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高处不胜寒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很多时候,唐静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是个遵守规则的人,但是本质上又蔑视规则。

她在遵守规则时候,那是最好的合作伙伴,也是最好的交付背后的朋友。就像是商场上的某些习惯,像是在酒桌上不成文的条件,就算她是女人,但她既然跻身这个场合,那她就选择遵守。

但是那是在不触及她底线的前提下。

前世京都很多人都知道,这唐家家主唐静芸平常就是个理性的疯子,只要触犯了她的底线,她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什么背景,反正让她不爽了,那这个人也就别想爽。

能够肆无忌惮的踩着唐家人上位的女人,本质上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

就像是此时此刻,如果是换做一般的女子,或许会选择动用女人间的唇枪舌剑、明招暗招来对付这个刻薄的女人。

但是唐静芸没有。

她出人意料的将那只镯子摔了,价值连城的紫色翡翠,就这样碎裂成碎片,有细小的片儿甚至从镯子本身碎裂开来,变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

她这样的动作,那个女人没有料到,姜母同样没有料到。

女人的眼中闪过痛惜,那可是价值107万英镑的镯子啊!她带出去得多有面子啊!而姜母的眼中则是闪过错愕,她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她这才第一次真真正正打量起眼前这个女子,那种犀利的目光好似要将唐静芸看透。她这才发现,那双明亮透着的凤眸底下,沉淀着深沉的东西;她的神色间带着几分冷厉锋芒,宛如一把出鞘的利剑。

姜母心中笑了,这才明白自家儿子在电话中叮嘱的意思,什么叫“你儿媳妇的性格很特别,要多多包容”,可不是嘛,这性格确实特别。

在满是贵族名媛出身的港都上流社会,她看到的最多的还是温和的表面下潜藏的波涛汹涌,却意外的颇为喜欢唐静芸这样的性格。

唐静芸将镯子摔了,拍了拍手,居高临下的对着女人高傲地笑道,“喜欢那个镯子吗?想要试着戴一戴然后一借不归还吗?好啊,你去把碎片捡起来吧,都送你了。”

她若无其事地擦了擦自己的手,冷笑道,“我讨厌别人不经允许碰我的东西,既然已经脏了,那就索性不要了。”

“你!”女人指着唐静芸,手指气的有些颤抖,“你、你个小丫头片子!你给我滚出港都去!”

女人这些年因为姜母的关系,在港都上层圈子里很是有面子,很多人都敬着她,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被人打脸的感觉,当下就是眉头狠狠的皱起来,尖声道,“嫂子,你就这样看着外人欺负我的?”

姜母若无其事的看了眼两人,笑意微冷,道,“外人和内人我还是分的清的,我自家的儿媳妇,肯定是比你这个整天劝我改嫁的表嫂要亲近的多!”

女人闻言满眼的惊诧,“儿媳妇?”她满脸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唐静芸,尖声叫道,“孟丽珍你疯了!怎么能够让你儿子娶这样一个疯婆娘!你也不怕将来自己降不住她?”

姜母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心中有些感慨,果然是五十人物,金钱滋腐一个人的品性。以前这个表嫂在自己眼里不过是爱贪小便宜罢了,现在却愈发的贪婪了。

“我家里的事情不用外人插手,请走吧。”姜母冷声道,说着将电话打到了门口的守卫,让他们进来请她离开。

等到女人被“请”走后,客厅里顿时就只剩下了唐静芸和姜母两个人。

姜母看了眼已经恢复平和的唐静芸,见她的眉宇间满是淡然宁静,和刚才那个气势灼灼、锋芒毕露的唐静芸大相径庭,不由心中升起几分好笑,原来她孟丽珍也有看走眼的一天啊。

唐静芸抿了抿唇,对着姜母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毕竟这是自己长辈,在长辈面前耍横并不在她的意料之中。

姜母笑着将唐静芸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看到满地的残骸,眼中闪过些许遗憾,“可惜了……”

唐静芸笑了笑,安慰道,“没关系的,我那里还有一套,改天我让人再送过来就好。区区几块石头,能够哄您开心,再多我也是拿的出的。”

她唐静芸别的或许拿不到,但是这翡翠是最不愁的了。

姜母好笑,点了点唐静芸,“你啊,还真看不出来还有几分纨绔的性子。”

