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的爱人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和李定波相携离开,出了门就看到李定波的配车在外头等候着,秘书看见了之后立马就迎了上来,看清楚李定波身边的那个女子,不由诧异,这不是之前和主任激辩的女子吗?

唐静芸对着小秘书点头微笑,让小秘书心中无端升起了几分受宠若惊。

坐上车,唐静芸这才若无其事的擦拭了几下自己的手。一块洗的白净的手绢出现在她的面前,不由抬头看去。

李定波笑了笑,“擦擦手。”想不到这小师妹还有洁癖的一面,之前离开时和那个刘主任握手,他就看出了她的几分不乐意。

唐静芸拿过手帕将手主动擦拭了一下,她不是有什么洁癖,只是不太喜欢那刘主任手上黏湿的感觉。

“师兄最近还没将你那部门整理干净?”唐静芸身子向后靠着,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懒洋洋的开口。之前喝的白酒开始作用了。

李定波呵呵一笑,“放心吧,我留着刘主任只是因为他还有点用处,我正准备把他背后的人连根拔起呢。”

可怜的刘主任,至今还在想着讨好巴结这位新上司,却不知道自己在李定波眼中早就是待宰的羔羊了。

“师兄,你算不算是公报私仇?”唐静芸眯眼一笑,带着几分不怀好意。

李定波伸出手很想要狠狠的揉一揉这个小丫头的脸,不过顾及着彼此的身份才作罢,恶狠狠地道,“我这么做是为了谁?小师妹你居然还给我来这套?”

唐静芸大笑出声,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笑道,“师兄,你说你这样像不像是在养女儿?”

“噗嗤——”坐在副驾驶的秘书和开车的司机,终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仔细一想,还别说,还真有那么几分味道在里头。

李定波悚然,对此只能无声的苦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唐静芸悠悠一笑,看着三师兄那张扭曲的脸,不由笑了起来,看着三师兄那张正经脸变色真是特别有意思。好吧,潜藏在唐静芸骨子里的恶搞因子又在冒头了。

车子无声平滑的行驶着,两人交谈了好一会儿,这让司机和秘书再一次确定,这位唐小姐在李主任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低,不然就解释不通她为什么会在李主任这里享受到这么多的优待了。

——

与此同时,留在饭店里的人此时都是面面相觑,很多人过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顿时脸色复杂的看向了林父的儿子林明和他身旁的女生尚明珠。

林父也是回过神来将自家儿子叫过来,低声询问道,“那位唐小姐是什么人?”

林明摇了摇头,“她只是我的一个校友,其他的我并不清楚。”抬头看了眼父亲慎重的神色,补充道,“她本来就很有本事,是燕大里的名人,和学校里不少*都有来往。”

林父闻言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看来这个女孩子的身份并不一般啊。

突然一旁的尚明珠补充道,“她和我们学校的崔教授关系很不错。”

“崔教授?哪个崔教授?”林父的心头狠狠一跳,赶忙追问道。

“就是教授我们经济学的崔哲才崔教授。”尚明珠道。

“嘶——”周围的几个竖起耳朵听三人对话的其余人,都是忍不住吸了口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李主任在出国前,曾经也是拜在崔教授门下的高徒吧?

那么说……

唐静芸称呼对方为师兄,对方称呼她为小师妹,这样的关系不要太明显啊!这唐静芸分明就是崔教授的关门弟子啊!

崔教授要收最后一个弟子之后就收山的消息在京都传播了很久,也不乏有人毛遂自荐,但是一直都没有听闻谁被收下。原来早就有弟子了,只是之前一直都比较低调无人知晓罢了!

原来这样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刚才就坐在他们身边!不少人都是懊恼不已,暗恨自己刚才错过了最好的结交的机会!

难怪刚才那么傲气,根本就不见刘主任放在心中,敢情人家自己的师兄就是掌握着刘主任生死的人,人家的老师那是能够上达天听的大人物!有这么傲然的身份,别说是让她敬酒了,就算是端着酒杯喝一口那都是荣幸了。

这下子大家都将幸灾乐祸的神情投注到一旁的刘主任身上,他刚才那点小心思,可是被在场不少人看透了,焉知人家那么灵慧的女子是不是也看透了?

也有人用羡慕嫉妒的眼神看向林父,要是是自家的孩子与那位唐小姐结交起来就好了!

