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不够资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和徐恒元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诧异,不明白这范昌河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只要他老子一天不倒,徐家没有和范家撕破脸皮的打算,那么就不能完全不把范昌河放在眼里。

当下徐恒元就是起身,一旁的唐静芸理了理自己的衣角也跟着起身,两人随着那人上了楼上范昌河所在的包厢。

一打开门,里面的环境就让唐静芸皱起了眉头,原因自然是里面那种*的氛围。

别以为唐静芸前世没找过男人就不懂这些,相反她见识过很多,财富滋生罪恶,尤其是当下的很多富二代,玩的都很疯,来个特殊party也不是没有的。

在这个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圈子里,总是存在一些见不得光的肮脏东西。

徐恒元也是眉头一皱,他家教的问题,从来不参加这种场合,侧头看了眼神色中看不出喜怒的唐静芸,心中暗叫倒霉,他可是带人出来放松的,可不是放松到这种场合。要是让他家老爹知道了,还不得扒了他层皮?!

“唐小姐,徐少,还不快快进来?怎么杵在那里,别人还以为我范某怠慢贵客了呢。”

范昌河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对着两人大笑,他的身边还是刚才那个穿着暴露的娇艳女子,此时一只手正干好事呢。

徐恒元和唐静芸走了进去,徐恒元只是哈哈一笑,“范公子说笑了,我和静芸不过是来看看的,当不得贵客一说。”

他范昌河会演戏,徐恒元自然也会演戏。别看徐恒元在唐静芸和徐寅东面前显得有些不足,但是在沪市这个圈子里,他却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谁看到了不得给他几分面子?

能够在偌大的沪市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的人,自然也是有一套本事的。在很多人眼里,徐恒元就跟他老爹一样滑不留手,是个人精儿。

所以此时范昌河也是哈哈一笑,让两人进来了。

范昌河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看上去很精明的年轻人,看到两人进来,连忙拍了拍自己身边缠着的女人的手,让出了位置给他们。

唐静芸老神在在的坐下了,神色淡然,好似一点都没有受到这里的环境影响,让暗中观察她的不少人心中诧异。

范昌河见此念头急转,能够见到这样场景而不动声色的人,要么是见识广博的老狐狸,要么就是同道中人。心中想到这里,不由眼睛一眯,淫邪的目光在唐静芸身上打转。

本来看这容貌还以为是个天仙般的人物,现在看来,原来也是久经阵仗的嘛,看样子也是玩的很疯的。

想起这个女人之前联合着枪哥扫自己面子,不由愈发的肯定了,能够和枪哥那种道上的人关系不错的,肯定也是走歪门邪道的。

这样一来,范昌河看唐静芸的眼色都变了很多,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附耳吩咐了几句。

女人奇怪的目光在唐静芸身上扫过,随后就是捂嘴咯咯直笑,对着范昌河的胸膛似有似无的扫过,随后就是笑着起身离开。

唐静芸见此挑起唇角,她倒是好奇这些人究竟打算怎么作妖?

目光环视着这片房间,一片*不堪。那些平日里对外衣冠楚楚的精英二代们,此时剥去了那张伪装的面具,显得肮脏而丑陋。

唐静芸的目光在范昌河和徐恒元身上扫过,这两个人身上是某个阶层对立的缩影。

有的人兢兢业业,奋力向前,背负起父辈的荣光,誓要拥有自己的辉煌。他们这些人,有着更广的人脉更多的资源,是未来一代的希望。

而有的人,沉溺虚幻,声色犬马,荫蔽在父辈的荣光里,不思进取,一味的享乐。这一批人,是这个时代堕落*的产物。

没过多久,就看着那个妖娆的女人娉婷的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清秀的小男生,看上去也就估计不满二十岁的样子。

范昌河打量了一眼小男生,大手一挥,“去,伺候好唐小姐,要是唐小姐不满意,你今天就等着吧。”

小男生显然是被吓了一跳,闻言赶紧点头,这可是范昌河啊,他那喜怒不定阴沉的性子,早就是很多人忌惮的。

徐恒元闻言却是皱眉,“范公子,这样不妥吧!”岂止是不妥,唐静芸可不是那些放荡的人,怎么是一个欢场上不干不净的男人可以近身的?

“哐当!”

范昌河放下自己手中的酒杯,那一声碰撞让在场的人都是心中一紧,“怎么,徐少连这点事情都要干预?都是出来玩的,不至于这么放不开吧!”

