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管好你的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出言的女子被唐静芸那不温不火的笑容弄的有些不快,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呵斥道,“看什么看,别自己对号入座!”

唐静芸勾唇,原来还是一个脾气火爆的呀,而女子身旁的另一人,则是悄悄地拉了一把同伴得衣服,示意同伴把脾气收敛点。

就在这时,店门猛然被人撞开,就见一个男人神色狰狞,手上拿着刀冲了进来,店里的老板上去阻止,被来人一刀划伤了手臂,殷红的血汩汩的从他手上留下。

唐静芸和那两个女生坐的靠门近,那两个女生虽然打扮成熟,但是哪里见识过这样的阵仗,尤其是那个脾气火爆的女生,更是尖叫出声。

她不叫还好,一叫就让来人将注意力转移道了他的身上,抄起手上的刀就往女子身上砍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坏了,她竟然除了尖叫以外根本不知道闪躲。

那刀子看上去很锋利,在阳光下泛着银白色的光,一刀下去非死即伤,就算侥幸不似,那身上留下的伤口肯定也要缝针,留下难看的疤痕。

唐静芸见此眉头一皱,就在女子的尖叫声中霍然起身,手上的面碗往男人的手腕上一砸,哐当一声令男人的手握刀不稳,随后就是一脚将刀子踢到角落里。

不想男子居然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唐静芸眉头轻皱,脚下一把椅子踢过去,欺身上前扣住他的手腕将刀子夺过来,随即就是一个膝顶,手上一拳击出,将人击飞了出去,撞翻了好几张桌子。

“啊——”

场面顿时显得混乱。

唐静芸却是神情淡然,好似刚才这样灵敏狠辣的身手并不是她展现的。

那个男人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呕吐了几分,随即嘴角冒出白沫就不动了。

在场的人顿时都是紧张的不得了,唐静芸倒是冷静,对着这些人呵斥道,“还不报警!”

转身去看那个面馆老板手上的伤口,伤口颇深,但是好在并没有伤到主动脉,唐静芸从一旁的桌子上拿出毛巾替这位老板简易的包扎了一下,让老板连声道谢。

周围的人经过了刚才的惊心动魄的场面,有人小声嘀咕,“这不会是弄死了人吧?”

唐静芸闻言看去,正是那个刚才叫的声音最大的火爆女子,此时一脸后怕,远远的避开,似乎很是担心沾染上命案。

老板闻言对唐静芸安慰道,“姑娘你放心,你这是见义勇为,正当防卫,这人是这条街上的,本来就精神有点不正常,我到时候一定会跟警察如实反映的。”

唐静芸点头,这世道人情冷暖素来如此,好在她本身也没有想要别人感激她,而她自身站立的高度,也不会在意因为这件事沾染上麻烦。

一边这样想着,她一边给人去了个电话,她今天下午在翡翠居那里还有会议,并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警察局里。

面馆里吸引了很多人的到来,警车和救护车几乎是同时到达的,警察下来就盘问人,而医生则是进行了简单救治,随后就将人带回医院治疗。

一个老警察走到唐静芸面前,唐静芸见着有几分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而那个警察也是极为客气对唐静芸伸出手,道,“您是唐小姐吧?”

唐静芸挑眉,随后想了起来,唐凌峥弄死年霄的时候,自己被卷了进去,这个老警察就是其中一个来带自己回警察局的。

她笑着伸出手,“你好,原来是警官你,许久未见。”

老警官对着唐静芸善意一笑,自己当初可是见识过这位小姐嚣张的模样的,连当时局里号称很有人脉的孔玉红都拿不下她,愣是让她施施然的走出了警局,可见她背景之大,绝对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他带来的警察也是一愣,自己头儿平常行事刚正,很少会看见他对人示好的模样,也不知道这位女子是什么来头。

至于那个刚才讽刺唐静芸的火爆女子,满脸的不可置信,没想到刚才还被自己嘲讽的女生居然本事这么大!

“按规矩是要做回局子里做一个笔录的,不知道唐小姐方不方便?”老警察笑问道。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声响起,他连声应是,挂了电话后就笑道,“局长说了,唐小姐贵人事忙,这笔录就省下了,不耽误您时间了。”

他的样子比刚开始更加恭敬了。而这突然的改口,想也知道定是那一通电话造成的,还提到了局长,在场的人心中大叫乖乖,这女生是什么来头?!

