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关门弟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阳光洒在女子的脸上,让那张白净的脸庞看上去宛如带着金光,令来往的学生不觉被她的气质和容貌所吸引。

过往的很多学生都认识唐静芸这个在燕大里的名人,也不乏有学生认出了唐静芸身边的老者,正是那个素来脾气难搞的崔教授,都是和她笑着点头。

也有和她熟悉的,对着她挤了挤眉毛,他们大多听说过唐静芸和她身边的崔教授“相爱相杀”的故事,也就唐静芸这样心里强大的人能够和崔教授并肩走在一起。

唐静芸对此都是笑眯眯的回应,一概的好脾气。

等到离了这校园里主干道上的学生,崔教授才笑道,“真看不出来,你个敢和我骂战的炮仗性子,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人缘?”

唐静芸笑眯眯地道,“是啊,我的人缘可不是真的好吗?不然你这老头子干嘛赶着抢着的非要收我做关门弟子?”

崔教授被唐静芸这不要脸的程度噎了一下,真想拿把尺子丈量一下这小丫头的脸皮到底有多厚,说的好像自己的关门弟子有多不值钱似的。

于是,崔教授这个老头傲娇了,一扭头转身就快步离开唐静芸的身边。

唐静芸哈哈一笑,跟着崔教授身后十步的距离,不远不近,一脸好笑。

没错,就在前几天,崔教授就收了唐静芸做自己的关门弟子,也是最后一个弟子。

那可是当场行过拜师礼敬过茶的正规拜师,当时到场道贺的就有崔教授的好几个多年知交,场面虽小,但来人的面子可一点都不小。

唐静芸其实很感念崔教授的行为,别看这个老头看上去不好相处,其实他对待自己很好,是真心把自己当成弟子来对待的。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崔教授在燕大里分配的公寓,崔教授进门后老神在在的坐在了沙发上,看见唐静芸笑眯眯地晃悠进来,没好气得哼了一声。

唐静芸莞尔一笑,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盒酥糖以及一小罐的茶叶,一一摆在老人家的面前。

“这罐茶叶可是特级西湖龙井,”唐静芸笑着介绍道。这可不同于外界随便捞一把都是一大票的特级龙井,是真正意义上特级,从取材道加工,每一道手续都是严之又严。她也才弄到那么一小罐,全都给崔教授带来了。

又指着那盒酥糖,笑道,“呐,你上次不是说想吃酥糖吗?我托人从上海带过来的,很正宗。”

崔教授闻言,脸虽然还板着,眼中却是闪过慈祥。果然,还是女孩儿比较贴心。可怜他老头子一生收了好几个关门弟子,都是臭小子,这群小子除了逢年过节外,也就有事求他的时候才会上门,哪里有这个最小的女弟子贴心?

长着褶子的老脸顿时笑的像朵菊花。

唐静芸抿唇一笑,其实这个老爷子挺好哄的。

两人交流了一会儿,唐静芸就上崔老的书房里头去了,崔老这里可是有很全的经济类的书籍,正好是她最近用的到了。

崔老也是乐呵呵地让她赶紧进去看书,大概对于自己最小的弟子,尤其还是个女弟子,他也是更多了几分喜爱和宽容。不然怎么会有“百姓爱么子”的说法呢?

等到唐静芸再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诧异的发现一个男人坐在崔老的对面。

那个男人三四十岁的样子,皮肤略黑,一身中山装衬托出他身上浓郁的学者气息,看上去很是儒雅。

男人听见响动也是朝唐静芸望来,和唐静芸的视线一触及收,对着唐静芸笑着点点头。

“来,阿芸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的三师兄李定波,之前一直都在国外,这一回终于同意回来了。”崔教授笑着介绍道。

李定波站起身对着唐静芸伸出了手,笑道,“早就听闻老师新收了个关门弟子,没想到是个这么精致的女娃娃。”

唐静芸抿唇一笑,和李定波握了握手,笑道,“早前还听老师念叨过三师兄,没想到眨眼就看到了,这可真是我的运气。”

两人都是哈哈一笑,气氛颇为融洽。李定波却是在心头暗暗好奇,不知道这位小师妹有什么本事能够让自己的老师亲自出马收入门墙?

