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思念他,心就柔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走了出去,神色中一点也看不出她在此期间经历了什么。虽然这一去时间略微有点长,但是众人也都没有太在意。

何延陵此时已经和在场的不少人寒暄着,有人心里觉得这个东方男人也不简单,聊了半天都没从他嘴中套出有用的东西。

唐静芸对着人群中的何延陵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就从一旁的侍应生手中端了一杯酒,笑着走到了中央在交谈的普里斯先生一群人中间。

普林斯和唐静芸寒暄了几声,笑着将她介绍给了自己的几位好友,唐静芸原石投资董事中的身份让不少人诧异,大概是觉得这个名字太过陌生。

不过在听到唐静芸和普林斯合作后,纷纷改变了神色。没办法,普林斯是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冷漠的人,除非能够令他收获利益,否则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和人合作的。

有了这样一个铁律般存在后,唐静芸能够成功和他合作,自然是足够引起在场的人的目光。

也有人想起普林斯这一年在欧洲上的行动,猜测着接下来他可能会有的行动。

不过,引起不代表重视,这些人看待唐静芸的目光更多的是好奇和疑惑,还远远没有达到那种敬畏的程度。

对此,唐静芸不置一笑,原石投资现在还只是在国外刚刚开展的程度。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需要时间和机遇的,而眼下,机遇就摆在眼前,所需的仅仅是时间而已。迟早有一天,原石投资会扬名。

不过就算如此,唐静芸还是以广博的知识和人格魅力赢得了在场的不少人的好感。

唐静芸交流了一段时间后,就从这个圈子里退出来,走到一旁的餐点的地方挑选起了食物,何延陵也适时的回到了唐静芸身后。

“收获颇丰?”唐静芸一边挑东西吃,一边笑问道。

何延陵脸上露出笑意,点点头,笑道,“确实如此。”这一次的确是让他涨了不少见识,果然普林斯先生的宴会上,来往的都是名流。

两人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唐静芸的脸上闪过笑意,“接下来几天可就要麻烦你了。”可以预计,接下来的日子里,原石投资会遇到很多人的试探或者合作。

何延陵淡淡一笑,“正合我意。”

唐静芸闻言大笑,对着举着酒杯示意,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唐静芸晃动酒杯,在灯光的折射下,她能够在酒杯上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

男人似乎朝着她这里看了一眼,随后就匆匆离开。

唐静芸抿唇一笑,那双凤眸里似乎有什么流淌而过,但是下一秒就恢复了往日的沉静,让一旁的何延陵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她抬头将自己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抬眸的时候正好和远处查理斯的眼神撞上,难得好心情的唐静芸也懒得去计较宴会上的那些龌龊,对着查理斯晃了晃自己手上的酒杯。

查理斯却是觉得唐静芸的笑容太过刺眼了,那动作看起来就像是示威。

不由低头,眼中闪过几分幽怨,就是这个女人,让他在这里丢了面子。想起自己父亲的训斥,心中更是升起愤怒。

没过多久,一个声音传来过来,唐静芸抬眸看去,正是何延陵的曾经的舍友——莫雷。他的脸上带着几分见到熟人的惊喜,不过身边并没有带着那天的女伴。

“嗨,很高兴会在这样的宴会里遇到你们两个。”莫雷快步走到了两人的身边,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他松了松自己的的领带,长舒了一口气。

何延陵笑了笑,“看来你还是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

莫雷无奈一笑,“不,相对从前而言,我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莫雷显然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饶太久,他开口笑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来这个宴会上的?”

也不怪莫雷惊讶,毕竟这样高规格的宴会,他也是因为自己家族的关系才弄到一张,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出现的。

在莫雷的眼中,自己曾经的朋友俨然在中国混的并不好,而他身边的那个女伴唐,虽然气质高端,但是莫雷也并不没有将她和什么大人物联系起来。

何延陵看了一眼默默品酒的唐静芸,对着莫雷一笑,“有个朋友给的。”

莫雷哈哈一笑,瞥了一眼唐静芸,凑到何延陵身边低挤眉弄眼,低声道,“何,她在中国一定是个大美人吧?你和她关系不错,真的不动心吗?”

