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狠手辣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京都珠宝交流大会的开幕式结束,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但是似乎又发生了些许改变。

至少,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原来这翡翠居的背后居然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子,但是她依旧带着几分神秘色彩,因为她本人看上去很脸生,并不像是京都世家子弟。

而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手上掌握着堪称巨额的财富,在短短时间内就将翡翠居从无到有,发展到如此这样的程度,如此能力、魄力和手腕,都为人所津津乐道。

很多人回过头去看翡翠居发展历程,在其中很难找出有错误的决定,其老辣程度不下于纵横商场的老手。

也有人认为这多亏了翡翠居的头号大管家白易清,如果没有白易清,这翡翠居根本就不可能有当下的成功,但是这样的言论也让很多人嗤之以鼻。如果一个上司没有决策的魄力,凭什么能够让白易清全心全意的为她工作呢?

而对于白易清来说,对外界的评论只能感到无奈,自家东家虽然不爱管事,但是公司的大事发展上都是需要东家的亲笔签字确认的。东家几次定下的大方向的发展,包括和爱尚珠宝联手的计划,都是她一手策划的,这样的东家,可远不是外界非议的无能之人。

至于这个被京都热议一时的核心人物,我们的唐静芸唐大东家,正踏进**巷的那大宅院里,去看望某个死里逃生的男人。

唐静芸是被人恭敬的迎进去的,能够待在这宅院里的人,大多数都是比较可靠的人,而来迎接唐静芸的,正是方青锋手下另一个比较信任的人。因为双臂上纹着纹身,所以很多人就送了他一个外号“刺身”。

要说这刺身,在道上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当年方青锋收服小帮派的时候归顺了方青锋。又一次在帮派拼杀冲街的时候,凭着一把刀愣是将对方逼退了二十几米,顿时就多了几分欣赏。

后来索性就调到了身边,而他本人也是以胆大闻名,很有几分能让小儿夜啼的本事。

不过这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却不敢在唐静芸面前摆谱,他对着唐静芸弯了弯腰,恭敬的将唐静芸迎了进去。

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个清冷的女人的手段的,十几个闹事的帮派长老说杀就杀了,下令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之后更是凭借雷霆手段稳住了义合会的局势,其中的杀伐果决饶是他也不得不升起几分敬畏。

黑道是一个性别歧视的世界,女人在道上的地位很低,但是此时此刻,刺身却在这个女人身上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所以说,真正有能力的人,放到任何险恶不利的环境,都能够活出属于她精彩。

唐静芸淡笑着被刺身迎了进去,问道,“方哥现在怎么样?”

刺身恭敬地道,“医生说恢复得很好,脚上得伤口及时得到了处理,并不会影响日后的行走,请芸姐放心。”

现在方青锋身边的人已经很自觉的称呼唐静芸“芸姐”,本来有人要叫“夫人”的,只是被唐静芸否决了,夫人神马的太容易让人误会她和方青锋的关系,她和方青锋可都是有主的人了。

至于外界的那个“唐夫人”,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

唐静芸随着刺身走了进去,里面安排布置的守卫并不多,稀稀落落的,但是唐静芸用异能能够感觉到,这分明就是外松内紧的情况,这里头安排的人手那可绝对不算少!

大概是之前方青锋交代过,唐静芸在刺身的带领下一路畅通无阻,走到了里头的一间书房外头。

书房的门没有关紧,敞开了小半,可以让外头的人看清楚里头的情况。一个理着平头的中年男人站在方青锋面前,瘦长的马脸上带着精明。

唐静芸对这个男人有点印象,似乎是方青锋手下一个比较擅长理财的人。不过能够在方青锋受伤的时候还见到他的面,想来也是比较受信任的。

“……方哥,我们义合会素来都是讲究资历和功勋的地方,出多少力就有多少待遇,这也是兄弟们一直都爱戴您的原因。所以,我现在不得不站出来提醒您一句,您对唐小姐实在是太放纵了。她已经在您不在的时候树立太大的权威,于您有害!”

马脸男人对着方青锋认真地道,眼中满是诚恳。他见方青锋神色未变,并没有阻止自己说话的意思,继续说道:

“一山不容二虎,唐小姐虽然对您有恩,但是已经不能留了,她在一日,您的话语权就有不稳定的一天。请方哥三思,不要毁了自己打下来的江山。”

话语恳切,拳拳之心可见,言语中都是为了方青锋、为了义合会的未来考虑。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这话里要除去的对象,唐静芸都要给这个马脸男人鼓掌了,好一片赤胆忠心,好一个忠心的下属!

