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身在一座城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和普林斯友好的握手,在普林斯的带领下,唐静芸走进了他在这里的专属房间。

临走的时候,唐静芸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查理斯,眼神中看不出喜怒,但是查理斯莫名的就感觉到了其中的凉凉的味道。

这时候的他才猛然发现,似乎和这个女子交锋几次,她眼中的神色始终都不曾变过,总是那么带着几分淡然和冷漠。之前的他还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却只觉得像是在看一只上蹦下窜的小丑。

又或是在看一个无足轻重的跳蚤吧。反正不管他怎么闹腾,她都不会放在眼里。

这样的念头升起的时候,查理斯的脸涨得通红,只觉得自己真是太蠢了。

想起那个东方女子离开时候的眼神,又是背后忍不住一寒,不过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就算她能够和普林斯先生认识,她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吧?毕竟自己的家族在曼哈顿势力不小。

唐静芸和普林斯交谈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她再次出门的时候,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意。

何延陵没有过问,但是单看唐静芸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事情大概就办的差不多了。

没过多久,唐静芸手上所带来的一亿美金,就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分散出去,分别入了巴洛·史密斯和普林斯手上的对冲基金的团队,分别在这一个季度的对冲中占有相应的分成利润。

与此同时,唐静芸在纽约也没有空闲下来,她拜访了好几位投资界的大鳄,以期和这些“邻居”打好关系。金融界里分分合合永远都是常态,所以唐静芸并不介意参与其中。

她忙碌的同时,华尔街一栋并不奢华的房子里,原石投资也正是挂牌,开展起业务。

原石投资对外的起手业务是风险投资,作为风险投资,自然是要面临方方面面的问题,对行业的本身评估以及未来预期等,于是为了打出名气,唐静芸也称得上忙翻了天。

她有时候一天仅仅休息四个小时,在各种资料和行业当中连轴转。

如果姜晔在这里,他大概就要心疼自己的妻子了,好不容易被他养的红润的脸色,此时又变得苍白了不少,不过那种不怒自威的架势,却是越发的重了。

这一日,唐静芸坐在办公桌前喝茶,脸上虽然带着几分疲惫,但是看精神面貌却是不错。

此时,她的手上正翻转着一张做工精致的烫金请柬,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看着何延陵,“你说普林斯先生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张普林斯先生举办晚会的请柬,不用问,能够收到邀请的人,无一不是这个纽约金融界的有名的人物,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居然也给唐静芸送了一张过来。

何延陵见此一笑,“肯定是老板那天给普林斯先生留下的印象太棒了,所以导致普林斯先生会想起你。”

唐静芸闻言也是挑唇一笑,交代下去,“给我准备一件礼服,不用太奢华,不掉档次就行了。”

她出来的着急,行李箱里本来就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现在身上穿的都是在纽约高端成衣店里买来的。

何延陵闻言一笑,到,“明白,老板不需要靠脸吃饭,没必要和那些女伴一样,打扮的花枝招展,像是发情的孔雀。”

唐静芸没好气的点了点他,别看这男人平常温和的很,其实内里也是个毒舌的,说起话来那气人的本事还真是不小。

其实唐静芸自己也不知道,何延陵这隐藏的毒舌属性,还是受到她的影响。谁让她有时候的表现也太过犀利了呢?

——

曼哈顿地区,从来都不是有多安全的地方,在城市肮脏阴暗的角落里,总是会潜藏着某些不能示于人前的阴私。

在一条昏暗的小巷里,一个男人将好几个小混混打到在地上。昏暗中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隐约看到他身材很健硕。

男人将混混解决后,就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巷子,几经辗转后到达了一个并不显眼的旅馆里。

用门卡打开门后,里面已经坐了一个人,那人一头利落的板寸头,看上去颇为高大。板寸头男人走上来对着男人捶了一拳,“好样的,我就知道你能行的,姜晔。”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姜晔!