何延陵赶紧捂住了莫雷的嘴,瞪了他一眼,就知道这家伙大学里花花公子的做派还没改掉,别人他懒得管,但这可是自己的老板!他可容不得任何人来折辱她!

“莫雷!下次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然做不成朋友!”何延陵低声警告道。

莫雷举起手告饶。他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人走过来,不由低声骂了一句“**”,怎么回事,他居然看到了自己的死对头查理斯和他父亲老查理斯正走过来。查理斯的脸色并不算多好看。

“该死的,查理斯真是越来越小气了,居然还学会了告状!”想当然的,莫雷以为查理斯带着他的父亲过来,是为了找茬的,毕竟上次唐静芸让查理斯出丑的事情,在纽约上流挺出名的。

“何,等会你护着点唐,我来应付这两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们不会太过分的。”莫雷心念急转,快速的嘱咐道。

何延陵却是挑眉一笑,压住了莫雷想要起身的动作,他哪里会不明白莫雷的想法,觉得有些无奈,老查理斯会过来,可不是为了那种小事,分明就是直奔自己老板过来的。

“没事,她会应付的,你只要坐着就好了。”

莫雷听到同伴淡然的口气,好像这应付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人物,不由更加担心,低声急促地道,“这是查理斯家族的人!掌握着纽约市四分之一的海上运输的查理斯家!”

没想到何延陵依旧只是笑了笑,一点担忧的神情都没有。开玩笑,他可是见识过唐静芸的那种姿态的,别说是查理斯家,就算是在金融巨鳄面前,唐静芸都不曾失态。他可是一点都不担心。

然后就在莫雷担忧的眼神中,老查理斯走到唐静芸面前,“来自东方的美丽唐小姐,很荣幸和你见面。”

老查理斯一开口,就让犹豫挣扎的莫雷震惊到了,上帝!他刚才没有听错吧?!这居然是从出了名傲慢的查理斯家族的人嘴中听到这句话!

转头看向一切尽在掌握的何延陵,觉得似乎自己有了什么误会。原谅莫雷到达的晚,并没有见到一开始唐静芸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样子。

唐静芸和老查理斯“亲切友好”地交谈了一会儿,何延陵则是一副“本来如此的”神情。

莫雷终于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真实窘大了,终于凑到何延陵的耳边,小声问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何延陵耸了耸肩,笑道,“原石投资听说过吗?她是我的老板,我现在在为她打工。”

莫雷满眼的震惊,看了看何延陵,又看了看唐静芸,突然发现自己真实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变化了!

老查理斯离开后,唐静芸坐在沙发上垂思了一会儿,嘴角上扬起,看上去神情有些恬淡,但是莫雷再也不敢小看这个女人。

现在的莫雷还只是对原石投资略有耳闻,等到不久之后原石投资以瞩目的成绩亮相对冲基金后,他才会由衷感到震撼。每每想起,他就会难以理解,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个东方气息十足的女子,骨子里会如此的疯狂呢?

接下来的宴会中,唐静芸始终都维持着这样的表情,但是熟悉她的何延陵,还是在她的动作中看出了些许的漫不经心,心中微觉诧异。不过只当唐静芸太过疲惫了。

宴会结束后,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相携着离开这里。

到宴会散尽,也不曾听闻有任何人消失不见的消息,见此,唐静芸的嘴角上弯起。

坐上车子后,唐静芸无端的觉得这条会酒店的路真是太漫长了,也不知道姜晔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到酒店去等着她?不知道现在他的心情好不好?

想起自己临走时留给他的那盒东西,他脸上宛如实质的阴冷气息,不由抿唇一笑,凤眸里闪烁着愉悦。不过是买东西的时候附赠的,她顺手放在的包里,居然还起到了意外的作用。

不由记忆她自己近乎挑衅和调戏的话,也不知道今晚会闹腾成什么样。按照那个男人骨子里霸道无赖的性子,还真有可能接了她的挑衅呢!天知道那一盒东西可有一打呢,就算是他吃得消,她也吃不消啊。

连唐静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似乎一碰上姜晔,她的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的充斥的他,像是一个缠绵悱恻的丝线,将她的整颗心都缠绕住。

何延陵透过后视镜看向唐静芸,见她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嘴角却弯起了弧度,猜测着是什么事情,让平素喜怒不形于色的老板也如此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