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金融寡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巴洛眼中闪过诧异,随后就是哈哈一笑,唐静芸的行动他倒是有所耳闻,在华尔街每年会有很多的金融团队冒出来,但是像唐静芸这样,短短几个月就整合出来的却很少见。

有不少人都猜测这个原石投资的幕后人,是不是哪个家族的继承人,不然怎么会这么大的手笔来玩一玩呢?

对的,在此之前,几乎没有人看好原石投资,包括巴洛在内。所有人都认为这太草率了,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不过直到和唐静芸这个原石投资的负责人交谈过后,他才明白恐怕未必像是外界的猜测那样。

这个来自东方的女子,或许她的存在有一天会让整个华尔街都震惊。

唐静芸自然不知道自己在巴洛这个对冲基金的教父眼中,会有如此高的评价,她此时只是想达成自己此行的目的。

“……正如巴洛先生您所讲的,在资本市场获利,回报率只是一个符号,而构成这个符号的不只是智慧和实力,更重要的是勇气和信心。我始终觉得,这一片天地并不是老一辈的天下,年轻鲜活的血液总是要被注入的。”

唐静芸对着对面的男人笑道。

巴洛闻言哈哈一笑,看上去倒是颇为开心。

等到唐静芸离开的时候,巴洛握住唐静芸的手,目光直视着唐静芸,“我期待着你的精彩表现。”随后又有些犹豫,试探着问,“唐,你真的不打算和我手下的团队长期合作吗?”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我同样期待着以后和你的合作。”

面对唐静芸这样不着痕迹的拒绝,巴洛心中有些遗憾,毕竟他在这位年轻的东方姑娘身上,感觉到很大的潜力。不过唐静芸的拒绝同样是让他奇怪的地方,为什么要放弃与自己合作这样的机会呢?

巴洛·查尔斯自然是猜测不到,唐静芸这个有着重活一世的经验的女子,她清楚的知道未来金融世界的走向。

对冲基金只是活跃在某个时期,是美国和世界局势冲突的产物,终究会有落魄的一天。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等到今年过后对冲基金自然就要走向衰败。中国有句话说的好,“盛极而衰,盈满则亏”,一个事物的巅峰过后,总是要面临衰退的情况,更何况对冲基金这样的产物。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等到明年,美国政府为了发展经济、抑制通胀,美联储就会宣布加息。

谁也不曾料到,这样一个举动会引来债券市场的全面蹦会。似乎谁也说不清其中的缘由,只知道手上的债券,一夜之间就全部蒸发,被贬的厉害,然后所有人都疯狂的抛售手中的债券。没有人愿意再投入一分钱。

对冲基金在这样的情况下遭受到了重创,纷纷撤离欧洲。但是即使如此,短短两个月内,美国证券市场就蒸发了6千亿美元。

在这样风暴当中,很少有人能够避免,只是损失的多少而已。那一段时间,华尔街的上头弥漫着黑云,即便在那之后有所好转,依旧不能阻止对冲基金被声讨,随后境遇一落千丈。

曾经,这样的一段波澜起伏的历史,唐静芸只能在各种研究资料书籍中看到,只能通过某些记载来揣测。可是现在,她却置身在这样一片汪洋瀚海当中。

她虽然只是一叶小舟,但是在未来的波澜起伏当中,谁能够保证她不会逐风破浪,一往无前呢?

历史在轰然中以不可逆转的势头前行,而置身在这个波澜起伏、壮阔的年代里,是个人的不幸,却也是个人的幸运。

恐怕回望历史,很难再找到这样一个大变化的年代了。每走一步,都如同走在历史的尖刀上。刀尖的舞蹈,总是带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有人说过,唐静芸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所以,在这个全世界都将要发疯的年代里,她是如此的幸运。

唐静芸缓步走向外头,侧头,对着何延陵轻笑,“今天你怎么格外的沉默?”

何延陵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想起了以前,我也来这里实习过,没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姿态再回来。”

当初为了这样一个实习的机会,他不知道没日没夜的奋斗了多久才争取到,现在却能够用俯视的姿态看着这里。命运就是如此的带有戏剧性。

唐静芸抿唇一笑,“放宽心,日后的你会比现在更好呢。”

两人走出去,唐静芸去了华尔街上最著名的那家证券交易所,那里可是流动着占总数近一半的证券资金,庞大到足够令人震惊。

两人走了进去,门口的人恭敬的将两人迎了进去,不过进去听到的话就未必有多好听了。

“……噢,你这该死的黄皮猴子!你以后休想再踏入这里分毫!该死的,拿开你的手,不要弄脏了我衣服!”

