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另类的见家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港都机场。

一个女子拖着一个小型的拉杆箱从机场走出来。一副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露出她光洁的下巴。一身浅色的衣衫,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出,看上去极为美丽。行走间步子轻快,像是一道风景线。

有同样从飞机上下来的身材高大的外国人,见此不由露出痴迷的神色。怪不得都说东方很神秘,单是看这个美人就知道了。

“在看什么?”一个带着几分勾人的男声在高大男人身后响起。

男人转头,“boss!”

一个长相俊美妖异的外国男子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他目光追逐着那个略显熟悉的背影,眼神微闪。

唐静芸拉着行李箱走出来,看了眼外头的天空,眼神中带着几分浅薄的笑意。没想到前一刻还在京都,转眼就已经跑到港都来了。

离了机场唐静芸就看到一个穿着一丝不苟的男人举着牌子,唐静芸走上前去对着他笑了笑。

男人对着唐静芸恭敬的弯腰,将她引上了一辆大奔。虽然并不清楚夫人让自己来接的这位小姐的身份,但是一点都不妨碍他对她表示恭敬。毕竟夫人已经有很多年不曾给予大陆来的人这样的尊荣了。

唐静芸坐上了车子,脸上一如既往的沉静,一点也看不出来异样的情绪。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指微微的蜷曲着,手心里捏着一把汗。内心中翻腾着些许的不安和担心。

唐静芸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姜晔打来的,他现在正在国外执行任务,并不方便临时离开,所以给唐静芸打了这个电话。

盖因姜晔的母亲,那个和姜父离婚、侨居在港都的女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昏迷住院了。

姜晔虽然和他母亲这边来往的不算多,但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母亲,母子天性还是免不了的,所以一听到母亲昏迷他心头还是着急的。偏偏他自己离不开身,所以索性就将电话打到了唐静芸手上。

唐静芸听到这件事后,哪里会犹豫?姜晔的母亲那就是自己的婆婆,自家的男人她自己清楚,虽然口头不说,总还是在乎这个母亲的。

当下就是毫不犹豫的从京都飞到了港都。

唐静芸一边坐在车上,一边拿出电话。之前离开的时候太匆忙,这才有时间将她手头的事情理一理交给别人去处理,像是几个比较重要的约见不是推迟就是托付给手下处理,顺便还给学校里的系主任去了个电话,解释请假的事情。

接送唐静芸的男子坐在前面的副驾驶上,听着这个女子去给学校请假,心中带着几分犹疑,也不知道这个女子究竟是什么身份?夫人生病就独独她来探望?难道她是夫人在大陆留下的血脉?

随即就将这个荒谬的念头压下去。

唐静芸捏了捏自己的手,让自己恢复一贯的冷静。她觉得自己这样也挺无奈的,不说她都跟姜晔结婚那么久了,她连对方的父母亲人都未见过一个,单是现在这样女方一个人去见男方母亲的情况也算是少有的。

好在她也不是个敏感多疑的女人,换做是别的小姑娘,恐怕都要闹脾气了。

随即就是挑唇一笑,不过也就是这样的自己才能和姜晔配的上吧,换做其他人,两人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成。

车子一路上了浅水湾,姜母在浅水湾这里有一处别墅,平常倒是不常住,不过这会突然生病了,图这环境比较好,就搬到了这里来住。

港都的豪宅那也确实是豪宅,就光说这一处,单是在外头的售价就要高达八千万人民币。在寸土寸金的港都,别墅从来都是奢侈品,更何况是浅水湾这样的风水宝地。

等到唐静芸踩进这栋别墅,入眼就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在喷水,雕塑被别出心裁的设计成繁复的复式花样,大小错落的水柱喷洒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金光闪闪,连绵不绝,宛若一条水做的游龙。

她的眼中闪过欣赏,随后就是走了进去。

跟在唐静芸身后的男人,见多了看到这场景惊讶或者故作不在意的脸庞,乍一看到平静淡然的神情,还有些不适应。

唐静芸走进大厅,里面的装潢也是极为时尚典雅,看得出这里的主人是个很有品味的人。

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侧身斜靠在米色沙发上的女人,岁月在她的眼角留下了痕迹,但是却依旧让她有一双灵动会说话的眼。

只是一眼,唐静芸就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性。时间带走了她的青春,却平添了岁月的妩媚。