她勾起唇角,看了眼坐在对面的方青锋,眼中闪过玩味,那么,这个男人又是什么打算呢?

刺身站在唐静芸侧后方向,自然也将书房里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他瞥了一眼满眼兴味的唐静芸,只觉得莫大的压力从这个女子身上释放,赶紧将头压的低低的。这些大人物们的事情,还是不要牵扯进去为妙。

书房里面的方青锋眼眸微垂,嘴角勾起一个笑容,对着对面的男人笑了笑,示意他俯身过来。

马脸男子脸上闪过几分激动,就见方青锋若无其事地打开抽屉,似乎要拿支烟一般。

而就在那一刹那,马脸男子的眼睛猛然紧缩,瞳孔宛若针芒,满脸的难以置信。

只见方青锋手上握着一支银灰色的左轮手枪,另一只手猛然揪住他的领口,拖到自己面前。

方青锋的脸上满是阴鸷,他将那把左轮手枪顶到了马脸男子的太阳穴,冷冰冰的感觉令马脸男子一瞬间寒毛直竖。

“不要试图挑拨我和她的关系,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令我放心的话,除了我的女人大概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唐静芸和我之间的关系,远远超出你的想象。”

方青锋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避开在场的心腹,而那些心腹都是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阿天看了眼方青锋,再看了看满脸不敢相信的马脸男人,心中低叹,如果没有唐静芸的那一张秦爷的名片,恐怕老大根本不可能这么顺利的被找回。

想起那天医生给老大看过的腿上的枪伤后的回到,“如果这伤口再晚上两天处理,恐怕这条腿就要废了”,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后怕,也大概就能够明白方青锋对于唐静芸的心情了。是芸姐救了方哥的一条腿啊。

不说这个恩情,单是因为那张名片而用掉的秦爷的人情,方哥就已经欠了芸姐。

他从来都不相信芸姐会无缘无故的去结交秦爷,更甚者拿到人情,以他对芸姐的了解,这必然又是她计划中的一个环节,而现在这样无疑让她的计划出现了问题。

其实很多事情,从唐静芸代管义合会,到后来拿出名片,就已经有了改变。

这两者之间,再也不是单纯的交易合作,除了荣娇以外,这两人已经产生了更深的更紧密的关系。

“方哥,不要妇人之仁,你将来总会有后悔的一天!”马脸男子满脸狰狞的对方青锋吼道。

方青锋用冰冷的枪身拍了拍他的脸,冷笑道,“有没有后悔的一天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你已经没有看到那一天的机会了。”

说完这话,他扣动扳机,高速射出的子弹穿过那人的脑袋,他的脸上还残存着难以置信。

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如此轻易的就被杀死。

方青锋将手上抓着的人一把推开,拿起身旁大汉递过来的手绢,擦了擦自己沾染上血丝的手,将手头的枪放回了抽屉里。

“拖下去,处理掉。”方青锋淡淡地道。

身后始终站着的大汉纷纷动起来,动作很迅速,看上去对这一方面很在行,很快就让拖走,将原地的血渍打扫干净,除了那地板和枪伤的弹痕以外,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在门外的唐静芸实实在在的看了一出戏,她的嘴角依旧勾起,就站在外头将所有的事情都看完了。

看到方青锋那股狠辣劲的时候,也没有展现出多大的诧异。这才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打拼出来的义合会的方青锋,这才是那个在北方黑道上素有盛名的黑道霸主!

平常那个在唐静芸面前吃瘪的方青锋,只是他展现给她的另一面罢了。

刺身看了眼唐静芸,垂眸看着自己的鞋尖,心中感叹,果然是唐夫人,见到这样的场景连脸色都不变!

唐静芸眼看着里面的打扫干净了,这才若无其事的敲了敲门走进去,打量了方青锋几眼,笑道,“瘦了,果然是吃苦了。”

一旁的刺身很明智的站回了方青锋的侧后方,离开唐静芸身边的时候轻轻的舒了口气,下次再也不要和芸姐站一起了。睨向阿天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敬佩,以前不觉得,现在才发现,这位才是真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