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远东事宜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三人上斯德会所吃了一顿饭,斯德会所的奢华以及其本身的高端,饶是在沪市见多识广的徐恒元都忍不住大呼惊奇,更是对这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荣娇虽然早就来这里玩过好几次,但是依旧玩的很开心。

唐静芸对此则是挑唇一笑,不知道这俩人日后知道斯德会所的归属时,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笑让徐恒元和荣娇都觉得心里有几分奇怪,总感觉唐静芸的笑容里带着些什么令人些玩味儿的目光,可是他们又找不到这个原因。心中暗道可能自己最近心情不好,多疑了。

出了斯德会所,荣娇就被一辆黑色的大奔接走了,昏暗的灯光下,徐恒元只是隐约看见了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的身影,觑了一眼身旁的唐静芸,见她并没有阻止,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唐静芸悠悠一笑,不意外方青锋会知道荣娇的行程。在斯德会所这个自己的地盘,自然完全没问题。

她的眼中流露出些许感慨,原来谈起热恋中的男女,哪怕是方青锋这样理智的男人,也能表现的这么黏人,这么如胶似漆。

随即就是想起了自己和姜晔两人,却并没有这样过,而是直接过渡到了老夫老妻细水长流的状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着车子离去,唐静芸抿唇一笑。随后看向一旁的徐恒元,用下巴示意了前面热闹的市中心,道,“一起走走?”

徐恒元点头,笑道,“好啊,求之不得。”

唐静芸双手插在裤袋里,两人之间拉开了半臂的距离,不近也不远。再过一段距离就是一片小广场,夜市十分兴盛,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唐静芸双手支撑在石质的栏杆上,徐恒元也跟上,夜风轻拂,带着几分舒适和清爽。

她突然开口道,“怎么突然进京了?”

徐恒元勉强一笑,“我爸的安排,他那个老头子总是人来疯,想一出是一出。”

唐静芸沉默了一会儿,道,“是不是远东投资出问题了?”

徐恒元猛然看向唐静芸,目光灼灼,似乎在估量她这句话的意思。怎么可能,远东的事情除了自己父亲以外,也就远东的财务经理才知道。就算是他,也是无意间撞破了才被告之的。

难道是财务经理背叛了他父亲?随即他心里自己否定了这个答案,不是他有多了解那个经理,而是他相信他父亲看人的眼光。那么唐静芸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在徐恒元的注视下,唐静芸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从中抽了一支出来,另一个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却不点,只是在手腕把玩。过了好一会,她才点上。

吸了一口烟后,她抿唇笑道,“干嘛这么看我?”

徐恒元不说话,唐静芸不由摇头,到底是少年人,哪怕佯装的在成熟,心性总归还是不够沉稳。要是今天换了他老子徐寅东在这里,怎么可能被自己一诈就诈出来?更遑论这样直观的暴露自己的弱点。

“回头跟你父亲说一声,是不是有个叫胡毅的男人在远东任职,有空去查查他。”唐静芸没有吊人胃口,直接说道。

自从上一次和何延陵去了沪市的那家旋转餐厅后,她心中就将这个男人盯上了。

想起前世的远东投资,也曾一度有危机的时候,听闻是投资失误,几次国际投资上出现操作失误,随后国内的好几项投资都失败,大笔的流动资金缺失,导致资金链断裂,差一点就要破产。

当初远东是怎么转危为安的唐静芸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在那之后徐寅东出现的场合明显少了,对远东投资的控制也不再是如指臂使。想来是有人注资分薄了徐寅东手中的股权吧。

这一世因为有自己的干预,徐寅东在股市上狠狠的赚了一笔,意外的让他免于了资金链的断裂,但也依旧遭受到了困难。

本来,唐静芸虽然有着前世的记忆,但是也并不清楚远东内部出了什么问题,直到她那次遇到了胡毅,不,应该准确的讲,是胡毅身边的那个女伴。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女人和余家关系很密切啊……

唐静芸眼中闪过精光,嘴角上挑,那略薄的嘴唇勾起,带着几分凉薄和冷漠。看来自己又无意中破坏了某些人的一个布局,这可真是喜闻乐见的好事。

徐恒元侧头看着唐静芸,就见那个女子目光幽深地看着前面的那片热闹,眼底深沉如海。烟雾缭绕中,看不清她的脸,只能感觉出几分苍凉冷漠的味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徐恒元直接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打给了他的父亲,将自己从唐静芸口中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他。

