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玩的一手好枪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九道娱乐城。

唐静芸从徐恒元的车上下来,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大厦,不由挑眉取笑道,“怎么,你带我来放松就是放松到这种地方?”

徐恒元瞥了唐静芸一眼,将自己的车门锁上,道,“转什么呀,你都是这种场所的常客了,来这里消遣不是正好吗?”

唐静芸嗤笑了一声,“我来这里一不叫小姐,二不吸粉,三不唱歌,如果来这里的常客都是像我这样的我恐怕这九道早就关门了!”

徐恒元闻言,倒是有些认同唐静芸说的话,不过随即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不来这种场合去哪里?”

唐静芸挑眉,随即不语,也就跟着走了进去。

两人一踏进底楼,就感觉到一片喧嚣。这种大型的娱乐城,最是鱼龙混杂的地方。

徐恒元和唐静芸两人各自点了一杯酒谁,就找了另一片清静的座位坐下了,唐静芸也询问起徐恒元最近的情况。

徐恒元只是苦笑摇头,“还能怎么样,不就是跟着老头子转嘛,我也没有打算再打下多大的天下,将来能够将老头子的事业守住就不错了。”

徐恒元说的是实话,他老头子徐寅东的事业,那也算的上是兼容数个领域的,他又不是唐静芸那样的天才,真心有点吃不消这样的情况。

唐静芸了然,只是感慨的笑笑,“你这样也算是有心了,也不枉你爸对你的期待了。”

两人一边聊着一杯喝酒,徐恒元突然看到了一个身影,对着唐静芸用下巴示意,“喏,那不是大名鼎鼎的范昌河范公子吗?”

唐静芸循着视线看去,果然,入目就是一个男人,正是曾经在有过一次交集的范公子,也就是沪市一把手的儿子,很是一个骄狂自大的衙内。

不过此时的衙内看上去情况并不好,因为他身边亲密坐了一个打扮娇艳露骨的女子,而另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则是指着范昌河的鼻子在骂人,看动作很是高傲的女子。

凭借唐静芸的听觉,自然能够隐隐听到几句,不过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转头笑问道,“那个红衣女子是谁啊?”

“他的未婚妻。”徐恒元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家世呢?”唐静芸一针见血的问到了关键的地方,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的家世了得,想来以范昌河的性子,怎么也不可能让一个女人指着鼻子骂。

“沪市的本土家族,在沪市根基极深,那女的爷爷就是从沪市一把手的位置上退下去的。”

唐静芸了然,原来是地头蛇,这范家说起来也不过是官家圈子里的新贵,说的难听点就是“暴发户”,根基不深,能够坐上现在的位置,完全就是因为之前两个派系斗法,一把手难产,这才便宜了范家。

这范书记当一把手那可是一点都不痛快,不然也不至于想出让自己儿子和这里的地头蛇家的女儿结亲的念头。

不过显然范书记这位儿子挺擅长坑爹的。

徐恒元见唐静芸笑,也是笑了,“看看这些人,有时候我就觉得吧,我还是不错的。”

“是,你是不错,”唐静芸戏谑道,“出淤泥而不染,好一朵高洁的莲花啊!”

徐恒元没好气的翻了唐静芸一眼,低声笑骂道,“滚!早就知道你唐静芸嘴里吐不出象牙了!”

“你吐俩给我瞧瞧!”唐静芸抿了一口酒,笑道。

两人在这里开玩笑,不过另一边的情况可算不上好,唐静芸见此倒是乐得看个人热闹,别问为什么,因为她可是睚眦必报的小人,当初范昌河在她面前装逼的事情,她可一直都没有忘记。

最后那个女子衣袖一甩走人,不过临走的时候却是放了狠话,让范昌河的脸色更是阴沉的厉害。

感觉到周围的人看笑话的眼神,范昌河面子挂不住,带着身边的女人和其他几个跟班,快步上楼去了。

唐静芸眯眼一笑,眼中闪过几分凌厉,快的让对面的徐恒元只觉得好似是自己的错觉。

不过范昌河没走多久,这片场子里又来了大人物。

一个一身黑色风衣的高大男子正从门口走进来,身后跟着一排黑衣大汉,气势十足。

在场的人大多也是知道他的身份的,更是忌惮万分,很多人都是下意识的闭口,一时间刚才还喧嚣热闹的地方显得很寂静,只有另一侧喧嚣的音乐声传来。

这时候,场上传来的一声口哨声就显得极为显耳,让在场的人纷纷向口哨声的来源处看去,不知道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在有枪哥的地方放肆!

