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全世界只看见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车子一路开到希尔顿酒店后,唐静芸和何延陵一路走了上去,唐静芸的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乘着电梯到了她所在的楼层后,感觉到自己包里的手机有短信声音。

唐静芸挑眉,摸出手机一看,不由弯了唇角。

这让本就一路上时不时在观察唐静芸的何延陵心里诧异,猜测着这条短信的主人是谁。

何延陵和唐静芸的房间面对面,其他几个工作人员的房间则是在两人的不远处。唐静芸和何延陵道了一声晚安,何延陵转身推门进去,唐静芸在门口顿了一会儿。

随后就将手上的门卡放了下来,转身走向隔开几间房的房间,在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

门很快就开了。

唐静芸踩进门的一瞬间,她就感觉到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半拖了进去。

身后的门被“嘭”的一声关上了,而她的身子则是被大力抵在门上。一个男人的怀抱拥住了她,她感觉到自己的感官里充满了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男人低头攫取住她上弯的薄唇,狠狠的吻住他思念许久的人儿。

唐静芸早在男人将她搂在怀里的瞬间就认出了人,这世间除了姜晔,大概再也没有男人能够让她这么安分的待在一个男的怀里。眼底不由飘过温柔的神色,双手交叉扣住他的腰。

姜晔沉醉在她的温柔中,他的吻激烈而凶猛,像是要将她生吞入腹,恨不得揉碎在自己的骨血里。

一吻毕后,姜晔依旧将头凑到她的脸上,亲吻着她的额头、眼角、脸颊,一路向下,将自己的头埋在她的颈间,狠狠的吮吸出一个吻痕。

那动作又快又狠,唐静芸觉得自己的颈子再这样下去都要被弄破皮了,不由轻轻的推拒着他的头,低声笑道,“别这样,我明天还要谈生意呢,你让我穿着高领出去吗?”

时至今日,唐静芸那不喜被姜晔在身上留下痕迹的习惯早就改变了。在相处的时候,她总是不经意的对他放纵,将自己的底线一降再降。

“那就不要去了。”姜晔却是不依,他好似得了皮肤饥渴症一般,一点都不想离开怀里的这个人儿,低头吮吸住她的耳垂,火热的气息吹拂到她的耳朵上,“宝贝儿乖,别整天和别的人男人厮混,老公看到了要吃醋的。”

唐静芸被这气息弄的耳朵痒痒的,轻笑,“别闹,我们都是谈正经事呢。”

“谈正经事你会随身带着那玩意儿?”姜晔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他用手捏住唐静芸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盯着她的眼睛,“宝贝儿,你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那东西?”

唐静芸眯眼冷哼了一声,“放手!”

姜晔有些不渝,他的眼中阴冷的神色一闪而过,好,很好,他不过才出国没几天,她就已经开始不在乎他了,这女人果然和他是一对,天生的冷漠无情。别说男人提起裤子不认人,她这个女人也差不多嘛!

唐静芸看着姜晔那阴冷之气宛如实质的表情,不由无奈的笑了,以前还能说是那本证保证了彼此间对这段婚姻的忠诚,责任大过爱情。

但是在日渐的相处中,两人早就越过了当初那条看不见的线,就如同他对她那股日渐衍生暴露出来的占有欲,早就说明了彼此间感情的改变。

看到姜晔冷着脸,唐静芸倒是不害怕,只是心头却是轻叹一口气,笑着搂住他的腰,将自己嵌入他的怀里,笑道,“那个只是我消费到一定程度后的赠品,当时我在打电话,就随手指了样东西,哪里预料到会是这玩意。”

当时她自己也是哭笑不得,何延陵则是一脸见鬼的看着她,天知道她当时的内心也是无语问苍天。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难道你想把今天难得的相遇都花在生闷气和吃醋上面吗?”唐静芸笑着蹭了蹭他的胸膛,只觉得那个胸膛厚重而宽阔,跳动的很有力量,让人很安心。

真想就这样枕着这个男人的胸膛一辈子。

姜晔顿了顿,终究还是伸出手抱住了唐静芸的肩膀,将她用力抱了起来,唐静芸一声惊呼,双手很自动的搂住了他的肩膀。

姜晔拍了拍唐静芸的屁股,笑道,“走,我先给你好好洗个澡。”

