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昔日同学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车子一路开入了希尔顿酒店,何延陵早就在酒店内订好了房间。

唐静芸一路进了酒店到了楼上的房间,她进门的时候就随手脱了自己身上的外套甩在沙发上,松了松自己的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让自己更加舒适。

何延陵在跟着唐静芸走进来的时候,就自发走过去为唐静芸倒了一杯水,将她随手甩在沙发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挂在架子上。

动作做得自然而顺畅,如果让跟着何延陵一起来的几个零点投资的员工看到了,大概都会惊掉下巴。

谁能够想到在他们眼里那高高在上、动辄就能调动八位数资金的何总,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唐静芸倒是见怪不怪,之前再沪市住酒店的时候,何延陵就时常去找她,跟在她身边的时候跟个生活助理似的,日常的生活都是他打理的。

唐静芸不觉得什么,前世出行总是有生活秘书为她打理好一切,这一世姜晔又将她这些生活上的事情打理的很好,所以她还真的变得有些惫懒。

连人家堂堂少将先生都能够为她下厨,这样一想,何延陵为她弄这些小事倒也没什么。

唐静芸看着何延陵笑道,“等到我这里混不下去了,我看你就去应聘个贴身助理吧,这面面俱到的,肯定讨老板欢心。”

何延陵眼中闪过笑意,道,“行啊,那到时候唐总可别嫌弃我。我可是赖上你了。”

唐静芸笑着虚点了他好几下,“你啊……”

何延陵挑唇一笑,那张清朗的脸庞愈发的沉稳,或许是因为事业上的顺心和步步走高,令他看上去更加有男性的魅力。

果然,男人的魅力总是要用事业来衬托的。

“坐。”唐静芸指了指侧边的沙发,笑道。

何延陵点头坐下,笑道,“唐总啊,一别数月,发现你越发的容光焕发了。”

唐静芸靠在沙发上,修长的脖子微微上扬起,划起一个优雅的弧度,带着几分不羁和洒脱,取笑道,“一别数月,我倒是不知道我的执行总裁居然还学会了拍马屁。”

何延陵却是被唐静芸的动作弄的有一瞬间的晃神,到了他这样的位置,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别的女色,其中不乏有执掌创办公司的强势女性。但是唯有唐静芸这个人,仅仅是一个动作就能够令他失神。

她的动作里,总是带着几分难言的风韵,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自身魅力吧。

何延陵坐了下来,脸上带着几分清愁,“唐总,我已经和对华尔街的好几个对冲基金团队接触过,对方态度模糊。”看了眼唐静芸,他略有为难的讲,“唐总,你也知道我在国外留学过,别的不说,黄种人在美国社会总是带着几分其歧视的。”

唐静芸闻言点点头,表示自己在认真听他的讲话。

何延陵在国外生活过,他甚至曾经和华尔街的不少人物接触过,即使他本身的导师是麻省理工出名的教授,他还是受到了很强烈的排挤。

唐静芸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后抽了一口,道,“延陵,美国社会,是一个更加看中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社会。”她吐出嘴中的烟圈,悠悠道,“你为什么会被歧视?为什么会被排挤?为什么很多时候再国外寸步难行,归根究底,还是你自己弱小。”

“当你站在巅峰,当你手掌财富和权利,当你能够和别人眼中的大人物谈笑风生,那么所有人都不敢轻视你。”唐静芸轻声笑道,语气中带着几分感慨,“不要将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都归罪于民族和血脉,这样本身就很不公平。”

她看着何延陵道,“等着吧,你迟早会有一天让他们知道,来自东方的男人,是天生不凡、合该手握大权的俯视众生的人。”

唐静芸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但是那说话的语气和调子,却让何延陵不由自主的感到战栗,他总是能够在她的语气中听出理应如此的味道,并且从未怀疑这正确性。

他笑了笑,不由自主的摇头,笑道,“唐总,我会的。”

谁能想到未来呼风唤雨的零点投资总负责人何延陵,年轻的时候也曾这样稚嫩迷茫过呢?

“明天帮我安排和索正基金负责人见一次面吧。”唐静芸又和何延陵聊了一会儿,就将这件事情提了一下。

何延陵点头应下了,眼见唐静芸脸上带着几分疲惫,当下就告辞离开了房间。

何延陵走后,唐静芸就去房间里小睡了一会儿,直到傍晚的时候何延陵敲响了她的门。

两人一起去了希尔顿酒店的就餐的地方。

——

奢华的水晶灯,辉煌大气的装饰,精致的餐点,高贵的装扮和礼仪,以及轻声慢语的交流对话声,构成了餐厅里的优雅的环境。

唐静芸轻笑,这样的环境倒是不陌生。

她能够面不改色的坐在路边摊、大排档里吃廉价的食物,却也习惯于这种上流社会的奢华模式。虽然她这样的一餐足够吃掉普通人好几个月的钱,但是在座的这些人中,又有谁在乎呢?