唐静芸见此也知道是自己的那一通电话奏效了,当下笑着点头,转身对着那个女生点头示意,淡笑道,“要是要在这皇城跟脚下混,我劝小姐一句,说话还是要三思,不然得罪了什么人物被整死都不知道。”

说完这话就匆匆出了门,她是个守时的人,已经耽误了很久。

留下原地脸色涨得通红的女子,而不少之前附和着笑的人都是满脸尴尬。

谁能够想到这样一个在普通面馆里吃几块钱一碗面的女子,会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呢?

面馆里的事情只是唐静芸生活中的一个插曲,她的生活中还有很多事情等待着她处理。

别看她看上去挺悠闲的,但是她手头的几个产业都是在快速发展中,其中需要她决策拿主意的事情一点都不少,只不过她比较擅长忙里偷闲而已。

——

最近,京都里余家和卢家闹了起来。

事情的起因有些模糊,听说是卢家那位不太成器的卢天华卢少,不知怎的手上拿捏住了余大小姐的把柄。

这余家要是还是原先的余家,这个把柄对于卢天华来讲自然是没有用处的,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却不好说了。

卢天华仗着手里有余晴柔的把柄,行事愈发的嚣张,连着两次让余晴柔没脸。而余晴柔从小都没受过这样的气,当场就摔了酒杯。

余晴柔更是在私底下的聚会上放言,“他卢天华算个屁!我余晴柔捏死他,就像是捏死一只臭虫!”

当卢天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场就扬言等着余晴柔的报复。

这虽然是小辈们之间的事情,但是因为余家的原因,早就被很多大佬暗中注意。也有不少人暗暗摇头,这余家大小姐虽然看着优秀,但到底从小到大经历的困难太少,顺风顺水的多了,性子难免不够沉稳。

难怪姜晔不愿意与之联姻,说不定就是看穿了她这性子,毕竟以姜晔现在的势头,他的妻子将来那可就是姜家的当家主母,怎么能够娶这样不够沉稳的媳妇呢?

至于卢天华,只能说一句,“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这样的翻脸无情的本事,也难堪大用。

而卢天华那头也是骑虎难下,焦躁地等着这余晴柔再出什么招数,心里盘算着大不了就将录音和资料交上去。

只可惜他等到的是一场死亡。

一场车祸终结了他还很年轻的生命。

这下子,卢天华的父亲,卢玉华的二叔,怎么可能轻易了事?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打算将来靠他争家产、靠他养老的,现在就这么死了,他怎么也不会息事宁人啊!

联想起余家大小姐在之前放出的话,卢二叔顿时就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余家,放出话要让余晴柔还他儿子的命来。

于是,整个京都又一次闹腾了起来。

卢二叔和余家顿时就是你来我往好不热闹,简直就像是在唱一出大戏。只不过这两方的心情一定不一样。

这卢二叔骨子里带着几分痞气,分明就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至于余家,则是大感丢脸。

堂堂余家,好歹曾经也是京都一流世家,子孙三代人才辈出,就算现在不如以往了,可什么时候成为了京都上流茶余饭后的谈资了?这也太丢脸了!

不过也确实有不少人将目光投向了余晴柔身上,毕竟卢天华这样一个纨绔子弟,有谁仇怨深到要取他性命呢?

唐静芸将思绪收了回来,嘴角带着恬淡的笑意,看着眼前这个成熟知性的女子——卢玉华。

今天的卢玉华穿的很低调,一款简单大方的春衫,勾勒出姣好的身材,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

两人正巧都有空,就约出来聊了聊接下来翡翠居和爱尚珠宝的合作,顺便也提及了一下这卢家和余家沸沸扬扬的事情。

卢玉华眼中闪过几分可惜,虽然她是十分看不上卢天华的,但是到底也是流着卢家的血脉的人,现在人都死了,多少还是有些感慨。

唐静芸笑着安慰了几句,淡笑着将卢玉华携手出门。

外头已经停了一辆车子了,唐静芸自然是猜到是阿天的车子,看来这两人的感情倒是稳定了下来。

她看着阿天对她点头致意后离开,不由微微眯起了凤眸。这卢天华的事情还真不是她这里出的手,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一方的手脚呢?或者真的是巧合?

她个人倒是更倾向于前者,看来这余家当初还真得罪了不少人,现在墙倒众人推,也有人乐意让余家倒霉。

至于余家出手的可能,唐静芸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余家可不是傻子,弄死个把人,没必要将余家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一个娇俏带着几分傲气的声音响起来,“唐静芸,你怎么也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