他的目光转向唐静芸,“唐小姐,放心吧,这里的人口风都很紧,不会说出去的。”

唐静芸抿唇一笑,心里有些嘲讽,呵,给点好脸色就敢拿捏起来了。

不说这个男人是否干净,是否配的上她唐静芸的身份,单是这其中的差距,就不是一个小小的范昌河够格的。

在真正顶尖的豪门社会里,未尝没有给人送男人、送女人的习惯,因为这在世代相交的家族子弟眼里,这是彼此之间增进友谊的一种方法。

但是,越是这个就越考验两者之间的关系的亲密,如果不是几代的盟友、过命的交情,是绝对不会收下的,因为送上来的男女,那就算是自己养的禁裔,也是彼此手中的把柄。

他一个小小的范昌河,一不是豪门大族出来的子弟,二不是过命的交情,有什么资格往她唐静芸身边塞人?

唐静芸真心被这个范成华气笑了,也不知道这范书记是怎么养儿子的,养的这么白痴真的好吗?连这里头的道理都不懂,就敢这么嚣张,这也就放在沪市,要是在京都里,早就被那些成精的世家子弟弄死了。

范昌河见唐静芸和徐恒元都没有说话,心中误以为两人被自己的气势惊到了,不由心中得意。

却不知的徐恒元内心早就气笑了,范昌河自认为刚才那个放杯子的动作做的很有气势,在他眼里却是什么像是个小丑。

他还记得自己偶然一次看到唐静芸和何延陵谈话的样子,也不知道何延陵说了什么,唐静芸就那么轻轻一放杯子,何延陵就噤声了。

连他都觉得空气中有种难言的压力存在。那才是真正的气势。比起唐静芸,范昌河他就是个渣!

“范公子说笑了,”唐静芸淡淡一笑,却是举起了手,“这事怪我没说清楚,我其实已经有人管着了,却是不好背着他在外头胡闹,不然被他知道了,少不得要弄出条人命来。”

众人看向她举起的左手,心中俱是惊讶,因为她无名指上套着一枚戒指,简朴大方,看上去很是漂亮。

这些人有人惊呼,没有想到这位唐小姐居然已经结婚了!

徐恒元很诧异,他今天见到唐静芸比较激动,又因为这九道的环境比较昏暗,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唐静芸手指上的戒指,心中一时间也是说不出什么滋味,似乎轻轻的被人拧了一下,酸酸的,涩涩的。

“哈哈,看我办的这事儿。”范昌河反应倒是不差,此时也是缓过神来,拍了拍自己脑袋,“瞧我这眼神,没有想到唐小姐年纪轻轻居然已经结婚了,真是不好意思了。”

随即他就是眼神一转,嘿嘿笑道,“出来玩玩嘛,不必较真。”

唐静芸摇头,她可不是开玩笑,以前她不敢说,但是现在她可以肯定,自己要是敢婚内出轨,那可不是一纸离婚那么简单,以姜晔对自己的在意和占有欲,一条人命都是轻的。

不过这些都是家事,她也没有想要让别人知道家事的习惯,只是笑着推辞道,“不了,我和我丈夫感情甚笃。”

范昌河见此也就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都结婚了,婚前玩一玩还是风流,婚后再玩就显得没品了,他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唆。

于是唐静芸就笑着坐在一旁,徐恒元也是靠坐在她身边,心中黯然,不过面上还是谈笑风生。

没过多久,又有店员送了一瓶红酒上来。

范昌河笑道,“上次听说唐小姐喜欢红酒,这一瓶波尔多红酒,我特意叫上来的,这总得给我点面子吧?”

唐静芸抿唇一笑,只是笑意没有到达眼底。她喜欢红酒不假,但是却不喜欢加了料的红酒啊!

别把她唐静芸当傻子,敢进这样的场合,唐静芸早就警惕上了,刚才范昌河叫吩咐身边的女人办事的时候,她就用异能盯上了,自然没有错过这酒水里的问题。

哼,这范昌河小人一个,睚眦必报,自己上次甩了他脸,怎么可能不报复回来?

她的眼眸低垂,眼尾上扬,看上去美丽异常,但是没有知道,那美丽的皮囊地下,流淌着黑色的血液。

范昌河又如何,他老子是书记又如何,她唐静芸骨子里还没有畏惧这两个字!

就在这时,门猛然被“嘭”的一声撞开,就看见一个身上多处血渍、手上持枪的男人冲了进来,男人目光在场中的人身上扫过,直奔范昌河而来。

男人反手将范昌河扣在怀里,手上的枪顶到范昌河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