林父心中暗自琢磨着,随后就带着两个孩子率先告辞离开了,这下子所有人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包括一开始傲气的很的两位“大人物”。

林明在自己父亲背后目睹了这样的场景,心里忍不住升起些许感慨,自己这算不算狐假虎威?

早就知道唐静芸身份非凡,只是没有料到她的身份居然会如此厉害!而她的身份只有那么简单吗?他看未必!

——

唐静芸回了胡同巷子的四合院里头,进门后就看到姜晔在看书,姜晔低垂着头,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灯光下仿若潜藏着无限的温情。

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话,总有那么一盏灯是等你的。

现在想想,这盏灯不就是她寂寞的人生中那一盏等她的等吗?

或许等到两鬓苍苍,等到他们彼此都已经老的不能再东奔西跑,一起守在这个饱经沧桑的四合院里。那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吧?

姜晔听见开门的声音,却不见接下来的动作,不由抬头看去,就看见那个女子正站在门口对着他轻笑。那笑容在昏黄的灯光下透着恬静,那双凝视着他的眼神,带着满满的笑意撞进他的心头。

他不由退散起身上的冷硬,笑着招呼道,“杵在门口干什么,又不是客人,还要我招呼你吗?”

唐静芸抿唇一笑,将门关上,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挂在一边,走到姜晔身边坐下,笑着靠在他肩上,“杵在门口看你,我发现我的眼光真是太好了一眼就将你这样的男人给抢到了手。”

姜晔闻言低低地笑了起来,胸膛轻轻震动,给人一种很厚重得感觉。很明显,唐静芸的温柔软语取悦了这个钢铁般的男人。

他手上让她的头靠的更舒服一点,一手圈住她,展现出他强烈的占有欲一面,随后问道,“我今天回了一趟姜家。”

唐静芸知道,姜晔说的姜家必然是老爷子长期居住的青松园,笑问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一般没有大事,姜晔不会轻易回去。他的性子摆在那里,和他父亲姜广川的关系不好,叔伯兄弟间也因为他早年就在军部而较少来往,更因着他远超同龄人的成就让他背负起姜家继承人的身份,这就造成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更是多了几分生疏。

姜晔点点头,“嗯,有些小事,军部有件大事要办,挺危险的,爷爷想要我去参加执行。”

唐静芸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怎么想的?”

“爷爷说,如果我成功完成这次任务,姜家就是我的囊中之物。”姜晔回道。

唐静芸右手摩挲了一下,这是她烦躁的时候想要点烟的习惯,过了一会儿才沉声道,“去吧,男人的骄傲是要用功勋和荣誉洗礼的。”

姜晔轻轻抚摸着唐静芸的头发,轻吻着她的发旋,温声道,“放心吧,我会注意安全的。男人的勋章固然是荣誉,但是你比荣誉重要的多。我以前是不信的,有了你才知道,因为心有牵绊,所以人才会有所畏惧,才会想要千方百计的活下去。”

唐静芸靠在姜晔怀里,想着这个男人前世在京都里从来都是名声不显,罕有关于他的消息传,想也知道这个男人当初定然依旧是游走在生死线上,以忘却京都里的事情。

她想,如果不是遇到她,恐怕他的生活轨迹也不会改变吧?就是她,将他的生命带到了另一条线上,从此她和他的命运交织成另一章曲谱。

虽然她会担忧他的安危,私心里未必期望她去,但是就像她刚才所说的那般,这个男人就是一匹狼,一匹野生的狼,怎么可能安稳的圈养在家中呢?

她愿意放他翱翔在天空,就像他能够包容她的野心一样。相爱的人总是要将心比心,理解另一半的心声,如此才能长长久久的走下去。

所以她让他去,去吧,我的丈夫,你辉煌的未来不要因为我而羁绊,你必将站在权利的巅峰。

两人心意相通,自然知道对方的心理,所以姜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拥她在怀里。

姜晔想起自己爷爷告诉自己的那番话,“如果你想光明正大不受阻力的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要在姜家拥有谁有不容反驳的话语权。”

所以,我的妻子,我的爱人,为了我们未来幸福的、无拘无束、不受家族束缚的生活,请允许我去冒险。

等着我,我将用满载的荣誉为你铺一条通天大道,一条满是辉煌的道路,将你送上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