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挟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周围的人显然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呆了。

“啊——”

在几息的寂静后,房间里突然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唐静芸反应极快的将徐恒元拉到自己身后,并且退到了男人的侧后方,一个防御力最差的地方,环视室内,心中闪过各种念头。

这些在场人的人,多是官家、富家公子,平日里也是养尊处优惯了,这样的场景自然是第一次看到,尤其是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手上还拿着枪。

当下有人反应过来,就要往门外冲去,不管怎么样,还是命最重要,至于里面被挟持的范昌河,管他老子是谁呢,荣华富贵总得有命在才能享受!

不过很显然,他们的计划失败了,因为门外突然冲进来好几个黑衣大汉,手上也都纷纷拿着枪,这下子,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就变糟了。

随后,在众人心中胆颤中,一个身穿黑色短款夹克的男人走了进来

来人很有男人味,夹克半敞开,能够看到黑色背心下遒劲隆起的肌肉,可以想见这肌肉下面强大的爆发力。男人面容冷漠刚硬,脸色阴沉的能够滴下水,抿着的嘴唇显露了这个男人强忍的怒气。

在这个男人露脸的一瞬,场中的气氛就是一滞,原因无他,只因这个男人的在这座城市里太过有名,赫然就是——秦爷!

在场不乏脑子活跃的人,此时已经联想到现在的情况,秦爷会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到来,很明显就是为了这个满身血渍的男人而来。

一时间,什么黑帮追杀、恩怨情仇各种念头纷纷浮现在脑海里。

秦爷看了眼在场的情况,目光和唐静芸的视线碰撞,随后就是不着痕迹的移到了男人和被男人劫持在手里的范昌河身上,开口道,“很好,高义,确实是我小看你了,居然还被你逃出来了。”

他的声音很冰冷,像是一坨冰渣子令人打心底发寒,在场的人都能够从这话语中听出秦爷的怒意,纷纷缩瑟了一下肩膀,都不想被秦爷的怒气波及。

高义开口,声音嘶哑中透着绝望,“秦爷,我知道我高义做的不对,背叛了您,但是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您为什么要波及我的妻儿啊!我的孩子才三岁啊!”

高义说话的时候,嘴角哆哆嗦嗦的,眼中的红血丝昭示了他的痛苦,手中握着枪的动作也更加不稳,让被扣住的范昌河“唰”的脸色就一片惨白。

“别、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我爸是范书记,他、他能够满足你的一、一切要求!”

范昌河颤颤巍巍地开口,声音中是满满得恐惧,哪里还有平日里那副趾高气昂得模样。

秦爷却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高义,神色阴沉,“你妻儿的命是命,那我的兄弟的命就不是命吗?会里因为你的缘故损失的弟兄,一十三条人命,你说,谁来赔?!”

高义眼中闪过悲哀,随后就被狠辣取代,不管别的,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他一定要抓住这一个机会活下去,老婆可以再娶,孩子可以再生,但是命就只有这么一条!

打定主意,他的枪往范昌河脑袋上顶了顶,“这可是范书记的儿子,要是死在你这个场子里,你秦爷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他的眼睛血红,像极了亡命之徒,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秦爷缓缓的皱起了眉头,不得不说这高义还真是碰到了他的死穴,民不与官斗,他手上的势力本身就和范家不太和睦,要是被范家那只老狐狸抓到把柄,恐怕确实很有不小的麻烦。

沉思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缓缓开口,“你的要求。”

“哼,我没什么要求,给我准备钱和车子,放我一条活路,我也就放这范公子一条活路,不然就让他给我陪葬!我老高反正就是贱命一条,能够让书记家的公子一起死,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秦爷闻言皱起了眉头,放高义走就不好向会里死去兄弟交代,而且他也容易动摇自己的地位,如果别人都效仿的话……

高义紧紧的盯着秦爷,见他眼底狠辣依旧,但是似乎有所松动,正在进行剧烈的交战,心中闪过几分渴望。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猛然袭向高义后头,高义心中叫糟,此时道上混的那股子狠辣劲也出来了,既然不给他活路,那就拉个垫背也是好的!

