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打脸的方式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吃完了晚饭,见孟丽珍脸上带着几分倦容,不由有些感动,毕竟她身体并不算好,却依旧来招待她,给予了她很大的尊重。

她笑着将人搀扶回了楼上,自己也转身去洗了一个澡,洗去了一身风尘,挑了一件睡衣就睡下了。今天这样匆忙的赶路也是颇为累人的。

第二天一早,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到床上的玉人儿的脸上,透着几分静谧。

唐静芸睁开眼发现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四合院的主卧,猛然清醒,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跑到港都来了,这不是自己常住的卧室了。

不过这个情况已经让唐静芸睡意全消了,她本身就是一个浅眠的人,尤其是姜晔不在身边后睡的更是少,索性就起床洗漱了。

等到一切齐全后,唐静芸推开房门发现外面静悄悄的,走到楼下才发现厨房里有个中年妇女在做早饭。

唐静芸猜测着这大概就是姜母口中的“周嫂”了,她对着周嫂笑了笑,向她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周嫂知道这是昨天夫人特意接回家的贵客,当下也自然没有阻止的意思,笑着给唐静芸让了个位置。

等到孟丽珍下楼的时候,早饭已经准时的摆放在餐桌上,唐静芸笑着起身过来搀扶她,她也没有挥手阻止。

看到今天餐桌上摆放的粥,她笑道,“周嫂,你什么时候还去学了一手百合粥啊?”

周嫂躬了躬身,微笑道,“夫人,您误会了,这是唐小姐亲自给您做的。”

孟丽珍眼中闪过笑意,拍了拍扶着自己的唐静芸的手臂,笑道,“好孩子,辛苦你了。”转头对周嫂道,“也别叫什么唐小姐了,就叫少夫人吧,以后我不在了,这些都是要传给晔儿和静芸的。”

周嫂弯了弯腰,表示自己记住了。

唐静芸抿唇一笑,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不错的。

姜母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病,一来是人老了,终究不比年轻的时候健康了,二来是因为最近休息不好,又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这才导致一时昏迷。

这样的病并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终归还是要以修养为主。

不过,这栋别墅里很快就来了不速之客。

当时唐静芸正上楼去拿一份礼物。虽然她之前表示自己两手空空而来,但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真的两手空空呢?她来时的确匆忙,只来得及从她自己的梳妆匣里找了一套未曾用过的翡翠首饰。

这翡翠正是顶级的紫翡打磨出来的东西,当初白易清打出首饰后,她就留了一套,预备着将来可以送人。

只是走到楼下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刻薄的中年女音传来,正颐指气使的指挥周嫂拿东西,随后似乎不合心意,就训斥了起来。

唐静芸闻此不由眉头大皱,也不知道这泼妇做派的女人,凭什么资格登上她这“贵妇人”腔调十足的婆婆的家门?

“丽珍啊,不是表嫂说你啊,你待人就是太宽厚了,要是换做我,这周嫂早就被辞退了,这也太敷衍了事了吧?”那个尖利刻薄的女声响起,“你啊,何必呢,一个女人家寡居在这里,迟早是要被人欺负的,还不如听表嫂我的,跟那个裴总结婚呢,这裴总人虽然……”

唐静芸听着眉头深深皱起,随后就恢复了淡笑,笑着走下了楼梯。

见到孟丽珍家中居然还有外人在,那个女人停下了口中的话,上下打量起唐静芸。

唐静芸也是看去,只见那个女人长得还是不错的,就是眼神显得太过势利,看人的时候从脚往上看,似乎在看什么嫌弃的东西。那嘴角下拉着,笑的时候也是微微提起,令人一眼就觉得刻薄。

“丽珍啊,你这里怎么还有外人在啊?”女人刻薄的嗓音立马就响起。

姜母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唐静芸点头浅笑,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唐静芸过来坐。

唐静芸已经看出姜母脸上分明带着几分不耐烦,只是没有发作罢了。

那刻薄女人见并唐静芸并没有被介绍,而且她身上穿的衣服显得有些土气,一点都不会打扮,心中冒出很多猜测,不过也没拿准。

索性转头看向了姜母,举起自己的手腕,露出手腕上的那只翠绿色的镯子,得意道,“丽珍啊,你看看我这手腕上得镯子,是我家丫头从国外给我买回来的。那丫头啊就是个孝顺的,出去玩也从来都不会忘记我,要我说啊,将来她要是做了你儿媳妇,肯定是再孝顺你不过的。”

说着她得意的瞥了一眼手腕上空空如也的姜母,神色里掩饰不住的得意,姜母见此眼中闪过几分不耐。

唐静芸见此倒是气笑了,这个女人推销自己女儿也真是忒不要脸了,也不知道这用来卖镯子孝顺的钱是不是从她自己手里给她女儿的,这又有什么好得意的?