姜晔看上去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那张帅气俊美的脸上冷厉狠辣,就像是唐静芸最初遇见的那样,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任务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失窃的资料也找回了十之*。”板寸头男人脸上带着几分兴奋。

他早就对姜晔这个男人有所耳闻,但是没有想到他的行事能力如此之强,远比资料上所描述的厉害。

姜晔神色淡然,道,“叛徒找到了吗?剩下的东西八成在他的身上。”

“找到了,”板寸头将自己从自己手上的资料中抽出一张纸,递给姜晔,“这个就是目标,他接下来回去参加一场普林斯举办的宴会,我已经给你弄好身份了,你在宴会上找准机会下手。”

姜晔扫了一眼那张放大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肥头大耳,硕大的啤酒肚,不过脸上显得很精明。

他思考了一下就点头应下了,游戏也到了结束的时候,如果再慢下去,那资料芯片恐怕就要被人转移走了。

板寸头男人很快就离开了,而姜晔则是在这里坐了一会儿,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擦伤,还好只是擦伤,过几天结痂了就能好,不然他还真不好和他的芸芸交代。

明明答应过她不要受伤的,可是真的到了这种场合,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意外发生。这一道擦伤就是一支来自暗处的枪造成的。

姜晔看着窗户外面闪烁的灯光,心里突然有些想念某个女人了。从来都不知道想念为何物的男人,也终究有一天会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不知道此时的她在干什么呢?看来得快点将任务结束了,他想快点回过,去见那个被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

饶是姜晔心思灵活,也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和唐静芸此时会在同一片城市中。

——

一座巨大的别墅宴会厅里,一群男男女女端着酒杯,姿态优雅的交谈着。

唐静芸置身这样的环境,只是淡淡一笑。上流社会本就存在共通性,京都如此,纽约亦如此。

在扫向角落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道走向转角的背影,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一瞬她觉得这道背影莫名的有些熟悉。

唐静芸刚想探出异能去查看一下这人,就听到一声惊呼声传来,只觉得自己和人撞了一下,手上的酒杯在碰撞中倾倒了出来。

唐静芸微微皱眉,只见一个金色卷发的女子,正在手忙脚乱的擦着自己的衣裙,对方穿的是一件纯白色的百褶裙,红酒虽然只是沾到一小块地方,但很明显,这件衣服依旧是毁了。

金色卷发的女子瞬间就是恼了,昂着头低声咒骂道,“你走路长不长眼,居然让酒水弄脏了我昂贵的裙子,你赔得起吗?”

唐静芸有些不喜,自己站在这里,分明就是这个女子撞上来的,但是她却责怪到自己的头上。

不过她看在对方裙子受损的面子上,也懒得和她计较,当下只是淡淡的一笑。

不想这一笑却是让对方恼怒了,“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做错了事情就不能有点歉意吗?真不知道你这样低素质的人,是如何进的来普林斯先生的晚会的!”

这个女子的声音并没有压低,所以她的高声嚷嚷,已经让不少人的目光转向了这里。

“这不是杜邦家族的那位爱丽丝小姐吗?”

“看来这位东方的小姐要倒霉了!”

“我的上帝啊!爱丽丝·杜邦怎么来了!”

……

周围的议论声虽然压低了,但是唐静芸凭借自己灵敏的五官,还是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声,闻言不由挑眉,杜邦家族?莫非就是那个在纽约很有声望的杜邦家族?

不过看来这位爱丽丝·杜邦小姐,并不是什么善茬啊,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不少来自周围的人幸灾乐祸的眼神了。

爱丽丝·杜邦此时却是万分的不爽,她目光狠狠的瞪向唐静芸,这个该死的东方女人,居然毁了她的长裙,这可是她花了一年时间找的英国皇家私人订制,为的就是这一次的惊艳亮相。

面对爱丽丝气势汹汹的教训,唐静芸却只是神情冷淡的点头,“麻烦杜邦小姐以后走路看着点,不要主动撞上来。”

看样子已经没有和解的希望,唐静芸自然是不会选择低头的。如果为了一件衣服,为了一个女人背后的家族,就轻易低头,那她也就不是唐静芸了。

爱丽丝·杜邦显然是被唐静芸的态度激怒了,“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你道歉!不然就让你从这里滚出去!来自东方的下贱女人!”

唐静芸舔了舔唇,心中却是升起了几分烦躁,她,很不喜欢她此时的态度!

就在这是,一个铂金头发、穿着燕尾服的男人走上前来,手上端着一杯酒,对爱丽丝·杜邦笑道,“爱丽丝小姐,看在我的面子上,还请不由计较这些。”

说着转头看向唐静芸,脸上露出笑意,只是那笑意未曾到达眼底,“唐小姐,请你包容爱丽丝小姐的性子,喝了这杯酒,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唐静芸看了眼查理斯,又看了看查理斯手上端着的这杯酒,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