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巷乱斗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和陈于兴去了一家私房菜的菜馆,地方有些偏僻,是在京都有名的弄堂里头。弄堂狭小,是上个时代流传下里的地界,让司机停了车下车步行的。

此时离吃饭的时间还早了一个多小时,唐静芸只是吩咐下去一个席面,让厨师备着。这里是私房菜馆,一般掌勺的也就那么一两个厨师,点一桌菜,等到吃就要将近一个小时。

唐静芸相信陈于兴亲自上京,肯定不仅仅是为了来见自己那么简单,必然还是有其他的原因的,所以这桌菜等到两人聊完上,自然也就是刚刚好了。

果不其然,等到两人落座,陈于兴就和唐静芸他谈起了公司的事情。

唐静芸对这一行有着往前十几年的远见,而陈于兴本人则是对it行业有更深的见解,两人商讨起来的效果,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这一次的交谈成为讯飞发展的里程碑,被记载进入讯飞发展史当中。其中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陈总带着自己的思虑飞到了京都,与大股东唐总进行了一番交谈,当智慧和远见擦除火花,照亮了中国it领域的未来”。

由此可见,这一次会谈被赋予的重要历史性。

陈于兴回忆起那一次交谈的场景,他说,“那不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唐静芸思维的天马行空,但却是第一次如此直观的感受到天才和凡人的差距。大概只有她那样的人,才能给讯飞不断注入生机。可以说,没有唐静芸,就没有现在的讯飞。”

当然,现在的这两人还意识不到这次交谈对未来产生的重要意义。等到两人交谈完毕后,唐静芸就让服务员将菜呈上来。

这家私房菜馆,最擅长的就是京都菜,做的都是极为地道,听说师承自出逃的御厨,当年也是做菜给慈禧吃的。

陈于兴只能勉强算的上有点背景,更多意义上还是草根出身,虽然后来礼仪什么的都是培训过的,但是本质上讲还是不太在意这些东西,不过吃这个还是吃的很开心的。

他感慨道,“怪不得人人都要想着当人上人,看着吃的东西就能够明白了。”

唐静芸笑道,“吃你的去吧,还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又不是要你掏钱!”

陈于兴笑眯眯加快了吃菜的速度,反正有人请客啊,这样一桌没个几千块钱大洋是拿不下的,不吃白不吃。

于是等到陈于兴离开私房菜馆的时候,吃的还真的有点肚子撑。

唐静芸见此好笑,挥手让秘书和司机暂且先回去,她和陈于兴一起在弄堂里走走,消消食。

这个弄堂也是很有一段年头了,里面七弯八绕,如果不是常年居住在这里的熟人,很是有可能再次迷路。走到里头的很可能是条死路,但是在死路转头瞬间,也有可能发现还有条小路。

当然,唐静芸有异能在身,自然是不惧这样的问题。

两人一起走,时不时的说笑几声,陈于兴对这里的环境还是很感兴趣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弄堂是一个京都这个城市的缩影,映衬着这个城市的文化底蕴。

唐静芸对这说法不置可否,不过还是很喜欢这种弄堂的。

只是一边走着,她突然就是眉头一皱,因为她很明显的就是听到一阵仓惶的脚步声传来,用异能一扫,眼中闪过诧异,没有想到被追杀的两个人居然是老熟人了!

阿天拉着卢玉华的手,快速的穿梭在这片区域里,心中早就在骂娘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居然在这种约会的日子碰上追杀这样的狗血事情,心中暗暗咬牙。

如果单是追杀他,他倒也不怕,凭着他跟随方哥出生入死的本事,自然是不惧这追杀的。可是偏偏他身边还有这一个卢玉华,他可不敢为了她有一点冒险,所以只能——跑!

只是这胡同巷子他也不算熟悉,最怕遇到一个死胡同,那就糟了。

阿天看了眼自己身旁已经气喘吁吁的卢玉华,暗自咬牙,心里开始琢磨起接下来的计划。

唐静芸秀眉紧皱,心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艹”!

她不过就是吃撑了出门散步消失,怎么就碰上了这样惊险刺激的事情。如果不是熟人还好,以她的性子未必会多管,可是既然遇到了熟人,那断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唐静芸皱眉,眼看着前面一个转弯口的两个人已经向自己这里奔跑莱尔,眉头轻皱,一把拉住还不明所以的陈于兴,低声道,“等会儿当心。”

陈于兴还没弄懂这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看着转弯口快速的冲进来一男一女,还没等他看清楚,他就看到了这两人身后居然还有好几个壮汉冲过来,那昏暗下泛着冷淡的光芒,不由令他感到寒毛直竖!

