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心有猛虎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方青锋见唐静芸进来,也是若无其事的一笑,道,“这不是唐夫人吗?贵人事忙,总算是见到你了。”

这样云淡风轻的姿态,好似刚才握枪杀人的情形是唐静芸自己幻想出来的。

唐静芸挑唇,那薄薄的嘴唇弯起,勾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我还以为方老大忙于教训下头的人和哄心上的人,哪里有空见唐某呢?”

方青锋呵呵一笑,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阿天走上前来将方青锋抱到一旁的轮椅上。

上一次被人追杀的时候,方青锋伤了腿,当时为了躲避后面的追兵,就偷偷溜上了一辆去岭南的货车,一路上倒是颇为顺利。只可惜到了岭南之后,方青锋腿上的伤口未来得及处理发炎了,发了高烧,险些要了命。

要不是找到救治的及时,恐怕就要出事了。

唐静芸见此嗤笑了一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的腿真的废了呢!”

方青锋也不恼,哼了一声,“京都里想要我的腿废掉的人多的是,可我偏偏就不如他们的意,他们越是要我不顺利,我方青锋越是要活的洒脱。将来娇妻幼子,朋友环绕,比所有人都活得好!”

唐静芸闻言,勾起了唇角,“娇妻幼子?这是搞定了后院?”

闻言,方青锋尴尬一笑,还别说,娇娇那脾气可不是好惹的,他至今还没搞定她呢。

唐静芸摇头好笑道,“你是不知道,一开始荣阿娇以为你变心了,人都瘦了好多,你多去哄哄,女孩子嘛总是要面子的。”

方青锋没好气地觑了一眼唐静芸,“这你都知道?”

“废话!我也是女的,我不知道?难道你这个大男子主义严重的男人知道?”唐静芸翻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的不屑,目光在他身后的人身上扫过,“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

可怜身后的那些大汉们,此时恨不得将自己缩小成鹌鹑大小,或者直接变身成为鸵鸟,找个地方将脑袋埋下去,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一点都不想夹在方哥和芸姐里头,不管得罪了哪一个都不会好过的。

唐静芸见此呵呵一笑,让在场的人无端感到背后发凉。她走上前去接过阿天的活计,推着方青锋出了书房。

方青锋这里也是一个大宅子,什么都有,自然也不缺花园这样的东西,唐静芸来过几次倒也不算陌生,将他推到了外头。

四月里,正是春回大地的季节,一时间春光无两,满园栽种的花树都绽放开,姹紫嫣红一片,看上去很是美丽。

唐静芸有些诧异,笑道,“看不出方老大还是个喜欢摆弄花草的人。”

方青锋闻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怀念,“当初我父亲还在的时候,我也是经过正统上流贵公子教育的,那时候啊,什么衣服都要讲究,什么举止礼仪都要做到最好。”

只可惜,他的父亲料得到开头,料不到结局,不管曾经的他给予了这个儿子多么好的教育,那双曾经侍弄花草的手终究是拿起了刀握了起枪,在这条道上一去不复返。

他摩挲着手上因为常年握刀握枪磨出的茧子,眼神带着几分迷离。沧海桑田,曾经的苦难已经埋葬在心底,而活着的人,依旧在顽强的活着。

方青锋指着花园里的一颗繁盛的大树,轻声道,“你知道吗?我父亲的骨灰就埋葬在那里。”

他清晰的记得,那一年,自己藏在这片花园里,然后亲眼看见了那一幕。

盛开的花朵染上了罪恶的鲜红,带着妖冶而致命的吸引力。

他看到他的父亲捂着胸口缓缓的倒下,激扬起尘土。他倒下,就好像是倒下了一堵遮风挡雨的城墙,将年幼的他暴露在风雨中。

唐静芸默然的听着方青锋的叙述,她轻声道,“我以为你和你父亲的关系并不好。”

外界关于方青锋和他父亲的流言并不少,很多人都流传说两人当年做父子的时候相处的并不愉快。

只是她没有想到,一去十几年,方青锋居然还对他的父亲满含遗憾,这又哪里是不好?

