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艾维尔·尼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艾维尔见到唐静芸这副盛怒的模样,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地道,“哦上帝啊!唐,你连生气的时候都是如此的美丽动人!”

唐静芸凤眸眯起,语气中流露出危险,“生气?不,不,我想你大概低估了我此时的心情,生气已经不能表达我的心情了。”

说着,唐静芸从她的后腰处掏出枪支顶在了艾维尔的脑袋上。

冰凉的金属触碰到艾维尔的太阳穴,令他背后的汗毛竖起,打了一个战栗。不是害怕的,而是兴奋的。他觉得自己骨子里那种嗜血的冲动和狂热就要涌上来。

艾维尔的眼中里跳动着光芒,不由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果然,只有这个女人才会给他带来这样的感觉,让他升起强烈的挑战欲和征服欲。

真想看着她在床上露出崩溃的表情的样子,艾维尔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兴奋,那样一定是种绝美的享受。

唐静芸能够感觉到艾维尔略显急促的呼吸,他的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令她不喜,眯眼一笑,猛然就是按着他的头往车身上砸。

“嘶——”一旁的布德发出了抽气声,我的天,一直以来看到的都是boss虐别人,从未都没有想到过,居然有一天boss会有被人虐的时候。该死的,boss不会把他灭口吧?

想起艾维尔那喜怒不定的性子,布德心中已经升起了绝望。

唐静芸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冷笑,“记住,下次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不然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

别以为唐静芸看不懂艾维尔看她的眼神里潜藏的肮脏的思想,真是令她太不爽了。

这也就是艾维尔,如果换做是别人,恐怕根本就不用说话,唐静芸直接动手了!前世今生,还真没几个人敢对她抱有这样的念头,前世的少数几个,也被唐静芸弄的差不多要死不活的。

艾维尔收敛了眼神,在缅甸时候短短的相处中,他就已经感觉出她平静的外表下潜藏的疯狂,她就是一个疯子!

就像是刚才那超车的疯狂做法,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又怎么会选择那样的方法呢?

“唐,不要这样,女人生气容易变老。”艾维尔笑道,好似刚才的那一幕根本就不曾发生。

唐静芸冷哼一声,这个男人倒是好心态,这样的本事连她都要道一声佩服。

她用枪拍了拍他的脸,眯眼冷笑道,“我老了又怎么样,关你屁事,你所需要的担心的是怎么从我手底下活命。”

“不,不,”艾维尔摇头道,“女人老了就不好嫁人了,你们东方人不是很注重婚姻子嗣吗?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是要被嘲笑的。”

唐静芸冷笑,“只有贫穷的、一无所有的老姑娘才会被人嘲笑,富裕的老姑娘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说完,唐静芸突然觉得这话题貌似跑偏了,她明明在威胁他,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嫁不出去这样诡异的话题?

不由有扶额的冲动,我勒个去啊,这男人搅混水的本事怎么这么厉害,三言两语就被带过去了!

艾维尔笑了,他那双宛如蓝宝石的眼眸闪亮,露出迷人的微笑,“唐,我觉得我们应该坐下来谈谈,而不是现在这样。”他意有所指的指了指头山的枪。

唐静芸冷哼一声,终究还是将枪收回了后腰,松开了抓住的衣领,拍了拍手,“没什么好聊的,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艾维尔若无其事的整理刚才被扯坏的衣领,眼睛眯起,看着前面走路的女子,身材高挑而纤细。但是谁也不知道,在她那看似纤细的身体里,潜藏着巨大的爆发力,像是一头沉睡的狮子。

他看着唐静芸上了车,快速的发动车子离开了这里,撑着头看着那个消失在视线里的车影,脸上神色深沉,令人看不懂。

“boss……”布德小心翼翼的开口,时不时的偷觑一眼自家老板,感觉到艾维尔收回目光瞥了他一样,不由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您……还好吗?”

艾维尔笑了笑,“当然!在没有比这更好了!”不过是来一趟港都,就碰到了唐静芸这个女人,令他无聊寂寞的心再一次鲜活的跳动起来。

布德总觉得自己boss的表情有些诡异,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身子往另一边挪了挪。

可怜布德一米九几的身材,蜷缩在一个极为狭小的空间里,看着就让人觉得可怜。可是布德不觉得,他现在真的恨不得他boss一点也看不到他!