一进门就听到了一个高傲拿捏的腔调在那里咒骂,一旁的引进来的人则是低眉顺眼,看上去已经习惯这情况了。

唐静芸觉得这说话的腔调很熟悉,不由的皱眉循声看去,凤眸不由眯起,这不是昨天在希尔顿酒店里遇到的那个男人吗?叫什么来着?查尔斯?不怪唐静芸一眼认出来,实在是那一头铂金的头发太显眼了。

那人教训完别人后,转身看了过来,脸上调整了一个适宜的微笑,只是在看到唐静芸和何延陵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变了,昂着头,满脸的高傲。

唐静芸和奇怪,这样一个男子是怎么有资格走到现在的高位上的?为什么她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有这个资格!

查尔斯傲慢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这才走到唐静芸面前,用冷漠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两人,“莫雷的朋友?”

唐静芸眉头轻皱,用下巴点了点,示意何延陵上去交涉。不就是装嘛,她唐静芸见识过那么多大阵仗,还会在乎这一点?

何延陵走了上去,唐静芸则是走向了另一边休息的地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手表,距离约见的两点钟还差三分钟,而她记得对方是个极为守时的人,所以现在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休息时间。

查尔斯已经被唐静芸那嚣张的气势完全气到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东方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的嚣张,嚣张到令他想要呕血。

何延陵很完美的完成了唐静芸的任务,他可不想自己老板被打扰到,再说了他看这个男人也是不顺眼了很。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唐静芸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表,13点58分,她抬头向外面看去。

只见几辆高档轿车拥护着中间的那辆劳斯劳斯从街的另一侧开了过来,车速开的不快不慢,慢悠悠的穿梭过街道,精准的停到了证券交易所大门前。

率先跨出来的是一只脚,脚上的皮鞋擦得锃亮,西裤上被熨烫的一丝不苟,随后一个男人弯腰走出了劳斯拉斯,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脸上的线条绷紧,神情冷漠,有着属于资本大鳄的冷漠。

他也的确有这个资格。

奥斯·普林斯,一个手上掌握着近百亿美元的资本大鳄,自己本身便创造过神话,和巴洛·史密斯同为三大神话中的两个,都是一等一的人物。

这样说起来,饶是唐静芸也不得不欣赏何延陵的办事能力,巴洛·史密斯和奥斯·普林斯,那可都是一等一难以约的人,可却都被他约到了。

那一头,查理斯眼尖的看到了车子上下来的人,已经无暇再去关心这个把自己气坏了的男人,整理了一下衣服,快速的堆叠起热情的笑容。

查理斯的身形很灵活,不着痕迹的将自己身后的其他几个人挤到了后面,走上前去,恭敬地道,“普林斯先生,真的没有想到您今天会来,这真是万分的荣幸,感谢上帝。”

普林斯看了眼走到自己面前的年轻,看不出喜怒的点点头,就在随从人员的拥护下走了进去。

在看到何延陵的时候,他明显的顿了顿自己的脚步,似乎不经意的瞥了几眼。

查理斯顿时就是误会了,不由对着何延陵呵斥道,“快点闪开,别挡着普林斯先生的道路,别以为这样就能试图引起注意。”

普林斯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心中带着点不喜,不说别的,单是这年轻人的语气他就不喜欢,他讨厌有人这么不识相。

查理斯却是将这份不喜以为是针对何延陵的,心中顿时就是觉得自己真是太明智了。

只是,接下来的发展却令他看不懂了。

只见那个他一直看不起的东方男子走上前来,对着普林斯先生恭敬的笑道,“普林斯先生,久仰了,我们老板已经在那里等着您了,希望今天会有一个愉快的交流。”

说着,就伸手一引,引向了唐静芸的所在的方向,此时的唐静芸已经站起身来,不亢不卑,带着几分属于她的风采,遥遥的对着普林斯点头。

普林斯万年不变的脸上,带上了礼貌性的微笑,在查理斯震惊的目光中,走过去和那个东方女子握手。

查理斯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