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俯视整个世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九龙湾姜母的别墅书房里头。

孟丽珍看着自己手上的这份文件,里面记载的东西并不多,都是她那个私人医生的资料。

资料看上去很简单,有着他一路的教育史,包括后来的出过留学、拜师等一系列的经历,还有他的周边的亲戚朋友的资料,看上去都很完美。

孟丽珍并不能在其中找出太多的东西,但是她觉得自己儿媳妇并不是一个会信口开河的人。

目光在纸张上游移,她突然注意到其中一个非常不显眼的地方,开口道,“他同时还在兼职?”

一旁的精英男人闻言躬身应是。

这个其实并不罕见,有的私人医生在不影响自己主人家的检查身体和看病外,还会在一些医院或者私人门诊上兼职。私人医生也是人,也要赚钱养家,只要不泄露主人家的事情,一般都不会干涉。

不过,她这位私人医生兼职的地方,是港都比较低调的私人医院,听说是外国投资,来头很大。

只是很不巧,孟丽珍正好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这来头很大外国医院,其实这里头还掺和了港都本地的纪家的股份。这纪家也算是港都这里制药的龙头企业,就是近些年失误频出,下滑的厉害。

那么,这其中又有什么关系呢?

孟丽珍皱了皱眉,突然眉头一挑,她想起来了,最近似乎有风声传言,纪家要和杜氏联姻啊。而恰巧,她最近手头上在做的一个企划案就是和杜氏在抢食。

孟丽珍觉得自己隐约明白了其中的关联,顿时眯起了眼,眼中露出锋芒,和在唐静芸面前那个温柔慈善的婆婆大相径庭。

如果唐静芸在这里,大概就会十分欣赏,这才是那个在公司事务上雷厉风行的女人的模样吧。她只是习惯性的展现出岁月打磨出来的温柔,将那曾经的张扬埋藏在时光里。

但是,猛兽终究是猛兽。

孟丽珍脑海中转了一圈,将其中的事情理顺了,又思及自己最近的布置,对着精英男吩咐了几句。

精英男眼中闪过诧异,不过还是应下了。

就在这时,书房外传来敲门声,孟丽珍让人进来。走进来的正是那个负责孟丽珍三餐的周嫂,周嫂手里端着一个碗,笑道,“夫人,银耳羹好了,您尝尝。”

孟丽珍见此点头,随后又询问道,“阿芸睡下了吗?”

“少夫人楼上吹风,还没睡呢。”周嫂恭敬的回道。

精英男心中闪过震惊,少夫人?虽然听说过孟董有过一子,整个港都的人都很好奇这位孟董的儿子究竟是什么人,但是无力例外,从来都没有人见过真容。

可是现在一下子就冒出一个少夫人?莫非……就死那位神秘的少董的妻子?

他想起自己那天亲自去机场接回来的气质突出的女子,心头一跳,觉得自己似乎窥探了什么豪门秘辛。不过他是怎么也不敢说出去的,除非他不想混了。

孟丽珍闻言笑道,“那也端一碗给阿芸,让她喝了早点睡,别仗着年轻就不把身体当回事。”

周嫂应了声“哎”,脸上带着笑意,她在夫人家做了大半辈子,也见过很多人,她早就觉得夫人迟早会喜欢上少夫人的。

周嫂出去后,孟丽珍看了眼眼前的男人,笑道,“云升啊,以后有空来我这里,可以和我儿媳妇谈谈,我年纪毕竟大了,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世界,你们应该更有共同话题。”

被叫做云升的年轻人,笑着应下了,心中却满是惊涛骇浪,为什么他从孟董的话中,隐隐听出了要培养那个少夫人的意思呢?

孟丽珍心头却是叹息,自己这个偌大的家产继承,肯定是指望不上自家儿子了,不过好在,还有阿芸可以托付,是个敏慧玲珑的好孩子。再说了,她可不想便宜自己本家的那些不成器的东西。

唐静芸自然还不知道,自己无意间被人看中了要将偌大的集团交到手上呢。知道的话,她一定不会像此时一样悠闲了,天知道她自己手上的产业都是上升期,怎么又精力分出去再管理那些事情呢?

