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挑衅和调戏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九道顶楼豪华房间内。

唐静芸双脚搁在面前的茶几上,一双凤眸微微开阖,看上去似睡非睡的样子。

一旁的秦爷则是大马金刀的坐在一旁,冷峻的脸上丝毫不见笑意,让一旁汇报的手下看的心惊胆战。

老枪看了眼已经双腿打颤的手下,眉头轻皱,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亲自向秦爷汇报了起来。

“高义已经招了,年前他被人下了套,欠了大笔的赌债,被陆老爷子捏住了……”

别看老枪看上去是个粗人,但却是秦爷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都是经过他的手。此时汇报起来自然是调理有据,说的清清楚楚。

秦爷闻言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点点头,示意老枪自己知道了。

老枪觑了一眼秦爷,见他的脸上没有了怒气这才松了一口气,退到了秦爷的身边。

他瞪了一眼刚才汇报的手下,这小子平常看着还算机灵,没想到经不起事情来,看来还是需要好好磨练一番。

小年轻被老枪的一眼瞪的心里“咯噔”一声,总觉得这回好像办糟了事情,却又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在场的人里,大概就只有老枪这个知道唐静芸身份的人,最能够了解秦爷的心情。

唐静芸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是一个和秦爷关系不错的小丫头,但是在知情人眼里,那可是在道上赫赫有名的“唐夫人”啊!

当初方青峰出事,唐静芸临危受命代掌义和会,她那时候的名声就已经在道上传了出去。内忧外患的之际,唐静芸的狠辣手段,短短几天就平息了内忧,外患又被她雷霆一击除去,当真是让不少道上的老人都佩服。

在很多人猜测唐夫人是个风韵妖娆的女人,或者是方青峰的情人的时候,只有他和秦爷隐约猜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份。

谁能够想到不把人命放在心上、让义和会内部高层诚服的唐夫人,会是眼前这个二十出头、气质宁静的小姑娘呢?

而此刻,唐静芸虽然坐在那里,但是秦爷明显就是将她当成来这里的贵客对待,也存了一份压压她气焰的念头。而帮会里的小子没有调教好,在贵客面前丢了脸,那可是丢了秦爷的脸,秦爷怎么可能会开心?

所以说,老枪这才站了出来代替小年轻汇报了起来。

秦爷抽了一口烟,脸上露出几分冷漠,做了个手势,示意将人处理了,随后就交代起帮务。

唐静芸就似睡非睡地坐在那里,别人也看不透她此时的心情。

等到秦爷处理完了事情,将人挥退下去,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了几个心腹在。

秦爷替唐静芸倒了一杯酒,笑道,“唐夫人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九道玩玩?要不是老枪告诉我,我还怠慢了贵客呢。”

唐静芸此时也不装睡了,刚才是因为对方处理帮务,为了避嫌才做此动作,当下就是睁开眼,笑道,“贵客不敢当,静芸就是和朋友来玩玩,哪里敢叨扰秦爷。”

秦爷似笑非笑的看了唐静芸一眼,自然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道上有着不成文的规定,一个帮派的老大按规矩是不能踏进另一个帮派的地盘的,除非是踢馆或者诚服。

如果是换做其他的帮派,唐静芸不过就是一个小姑娘,但是偏偏在秦爷这几个知道她身份的人眼里,唐静芸那也算的上是半个帮派的老大了。至少她对义和会的掌控力是绝对不弱的。

这样一个女子似友非敌的义和会高层来到秦爷的地盘上,所对待的态度自然是不一样的。

秦爷睨了一眼唐静芸,笑道,“我听说刚才那范昌河给唐夫人点了一个男人,唐夫人不满意吗?要不要给你换一个,我这里别的不说,优质的男人还是不少的。”

唐静芸眯起眼睛,呵呵一笑,“优质男人也包括秦爷吗?我看整个九道里,谁也比不上秦爷有男人味!”

房间里突然一阵寂静,剩下的几个心腹都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心中狂骂卧槽,秦爷居然被一个小姑娘调戏了!这可是天下奇闻啊!

而老枪则是额头青筋跳了跳,显然是想起之前在楼下唐静芸说起的那个荤段子,心中有些无奈,这丫头还真是混道上的好料子。

秦爷缓缓的眯起了眼,语气里带着几分捉摸不透,“哦?原来唐夫人喜欢有男人味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那还真是秦某的荣幸了,夜已经深了,不如找个房间如何?”

说着将自己身上那个夹克外套脱了下来,露出身上具有爆发力的身材。

唐静芸眼帘微垂,随后就是笑道,“秦爷这是在……色、诱?”

