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离开京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唐静芸这才知道,原来飞鹰帮的老大被弄进去了,现在在外头的只剩下了飞鹰帮的老二和老三,现在两个人为了争那个位子,闹得不可开交,这才估计想要对阿天动手好增加在帮派里的威信。

唐静芸暗自摇头,天要使其亡,必先使其乱,这飞鹰帮因为这一回打黑的事情元气大伤,现在更是处于混乱当中,那还真是覆亡的征兆啊。

唐静芸的脸上带着些许浅薄的笑意,转身看向倒在地上的人,突然间眉头大皱,严重瞳孔猛然缩起。

身体本能直接让她掏枪,下一秒脑海中的异能外放,那一瞬间,那一颗飞射而来的子弹在唐静芸眼中变缓,变慢,宛如时间凝滞,电影里的慢镜头再现。

唐静芸皱起眉头,扣动手中枪支的扳机,直接将那一颗子弹射飞回去。

对方飞来的子弹顺着原先的痕迹弹回,以惊人的速度射入对方的脑门,而另一颗子弹则是弹飞,嵌入了一旁的房屋墙壁上。

那个男人的眼睛死死的睁着,手脚抽搐着,眉心一个枪眼很显眼,红白之物正在流淌出来。

剩下几人都是满脸恐惧的看着那个持枪的少女,真担心她因为迁怒而将他们一个一起毙了。

不过唐静芸只是用异能对着他们几人检查了一番,发现其余几人身上都没有枪支,这才转身并不多理会。

阿天早在方青锋遇袭的那一次,就知道唐静芸玩枪的厉害,而能够在这短短几息时间内完成掏枪、瞄准、射击的过程的她,再一次证明了她的实力。

一旁的陈于兴和卢玉华都是脸色极为苍白,不过强忍着没有失态。像他们这样的商人,虽然在商场上雷厉风行,但是还真没见识过这样的场景。

陈于兴看了眼神色自若的唐静芸,心中暗暗扶额,好家伙,他一直都是在和什么人来往啊!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凶残女人到底是闹哪样?快把他美好优雅高贵的唐总还回来!

如果套用一句现代的话,那就是此时的陈于兴,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唐静芸自然是不知道陈于兴内心的感情,只是若无其事的挑唇笑着,不过想到飞鹰帮的事情,抿了抿唇,看来果然是到了倾覆的时候了。

义合会的人来的速度很快,等到看到现场的场景时,所有人都是默默低头。果然芸姐的杀伤力从来都是不容忽视的。

唐静芸见此也就带着陈于兴先行离开了,想来阿天也是有经验的,必然能够将事情处理干净。

卢玉华看了一眼离开的唐静芸,她的背影看上高挑而瘦削,正缓缓的消失在这个满是时代沧桑的小巷子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刹那,卢玉华差点以为唐静芸就要和这个巷子融为一体了。

她身上始终都有这么一种饱经时代沧桑的历史感,带着难言的味道,就如同那布着青苔荇藓的大青砖,透着厚重感。

唐静芸和陈于兴走出巷子,重新看见外面的现代化设施的陈于兴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气。

唐静芸见此好笑,“怎么,这就怕了?”

陈于兴白了一眼唐静芸,他可是长在红旗下的好孩子,怎么可能不怕,不过只是苦笑一声,“上了你的贼船,你说我还能下来吗?”

唐静芸两手一摊,表示自己很无辜,“当然能咯,我又不干违法的事情。”

啊呸!陈于兴在心里爆了句粗口,不干违法的事情?那他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像唐静芸这么脸皮厚的!这还好意思跟他讲这些?果然自己之前还是错看她了!

“哼,我怕我想下船,你直接就把我抛尸下去。”陈于兴白了她一眼。

唐静芸双手抄兜,对此不置一词。

两人走了回去,神色自然,看上去并没有发生什么一般。

——

义合会里,阿天将自己今天的遭遇跟方青锋反应,方青锋闻言眉头大皱,这飞鹰帮还真是打的好算盘,阿天是自己的心腹,不管是抓还是杀,都对自己是一个打击。

不过没想到被唐静芸那女人给破坏了。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心腹,摇头道,“以后不要再为了约会就把护着你的人给甩了,不然再遇到今天的事情,你就完蛋了。”

阿天低着头听训,并不反驳,他也知道自己最近轻狂了,的确不应该这么做,不然也不至于遇到后来的情况。

方青锋想到从唐静芸那里得到的消息和资料,皱眉沉思了一会儿,看来这飞鹰帮果然是气数将近了。

飞鹰帮那头某个人正在大发脾气,“废物!六个人追杀一个人都搞不定!养他们这些废物要来干嘛!”