唐静芸在另一张沙发上坐定,听着这两人继续刚才的谈论。

“……老师,我还是原先的观点,这一次牛市已经很好的说明了问题,股市虽然是资本主义市场的产物,但是国家依旧要通过宏观经济政策来调控。你不能放任不管。今年第一季度的股市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有多少人因为股市动荡而倾家荡产?”

李定波的脸上闪过几分坚定。

崔教授眉头皱了皱,闭目沉思。像他们这样的老人家,并不仅仅是一个燕大任教的经济学教授那么简单,很多时候还承担着国家智囊团的身份,那是真正能够上达天听的人物。

很多时候国家的政策都会受到他们的影响,所以由不得崔教授不谨慎。

思考了好一会儿,催教授才睁眼看向了一旁端坐看书的唐静芸,问道,“阿芸,你怎么看?”

他这一出口,让一旁的李定波心中格外惊讶。

上上下下好一番打量起唐静芸,不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让自己的老师开口询问。心中却是有几分不满,老师怎么能够将这样一个事关国民生计的大事来询问一个年幼的女孩呢?

好似是看出了自己这个三弟子的心里,崔教授敲了敲自己的扶手,沉声道,“老三,别小看了阿芸,你问问她这一回在股市干了什么大事。”

李定波将目光投向一脸恬淡的唐静芸,只见她抿唇一笑,“三师兄,其实你说的这个季度的股市,我也正好下场走了一圈。”

“战况如何?”

唐静芸挑唇,目露精光,“我是带着一亿的本钱入的股市,等到我出局的时候,手上的资金已经有了三亿,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两百的效益。”

李定波闻言目露呆滞,他回头木木的看了眼自己的老师,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你说的是真的?”

唐静芸笑着点头,“是真的。”

心中却是有些遗憾,自己回来的年代已经算是晚了,不曾赶上沪指第一次开盘上市的年代,那才是一个最疯狂的牛市,凭借手头的资金流转,她有信心能够用一百万来搏一个三千万,那才是那个时代的魅力。

李定波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突然有些明白老师突然收关门弟子的心思了,这样一个魔鬼天才般的学生,恐怕任何人看到了都不会舍得放弃吧?

这也理解了崔老让唐静芸说话的原因,凭借着她入市操作和这样辉煌的战绩,的确有资格在这个话题上发言。

唐静芸见李定波一瞬间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心中不由感慨一声,果然,不愧是崔老赞誉有加的弟子,单是这份心性就实属难得。

“老师,我赞同三师兄的观点。”唐静芸沉声开口,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脸上,就见她解释道,“市场始终都是出于波动的,但是人为的因素可以加剧糟糕,就像是放出了灾难的潘多拉魔盒。所以,市场的自身调节并不是唯一的。”

唐静芸这番话说的点到为止,但是在场的人哪里会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李定波眼中闪过欣赏,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师妹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见识。而崔教授则是慎重的考虑起来。

两人见此都是相视一笑,没有打扰崔老的思考。唐静芸起身示意李定波去书房谈,李定波欣然起身。

他一眼瞥到了唐静芸手里拿着的那本,眼神动了动,笑道,“好久没回国了,想不到这一回国,就给我一个下马威,让我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后生可畏’啊!”

他看向唐静芸的眼神中有欣赏也有探究。

唐静芸抿唇一笑,“三师兄很久没回国了?”

李定波点头一笑,“是啊,好久没回来了。”

想当初,他李定波身为崔教授的第三个关门弟子,一时间也是风光无二,他以为凭借自己的力量能够改变些什么,他的履历先后涉及到当时国内的数个秘密经济部门,只是最后止步于中经开。

那时候的中经开,他还抱过多大的希望,最后就有多大的失望,腐朽不看,拨开鲜亮的外皮,里面早就是腐烂生虫了。太多骇人听闻的事件,都发生在那个曾经的年代里,令他想起来就感觉难堪。

他抗争过,也试图做出些改变,但是最后还是不得不以辞职告终,最后心灰意冷的出过。

那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个人的力量是那么渺小,渺小到在时代背景下无力而苍白。

唐静芸看着这位已经两鬓隐隐透出华发的三师兄,有些感慨,有些人天生就带着对家国的热忱,笑道,“既然离开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