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对冲基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唐静芸和何延陵跟着莫雷离开,正有说有笑的要走,却不想在半路上被人拦住了。准确的说,应该是拦截住了莫雷。

来者是一个铂金头发的贵族公子,头发傲气是往后梳起,露出他饱满的额头,看上去很是帅气,当然,如果他的眼神不要那么轻蔑就好了。

“莫雷,你真是出息了,上一次的客户被我抢走了,这一回就换了人?”铂金头发的男人傲慢地扫视过莫雷身后的唐静芸和何延陵,眼神满是打量,似乎在衡量两个人的价钱。

“居然是两个黄种人?”铂金男子满眼的不可置信,转头夸张的大笑,“莫雷,你是走投无路了吗?居然将注意打到黄种人身上!难道你不知道,这些黄种人手上根本就没钱吗?他们一辈子挣的钱,还不够我身上的一件衣服呢!”

“哈哈……”他身后跟着的好几个人都是配合的大声嘲笑起来,看上去很是轻蔑。

唐静芸见此轻轻皱起了眉头,不单单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神的傲慢无礼,或许还因为他骨子那种种族主义的歧视,这样唐静芸感觉很不愉快。

莫雷闻言脸色变的有些难看,他本身并不是一个种族主义歧视的人,而且因为有何延陵这个来自中国的舍友,曾经一度以优异的成绩力压他,所以他对中国人的态度反而是友好的。

“查理斯!你够了!”莫雷低声呵斥道,“别我们的私人恩怨牵扯到我的朋友身上!你不会希望和我撕破脸皮吧?”

查理斯眼中闪过不快,不过鉴于莫雷的威胁,他还是收回了嘴边的话,但是很明显,那神情中依旧傲慢。

他的目光上下扫视了唐静芸,觉得这个东方的女子长得很漂亮,身上带着属于东方的韵味,眼中闪过几分惊艳,随后就是傲慢地道,“来自东方的女士,请问你多少钱一晚?”

大概在他的眼里,就没有用钱买不到的女人,尤其是东方女人。

唐静芸闻言没有说话,但是何延陵却是眯起了眼,唐静芸挥手阻止了何延陵的动作,冷笑一声,她唐静芸可不是出来卖的。再说,就算真的要卖,他以为他出的起价钱吗?反正她自认为自己还是能够用钱砸死他的。

唐静芸捋了捋自己的秀发,眉眼间俱是冷意,“这位先生,我能够用双倍的钱买你的初夜吗?你后面的初夜!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在下面。”

这里发生的冲突,早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此时听到唐静芸标准流利的腔调,先是奇怪于话里的意思,随后就是“哗”的爆发出议论声。

无他,概因唐静芸说的话太劲爆了。

美国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城市,这里对于同性恋的普及远远超过国内,所以很多人思考了一番就听懂了唐静芸话里的意思。纷纷为这个女子的开放惊讶。

也有人目光游移在查尔斯的身上,还这别说,这么一看,查尔斯那张英俊的脸庞还真有几分像是做下面的那个。

查尔斯脸上瞬间涨的通红,随后就是铁青,他感到了莫大的耻辱,尤其是有些人不怀好意的打量他的时候。

“*!”他快步冲上来就要抓住唐静芸。

可唐静芸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他抓住,反而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随意的往后一扔。

查尔斯脚下一个踉跄,要不是身后的跟班扶住他,他就要摔倒在地上了。

唐静芸面露冷笑,高声叫道,“侍应生!去叫你们这里的经理出来!这就是希尔顿酒店的素质,真是让我大失所望!我花费了比外面高两倍的价格选择这里住宿,你们却只能提供我这样的服务,我要投诉!”

她说话的时候,再也不刻意掩饰自己的气质,、明明只是一句责问,却令人感觉到心头一颤,仿佛面对的多么难看的质问。

她站在那里,仿佛整个餐厅里的灯光都打照在她身上,让所有的人都不由黯然失色。

那张素净的脸上,凤眸扬起,下巴微微上抬,只觉一种傲慢的气息扑面而来,仿若真正的贵族。在她面前,铂金男子的傲慢只能称作是一场闹剧。

这才是真正的唐静芸!

这才那个曾经执掌唐家、将唐家推上另一个巅峰的唐静芸!

