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别开生面的见面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缓步走下楼梯,对着孟丽珍微笑着打招呼。孟丽珍见此也是笑着点头。

没过多久,孟丽珍的私人医生上门,是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比较详细的询问了孟丽珍的身体情况。

唐静芸将一杯泡好的参茶端到孟丽珍面前,笑道,“喝点吧,自己的身体总是要顾惜的。”

孟丽珍笑着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察觉到参茶的温度刚刚好,不冷不热,心底再一次有些感慨,才短短几天的相处,她就发现了这个女孩子体贴细腻的一面,有时候连她都不由的欢喜。

唐静芸坐在一边听私人医生的话,孟丽珍的身体还算不差,就是有些上了年纪的通病,不过都没有什么大碍,令她心里也放心不少。

瞥了一眼那个家庭医生,唐静芸见他抬手,看他的动作却带着几分违和感,不由皱眉。低头的一瞬间眼神微闪,将异能探到家庭医生的身体上,随即嘴角的弧度微微落下,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唐静芸的眼神中闪过冷色。

她居然在这个男人身上找到了窃听器!

一个普通的私人医生会随身携带窃听器吗?这个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怪不得她觉得他的动作违和,原来是另一只手在悄然间将一个窃听器装在沙发缝隙的底部。

看来自己这婆婆身边的事情也不简单呐。唐静芸心中冒出这个念头,不过自己这婆婆能够在港都闯出偌大的一片事业,想来身边的事情不平常也是正常的。

平头百姓向往着富家人的奢华生活,向往着他们的一掷千金,殊不知这些富人间生活远远没有那么喜乐安逸。

等到家庭医生离开的时候,唐静芸也找了个借口想要出门,孟丽珍想着儿媳妇来到自己这里后整天就陪自己,也担心她无聊,当下也是欣然点头,让她去自己的车库里开一辆车。

唐静芸挑了一辆很低调的车子,笑着开车出了门,不过离开别墅后,她脸上的笑就绷不住了,眉头蹙起,眼神中闪过冷意。

一路开着车子不近不远的尾随着那个私人医生离开。按照唐静芸的习惯,很少会这样亲自出马,但是在港都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还真有几分施展不开的感觉,不由心头有些窝火。

还好,翡翠居在港都的分店快要开业了,随着白易清用金钱搭织起人脉关系网后,她在这里也能稍微施展点手脚了。只是眼下,却只能先忍忍。

唐静芸只是一路跟了上去,亲眼看着那个家庭医生进了一个小区后,她在原地等了不少时间,抽完了一支烟后才推开车门下车,走上了那栋居民楼。

过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唐静芸若无其事的走下楼,脸上神情淡然,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打开车门,驱车离开。

而那一栋居民楼里某单元房里,那个中年医生被人剥光了衣服打晕在地,脸上还蒙着黑布,房间里一片狼藉。

唐静芸将车子开出了市区,开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这才走下车,她背靠着车身,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眉头轻轻皱起。

如果不出她的预料的话,她似乎牵扯上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啊。早就听说港都这边黑道比较活跃,很多商人都是有黑色背景,商人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就交由道上来处理,果然不假。

只是没想到这一回居然还牵扯到孟丽珍的身上,她不由挑唇,也不知道姜晔将她叫到港都来,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呢?

唐静芸又想起了和自己相处了几天的婆婆,是个很温柔和慈祥的人,笑起来眼角泛起细微的鱼尾纹,透着祥和的气质。

只是这是她婆婆的真面目吗?她想未必。她才不信她婆婆没有点本事能够至今都牢牢把握住手上的产业。只是,她在这件事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唐静芸心中升起几分兴味,倒是也没有生气或者难以置信的感觉,谁都有好几个面具不是吗?

想了一会儿就将手头的烟熄灭,反正这港上流圈子再怎么闹腾也就那巴掌点地方,这一局棋下的这么大,她也不介意做一回旁观者清。

开着车回去,经过前面的路段的时候,比较窄,能够让两辆车勉强通过,但是只要一辆车开在路中央那就完全挡道了。

唐静芸减速打算进入这个路段,突然一亮灰色的大切诺基迅速的插到了唐静芸车前。

这车超车后就霸占到路中央,车速也迅速的降到了二三十码的样子。

唐静芸摁了几次喇叭,那车子都没有什么加速的打算,非但没有加速,反而给唐静芸扭了扭车尾,很得意的招摇着,似乎在嘲笑身后的车子。

唐静芸舔了舔唇角,呵,这年头还真是不好说什么,连开辆车子在外头都有人挑衅,也不知道是哪个闲的蛋疼的混蛋来找茬?