唐静芸上了车就驱车离开了,她的脑海中却是一直都在考虑着某些事情。总感觉艾维尔来港都不会是普通的旅游那么简单,她可是记得他那头还没有搞定自己的父亲吧?

那么他这一回来港都又是干什么呢?是要谋求什么吗?还是说和港都的那一片黑道联合起来了?

唐静芸揉了揉自己酸胀的头,有些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联,不过却是对此提高了警惕。这可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额疯子,她唐静芸可是抽身离去,可别忘了还有一个婆婆呢。

等到唐静芸一路开着车子到浅水湾的别墅的时候,唐静芸将车子停在了外头,跟这里的老管家交代了一下,这辆车子上面的刮痕可是掩盖不掉的。

随后就转身进了客厅,客厅里只有孟丽珍一个人坐在那里,她正在看着手上的文件报告。她虽然在家休养,但是该看、该签的文件还是一份不落的。

此时见到唐静芸进门,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笑着招呼道,“回来了,在外面逛的还愉快吗?”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将身上的外套脱下交给了一旁的仆人,笑道,“以前只去过沪市,没有来过港都,发现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不少诧异,倒是有些想法了。”

孟丽珍眼中闪过几分感慨,她这一辈人,正是见证了港都这些年放风风雨雨的存在,倒是对此深有感悟,闻言笑道,“是啊,这些年是变了很多,我也很多年没有回过大陆了。”

唐静芸听出她话里的几分惆怅,她不知道当初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两个家族联姻的男女会最终走向婚姻破裂,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选择避居港都、独自创业。只是,这中间终归还是有几个故事的吧。

唐静芸做在孟丽珍的身旁,看着她眼角的风霜,心中轻叹。

孟丽珍笑了笑,道,“我这一辈子啊,不是一个好母亲。当年还记得晔儿还那么小,我和他爸离婚的时候,他不哭不闹,就站在那里死死的看着我们两个。那时候,我就隐约的明白,大概我们两个的母子缘分是到头了。”

孟丽珍提起姜晔的时候,眼底带着几分悲伤,怎么说也是从她肚子里落下的一块肉,母子天性在里头。可是被儿子用那种眼神看着,成为她后来移居港都后长久挥之不去的悲哀。

“晔儿上部队的时候,我就开始担心他的终身大事,我担心自己和他爸的事情给他留下阴影。”孟丽珍拍了拍自己儿媳妇的手,笑道,“好在他遇见了你这么一个好姑娘,总算是肯结婚了。而且还开始和我这边联系了,你不知道,当时我可高兴了。”

唐静芸轻笑着,脸上带起几分柔情,缱绻温柔的像是三月里的和风。似乎只有提起姜晔的时候,她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疏离感才会完全消散,才会露出最最温柔的笑容。

孟丽珍见此也是呵呵一笑,一开始知道儿子有了妻子的不自在感也消散的差不多了。本以为因为自己而会选择孤老一生的儿子,终于肯结婚了,对方又是一个好人家的姑娘,她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

她不是古板的婆婆,对媳妇有多苛刻,只要儿子能够幸福,这就比什么都好。

唐静芸笑了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问道,“那位医生担任您的私人医生有多久了?”

孟丽珍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回想了一下,道,“大概快有两年了,之前的那个医生因为身体原因退休了,这个他推荐给我的。”

唐静芸点点头,笑道,“如果您有空,不妨去查一查那位私人医生。”

孟丽珍眼睛一眯,从唐静芸的话里似乎听出了几分弦外之音,抬头看向唐静芸的时候,发现她眉眼含笑,并没有再多询问。

她总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不简单,一举一动总是透着老成,跟她那些在商场上碰撞过的老狐狸一般。心中有些好奇这位媳妇到底是什么来头?

两人又是聊了一会儿,过了两个多小时,就见老管家从门外走进来,递了一张支票给唐静芸,恭敬道,“少夫人,这是有人送来的,说是给车子的维修费。”

唐静芸看了一眼,签名处签着艾维尔·尼克,花式的字体看上去很漂亮,她心里嗤笑了一声,还真是符合他那个闷骚的性格。

随后就若无其事的将支票收到了口袋里,很好,短短两个小时就将她在港都的落脚查的一清二楚,艾维尔·尼克,你想要干什么呢?炫耀还是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