没错,来人正是秦爷身边最倚重的心腹老枪。

老枪看向发声处,不由眉头一挑,眼中露出几分兴味。

只见一个清丽的女子正含笑看着他,见他看来,举了举手中的酒杯,她自己倒是饮了一口,看上去好不惬意。

原来是她啊!老枪心中闪过了然,这个女子确实有出人意料的本事,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发现这个看似清秀的女子,居然能够在自己面前淡然自若,这可是很多在他手下混了很多年的人都做不到的。

不是无知者无畏,就是胸有城府。显然,老枪更相信后面一种。

他心思一转,也就改了原定的路线,转身走向唐静芸那边,顺便对着身旁的一个大汉低声交代了几句,大汉应下后就转身去向吧台。

“好久不见了,唐、小姐!”老枪对着唐静芸哈哈一笑,显得很豪迈。

唐静芸眯眼,眼中危险之色一闪而过,哼,她可没有忽略那唐姓之后的略微停顿,果然,自己之前为了方青峰用了秦爷的人情后,自己的外界那个“唐夫人”的身份,就被少数几个人识破了。

不过唐静芸也不是个好忽悠的人,只是挑唇一笑,笑容里带着几分意有所指,“我可一直惦记着枪哥,我觉得枪哥玩枪的时候真是帅极了。”她的目光在老枪身上游移,“枪哥有一把好枪啊。”

艹!老枪在心里爆了句粗口,面皮子一抽,额头的青筋跳动,为什么他老枪居然会有种被调戏的感觉?枪哥有一把好“枪”?嗯哼?!他玩枪的时候帅极了?

狗屁!他有胆子在这位手段很辣、杀伐果决的“唐夫人”面前玩枪吗?除非他不想要这把“枪”了!

看了眼唐静芸角嘴挑起的满是恶意的笑容,感觉到周围的小弟投到自己身上的那种目光,我艹,他老枪这么多年来维持的形象都毁了!

还有说你呢!唐夫人你的眼神往哪里看,不要往老子的下面看啊!你倒是自重啊!饶是老枪在道上身经百战,此时也不免本能的两腿并拢,不为什么,实在是老枪自己吃不消。

毕竟唐静芸在他的心中,那可是媲美秦爷的人,她的那些手段还是他亲手收集了给秦爷的,自然感触特别深。

不过他倒是冤枉了唐静芸,唐静芸看的只是他腰间的放着的真枪,要看那杆“枪”,她自己家里就有,用不着在外头找。

老枪对着唐静芸嘿嘿一笑,“唐小姐过誉了,我老枪也就是会玩两手枪,这才得了这么一个混号,只是终究上不得台面。”

不就是自己暗示了一下唐静芸她唐夫人的身份嘛,就这么打击报复,果然混道上的女人招惹不得!

你别看这皮子好看的不得了,跟个天仙似的,其实那骨子里黑的不能再黑了,简直比他家秦爷还要黑……啊呸!他怎么能够拿秦爷比较呢,罪过罪过!

唐静芸抿唇一笑,玩笑和不想开的太过,过了就得罪了,当下从自己口袋里掏出烟递给老枪,自己也抽出一根,笑道,“哈哈,连枪哥都上不得台面,这沪市还有几个人敢自称人上人?”

老枪笑着接过了烟,身旁自然有小弟给他点上,唐静芸也自己点上了,手上翻弄的打火机,抬了抬头示意,“秦爷在吗?”

老枪点头,笑道,“有点小事处理,爷在顶楼呢。”

唐静芸也不问,这世道知道的太多未必是好事,当下笑着寒暄了几句,老枪就带着人上楼去了。

虽然如此,唐静芸这一桌依旧成了很多人瞩目的对象,这可是能够和枪哥搭上话的牛人啊!看向唐静芸这个女子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深沉。

至于一旁的徐恒元,早就在那天见识过停车场的大场面后,心中就淡定了很多,对于唐静芸从前一秒的高雅名媛,下一秒变为能够道上的人打交道人,他表示自己都已经习惯了。

唐静芸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不论是三教九流还是高雅名士,总是能够很容易的磨合在一起。

他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唐静芸则是在抽了一口烟后,神色中带着几分淡然,好似上一秒还笑着寒暄的人不是她。

投来的目光虽多,或许是震慑于老枪的威名,没人敢上来搭讪,倒是免去了唐静芸的麻烦。

没过多久,就有人走过来,“徐少,唐小姐,我们范公子邀请两位去包厢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