莫雷看着这样的唐静芸,心中忍不住抽气,上帝,tony到底是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女子?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瞥眼tony在一旁低眉顺眼的样子,终于确信,原来真的不是妻子或者女朋友啊!

酒店的负责人很快就赶到了,像希尔顿这样的国际化大酒店,自然是在服务素质上很有要求的,尤其是像纽约这种大都市里的酒店负责人,更是要求严苛。

“我花了钱,我是来享受的,我要求自己受到最好的服务,但是我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唐静芸冷声对着负责人道,“我是黄种人,但我住这里并没有少给你们一美分,而你们的态度太令人心寒。”

“希尔顿酒店,如果不给出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想,它已经到了发展的极限了!”

唐静芸冷声放完狠话后,就迈着高雅的步子,淡然的离开。何延陵对着莫雷歉意的点了点头,就跟着离开了。

在场的很多人也没有想到,这个东方女子居然有这样大的气性,那高傲的模样让在场的很多人都是咽了咽口水。

女王!这是很多人一瞬间冒出的念头!

这简直太有范儿了!

酒店负责人则是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立即匆匆给上头打电话了。

直到这一刻,很多人才恍然想起,那个遥远的东方,其实也存在着很多了不起的大人物。只是东方人崇尚谦虚和低调,很少会表现出来而已。

就像是在这座城市里的那些美籍华裔,他们虽然低调,但始终都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恪守着奇怪的规矩,但暴怒起来谁都要忌惮。

唐静芸和何延陵回了房间,她心头的火气倒是散了很多,反正她也不是一个喜欢生气的人。

惹怒她的,都是会付出代价的,没必要跟人计较生气这些小事。

她掏出手机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将手机放了回去,算了,初来乍到,暂且先放放吧。

查尔斯怎么也不会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要知道,唐静芸刚才想要联系,那可是号称只要出得起价钱就没有不敢接的任务的帝空,也就是曾经有过交集的杀手浅戈所在的组织。

只不过,查尔斯现在也依旧不好过,在希尔顿用餐的人并不少,而唐静芸的那句“买下他后面”,足以让他很长时间成为一个笑柄。

——

“很高兴见到你,唐小姐。”一个四十多的外国男人,对着唐静芸矜持的伸出手,笑道。

唐静芸笑着和他握手,“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巴洛先生,你大概是我少年时候最崇拜的对象,那对外一战中的成功案例,至今是我研究的对象。”

巴洛·史密斯,一代对冲基金的教父,曾经是让这个世界感到颤抖的人物,他下水的好几场“战役”都曾经留下神话一般的传说,的确让很多人崇拜和研究。

两人笑着坐下,巴洛笑道,“现在的年轻,已经很少会再看到如此热情的投入到这个事业上去了。”

唐静芸笑着点头,“因为这个一个玩心跳的游戏。”对冲基金不比股票,不是单纯的运气就能够解决,还需要对未来市场有充分的考虑和远见。

唐静芸曾经对这一年的市场有过很认真的研究,这一年,对于华尔街来讲是一个美妙到极点的年份。

在华尔街金融大鳄的集体狙击下,成功狙击了老欧洲,在欧美的外汇对战中,各大对冲基金都是赚的钵满盆满,很多人的身价甚至都是涨了百分之五十,在以亿计的美元单位中,可以想见其中利润之高昂。

所以,后世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对冲基金最兴盛繁荣的一年。

唐静芸一直都感到很庆幸,因为她在这场盛宴的到来之前,已经筹备到了足够的资金,足以在其中分到一点肉。而不用眼睁睁看着机会流逝,那样的感觉会令人心痛到窒息。

巴洛·查尔斯能够在对冲基金领域里取得长远的成就,自然离不开他本身强大的专业素养,而唐静芸远不是她表面上二十几岁的人,内里早就成熟的她,研究这对冲基金也很多年,自然有些干货。

这两个在业内人士看来地位天差地别的两个人,此时却能够谈笑风生,放在外头看来,足以让无数人震惊。

但是很显眼,这两位当事人并不这么觉得,巴洛·查尔斯一直都是一个欣赏年轻人的人,而唐静芸本身也对他这个神话少几分畏惧,自然是相谈甚欢。

“我很看好今年的这一场盛宴,事实上,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已经让人在华尔街筹备起原始投资的框架,就是为了赶上这一次难得行动。”

唐静芸脸上露出淡然的笑容,那双扬起的凤眸里,却但是满满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