唐静芸抿唇一笑,凤眸中闪过笑意。

等到了浴室后,唐静芸才猛然想起,这里的浴室里有一个很大的全身镜。

两人离开浴室之后,浴室里早就是一片狼藉,尤其是那面镜子之前,更是一大滩的水渍。

姜晔将唐静芸抱上了床,自己去拿毛巾给她擦头,唐静芸枕在姜晔的大腿上,手指在他的身上撩动,姜晔也不阻止,任由她的动作。

等唐静芸的头发干的差不多的时候,他猛地就是将她扑在了身下,唐静芸笑,感情这混蛋是在这里等着她。

她腰部一个发力,两人在床上翻滚了一圈调了个位置。她低头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是那么的黑那么的亮,她曾经能够在他的眼底看到未言的野心。

但是现在,那个装着全世界的男人,眼底只有一个她。

有多少男人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住了眼,又有多少男人能够在全世界里唯独只看到一个你?如果碰上这样的男人,那就嫁了吧。

唐静芸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眼光不错,尤其是挑选男人的份上。前世的困难苦厄,让她今生遇到的第一个男人就是此生最爱,这或许是上天给她的最好的补偿吧。

她像是受到蛊惑一般,低头吻上了他的唇。这是一个吻,这或许又不仅仅是一个吻,在有情人的眼底,这是直触心灵的交流。

姜晔将她丝丝的按在怀里,唐静芸感受到某处的变化,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抄起床上的某盒东西砸到他怀里,笑道,“今晚我好好验一验,看你有没有在国外背着我偷吃!”

姜晔觉得自己真是爱死了唐静芸那副傲气十足的女王范儿,那双凤眸里闪烁的调侃笑意,简直让他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所以,姜晔一边笑着拆了东西,一边戏谑道,“还好我洁身自好,这回一定把存货都缴了!”

夜已经深了,而两个在这座陌生城市里相遇的男女,却觉得这不过是开端。

——

阳光透过缝隙漏了几丝进来,照见了这满屋子的狼藉场面。

唐静芸从姜晔的怀里醒来,睁开眼的时候不自觉的在他胸膛上蹭了蹭,真舒服,好久没有这样安稳的睡过一觉了。

姜晔笑着摸了摸唐静芸的脸,“醒了?”

唐静芸点头轻笑,随即就脱离了姜晔的怀抱,靠坐在床头,顺手从床头放着的那包烟里掏出一支,随即想到姜晔在这里,就将烟放了回去。

姜晔没有说什么,只是大手在她细腻柔滑的腰间轻抚了一下。

唐静芸翻了他一眼,眉宇间那种风情还没消散,让姜晔心里痒痒的,不过也只能是痒痒的,看了眼满屋子的狼藉,只是叹一句:心有余而力不足!

想不到他堂堂姜晔也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谁让昨晚的唐静芸像个妖精呢?而且还是专门吸人精气的妖精呢?

唐静芸看了眼桌子上的盒子,又名似笑非笑的睨了姜晔一眼,姜晔对着唐静芸耸了耸肩,戏谑道,“芸芸,老公我已经尽力了,那一盒十二个呢,我怎么可能用的完,你想老公我精尽人亡吗?”

唐静芸没好气的将他的手拍开,这都已经十点多了,她得洗漱一下去处理事情了。

不过翻身下床的瞬间,她脚下一个踉跄,一只大手从她身后搂住了她,凑到她耳边厮磨轻笑,“别逞强了,脚软了吧?”

说着姜晔就将唐静芸打横抱起,将她抱回床上坐着,任劳任怨的替她按摩。

唐静芸看到自己膝盖上一圈青紫,没好气的一脚踹向他的胸膛,被姜晔握住了她小巧的脚,唐静芸笑骂道,“还不是你惹的祸。快松开,难道想要舔舔?”

姜晔似笑非笑的睨了她的脚一眼,还是将它放下了,专心按摩了一下她的腿部。过了好一会唐静芸才好转一些。

两人一起去浴室洗漱,唐静芸笑问道,“你怎么会的花样那么多?”

姜晔挑眉,“天赋!”

“天赋你个鬼!陆鸿宇还是戚润清?嗯哼,给我等着!”唐静芸白了他一眼。

姜晔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至于他家芸芸放话等着的两个人,很抱歉,死道友不死贫道咯!

因为昨天唐静芸是直接过来的,并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所以唐静芸捡了昨天的内衣和内裤,又穿了一件小款的睡袍,跟姜晔打了个招呼就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走到自己门口的时候,用门卡将门打开,恰巧,她对面的门此时也打开了。

“早上好。”唐静芸淡笑着跟何延陵打了个招呼,仿佛再平常不过。

何延陵先是麻木的点点头,随后才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他觉得自己似乎窥破了上司的某个秘密啊!

单是看老板脖子上激烈的吻痕,眉宇间的风情,以及那一身随意的睡袍就能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啊!

天呐,他不会被老板杀人灭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