她的眼睛眯起,盯着前面那辆车子,对方其实掌控的技术很好,开的是最最中央,不管是左边还是右边,都没有给后面的人任何一点超越的机会。

双杀啊,唐静芸的凤眸挑起,还真被弄出点火起来。

随后就是快速的回忆起来,她的记忆很好,而且出于飙车手的本能,习惯性的记路。她看着前面的那个转弯,如果没记错的话,她记得自己前面建了一个临时停靠站,站不太大,有半辆车子的深度,长大约五六米的样子。

唐静芸的嘴角上扬起,平静的脸上露出几分兴奋,很好,这还真是到哪里都有惊心动魄的机会。

她认真的盯着前面的路口,心中默数,一、二、三……六……十,很好,就是现在!

她猛然踩下脚下的油门,转标上的指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眨眼间就更疯了一眼猛然向前面的车尾撞去。

如果此时有人在此,一定会以为后面的开车的人是个疯子,或许还会吓的尖叫,因为下一秒两辆车就会撞上,而以后面那辆车的疯狂速度,绝对是一场惨烈的车祸!

前面坐在驾驶室开车的男人,在听见后面的车子轰然的油门声时,眼中闪过愕然,口中低骂了一句“*”!我的上帝啊,他不会真的惹毛了后面的那个疯女人吧!

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只见后面的那辆车以谁都没料到的速度突然转向另一边,撞向了一旁的山石,只是车子碰撞的声音没有传来——转弯之后分明就是一个五六米长的临时停靠处!

原来后面那辆车早就计算好了此处的计划,从加速到后来的切入拐弯,再到猛然转回道路,每一处都设计的精心而到位,堪称分秒不差。

别看那临时停靠站有五六米长,但是以刚才疯狂的速度,不过就是秒表上滴答的一瞬,如果没有及时转出来……

这不得不为前面的车主捏一把汗,暗暗佩服驾驶员的心里素质,因为只要有任何一点差错,就是一场巨大的交通事故!

*!大切诺基开车的男人猛然一击拍打在自己的方向盘上,令一旁坐着的人心头一惊,却不料到开车的人并没有愤怒到跳脚,或者说出什么话,反而低笑起来,看上去似乎还很开心的样子!

男人脚下油门一踩,追上了前方唐静芸的车子,在唐静芸车子后面不断的摁喇叭。

唐静芸看了眼身后的车子,脸上露出微嘲,很想给对方比个傻逼的手势,这疯子年年有,今年到我家!

不过下一秒,唐静芸抬头看后视镜的时候,脸色骤变,手上的方向盘疯狂打转,车子在车道上开车一个诡异的漂移动作。即便如此,车身依旧在一旁的护栏上摩擦出些许划痕。“吱——嘎——”的声音极为刺耳。

哪怕是唐静芸,此时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艹”!这流年不利啊,她这出门是碰上什么疯子了!开车玩不过她,居然就直接往上撞?

唐静芸的脸上闪过狠辣的神色,将车子一停,打开车门,脸色阴沉地走向了后面那辆比她损失严重的大切诺基。

她低头敲了敲车窗,车窗降下,露出一个俊美妖异的外国男子的脸庞,他对着唐静芸挑唇,洋溢起笑的很开心的笑容,“嗨,唐,好久未见,喜欢我给你的见面礼吗?”

见面礼?见面礼特么个鬼!唐静芸无声的咒骂,她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领口,将他的头从车窗里拖出来抓到面前,凤眸里诉说着风雨欲来的味道,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道,“艾、维、尔!你tm存心找抽吗?!你想死我成全你!”

没错,来人就是唐静芸曾经在飞机上偶遇、后来在缅甸有过交集的艾维尔,那个黑手党的第一继承人。

布德还是头一次看到有女人敢揪着自己boss的衣领,说出这样威胁的话,而且boss还笑的这么诡异,看得他心中一片发凉。

天呐,他之前还觉得东方的女人都好温柔好优雅,原来这些都是错觉。

看着唐静芸那张清艳的脸上带着堪称狰狞的表情,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mum,东方的女人好恐怖,快来拯救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