵一笑,淡淡地道,“温少,抱歉了,我唐静芸今天就放一句话在这里,这人是我护着的,谁动他我就跟谁急!”她凌厉的目光环视周围,“谁要是明天走在外面被人插一刀,也只能怨自己跟错了主儿!”

所有人都是不自觉的避开了唐静芸凌厉的目光。

温礼鸣眼看着刚才还气质平和的女子,这一刻锋利的宛如出鞘的刀,不由又是皱眉,别人或许以为他开玩笑,但是想起这个女人和义合会不清不楚的联系,觉得她的话还是很真实的。

“唐小姐,你为了这个男人要和我撕破脸皮?”温礼鸣皱眉,脸上露出不屑,指着伍向军,冷笑道,“不知道这位是你的情人还是玩伴儿?值得你这么护着!”

唐静芸冷哼一声,也是毫不客气地道,“我倒是不知道温少喜欢玩有妇之夫,哦,不对,是喜欢玩背弃丈夫的离婚女人。”

温礼鸣听到唐静芸话里的意有所指,神色一怔,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女人,见她脸色惨白,显然佐证他的猜测,不由心中将送这个女人上来的人大骂一顿。

什么时候他温礼鸣的档次掉了这么多!他素来斗士秉承着风流不下流,和女人间都是你情我愿的。

不过现在他却是拉不下脸来,只好冷着脸道,“唐小姐,这是人家的事情,还是不要外人来插手的好!”

唐静芸嗤笑一声,“温少,我劝你一句,这温柔乡固然好,还是别沉醉了,省的让亲者痛,仇者快。”

唐静芸话音刚落,温礼鸣的目光就死死的盯上了唐静芸,好似要从她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端倪。

他总觉得唐静芸说出这样的话并不像是偶然。

周围的气氛一阵凝滞,让在场都是一片沉静,很多人也算是看出来,这刚才动手的男人,也是有后台,就是眼前这个女子。一个连温少都顾忌的女人。

唐静芸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叮——”钢制的打火机出发清脆的声音,烟头露出了一个红点。

唐静芸抽了一口,对着对面的男人道,“温少,你看,你的人也揍了我的人,一开始有什么不敬的我也替他给你道一声歉。”她的目光看了眼女人,淡淡道,“至于其他,让这对前夫妻自己去处理如何?毕竟一个男人在破产的时候,被自己的妻子背弃,难免情绪有点过激。”

温礼鸣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眼看着唐静芸已经找好了台阶,将他从事情里摘出来,又给他找了台阶,他还是点头应下了。

虽然点头点的有点勉强,但也算是给唐静芸面子了。

唐静芸眯眼点头致意,“多谢温少,以后可以联系。”

随后就是对着身后的伍向军呵斥道,“还不给温少赔礼,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以你现在的身份,找个十个八个都是难事,至于这么小家子气吗?”

伍向军其实早就清醒过来,心中也知道自己给唐静芸惹麻烦了,当下就是上前几步,对着温礼鸣鞠了一躬,道,“对不起温少,不知道您是东家的朋友,得罪了。是我不好,见到我前妻太激动了,倒是让您和您的朋友误会了。”

温礼鸣见此也是点点头,神色虽然不虞,但是也算是揭过着一茬了。

唐静芸抽了口烟,脸上不露欢愉,看了眼那个女人和温礼鸣,淡淡点头。

就在这时,唐静芸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掏出一看,脸上的冷漠不由散开,露出几分浅浅的笑意,“怎么了?”

那头响起姜晔的电话,“我在路上了,很快就到你那里了,你现在在干嘛?”

“在和人吃饭,你路上当心点,别开快车,”唐静芸笑着回答,轻声细语的嘱咐着,和刚才那冷厉的模样大相径庭。

饶是温礼鸣也不由多看了几眼,无他,此时的唐静芸收起了浑身的尖刺,好似从上一刻的坚冰化作了柔水,眉眼弯弯,显得格外的平和美丽。

唐静芸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点头和温礼鸣告辞,带着两个人离开了。

温礼鸣看着唐静芸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起来,转身回包厢的时候,对着身边的人皱眉道,“下次别送什么不干不净的人上来。我就是图个乐子,不是为了招惹麻烦。”

他可不希望因为身边的一个女人就树敌,尤其是唐静芸那样他摸不透的女人。

那个女人闻言,脸色一白,差点就瘫软下。完了,自己这么久对着温少的小意讨好,都完了。

温礼鸣回了自己包厢,脸色一直都不好看,别人只以为他因为刚才的事情心生不快,但是没有人知道,唐静芸的那句“亲者痛仇者快”才是他心情不佳的根源。

那一头,唐静芸也是冷着一张脸回转了包厢,她坐在椅子上抽烟,伍向军站在唐静芸面前,低头歉意道,“抱歉东家,今天是我冲动了,给你惹麻烦了。”

唐静芸轻叹一口气,挥了挥手,“不怪你,老白给我讲了一点你和你前妻之间的事情,我能够理解。”

她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三十好几的男人,摇了摇头,“向军,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今天的行为。你是个男人了,不能够任性。”顿了顿,她又道,“不过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放心吧,天塌了还有我撑着。”

天塌了还有我撑着。

这样一句话,轻飘飘的从唐静芸口中说出,伍向军无由来胳膊上冒出一层鸡皮疙瘩,因为他知道这话里的意思有多重。

“东家……”

唐静芸摆手,“以后好好经营店面就是了,我早就说过的,我是个护短的人,今天就算是拿着枪顶着脑袋,我说不让你被毙,你就死不了!”

伍向军低下头,眼眶罕见的一红,随后就是若无其事的坐回了椅子。

白易清见此也是轻轻一叹,作为曾经伍向军家事的旁观者,他真的不好说些什么。不过唐静芸的承诺,却让他感到一阵温暖。

这就是他的东家,一个冷酷而又温情的女人。

唐静芸将手头的烟熄了,又喝了几口一旁备好的温水,将自己身上的气味散了散,这才起身不忘拿起一旁椅子上的锦盒,起身离开了房间。

三人一起走下楼,唐静芸让白易清送伍向军去医院里看看,毕竟刚才被人揍了好几拳。

唐静芸则是站在门口等着姜晔的车子。

“抽烟吗?”一个声音从唐静芸身后响起。

唐静芸回头,看到赫然是温礼鸣,不由挑眉,淡淡的点头。

“怎么不抽?嫌弃我的烟还是嫌弃我的人?”

“都不是,”唐静芸淡淡的摇头,“身上的烟味酒味太浓不好。”

温礼鸣皱眉,还待说话,就看见唐静芸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

只见一辆世爵从另一侧的路口开了过来,停在了唐静芸面前。

唐静芸道了别就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温礼鸣皱眉看着这一切,想起唐静芸脸上真切的笑容,心中琢磨着这来接她的人的身份,不由笑了笑,觉得这个女人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