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回国的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李定波沉思了数秒,轻叹一声,“因为舍不得吧。”

我终究是生于这片土地,长于这片土地,黄河水哺育了我,广阔的土地启迪了我,让我离不开故土。

他笑了笑道,“我在国外碰到了一个很有趣的社交软件。我看到了那片故乡的明月,然后我想,是时候回去了。”

这真是一个很诗意的回答。

可是唐静芸看着他那满身的学者气息,却无端的升起了几分相信,大概只有像是最纯粹的学者才能在心底饱含深切的感情。

她笑问,“是什么软件?”

李定波呵呵一笑,“是一款叫飞鸽的软件,是我们华夏人研究出来的,你是不知道啊,这款软件现在风靡了国外的大学圈,已经向周边扩展。”

飞鸽?唐静芸挑眉,看来自己当初策划的方案效果很好嘛。没错,这款社交工具正是讯飞研发的,现在已经投入到国外,看上去效果很不错。

李定波将飞鸽夸的很棒,颇有几分推崇的意思,尤其是对这背后的策划人很感兴趣。

他怎么也料想不到,这软件的实际拥有人此时就站在他面前,正在淡笑着听他说话。

“可惜了,华夏当下还不足以大范围的推广电子技术……”李定波说到最后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唐静芸闻言,轻声道,“会的,一个产业的从无到有道兴盛,总要有企业去做的。”

李定波被唐静芸话里强烈的信心震惊到了,他定定的看了唐静芸一会,才忍不住笑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其实和同龄人不一样?”

唐静芸挑眉,眼底带着灵动,“那是自然的,天才和凡人总是有区别的。”

李定波哑然失笑,随后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好,好一个天才和凡人!我辈少年人,当有这样的气势!”

一个平庸的人说出的大话,只会令人耻笑,而一个高端的人,不管是谦虚还是骄傲,总会有无数人为你找到借口。

李定波笑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这一回我是应邀回来掌管外汇投资部门的,将来如果有需要,还请小师妹不吝赐教。”

唐静芸凤眸上扬,外汇投资?这可真是一个重要的部门,看来国家在国际金融领域的几经风雨,也开始注意到这一块领域。一个国家的外汇,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保证这个国家的稳定。在那些资本大鳄的袭击中,能够保持不受到毁灭式的袭击。

而李定波能够被邀请回国来管理这样的部门,足可以见上头对他的期待之深,能力之肯定。

她笑了笑,“三师兄,这是我的荣幸。”她扬了扬自己手上的书,笑着道,“我今年可能会去华尔街走一趟。”

李定波眯起了眼看向眼前这个始终平静的女子,这才恍然发现,自己还是将她看的太轻,这个女子根本就不能用平常的眼光去衡量。

“果然比不得你们年轻人,锐气十足啊!”

唐静芸哈哈一笑,没有再多言什么。

她这也只是提前告知一下,说不定某天自己这位三师兄就会找上们来呢。她的嘴角勾起,似乎在算计着什么。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儿关于国际投资的事情,令李定波愕然的是,唐静芸的知识面居然如此之广,在很多方面都颇有造诣。

今天也就是李定波在这里,要是换了一个人,恐怕根本不能跟上这位小师妹的思路,她的思路往往天马行空,大胆而创新,但是也不乏谨慎,往往能够在最危急的时候刹车。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她的言行中,李定波就忍不住升起激赏。

她迟早会超越他们这些师兄前辈的,她还那么年轻,未来的发展前途迟早会超越他们的。

——

唐静芸下午有课就率先离去看,李定波狠狠地舒了一口气,有些没有形象得瘫倒在沙发上。

感觉到自家老师投来戏谑的眼神,马上恢复了一贯的坐姿。

“你这位小师妹感觉怎么样?”崔老老神在在地问道。

“堪称鬼才一般的人物。”李东波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评价道,“这师兄辈里,大概当属小师妹将来最为厉害了。”

崔咯也乐得看自己弟子相处的好,看着自己三弟子两鬓冒出的白发,忍不住有些心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回来了,回来就好啊。”

李东波闻言眼中闪过感慨,回来了,终究还是回来了。

他想起刚才自己的小师妹问过自己,“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这个国家,它贫穷,它落后,它存在不公,头的制度上还有很多缺陷,为什么还要回来呢?放弃那一等的社会保障,一流的医疗技术,高端的薪酬,孑然一身的回到了这个这里。

