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一掷千金搏一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抿了一口酒,笑了笑,“向军啊,我可是很够意思的,昨天回京都,今天就约你们出来了,要知道我课业都落了好多,赶着补回来呢。”

课业?伍向军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东家可不还是一个学生吗!想想唐静芸在自己面前老成的谈吐,换成对着课本无奈的表情,不由乐了。

“你这几个月的财务报表我已经看过了,”唐静芸放下酒杯,心想这茅台果然够劲,笑道,“我看很严谨嘛,并没有大问题,里面的各项情况也都描述的很详细,包括每日的买进卖出,货物来源,都是很详细。”

她吃了一筷子菜,眼皮子抬了抬,目露笑意,“你将事情办的这么好,我这个当东家的,真的觉得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啊!”

伍向军闻言先是脸上闪过得色,随后就是苦笑,得了,敢情是自己做的太好了,让东家太放心了。

白易清见此也是哈哈大笑,“伍哥,我告诉你啊,我当初跟着东家的时候,她也是这么一套说辞,我都听腻了。”

唐静芸见此只是抿唇一笑,眼中闪过几分趣味,这白易清年纪明明比伍向军大了快一轮,但是却称他一声“伍哥”,主要是以前白易清在伍向军手下,现在虽然都是为唐静芸工作,但为了表示尊敬就换了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三人又是闲聊了几句,谈了谈京都的一些事情,都是笑的颇为开心。

“对了,东家,你还记得我上次电话里给你的消息吗?”白易清突然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神秘的问道。

唐静芸脸上露出愕然,随后就是想了起来,自己在美国的时候,白易清给他打了一个越洋电话,当时他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

“当然记得。”唐静芸笑眯眯地道,“我那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们老白那可真是个翡翠爱好者啊!”

白易清想起自己当时的失态,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当时真的太掉价了,“咳,这不是我太激动了嘛,难免的难免的。”

两人说的,正是上次唐静芸在古玩茶楼里从叶全手里截胡的那袋子老物件,其他几件已经给人了,但是唯独那两样金黑之色的东西被唐静芸单独交给了白易清去处理。

对于唐静芸的眼力和本事,白易清早就到了盲目信任的地步,既然是唐静芸交给他和伍哥的,那他自然是当做至宝来好好研究。

当即就是叫了几个这一行当里厉害的老手来处理,另外还叫了伍向军一起来研究。

好家伙,谁都想不到,这里面切割开来,居然是一尊观音像。这还不是最稀奇的,那观音像实在是太好看了,嘴角带着祥和的笑意,一看到就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那几个办事的人,当场就是炸了。这能不惊讶嘛,毕竟这里头的东西实在是太稀奇了!

当时唐静芸知道的时候就笑了,她递给白易清的东西,她自己怎么可能不清楚。

至于另一把剑,自然也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唐总啊,接下来港都有个国际珠宝展览,爱尚和咱们合作,也有一个位置,卢总那头并不想去,打算把名额让给咱们。咱们正好可以用这个去展览!”

白易清的眼底闪过火热,这座观音像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他有理由相信,只要这东西一经展览,必然能够让翡翠居的名头打响全球!

翡翠居可是从白易清手里一点点成长的,就像是一个自己看护着长大的孩子,自然是比谁都希望它扬名。

唐静芸笑着点头,“那敢情好,今年的计划本来就是国内国外双线发展,这一回可是正好啊!”

白易清嘿嘿一笑,心里已经琢磨开了这一回要办的事情的形式了。

“咳,另外那把剑我已经找业内的行家处理过了。”伍向军也是笑道,“我还把这把剑带了过来。”

说着从一盘的一个包里掏出一个锦盒,递给了唐静芸。

唐静芸打开锦盒,就觉得眼睛一亮,被盒子里那把短剑吸引住了。

这把剑不复当初初见时候的斑驳,外面那一层东西被完全打磨掉,剑口锋利,上面还有两个血槽,一看就是一柄利器凶器。

这柄剑变成现在这模样,那可远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伍向军找了业内最专业的大家,先是历经七天的特殊药水浸泡,随后又用了七天的时间小心打磨,没有损耗剑身本身任何地方,又将剑锋细致打磨,恢复了往日的锐利。

体会过着剑吹毛断发的锋利,他又找人专门定制了剑鞘,包括剑鞘上的花纹都是特意去寻的。

这其中所花费的代价是绝对是令人震惊的,因为光是当初找的业内专业人士,请他出手的费用就是按小时计算的,每一个小时都抵得上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了,更何况伍向军直接包了那人半个月呢?