秦爷哈哈一笑,欺身上前,将脸凑到唐静芸前,眼睛灼灼的盯着唐静芸看去,随后就是朝着她的脖子亲去。

唐静芸眼中露出危险的神色,直接一个膝顶上秦爷的腹部。

秦爷身经百战,自然是反应迅速的侧身躲开。

唐静芸得势不饶人,脚上一个飞燕双绞,一只脚直踢,另一只脚穿出去绕弯,扣住秦爷的一条腿。

秦爷脸色不变,另一只脚也是缠斗上去,手上的化爪击去。

两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肢体迅速碰撞,传出闷声的撞击声,声音之频繁,络绎不绝。

在场的人都是默默的低头掩饰心中的震撼,而老枪则是眯起眼睛,不愧是唐夫人,果然厉害!

最后两人同时撤开,秦爷胸口的背心已经被唐静芸扯开一半,而唐静芸则是衬衫上少了两个扣子。

秦爷见此舔了舔嘴唇,还别说,唐静芸的身材倒是很有料,一点也不符合她瘦削的身材。

唐静芸冷哼了一声,拢了拢自己的衬衫,发现效果不大,回头对老枪道,“去,给本夫人弄件新的衬衫来。”

本身倒是没有太在意,不过是看两眼又不会少块肉,她骨子里到底不是那个被人看了一两眼就哭着闹着要人负责的年纪了。她脸皮厚着呢!

老枪很识相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唐静芸的身材,走出去低声吩咐手下办事了。

秦爷看见唐静芸那副懒洋洋靠在沙发上的样子,不由挑眉一笑,“唐夫人,要不是你已经结婚了,我说不得真的要动心娶了你回去给我做老婆,可惜……”

这样一个女人,外可以拓展人脉交际往来,内可以震慑帮助逗趣调笑,可端的是一个上佳的妻子人选,而且以她本身的实力,还不用担心成为他的弱点。

可惜了,可惜已经结婚了。

他既然能够知道唐静芸被范昌河调戏的事情,自然也不会错漏了其他。

唐静芸笑了笑,眼底泛起些许温柔,“一点也不可惜,我和我丈夫那么相爱,可不是谁能够插足其中的,除非是不想活了。”

秦爷看了眼气质都柔和了不少的唐静芸,有些感慨,“真不知道你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想法,我觉得做你丈夫一定也挺痛苦的。”

痛苦吗?唐静芸摇了摇头,未必吧,她现在所展现的只是对着外人,对她的丈夫,那可是从来都不戴面具的,彼此间的心连着心。

“你丈夫是怎么样的人?”

他啊,家里的厨房他包了,一年四季的衣服他给我置办,会哄我开心,会带我出去玩,会介绍我他的朋友……唐静芸在心中默默的想,不过没有说出来,只是挑唇一笑。

那笑容璀璨至极。

秦爷不再说话,只是继续喝着酒,唐静芸也是端起一杯,笑问道,“这里面没加料吧?”

秦爷嗤笑一声,“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喝给你看。”

唐静芸竖起一根食指,摇了摇,“我介意。”

于是,她又将手上的酒杯放下了。

秦爷的脸瞬间黑了。好啊,他秦爷这么多年头一次给人示好,居然还敢怀疑他!tmd简直就是活腻了!

几个心腹又是屏住了呼吸,他们第一次觉得,原来当心腹被留下也是那么的凄惨,万分怀念被遣下去的人,今天这都是第几次看到秦爷被挑衅了?

不说自己这被吓坏了的心肝儿,单是知道了秦爷这么多黑历史,真的不会被处理掉吗?!

等到老枪敲门后走进来,就感觉这里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不过他还是很老实的走到唐静芸面前,将衬衫递给唐静芸。

唐静芸将衣服抖落开,穿在了衬衫外头,将扣子扣上后,她又恢复了那种冷淡禁欲的模样,一点也看不出来刚才那狂傲清艳的模样。

看了眼秦爷,唐静芸开口道,“你觉得范家怎么样?”

“范家?你说范昌河身后的范家?”

“对。”

“……你想怎么样?”

唐静芸眯起眼,语带危险地道,“我这人规矩不算少,尤其是忌讳别人给我下药。”范昌河的做法已经触怒了唐静芸,“我觉得,范家这么多年的风光也该到头了!”

闻言,秦爷猛然盯着唐静芸,像是一头欲择人而噬的猛兽,幽黑的眼珠子里沉重的令人窒息。但是这不包括唐静芸。

唐静芸冷冷一笑,“秦爷,有没有兴趣弄倒范家?我记得你和范家的关系也算不上好吧?就算这次范昌河没事,范家也照样不会放过这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