挂了电话后,就见唐静芸已经恢复了一贯的笑容,笑道,“走吧,你也刚来京都,舟车劳顿的,我先送你会酒店把。”

好似两人间什么对话都没有说。

但是分别的时候,徐恒元对唐静芸笑道,“谢谢。”

唐静芸摆了摆手,很认真地道,“我们是朋友。我唐静芸虽然冷漠了点,但是对朋友绝对是真诚的。”

徐恒元嘴唇动了动,唐静芸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好好睡一觉,醒来后你就会发现生活一切如旧。大人的事自然会有大人来操心。”

说着就转身扬长而去。

徐恒元看着唐静芸,眼中闪过复杂。终究还是重新露出了笑容,转身回去休息。

他想,原来这才是朋友啊。忍不住想要捂住自己的眼睛,苦涩中夹杂着欣喜的笑声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

李定波的办公室里,一男一女对坐在沙发上品茶。

唐静芸神情自在,脸上带着几分温和的笑容,而李定波依旧是一身中山装,骨子里透着几分儒雅的味道。

很难想象着此刻两个都是淡然的人,刚才发生了剧烈的争论,两人对自己的观点各执己见,各不相让,场面堪称激烈。

秘书正在小心翼翼地收拾桌上的瓷片,目光时不时的往安坐的唐静芸身上飘去。心中有些难以置信,这个现在看上格外宁静的女子,居然能够和他们主任争辩到那样的程度。

这李主任虽然才来没多久,但是第一天就敢让好几位尸位素餐的老资格人物滚蛋,更是一场激辩将人训的体无完肤。足以见其强硬务实的作风。

他心中轻轻的摇头,果然人不可貌相,你还别说,这两人表面看上去都很没有侵略性,但是真正爆发起来,还真是令人有些怂。

秘书收拾完东西,恰恰的走了出去,小心的阖上门。看到外头探头探脑的同事,他默默的低下头,这些人估计也是被刚才那一番争辩弄的心里痒痒的。

等到唐静芸出门的时候,就收获了这个国投部门所有员工的目光致意,大抵都是心生好奇,或者是佩服。

唐静芸对着他们淡淡一笑,想起自己和师兄的那一番辩论,不由挑唇一笑。直至今日,她才算是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学术辩论。不由勾起了唇角。

出了这个门已经正午了,唐静芸也有些肚子饿了,正好去找了个小餐馆坐下点了碗面,刚吃了一口就收到了徐寅东的电话,她笑着接了起来,“徐董,吃了吗?”

徐寅东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这才发现是用餐的时间,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果然是太高兴了,居然这个都没顾及到,有些尴尬道,“打扰唐总吃饭了,是我老徐的不是啊。”

唐静芸笑,“徐董这是要折煞我也,别人能够接到徐董的电话就算是半夜都得爬起来啊,更何况是我的一顿饭呢?”

徐寅东闻言哈哈大笑,这个唐静芸的说话总是能够让人感到开心,笑道,“这一次是打电话来感谢唐总的,如果不是唐总提醒了犬子,恐怕我现在还被吃里扒外的人蒙在里头。”

唐静芸抿唇,笑道,“不用这么客气,于情,咱们也算是半个忘年交,我和恒元也是朋友,于理,将来我进入投资界,也离不开徐董的匡扶。”

“那感情好,唐总将来必定大有所为,以后有这样挣钱的机会可别忘了我,你吃肉,我老徐喝点汤就好了!”

唐静芸笑呵呵地应下了,知道这徐寅东是承了自己的情,心中也是颇为满意他的作风,果然老狐狸行事还是很地道的。

两人又聊了几句国际风投的事情,唐静芸就挂了电话,看了眼已经有些凉的面,无奈一笑,低头吃了起来。

“早就听说京都人能侃,连个司机满口都是国家大事,我本来还不信的,没想到在这样一家小面馆里吃东西,都能碰上一个满嘴都是听上去好像很了不得的事情。”

一个清亮的女声从唐静芸邻桌传来,伴随着另一个人捂着嘴闷闷的笑声。

女子的声音并不小,面馆里人也不多,很多人自然知道这说的大概就是那个坐在一边吃面的女子,也有人闻言笑了出来。

唐静芸抬头看去,发现邻桌坐着两个打扮成熟的女子,她对着两人点头淡笑,并没有打算出言解释。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她要是碰上一个人都要解释自己的身份,那她日子就不用过了。更何况,她唐静芸的人生需要去向别人解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