所以说,别小看这一柄剑,身价绝对是吓人的。

“东家,这可是好东西啊!”伍向军脸上闪过兴奋,做他这一行的,难免都是对兵器感兴趣,他也不例外。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拿起那病短剑,只觉得手腕一沉,适应了重量后在手上刷了几个动作,这才满意的笑笑,放回了这盒子里。

早在发现这事一把短剑后,唐静芸就动了心思,是的专门打算为姜晔准备的。

这才有了后头伍向军为了这把剑的庐山真面目,大费钱财的行动。如果没有唐静芸点头,伍向军怎么可能这么大手笔呢?

这样想着,唐静芸眼底闪过笑意,自己这算不算为搏美人一笑一掷千金?只是可惜姜晔不是美人。

不过在唐静芸心底,姜晔和她自己在婚姻关系中是平等的,有这样的念头也不足为奇。姜晔在她眼里可不就是美人的存在吗?

唐静芸笑着将锦盒合上,放到了自己身边的椅子上,笑着对伍向军道,“向军,麻烦你了!”

伍向军挥挥手,这算什么麻烦,都是唐静芸出的钱,他不过就是跑跑腿而已,算不得事儿。

顿了顿,他笑道,“最近店里收了点东西,是一个汉白玉雕游鱼戏锦玉盘,东西我看过,是上好的绝对是能够升值的宝贝。”

唐静芸挑眉一笑,汉白玉的?这东西在未来很有升值的空间,她记得,在沪市拍卖场里,有一个汉白玉盘就是拍出了325万的高价,的确是很有前途。

不由心中感叹,这伍向军果然在这一行有很强前瞻力。

当下笑道,“你办事我放心,东西只要来路正,就放心的收下。”

伍向军闻言呵呵一笑,虽然嘴上说着唐静芸这甩手掌柜当的不好,但是心中未尝不开怀于她对他的信任。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反而比以前还要好,看到好东西就能够收过来,再也不用担心资金断链,手上的各种买卖做的也是顺风顺水,不要太开心。

三人喝了不少,伍向军和白易清一起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唐静芸则是坐在原位上,翻看自己手机上的短信,正巧看到姜晔发来的那条彩信,上面是一张照片,拍的是几道菜,还有一段文字,“已经吃好,吃的好撑”。

唐静芸脑子里不由冒出姜晔揉肚子的违和场景,不由笑的眯起了眼,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那一头吃饱了坐在椅子上短暂休息的姜晔,看到短信内容,不由笑了起来,“我给你揉揉”,眼底不由露出了温柔的神色。

想起唐静芸那修长的手指在自己小腹上轻揉的样子,他突然就是感觉小腹一热,赶紧将绮念赶出脑海,不由苦笑,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会挑逗他了。

当下有些想念她在自己身边的滋味,推开椅子站起来,打算离开去接唐静芸了。

唐静芸那头,嘴角好心情的向上弯着,喝了一口酒。

只是她这悠闲没有享受太久,就被急匆匆进来的白易清打断了。

“东家,伍哥在走廊里和人打起来了!”

唐静芸皱眉,“嚯”的起身,脸上闪过几分不悦,一边走向外面,一边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易清眉头皱起,脸上也是带着几分焦急,“我当时比伍哥出来的晚,伍哥在外头等我。等我出来的时候,伍哥已经和人打起来了。”犹豫了一下,他道,“看样子像是为了一个女人。”

唐静芸眉头依旧皱着,闻言问道,“女人?什么女人?你知道是什么身份吗?”

白易清低声道,“我只看了一眼,那个女人脸上化着妆,我看的不太真切。不过……和伍哥的前妻挺像的。”

唐静芸眼中闪过诧异,伍向军家里的情况他知道的不多,毕竟那也是他的伤心事,也不好去挑破。

白易清倒是和伍向军曾经是东家和掌柜的关系,对着伍向军的家事有点知晓,“伍哥以前忙着事业,经常不着家,那位业不知道是不是寂寞难耐,似乎在外头有了人。本来伍哥已经打算离婚了,却不想正好碰上破产的事情。”

白易清眼中闪过不喜,继续道,“那个女人就签了离婚合同,一个人单飞了。完全没有管伍哥的死活。”

唐静芸闻言,心中轻叹,难怪伍向军的性子磨成现在这么老成,原来也是伤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