阿天拉着卢玉华冲进这里的时候很明显的看到了这里的两个人影,心里低咒一声,可是换道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咬牙冲了,实在不行也就只能连累他们了!

他拉着卢玉华如同一阵旋风一样冲过了那两人的身边,经过的时候下意识的看向了一侧,一张凤眸含笑的脸庞毫无预兆的映入了他的眼睛。

还来不及做反应,过了两秒才迅速的停下。

卢玉华诧异的看向阿天,用眼神示意,不跑了?

阿天摇头,喘了口气才爆了句粗口,看来他的运气还不算糟嘛,居然被他碰上了芸姐!

后面追杀的人眼看着猎物不跑了,顿时就摩拳擦掌起来,不想,一条*横在了他们往前的路上。

只见唐静芸抬起一条腿架在对面的墙上。这样的小巷子里很窄,两个人交身而过都要侧身才能不碰上。自然轻而易举的拦住了这些人的去路。

一、二、三……六,唐静芸数了数人头,哟呵,居然出动了六个人呢。

“艹!臭娘们,找抽呢!还不给老子快点把路让开!”来人的脖子上纹着纹身,黑色衣服,扣子也没扣好几个,显得很流里流气,此时正瞪着唐静芸呵斥道。

唐静芸淡淡一笑,“此路虽然不是我开,但今天我还霸占上了,要想从此过,”她指了指自己搁高的腿,“就从小爷我这胯下钻过去!”

一旁的陈于兴早就被唐静芸这变化弄的震惊无比。唐静芸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优雅的,知性的,骨子里带着上流社会的高傲,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的出身来历,必然也是那种贵极了的家庭。

可是此时的唐静芸,分明就是一个痞气十足的野女孩,那模样姿态仿佛就是个混道上的。而且那姿态,要说没个几年是绝对不会有的,怎么能不让他震惊呢?

卢玉华心中也是震惊,但是到底比陈于兴好一点,想起和唐静芸见面时的场景,能够和阿天在深更半夜里一起喝酒的女人,怎么也不会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

瞥了一眼一旁一脸“本该如此”的阿天,见他脸上不复刚才的担忧,她心底冒出了“果然是这样”的念头。

纹身男顿时就是火冒三丈,脸色阴沉的看着唐静芸,冷笑几声,“小丫头胆子倒是不小,爷开始混的时候你还光着屁股吧!”

“嘿嘿,大哥,小姑娘长的那么美,不如你就屈身钻一钻她的胯吧?”一道公鸭嗓从其中一个人口中传出,那话里猥琐的意思,令的在场的人都是嘿嘿淫笑。更有人目光放肆的在唐静芸身上打量起,肆意而晦暗。

唐静芸自然不会被恼到,这样的阵仗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她早就说过了,她不喜欢和人生气,那太没有意义了,与其生气还不如直接动手呢!

所以她的身形猛然暴动,一脚踢向了纹身男,那脚下虎虎生风,纹身男哪里料到唐静芸这身手,脑袋匆忙的避开,但是胸口被踹实了,顿时倒飞出去。

剩余几人面面相觑,随即就是一拥而上。

陈于兴简直就被今天的唐静芸刷新了认知,他觉得自己之前仿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她一般。这样生猛的女人还是他眼中优雅的品着茶的女人吗?

卢玉华紧张的抓住了阿天的手,低声道,“阿天,静芸不会有事吧?你要不要去帮忙?”

阿天挥了挥手,道,“不要担心,再多来几个她也能解决。”更何况如果他没记错,芸姐和他一样,从来都是枪不离身,自己要不是担心卢玉华,解决这些杂碎并不难。

果然不出阿天的预料,唐静芸将人一一料理了。

这本身就是一条窄巷,对方看着人多,但唐静芸同时面对的也就前面两个人,所以压力并不大。

将一群人打趴下后,唐静芸这才若无其事的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裤脚。走回阿天身边,皱眉道,“知道这帮人的来历吗?”

阿天也是眉头微蹙,“应该是飞鹰帮的,最近那头被逼得走投无路,很可能他会狗急跳墙。不过也排除别人恶意栽赃的可能。”

唐静芸点头理解,心中却是赞成阿天的分析的。

“我已经打电话给弟兄们了,他们很快就会过来的,芸姐你不用担心。”阿天解释道。

唐静芸拍了拍阿天的肩膀,笑道,“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