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魔鬼的念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关了门后,就去自己的行李箱里掏出干净的换洗衣服出来换上,上身是一件白衬衫,下身一条牛仔裤。

她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颈子上好几个吻痕,眉头皱起,心中低咒了一声,这个禽兽,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收敛啊!

认命的将自己领口的扣子给扣上,不过很显然这样做也是枉然。唐静芸无奈一笑,算了,反正她也不是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

唐静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眼带笑,那双凤眸的眼尾上扬着,薄削的嘴唇弯起一道弧线,看上去就让人觉得自己心情很好。

德性!唐静芸在自己心中笑骂了自己一句,心理年龄都是三十好几的女人了,怎么也跟个初尝恋爱的青春少女似的。

只是那弯起的唇角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等到唐静芸出门的时候,拉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自己的得力下属何延陵伸出手,似乎要敲门。

何延陵见状,只得把那只要敲门的手收回,放在自己的唇边掩饰性的低咳了一声,目光快速的在唐静芸脸上打量了一圈,道,“唐总,今天下午还有一个会议,晚上还有一个约谈,您看……”

唐静芸眉头微皱,随后就是挥了挥手,道,“会议你帮我去开吧,资料和会议进程你也清楚,晚上的约谈就取消吧。”姜晔都在纽约了,她要是还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怎么也说不过去。

何延陵一直都是个人精儿,联想到自己刚才撞上的事情,老板一脸餍足的模样,就大概猜到了点什么。心中却是对那个男人更加好奇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让老板因私废公。

要知道,唐静芸在他心中那可就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对象,别看她很少生气,但是何延陵却从来都是敬畏的。

“行,那我下午就去办踏实了。”何延陵笑着应下,丝毫不敢将心中的好奇表露出来,毕竟那可是老板的私事。

唐静芸笑着拍了拍何延陵的肩膀,“那好,事情交给你来处理我放心。”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何延陵只看到唐静芸走到不远处的一间房间前面,打开门,他只能隐约看到一只手搂住了唐静芸的腰,将她带了进去。

房门被“嘭”的一声关上了,何延陵从走神中缓了过来,苦笑着摇摇头。

唐静芸被姜晔拉进去后,笑着看了一眼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的某人,目光在他完美的身材上略过,似笑非笑道,“怎么什么都不穿,又不是在家里。”

姜晔半搂着唐静芸将她带到了沙发上,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我以为某人更喜欢我这个模样呢。”

唐静芸伸出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身上来回滑动,掐了掐他手臂上有韧性的肌肉,笑道,“别把我整的有多急色一样。”

姜晔握住唐静芸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口,又将唐静芸的脖子里那条裸链解下来,将上面的那枚戒指拿下来,亲手给她戴上。

姜晔看着唐静芸如玉般的手指,简朴大方的戒指闪亮着光芒,满意的亲了一口。

这个结婚戒指他给她买了很久,从搬进四合院就给了她,但却很少有机会戴上。他知道她在国内的不方便,所以也从来没有强求过她。

而她也知道他的心意,所以很少会将链子卸下了,就这样一直带着,戴在她的胸口。

唐静芸抓起姜晔的大手,果然在他的手指上看到了配对的男士戒指,将两只放在一起,嘴角露出了笑意。

“这是在国外,戴着没关系的。”姜晔笑道,犹豫了一会儿,又道,“当然,如果你愿意在国内戴着,我也是完全没意见的。”

唐静芸笑着靠在他的肩上,“不用,你现在事业还在上升期,姜家内部不稳,适逢国内五年一次的大事,我不想你在关键的时候出问题。”

唐静芸不是养在深闺、不问世事的单纯女子,相反,她的本事让很多男儿望其项背,她本身对政治这种东西也很敏锐。

姜家虽然有姜老爷子坐镇,但是当下的局势里,还是安安分分的为妙。姜晔是世家子,姜家那么大的家族,总有人想要他下来,所以当此之时,姜晔更是应该谨慎行事。

姜晔轻轻的抚摸着唐静芸的头发,这样一个深藏野心偏偏又蕙质兰心的女人,怎么就被他给遇上了呢?若是换做一般的女子,恐怕早就不满了。

唐静芸像是知道姜晔心中的念头,笑道,“你可别以为我很伟大,其实我也是为了我自己,我的产业铺了那么大,我可不想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说着,她的唇角弯起,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其实我这也是给自己留条后路,要是哪天你去联姻了,我也好没有压力的去找新的男人。”

姜晔的手掌滑动到唐静芸的喉咙上,轻轻抚着那里,脸上露出一个阴冷宛如实质的表情,“新的男人?我恐怕你是没机会了!如果你敢跑路,我就敢弄死你!”