方青锋看着那满园绽放的花,轻笑,“我一开始是不喜欢我父亲,他总是很疏离我,很少会抱着我,最多就是摸一摸我的脑袋,连一句寻常的鼓励都没有。只是后来我才明白,他是不想我走上和他一样的路,这是一条不归路啊。”

年少的时候不懂,等到年纪大的时候,大概就能够明白为人父母的心情了。

只是很多时候,子欲养而亲不待,当你能够体谅自己父母的时候,回身望去,黑发便白头,苍苍黄土埋葬了那身子。这大概是时间给予人最大的苦难了吧。

“只可惜,我终究是负了我父亲的希望,子承父业,走上了这条路。”方青锋苦笑一声,带着几分无奈。

唐静芸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出声安慰他,她明白的,这个男人并不需要这些东西,他是个钢铁般的男人,这些伤感终究只是一瞬。

方青锋问道,“你说,人这一辈一子是不是总要经历苦难,不可能十全十美?”

唐静芸点头,“这是必然的,便如你,便如我,便如这芸芸众生,终究都是不圆满的。如果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他这一辈子过的都是开心的,那么他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方青锋笑了出来,笑道,“你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将时间这些东西都看的透透彻彻,一点也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女生该有的天真烂漫。”

唐静芸笑了笑,“我要是天真烂漫,还能站在你方老大的背后?恐怕早就被人一枪毙了吧。”

方青锋闻言也哈哈笑了,他自己滑动轮椅到前面的一株花树前,那花是大红色的,看上去很妖冶,很美丽,他修长的手指拂过那花瓣,轻轻的叹了口气。

父亲,你一定在这里看着儿子吧?你看,又是一年花期,今年的花开的那么美,你的心情是不是也很好?

“你不愿意联系荣娇,是担心自己哪天也像你父亲一样被仇家干掉吗?”

唐静芸突然的开口,让方青锋轻抚着花瓣的手一抖,损坏了娇艳的花瓣。

方青锋背对着唐静芸,令人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

回答唐静芸的是长久的沉默。

“方青锋,你是个懦夫!因为未来的那些风险,你就要放弃自己这一生的爱人吗?别给我找这样的借口,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敢这么做,我回头就给荣阿娇介绍男人,俊美的、英武的、成熟的、青涩的、健硕的,我就不信凭借我唐静芸的本事,会让她还恋着你!”

唐静芸的话凛冽如刀,带着一往无前的果决。

“你敢!”

方青锋猛然回头,脸上的阴鸷宛如实质,“娇娇是我的,谁都不要妄想染指,碰哪就剁哪里,碰手剁手,要是敢和娇娇上床,我就让他做不了男人!”

唐静芸将手插在口袋里,嘴唇弯起,带着几分挑衅,“那就是试试看咯!”

说着就转身离开。

“站住!”眼看着唐静芸要离开,方青锋暴喝。他是知道她的性子的,要做成的事情没有几个人能够阻挡,而且娇娇向来都很听唐静芸的,要是她真的反对,连他自己都要不看好这段感情了。

直到此时,方青锋才发现唐静芸这是太讨厌了,不由恨恨的磨牙,“你回来,我明天就去找娇娇道歉,就算是她要折腾废了我这条腿,我也照样听她的。”

唐静芸止住了身形,转身回来看向他,眯眼的凤眸里带着几分危险,“当真?”

“当真!”

“哼,早这样不就得了?”

方青锋失语,这一次他遇到袭击死里逃生,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曾经的他以为自己无所畏惧,直到遇到了荣娇,遇到了自己爱的人,他才明白,他也是人,她也会有畏惧。

他惧怕死亡,惧怕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做不到,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不如不要展开这段感情。

唐静芸何尝不明白方青锋的担忧,爱情这玩意儿总是这般令人变得不像自己。

她看着他的眼神,认真道,“你爱她,不是要将她推开,那样的人没有资格说爱。”

方青锋垂下头,令人看不清他的脸色。

唐静芸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看着满园盛开的芬芳,美丽的花朵啊,就如这爱情,开的灿烂而浓烈。

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并打算与她过一辈子后,就算开始为她打算起余生。

本来唐静芸以为方青锋这样冷酷狠辣的男人,对荣娇的猎奇多余喜爱,只是她没有料到,他居然已经开始考虑起后半辈子,并且还是带上了荣娇的规划。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或许这个男人已经将骨子里的柔情都付诸于荣娇一人了吧。

她抬眸看去,就见方青锋摇着轮椅在花园里赏花,她看到他低头温柔的抚弄一朵花,满眼的温柔缱绻。

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大概每一个强大的男人的内心,在悄然的角落里都存在着不为人知的温柔吧,如他,也如姜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