可不是嘛,唐静芸上辈子,那可是京都纨绔们都崇拜的对象呢,这骨子还真不是在乎个把钱的人。

唐静芸和姜母一边聊着天,一边笑着说起了其他的事情,这才将这一茬揭过了。

——

暮色下,唐静芸从阳台上眺望起前面的风景,眼神中带着几分沧桑和感慨,想不到今生自己居然还有一天面对婆婆的时候。

掏出手机回了几个电话,和人商讨了一会儿商界的事情,最近翡翠居发展迅速,在继明省开了分店之后,白易清已经又进一步的打算了,目标就定着港都和沪市这两个国际化的大都市。

港都这边选址之类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就等着好日子开业大吉。这其中唐静芸参与的不对,主要忙的还是白易清,这也让唐静芸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这也是未来的必然趋势。她手头的产业越多,分配给每一个产业的时间就越少,注定是要培养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来替她打理。这样她本人才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中。

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她一直都在关注国际对冲基金的事情,已经在着手准备投入其中。

对于唐静芸来说,她看似轻松的生活其实一直都很充实很忙碌,光是这准备对冲基金的事情就花了她极多的时间和心血。

心头有些烦躁,想要点支烟,拿出烟后她在自己手心掂量了一下,终究还是塞回了烟盒。算了,万一婆婆不喜欢儿媳妇抽烟呢?她还是不要因小失大了。

大概连唐静芸自己都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天,居然会考虑去讨好自己丈夫的母亲。可谁让她是自己丈夫的母亲呢?

她下楼后,正好看到姜母在客厅里看电视,电视机里正播报着新闻,唐静芸瞥了一眼,讲述的是一起黑帮持械斗殴的火拼事件。她挑眉,早就听闻港都这里黑帮火拼比较频繁,现在总算是理解了。

不过当她无意中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一角的时候,莫名的觉得有几分熟悉。

“静芸,快来吃饭吧!”

姜母的声音打断了唐静芸的思考,她摇了摇头,随即就上了桌吃饭。

“我这餐桌上好久没有出现客人了,你自己别客气。”姜母笑道,看向唐静芸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柔和,让这个经历岁月的女人看上去更加的温和美丽。

——

港都的某家酒店里。

一个俊美高大的外国男子将腿搁在茶几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魁梧的男人低头弯腰,恭敬道,“boss,我已经办好了,港都和咱们作对的人都已经给了小教训。”

俊美点点头,随后就兴致缺缺的挥了挥手,这样的日子显得有几分无聊,不过想起自己的布局,心中随即就多了几分兴奋,毕竟借着这次机会一举完成自己想要完成多年的心愿,将那个男人落下王座,一定是极为有意思的事情。

突然眉头皱了皱,“我让你去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魁梧男人的低头道,“很抱歉,boss,我们的高手都不在港都,对方的能力很强,像是系统培训过的,并不足以查到那位小姐的资料。”

俊美男人挥了挥手,不在意地道,“算了,你们要是轻易能够查到,她就不是那个她了。”想起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展现的实力,已经那种果决冷漠,都是觉得颇有意思。

魁梧男人低着头,心中却是极为好奇,为什么boss会用这种熟稔的、理所当然的语气来评价一个让他去调查的女人呢?心中对那个女人升起了浓浓的好奇心。

俊美男人不再说话,反而将目光投放到窗外,手上端着一杯红酒细细的品味,嘴角升起笑意,没想到在港都会相逢呢,我美丽依旧的朋友。

也不知道你是否想我呢?

此刻的唐静芸自然不知道在港都还有人惦记着自己,不过此刻她也没有心思关心其他的。

姜母敲了敲她房间的门,缓步走了进来,唐静芸闻声从阳台走回来,对着姜母浅笑。

姜母手上那个几个盒子,笑道,“这才发现你身上没什么首饰,给你带几样过来看看。如果没有喜欢的,咱们明天就去买新的。”

唐静芸只能无奈一笑,笑着和姜母坐下来聊起了珠宝。

她知道,姜母只是太寂寞了。她也曾体会过这寂寞如雪的感觉,那种整个世界都苍白的不能承受她的倾诉的感觉,让人无力。

所以当找到一个可以聊天交流并且被自己认可的人的时候,是人生莫大的幸运。

高处不胜寒,站在高处的女子格外的不胜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