何延陵是在沪市专门找了礼仪老师学习的,这才算是明白上流社会中的很多门道,包括转动一粒纽扣,脸上不同尺度的笑容,都是有不同的意义。

而观唐静芸,她就像是天生适合这样的场所,走进这里之后,连脸上的神情都瞬间变了。

两人点了餐后,唐静芸和何延陵吃了起来。

“tony?!哦上帝啊!我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就在这时,一道别扭中文的惊呼声传了过来。

何延陵闻言眉头轻挑,转头向来人看去,唐静芸见此,也是顺着视线看过去。

只见来人是一个外国男子,年纪和何延陵相仿,看上去应该算是挺帅的。但是为什么是应该呢?原谅唐静芸的审美观,她是个地道的东方人,跟外国人的审美还是有所差距的。

这个帅气的外国男人,有一双很松绿色的眼睛,一身笔挺的西装,身边挽着一个卷发大胸的妖娆外国美女,此时正带着几分惊喜的看向何延陵。

何延陵显然是认出了来人,推开椅子站起身来,走上去和来人握手,用英语交流道,“好久不见,莫雷,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真的是你!何,你回中国后我就没有见到过你了!”莫雷笑着和何延陵握手,显然颇为高兴。

两人笑着交谈了几句,莫雷显然是注意到了和何延陵一起吃饭的唐静芸,笑着询问,“这是你女朋友还是妻子?是来这儿度假吗?”

莫雷显然对唐静芸这样的中国美女很感兴趣。

何延陵却是皱眉,解释道,“莫雷,不要开玩笑,这是我的朋友,我和她没有你所以为的那样的关系。”

“哦,何,不要解释了。”莫雷想要开几句玩笑,不过察觉到何延陵语气中的认真,终究还是讪讪一笑,“好吧,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你们中国人总是这样认真。”

眼看着何延陵一脸的不认同,他连连道,“好,好,我知道了,不该开玩笑的,你们总是很注重名誉的,尤其是东方的女人。”

何延陵淡笑了一下,瞥了一眼唐静芸,他这么认真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为自己这位曾经的室友考虑。都说祸从口出,自己这位朋友可得好好注意点了。

别人不知道唐静芸的手段,他可是清楚的很,如果因为言语惹恼了她,他有理由相信,哪怕是在国外,唐静芸都有本事整死一个人。

别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自信,因为他早就成了他家唐总的脑残粉。脑残粉行事,从来都是追随着自己的直觉走。

眼看着莫雷似乎并不想走的样子,何延陵还是将他和女伴带到了唐静芸面前笑着介绍的道,“这是我的朋友,我在美国留学时候的舍友,嗯,以及他的女伴。”

说着又将唐静芸介绍了一下,不过很明智的没有提及两人的身份,只说是来美国旅游的。

莫雷和女伴直接坐了下来,跟何延陵聊起了这些年的事情。

“何,我真的一点都没有料到,你这个年年在学校拿一等奖学金的人,教授最器重的学生,居然会选择回国。”莫雷语气中带着几分夸张和显而易见的遗憾,“对了,你现在在做什么?”

唐静芸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何延陵,她还真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位下属还曾有过那么辉煌的历史?他当初和她谈及过去的时候,那可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过几句而已。

何延陵别唐静芸的笑容看的有几分不自在,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吧,他当时只是觉得没必要提及,毕竟过去并不能代表未来。

哪怕他曾经有多厉害,回国后不还是窝在笑学校里当个代课老师吗?如果没有唐静芸,他的未来根本就是一片灰暗。

莫雷没有等到何延陵的回答,却是以为他回过后混的不好,不愿提起,耸了耸肩后转移了话题。

一顿饭吃下来,四人的氛围倒是还不错。

莫雷现在在华尔街那家著名的证券交易所里工作,似乎混的也挺好的。

等到晚饭结束后,莫雷笑道,“你还记得科林吗?今天晚上正好有他的聚会邀请,要不要一起去?”

何延陵本来是要拒绝的,不过耐不住莫雷的盛情,最后何延陵见唐静芸并不反对,还是点头同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