挂了手上的电话,唐静芸双手支撑着栏杆,看着夜色下灯光闪烁的夜晚,繁华如此,嘴角挑起。

她的一双凤眸上扬起,那双清冷的眼眸此时显得张扬而自信,看上去竟带着灼灼的光辉。

她俯视着夜景,却像是俯视着整个世界。

大概没有任何人能够明白唐静芸此时的心情,她重生回来的一开始,就已经着手计划,要在那个以疯狂的资本取胜的世界里翻云覆雨,要和国际资本大鳄接轨,要在今后的世界发展中取得一席之地。

而现在,这样的机会就快到了。

唐静芸觉得自己有些兴奋,大概是之前的期盼马上就要实现的缘故吧,这样波澜壮阔的生活就压从她手上揭秘而出。

让她这个只能在后世的书本里窥视着一个又一个经典案例而懊恼叹息,恨不生在那个时代的人,如何能够不激动?

不过很快,唐静芸就恢复了一贯的笑容,如果连自己的情绪都不能够控制,那她也就不是唐静芸了。

身后的有传来声响,唐静芸诧异的转头,就见周嫂端着一只碗走过来,笑道,“少夫人,夫人让我给你送点吃的,叮嘱你早点睡觉,别熬坏了身子骨。”

唐静芸接过了碗,笑着答应了。看着周嫂离去的背影唐静芸抿唇一笑,看来她的婆婆已经接收到她发出的善意的信号了。

在这豪门世家里,往往利益、权益、好处拥有更大的作用,一个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处的儿媳妇,就算是有所缺点,相信婆婆也不会太过为难。

唐静芸对此并不觉得难过,这些东西她早就看透了。

人和人的相处又何尝不是?离开了纯洁的象牙塔的生活,朋友间的交往关系,总是难免带上几分利益色彩。哪一个高新产业的管理人员,会去结交扫大街的阿姨?

再说,在唐静芸眼中,能够用这样那样的利益摆平的事,那都不算事儿。能够让自己和婆婆之间的关系融洽,她不介意多展现点东西。

——

唐静芸在港都住了几天,眼看着姜母的身体并没有多大问题,她手头的公司也开始隐隐布局,也有些坐不住了,当下就是提出了要离开。

孟丽珍从姜晔那里得知唐静芸的资料,知道这还是个学生,长期请假也不好,当下也是让她早点回去上课。

离开的时候拉着唐静芸的手笑,让她暑假的时候再来,如果可以,带着姜晔一起来。

唐静芸抿唇而笑,算是应下了。

不过她并没有如姜母那样预料的回学校,而是坐上了飞往美国纽约——华尔街。

华尔街是纽约市曼哈顿区南部从百老汇路延伸到东河的一条大街道的名字,长不超过一英里,里面街道狭窄而短,从百老汇到东河仅有7个街段。

然后,就是这样普通而略显落魄的街道,却是整个世界瞩目的焦点。它以“美国的金融中心”闻名于世。很多著名的财阀、资本大鳄,都在这里开设银行,著名的纽约证券交易所也在这里。

这里是美国大垄断组织和金融机构的所在地,在当下这个时代,业内人士常把华尔街作为垄断资本的代名词。垄断资本从这里支配着美国的政治、经济。华尔街成了美国垄断资本,金融和投资高度集中的象征。

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条街道,却几乎控制了整个美国百分之八十的经济,曾有人开玩笑说过,华尔街地震,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都会波及。

或许有夸大之处,但是还是说明了这华尔街在重要性。

唐静芸孤身一人下了飞机,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孤身一人在这陌生城市的陌生感,她倒是没有体会多少。

大概有自信的人,走在那里都会信心十足,而不会被那种莫名的忧虑控制自己的心。

唐静芸走出去机场后,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露出了笑意,走上去和男人握手。

何延陵和唐静芸握手后,很自觉的将唐静芸手上的那个手提箱提到了手里,笑道,“唐总,我可总算是把你盼来了。”

唐静芸哈哈一笑,“怎么,这么盼望着我过来?我以为所有的下属都不喜欢和上司一起行动呢。”

何延陵闻言无奈一笑,好吧,他承认,自己这样的思想不大对。可是经历了唐静芸那种神乎其技的本事后,她在他心中早就神化了。

而且,有唐总在的地方,他总是比较有安全感,好似自己无论出了什么岔子,无论遭遇到多大的困难,都能够迎刃而解,都会有人站出来扛住。

他知道这样的感觉很荒谬,但是他就是会有这样的感觉。这样一个强大的女人,总是容易令人心折。

唐静芸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道何延陵的压力也是很大的、他就算是天资聪颖,有这些时间的磨砺,但面对华尔街的那群大鳄,面对这里每天以亿计算的交易额,总还是会有压力的。

到底还是年轻了点,不过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何延陵终究会有独当一面的时候的。

“辛苦了!”

何延陵笑了笑,其实能够让唐静芸留下这样关怀的话,他已经感觉到很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