她搂住姜母的手臂,笑道,“您就阿晔一个儿子,这大男人,做事难免不仔细,您别不高兴。”说着她拿出自己带来的那个盒子,笑道,“我从京都来的时候没准备什么,就带了一套翡翠首饰过来,您一定会喜欢的。”

孟丽珍眼中闪过惊讶,随后就是轻拍唐静芸的手臂,心中有些感慨,知道这是在给自己撑面子,心中多少有些感动。

自己这些年独居在港都,一个人打拼出一个偌大的集团,身价在港都也是能够排的上前十的,这其中的艰辛自然是不为人所知的。

已经好多年没有人会在自己尴尬的时候站出来维护自己了,心中倒是更加认可起这个儿媳妇了。

那个女人则是看了一眼唐静芸手上的盒子,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样子,又能拿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呢?

再听说这个女生居然是大陆来的,心中猜测是不是和孟丽珍沾亲带故来投靠的,想来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不由嘲笑道,“我说小姑娘唉,我们丽珍可是香港十大富豪之一啊,她什么首饰没见过,还会看的上你的东西?”

“表嫂!”孟丽珍低声喝止了女人刻薄的话,笑着安慰唐静芸道,“静芸,别听她瞎说,你送什么我都是高兴的。”

不管怎么说,孟丽珍都是个护短的人,自己儿子特意让儿媳妇过来看她,就像她之前说的,就算是什么都不带,她都是高兴的,何况她的确是带了一番心意过来呢?

唐静芸对姜母笑着点头,将盒子打开,笑道,“这是我在京都翡翠居里买的一套紫翡首饰,我是肯定压不住的,也就您这样的才能压住这种纯正的紫色,显得雍容华贵。”

姜母闻言,拿起其中一只镯子在手上把玩,显然很是喜欢,好一会儿才将镯子放回去,笑道,“你有心了。”

旁边的女人眼中闪过贪婪,她也是常年在珠宝首饰店里逛的,哪里看不出这是顶尖的紫翡?不仅是料子,还有雕工和款式,都是最最上乘的。比起这个,她手上的镯子简直就什么都不是了。

唐静芸笑着拿起一个镯子给姜母戴上,动作温柔中带着几分强硬,让姜母微微诧异,随后就是一笑,有些高兴于这个孩子的细心。

“我说吧,您戴着肯定漂亮,”唐静芸笑道,随后就是转头对刻薄女人道,“要不要和你的镯子比比?”

女人脸色一僵,随后就是勉强一笑,“还是不要了。”

唐静芸低头的瞬间嘴角挑起,姜母倒是没有错漏她的神情,笑着摇摇头,眼神中不由自主的带着几分宠溺的笑意。

不过那个女人的战斗力显然也是极强的,表现在她的脸皮足够厚。

伸手拿起其中另一只镯子,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对着阳光比划了好一阵,随后就若如其实的放下了自己的衣袖,唐静芸见此还真是被气笑了,也终于明白姜母眼底的厌恶从何而来。

唐静芸挑眉,眉宇间带着几分冷色,“这首饰可是一套的,缺了哪一件都不完美,还请将那只镯子还给我。”

女人瞬间就变了脸色,翻脸道,“怎么,我是丽珍的表嫂,不就是一只镯子吗?难道你担心我会不还?顶多就是接过来戴戴,至于这副小家子气吗?”

说着满脸的不耐烦,从手上退下那只翠绿色手镯,“呐,我把我宝贝女人给我买的镯子抵押在这里,借我戴几天,回头就换回来。”

唐静芸嗤笑一声,鱼目换珍珠,这样的事情这女人也做的来?她的眼神接触到姜母变冷的神情,不由挑唇一笑,轻抚她的手安抚。

起身拿起女人的另一只手腕,以强硬的姿态将那只镯子退了下来。

“你要干嘛!你个没有教养的小蹄子!你爸妈就没教过你要尊重长辈吗?真是反了天了,居然敢跟长辈动手!”女人尖利的嗓音在大厅里响起。

唐静芸薄唇抿成一条线,凤眸中闪过冷漠,对着女人笑笑,“你知道这样一套的价格是多少吗?单品拍卖,伦敦大拍卖场拍出了一只107万英镑的价格,这一整套拍卖,直接卖出了500万英镑的高价。”

在女人贪婪的目光中,唐静芸将手上那只镯子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紫色的翡翠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然后碎落一片片剔透美丽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