孟丽珍第一眼看到唐静芸的时候,那个年轻的女子就逆着光走过来,容貌姣好,凤眸清亮,薄唇微抿,带着适宜的笑容,恭敬而不谦卑,就像是三月里迎风飘扬的树,柔软中带着坚韧。

直到很多年后,她看到这个女子和她最为骄傲得意的儿子并肩而立,她才发现,这女子哪里是三月里的树,分明就是一棵参天大树,隐天蔽日。

此时的她心头还有几分复杂,自己生病儿子第一时间就打来了电话,她也不恼她身边有他的人,反而高兴于儿子对她的关心。

但是儿子没有来,却叫来了一个女子。直到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在她,不,是整个姜家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儿子已经和人结婚了。而那个即将过来的女子,就是她从未谋面的儿媳妇。

她当时的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不过事后想想也就想通了,这到底是儿子亲近她的表现,所以让自己身边的亲信亲自去接。

人到了她这把年纪啊,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儿女顺心。儿子让媳妇这样一个人孤身来见她,本来就已经说不过去了,既然对方来了,那怎么也得摆明自己的态度,好让媳妇好受点。

唐静芸走上前去,对着孟丽珍弯腰,微笑道,“初次见面,静芸两手空空冒昧的上门拜见,实在是失礼了。”

孟丽珍打量了一番唐静芸,用她一贯的世家名媛的标准看,这个女子看上去还是比较出挑的,当下笑道,“静芸啊,我就托大这么叫你了,快过来坐吧,别站着了,你风尘仆仆的赶来,已经是辛苦了。”

唐静芸抿唇一笑,“不辛苦,不管如何这总归是我该有的姿态。”顿了顿,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静芸我答应的时候很有底气,但是心里还是难免忐忑的,担心就这么来,被您看轻了。”

孟丽珍闻言,轻叹口气,握住了唐静芸的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笑道,“别您啊您的,你啊,现在该改口叫妈咯。”

心中却是升起几分欣喜,虽然担心被自己看轻,不过还是过来了,显然是个心地不错的女子,看着唐静芸恬静的面容,不由呵呵一笑,自己儿子的眼光从来都是不会错的。

唐静芸和孟丽珍聊了一会儿,她前世能够从唐家那个无人问津的私生女,一路爬到唐家的家主,当中自然也离不开她哄人的本事。所以说,没几句话就让孟丽珍笑了起来。

孟丽珍看着唐静芸略显苍白的脸色,笑着向一旁的家政人员交代道,“让周嫂今天炖个鸽子汤。”

唐静芸抿唇一笑,接纳了来自婆婆的好意。

人和人的相处,不可能一上来就对从来都不认识的人抱有天大的好感,会对她好的昏天黑地。这样大概只会出现在童话里,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豪门里。

这感情总是要相处中一点点培养出来的,尤其是这最为难搞的婆媳关系。

唐静芸也没指望一见面姜母就对自己特别喜欢,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两人坐在一起聊着港都的时事,姜母没有想到这个年轻女孩子的内在远比她想象的要渊博丰富,对她提起的各种话题都能聊上几句,顿时更是平添了几分欢喜。

却不知等候在一旁的男人心中已经翻江倒海。他跟在孟丽珍身边已经十多年了,最多见到的就是孟夫人端着优雅贵妇的一面,或者是睿智精明、气场十足的一面,哪里有见过她这样堪称慈祥的一面?

当然,若是换了唐静芸在商场上的朋友见了,也会大呼惊奇,在他们眼中霸气肆意的唐静芸,什么时候会有这样伏低做小讨好别人的一面?

所以说人都是有很多面的,他们不是不展现,只是没有达到那个必要而已。

这两个虽然还都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她们却都是拿出诚意来对待彼此,只因为她们都爱着一个人。

直到唐静芸嫁入姜家很多年后,她和她婆婆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为人所好奇,很多人都想知道,这样一个在商界称王称霸的女人,会不会婆媳关系极差呢?

但是很遗憾,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只要双方都怀抱着善意,都愿意为此付出,总是能够很好的维护起来。

孟丽珍先是带唐静芸去了一趟楼上,唐静芸将自己带来的几件衣服摆放好,发现衣柜里已经摆上了不少成衣,看这尺寸,应该都是匆忙为她准备。

唐静芸抿唇一笑,心底的忐忑也去了很多,顿时心中放心了不少,看来这姜母并不算是太难相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