这样想着,高义扣动扳机。

“砰——”

枪声猛然在众人耳朵里炸响,胆小的人已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忍看这么惨烈的场景。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唐静芸一脚踢中高义的手臂,使得手枪脱手,枪口在一瞬间转了个弯,朝着吊顶开了一枪,吊顶上的水晶灯“叮铃当啷”的落下碎片。

而唐静芸则是欺身上前,单腿点地,一个蜻蜓点水,随即就是苍鹰搏兔,击中对方的腰腹。

高义一个重拳挡住唐静芸的攻势,手上化拳为掌砸向唐静芸的肩膀。

唐静芸冷哼一声,趁着高义的急退,脚尖轻提,双腿连踢,飞燕双绞。

高义闷哼出声,手上剧痛,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滑落。

唐静芸侧身一晃,将高义摔倒在地,一只脚踩住高义的胸膛,冷声道,“不过是一个小虾米还收拾不了。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优柔寡断,今夜不知道成为多少人的笑料呢。”

高义痛的一阵恍惚,没有听懂唐静芸这句话,直到一双穿着黑色皮鞋的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才意识到这个女人是在和秦爷讲话。

“这不是看到唐小姐在这里嘛,有你在哪里还需要担心这区区小子?至于笑料,我倒是看看谁敢笑!”

秦爷淡笑着开口,语气中却透着森寒,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给了唐静芸一支。唐静芸笑着接过点上了。

两人这样的姿态就知道,这个女子必然是和秦爷关系匪浅,不然你什么时候见秦爷给人递过烟了?

“啧啧,下面的人办事不利啊,居然让他跑出来。”唐静芸凤眸扬起,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这是谁负责的,看来是要倒血霉了!”

在场跟来的黑衣大汉都是下意识的低下头,我的乖乖,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居然敢三番四次的用言语挑衅秦爷,而且诡异的是秦爷还没有把她弄死!

也有人是那一夜见过唐静芸的,却是心中了然,早就见过秦爷对这位小姐不同一般的态度了。

秦爷闻言倒是不恼,对唐静芸笑笑,“比不上你啊,最毒妇人心。”说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痛苦呻吟的高义,以他双手扭曲程度来看,也端的是“狠辣”二字了。

不待唐静芸再说什么挑衅的话语,他就率先对着身边的人挥了挥手,“把人给我带下去,撬开他的嘴!”

又看了眼萎在地上满脸恐惧的范昌河,眼中闪过轻蔑,吩咐道,“给范书记家里去个电话,让范家来这里接人。”随即喊了两个人,“去,带范公子去房间里好好的休整一下。”

两个大汉半拖着范公子离开,没办法,此时的范昌河已经腿软的根本走不动路。

而在范昌河离开的地方,一滩很明显的水渍留在原地,让在场的人都是面面相觑。

唐静芸和秦爷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幸灾乐祸,居然被吓得尿裤子了,还真是虎父犬子啊。

今天在场的人那么多,其中不乏颇有权势的,范公子的丑态恐怕范家也压不下去了。今日之后,他的丑事恐怕就要被传遍整个圈子了。

在秦爷善后的时候,唐静芸环顾了一圈,看向一边的徐恒元,见他走过来,不由笑了起来。

此时她的周围连一个围的近的人都没有,显然是被唐静芸此前的姿态吓到了。

徐恒元对唐静芸眨了眨眼,对她比了一个大拇指,唐静芸的本事他是见识过的,自然不会再有惧怕什么,心中反而升起几分崇拜。

大概连唐静芸自己都不知道,在她动武的时候,身上那股气势会迸发出来,尤其是她每一个动作的击出,都有种特有的力量绽放。

那双平日里掩藏的凤眸,那一刻显得凌厉而狠辣,仿佛变了一个人,以往的温和淡然从她身上剥落,取而代之的是压迫感,令人不由自主的被她的吸引和征服。

唐静芸挑唇一笑,随后就若无其事的拿起桌上的那瓶被殃及波尔多红酒。红酒瓶子打翻,不过瓶内还有不少的液体残存。

秦爷安排好了走过来,看到唐静芸的动作,不由挑眉问道,“怎么了?”

唐静芸拿着手中的瓶子一笑,“劳烦秦爷找人去检测一下这瓶子里酒的成分。”

场子里的门道秦爷自然是一听就懂,不由皱眉,“这酒刚才是准备给谁的?”

唐静芸眯眼一笑,“范公子太好客了,这是他亲自点上来送给我的呢。”

说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神中像是碰上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不过秦爷却是感觉到一种危险,这是同类间特有的感应,不由也是笑了,这范昌河的胆子可真是不小啊!可惜,这下子估计整个范家都讨不了好。

当下就是挥手让人将瓶子带下去做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