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回国与合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看着姜晔走过来,对着他笑了笑,将自己手头的烟扔到地上后用脚碾灭,看向姜晔。

姜晔静静的看了一眼唐静芸,随后就是快步走上前去牵起了唐静芸的手。他的手用的力道很大,好似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般。

“芸芸,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离开我的身边,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姜晔的眼神里罕见的流露出焦急,语气中也带着几分急促。

唐静芸抿唇一笑,脸上带着几分歉意,“抱歉,我刚才来不及考虑这些。”她从来都是习惯于自己面对一切,今天遇到事情也下意识的就是自己处理了,却不想让姜晔担心了。

姜晔看着唐静芸歉意的表情,心中多少有些明白,他欣赏唐静芸的顽强,那掩藏在她不动声色的面具下,是一颗坚韧不屈的心。

只是现在却有些遗憾于她的顽强,他笑着强硬的搂住她的腰,认真地道,“芸芸,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要明白,你也是一个有依靠的人了。”

唐静芸薄唇轻抿,终于还是笑着点头。姜晔说的对,她的确该培养新的习惯了。虽然不是依赖,但身边这个男人终究是可以依靠的对象。

唐静芸也不曾问姜晔是否解决了他那里的事情,就像姜晔也不曾询问她和那个狙击手的关系。这两个人在某些事情上,总是默契的惊人

——

姜晔有自己的事情要办,自然不可能真的为了唐静芸就放弃,当天下午就离开了,而唐静芸则是忙碌于接下来手头上的事务。

何延陵在第二天就发现自己老板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态度,心中很是诧异。他以为现在的小年轻谈起恋爱来黏黏糊糊的,怎么自家老板就不是了?

在他偷偷观察中发现,自己老板一点失落的表情都没有啊,不由的在心中暗搓搓的怀疑,老板和那个男人真的是情侣关系吗?怎么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啊!

等到唐静芸将手头重要的事情结束,她也订了机票匆匆回国了。

这一段时间唐静芸也着实在国外耗费了极大的精力,甚至连大二的课程都丢下了好多。虽然书本上的知识对于唐静芸来讲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是她还是很珍惜能够上学的那些日子。

唐静芸坐在里侧的位置,看着舷窗外面的场景,翻腾的云海壮观而美丽,凤眸不由眯了起来,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虽然唐静芸挺想赶回燕大上课的,但是实际上她这一趟的航班却是飞往沪市的。

徐寅东也是一只老狐狸,华尔街的消息灵通的很,早在唐静芸在普林斯的宴会上传出原石投资的名声后,他就已经给唐静芸来了几个电话,一方面是恭贺,另一方面也是存了试探的心思。

毕竟在国内投资行业普遍不发展的情况下,远东投资固然在国内独树一帜,但是也造成了在国外势单力薄的情况,很大程度上约束了远东的发展。

而原石投资这样一匹黑马的突然杀出,年轻又潜力无限,掌舵人在野性、本事、气魄样样不少,那可是再有前途不过的人了。

唐静芸大概也能够明白徐寅东的某些念头,正巧她自己也有合作的念头,在接下来的对冲基金乃至以后的期货市场上,她都需要寻找一个可以合作的伙伴,守望互助。而远东,恰巧就是一个很理想的对象。

飞机就在唐静芸这样思考的时候一路飞向东方,飞向那片她所热爱的土地,那里有她事业的根基,有她的朋友,有她的家。

大概是这些天累极了的缘故,唐静芸在思考中不由睡着了过去。

——

徐家别墅里。

唐静芸和徐寅东相对而坐,徐寅东正笑看着眼前的女子的动作,只见唐静芸在泡茶。

备茶、选水的工作倒是已经做好了,唐静芸在温杯之后,在白瓷的杯子里投茶、倒水,茶叶在水倒入的一瞬间旋转起伏,宛如一朵盛开的翠绿色花朵,灵动而鲜活。

唐静芸一套动作做下来,行云流水,赏心悦目,从手中的茶海倒进茶杯中,对着徐寅东伸手一引,“徐董,请。”

徐寅东也不推辞,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满脸的享受,“口齿留香啊,静芸这泡茶的手艺也当得上是大家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靠这个谋生的呢!”

唐静芸谦虚笑道,“这样也好,等到哪天原石破产了,我可就给徐董你来当个泡茶的工作人员啊!”

徐寅东指着唐静芸哈哈一笑,“那可不成,以唐总的眼光和能力,怎么你能为了泡茶而屈就了你的才华呢!”