面对他的咆哮声,在场的下属都是眼观鼻鼻观心,谁都不想越雷池。

突然下一秒桌子上的电话响起来,声音刺耳,带着几分不祥的预感。

“大哥,我刚才听到消息,说是咱们找人做了阿天那小子的时候,正好唐夫人也在附近,被她阻止了,结果咱们有个人开枪伤了唐夫人,现在唐夫人和方青锋都是大怒啊!”

男人一听这句话,顿时心底就冒起了寒意,方青锋本来就为京都道上的人所忌惮,而那个唐夫人的狠辣和嚣张更是不下于方青锋。这回同时让两人震怒,恐怕事情真的没完了!

电话里的声音本来就不轻,在场不少人都听到了,此时见老大这副模样,有几个人心中冒出了别样的念头。被方青锋和唐夫人同时盯上,这该是何等凄惨的感觉?

飞鹰帮的覆灭已经不可逆转。

在很多人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曾经那个在京都横行一时的大帮派,就落的个现在这样的下场,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那些地盘早就被人瓜分完了。

大批的不法分子被逮捕,好几宗特大的贩毒、走私案被破,查获了无数证据,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被立了特案、大案,一切从严。

地球少了谁还不是照样转,在这个新人辈出的时代里,飞鹰帮很快就会成为历史的记忆,或者连那记忆都被人悄悄的掩藏起,不再被提起。

不过唐静芸听闻这个,倒是并没有太大的表示。

方青锋的手段她是知道的,现在飞鹰帮有这样的下场也是必然的。当然,她无意中名声又是高了几分,这件事则是让她表示很无奈。

——

陈于兴在京都没待几天就离开了,这几天唐静芸带着他逛了逛京都里的著名景点,也看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他临走的时候,唐静芸也是亲自去送他上机的。

陈于兴对于唐静芸这样的态度还是很开心的,暗自感慨唐静芸为人处世的到位。

唐静芸看着陈于兴上了飞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随后才摇头浅笑。

转身离开的时候正好看到郑佳明在送几个人上飞机,走过去笑道,“我们的郑主席真是好忙啊!”

郑佳明笑道,“得了吧,别埋汰我了。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随后她拍了拍脑袋,笑道,“瞧我这记性,陈总也是坐今天的飞机吧?”

唐静芸抿唇一笑,没有反驳。

郑佳明见此也是笑了,不反驳就是默认了,看来静芸和陈于兴之间果然关系不差,陈于兴来找的就是静芸无疑了。

两人都是笑着,彼此都没有多说什么。

唐静芸是自己开车过来的,是她从姜晔的车库里找出来的一辆大奔。姜晔平常颇爱搜集名车和名表,唐静芸就曾经不止一次嘲笑过他,将世家公子的陋习学的十足。

人家都说“穷玩车,富玩表”,他倒好,车和表一样都不放过。

不过姜晔早就将家里的车子的钥匙都交给了唐静芸,让她喜欢哪个就开哪个出门。只不过唐静芸因为前世死亡的原因,碰车的次数也不多,出门常常叫出租车。

郑佳明一看唐静芸走到那辆大奔面前,不由惊讶,随后就是笑道,“看不出来,原来你手上的豪车那么多,简直就是让人嫉妒啊。”

平常看唐静芸来去也都是打车,并不开车,没有想到她还有这样的好车。

唐静芸耸了耸肩,并没有和人解释的**,反正姜晔的车本来就是她的车,不分这个。开了车门让郑佳明上来。

郑佳明侧头看了眼安静开车的唐静芸,这个时候的她薄唇微抿,凤眸明亮,看上去很年轻,但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女生,却拥有着无以伦比的潜力。

想起自己父亲那天打来的电话,话语里似乎在测探着些什么,忍不住摇头苦笑,自己和唐静芸是朋友,但却不是参杂着利益的朋友。

她无意将这一份友情污染,这样不就很好吗?

“要不去吃点东西?”唐静芸笑着邀请道。

郑佳明点头笑道,“那正好,反正也看着时间差不多了。”

唐静芸还未继续说话,她手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变得很慎重。

等她挂了电话,只能歉意一笑,“抱歉,看来只能下次请你吃东西了,这回有急事要离开一趟。”

郑佳明倒是不生气,摆了摆手,“你有事就去忙吧,这顿饭就欠着吧。”

唐静芸点头浅笑,将郑佳明送回了燕大后,就让白易清给她订最快去港都的机票。

回到四合院里匆匆收拾了几件衣服和护照就赶往机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