他想,首先因为他爱这个国,然后他爱这里的人,因为爱,所以无所顾忌。

爱有小大之分,但本质并不差,都愿意为了对方,赴汤蹈火。

“这会回来后好好抓住机会,定波啊,你是个有能力的,国家损失不起你这样的人才。”崔老苍老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感慨出来,打断了李定波的思绪。

李定波抿唇一笑,他那略厚的嘴唇,显得有几分憨厚,但是谁能够知道在,这个男人曾经在这片领域里的辉煌战绩呢?岁月已经将他曾经的棱角打磨圆滑,但只有他知道,改变的只是外在,他内里的坚持从来都不曾改变!

——

唐静芸上完了课,和荣娇搂着手臂走了出来,两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意,看上去她的心情很是不错。

荣娇的脸上的笑容恢复了往日的明媚,唐静芸见此,唇角勾起,眼底的笑意也更深了几分。

唐静芸走到教学楼外面,就看到围着不少人,只见一个理着碎发的帅气男人正单手插在口袋里,连上带着几分笑意,侧头正跟身边的朋友在说笑。

身上的气质很成熟,饶是在这帅哥美女不少的燕大,也是颇为抢眼的人物。

然后,在班上很多人诧异的眼神,就见燕大的名人唐静芸很熟练的吹了一个口哨,带着几分笑意的上前和男生拥抱。

松开后,唐静芸笑着锤了男生的肩膀,笑道,“好家伙,来京都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我也好准备一下招待你,尽尽东道主的本分。”

来人正是徐寅东的儿子徐恒元。今天的徐恒元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修身玉立,看上去很有几分名门贵公子的风范,脸上的笑容得体迷人,也难怪让燕大的学生围观。

燕大的学生见来人是找唐静芸的,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也不是第一个这样行头的名流公子跑到燕大来堵人了,反而有种“果然如此”、“我猜就是找她”的念头。

唐静芸对徐恒元介绍道,“荣娇,我的闺蜜。”又对荣娇道,“这是徐恒元,我在沪市新结交的朋友。”

徐恒元有些诧异的从唐静芸口中听到“闺蜜”二字,大概是唐静芸在股市上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成熟,导致他下意识的将她归类到和他父亲一个档次上的,“闺蜜”二字听来难免有些违和感。

这才恍惚发觉,原来唐静芸也不过是和他一般年纪的女生罢了。

荣娇大大方方的伸出手,笑道,“你好,谢谢你照顾唐小芸。”

徐恒元伸出手也是和荣娇握了握手,仔细端看了几眼荣娇,这才讶然开口,“荣小姐?”

荣娇目露愕然,“你见过我?”

“是的,家父徐寅东,我曾经跟随父亲去港都,有幸远远见过荣小姐一眼。”别看徐恒元语气平淡,但心里也一点都不平淡。

我靠,唐静芸不愧是唐静芸,连个闺蜜都是荣氏最受宠的幺女,真是不得不佩服!

而荣娇也是诧异,她出席的宴会不多,而能够同样出席这种宴会的人,档次自然也是高端的,没有想到唐静芸不过是去沪市一趟,居然就认识了这样的朋友。

两人都是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心中都对彼此高看一眼。

不怪这两人这样的行事作风,自幼生活在那样的圈子里,家世、人品、能力往往都成为他们衡量一个人有没有结交资格的对象。

如果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们这些人自然也不会放低姿态去迎合,就像是一个老板不会反过去符合下属的要求。

往往只有站在高处的人,才掌握更多。

当然,唐静芸算是一个例外,但是她本身的堪称惊才绝艳的能力摆在那里,别人结交也无可厚非。

唐静芸挑唇一笑,对徐恒元笑问道,“怎么样,吃穿住行都安排好了吗?没有的话我来给你办?”

徐恒元摆摆手,拍了拍身后的豪车,笑道,“车子已经找朋友借了一辆,住的话在福德酒店,我来的时候我爸已经给我安排好了。”

提起他父亲的时候,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唐静芸没有错漏过那一瞬间的表情,又看了看他精神的打扮下,眼底有些许不明显的青黑,看上去并没有休息好,她眼中若有所思。

随即就收敛了思绪,笑道,“既然来了我总得请你吃一顿,走,我和娇娇做东,给你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