唐静芸轻笑着摇头,“能够泡好一壶茶,现在也是一种挑战呐!心态到底不比以往,浮躁了很多。”

徐寅东闻言倒是目露诧异,随即心中感慨,果然能够取得现在这样成就的唐静芸,总归是在很多方面有别人所不及的,就比如说此时,她的不骄不馁。

一个人能够成功,总是离不开多方面的因素,但是一个人能够总是保持谨慎反省的心态,却意味着她能够长久的成功。

想起自己的儿子,以前他还是颇为骄傲的,但是碰上了唐静芸之后,这个儿子真是越看越不顺眼,要是有此时的唐静芸的十分之一的沉稳就好咯。

“静芸在美国的情况如何?”徐寅东也不去想其他的了,谈起了公事。

“还不错,资本主义国家的市场体系,建立在市场之上,但是其实掌握在华尔街的资本大鳄手上。”唐静芸品了一口茶,带着几分感慨,“不过,市场总有会反弹的一天。”

“哦?静芸不看好这次的对冲基金?”徐寅东愕然,他可是听说唐静芸在国外那可是好几大手笔呢。

“不,”唐静芸摇头,“相反,我很看好这次对冲基金,这是一场即将到来的盛宴。”

她抬头看了一眼徐寅东,眼中含笑,“我们都是其中分一杯羹的人,不是吗?”

徐寅东和唐静芸相视一眼,然后大笑,“好你个唐静芸,早就将我看透了。”

唐静芸是知道徐寅东的手笔的,气魄不小,前世就是因为在这一场做空老欧洲的盛宴中,成功弄到了一大笔资金,这才摆脱了远东的困境。今世,没有了余家的算计和掣肘,想来徐寅东更加能够大展手脚了。

“那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徐寅东问道。

唐静芸挑唇一笑,“我只是觉得,盛极必衰,老祖宗留下来的道理是极对的,总有更加多的投资形式会出现。”

新事物取代旧事物,这是客观世界的发展规律,也是创新发展的必然。

徐寅东眸光闪动,再一次端详起眼前这个女子,凤眸上扬,肤色有些有些苍白,看上去很沉稳,但是这掩盖不了她很年轻这件事情。

她才二十出头啊,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是敢小打小闹,哪里像她那样,已经手握数亿资金?不仅如此,还有着敏锐的目光和忧患意识,居然已经开始感觉到一个行业的兴衰。

徐寅东轻轻叹气,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两人交换了各自的意见,话语里虽然没有明示,但是都隐隐透露出彼此在接下来的合作计划。

唐静芸对此自然是乐见其成,一个有信用的老牌企业,自然是一份很好的助力。

两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意,看上去似乎很满意对方的知情识趣。

徐恒元进门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不由低咒一声:两只狐狸!他爸是只老狐狸他早就知道了,不过自己认定的好友脸上的那种笑,简直和他爸一模一样!

想起自己父亲最近对自己的各种嫌弃,还有动不动就拿他和唐静芸比较的行为,如果不是唐静芸和徐家人长相一点都不像,他都要怀疑她那才是亲生的吧!自己就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姑且不提徐恒元心里的吐槽,就算是徐寅东知道了,恐怕也说不定颇为乐意呢!

“恒元,你回来了。”唐静芸笑着打招呼。

徐恒元笑着点点头,快步走过去,一屁股做到唐静芸的身边,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这段时间没见到你,怪想你的。”

唐静芸拍了拍徐恒元的肩膀,笑道,“哈哈,最近比较忙,不然肯定是早就过来看你和伯父了。”

徐恒元看着两人准备长谈的架势,不由皱眉,“走走走,你今天来沪市,我带你出去玩玩顺便接风,不要成天想那些,头发都要早白的。”说着嫌弃的看了一眼他父亲,“你别看我爸头发黑亮,其实都是染的,他的头发早白了。”

徐寅东闻言,无奈一笑,得了,自己这是被嫌弃了呀。不过他也很乐意看自己儿子和唐静芸做朋友,当下就是笑道,“好,那就让恒元带着你去玩吧,好好放松一下。”

唐静芸见此无奈的耸了耸肩,还是转身跟着徐恒元出去了。

徐寅东看着两个离去的背影,不由摇头苦笑,这么优秀出彩又懂礼的女孩子,要是能够嫁到他们徐家来就好咯,自己也不愁后继无人了

可惜啊,他们家恒元没有让她心动的本事。不然他也不用为自己的远东未来而发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