卷走了他姜晔的心就想跑路?没门!

“哈哈……”唐静芸先是轻笑,随后就是忍不住大笑出声,“嗯,如果我跑路你就弄死我,咱们可是生同被死同穴的,如果中途不幸一起死了,就让人把骨灰混在一起埋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说完后,两人对视一眼。

为什么明明是缠绵情意的话,从两人的口中出来,却总是带着几分恐怖和诡异?

或许是两个人都不是普通人吧,都是看过了生活的黑暗,都有着不算正的三观,都凌驾在常人的世界之上,让他们对于爱,对于情,都有着有别于他人的看法。

换做是外面任何两个情侣这样对话,恐怕很容易被当成有病。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姜晔突然将唐静芸抱到自己的怀里,唐静芸搂住他的脖子,诧异地看着他。

姜晔不语,看了眼她身上的牛仔裤,伸手去解开她的腰带,唐静芸伸出一只手去拦。姜晔却难得的强硬了一把,执意去解开。

唐静芸轻叹,横竖都是他的,也就随他去了。

姜晔将唐静芸的牛仔裤退下,不过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用手按揉起她膝盖上发青的地方,抿了抿唇,低声道,“下次不会了。”

伤在她身,痛在他心,他终于深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看着那一圈淤痕,他心中的懊悔远比他自己体会到的深。

唐静芸这才明白姜晔的意思,早上看他明明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现在才发现这个男人早就放在了心上,不由抬头亲了亲他的眼睛,笑着应承道,“嗯,下次我们换个姿势就好,不会这样了。”

姜晔的气息有一瞬间的紊乱,随后就恢复了正常,面不改色的替她按揉起来。手法很专业很老道,感觉还不赖。

唐静芸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感受着来自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的温柔。

有时候唐静芸会想,铁汉柔情大概是她这辈子最珍惜的东西。大概也只有在这个男人身上,她能够体会那那种对她的爱惜珍重。

上辈子明明求而不得的东西,这辈子却被一个男人眼巴巴的捧到她面前,也不得不说是老天给她开的最大的玩笑吧。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对他放手了。她想。

如果要生,就让他们的爱情像夏花般灿烂蓬勃;如果要死,就让彼此埋葬的同一个墓地里,不拘是相爱相杀还是彼此殉情,总归算是成全了这辈子的自己。

唐静芸是个偏执的人,尤其是对她自己想要的东西,譬如前世的唐家的家主之位。她自己选的路,就算是跪着也要爬完。而今生,则是换成了姜晔。

她要他,要他今生今世就只在她一人身边,只将温柔展现给她。如果得不到,那就毁了。

姜晔还不知道自己在心中已经被唐静芸这样定义了,不过就算是知道,他也只会微笑着接受这一切。他的心底何尝不潜藏着魔鬼?

大约按摩了半个小时姜晔才停手,唐静芸则是懒洋洋的倚靠在他的胸膛,见他收手,笑道,“回头我也去学这么一手,等到你老了,哪里要是不舒服了,我也这么给你按揉。”

姜晔闻言脸上露出笑意,亲了她一口,“好,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眼看唐静芸那副不动的样子,又认命的为她穿上牛仔裤,替她扣好皮带,看着唐静芸那理所当然的表情,眼中不自觉的露出宠溺的表情。

等到唐静芸的衣服穿完了,唐静芸看了眼姜晔,拿出衣服给心爱的男人穿了起来,将他身上打理的一丝不苟,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威严。

唐静芸对此很是满意,笑着拍了拍姜晔的翘臀,大笑着转身出门。

姜晔被“偷袭”也不恼,对此只是无奈一笑,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调戏,那感觉……很奇怪!

他快步赶上唐静芸,走到她身边牵住她的手,两人十指相扣,相携出门。

看着他们的背影,似乎能够看到一种名为爱情的东西在发酵,那么的美好。仿佛有了对方,世间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一起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