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岁月如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走上前去拿走唐静芸手里的烟,丢在地上用脚碾灭,唐静芸回身看他,正好撞进了他张开手的怀里。

两只长长的手臂将心爱的女人搂在自己的怀里,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只有将她搂在怀里,才能真切的感觉到她在他的身边。

唐静芸用头顶了顶他的肩膀,没好气的用手轻拍了一下他,身子却熟门熟路的偎依进他的胸膛,出卖了她的心思。

“处理完你的烂桃花了?”唐静芸问道。

“嗯。”

“怎么处理的?”

“我告诉她,我生是唐静芸的人,死是唐静芸的鬼,这辈子就只她一个人的。家族联姻并不能束缚住我,只要我能给家族带来更大的利益,家族不会勉强我的。”

唐静芸听完一阵默然,随后悄悄勾起了唇角。这个男人总是这样,用温情中带着霸道的言语直接破除她的心房,将她整个人的心都暖洋洋的。

不过,她勾起了唇角,从姜晔怀里挣了出来,抬头看向姜晔,用手指勾住他的下巴,“男人的甜言蜜语果然都是在犯了错误后不要钱的往外倒,你说是不是,姜军长?”

唐静芸最后三个字说的时候,尾音上扬,配着她那样的神情,带着难以言喻的勾人的味道。

姜晔任由唐静芸轻佻的抬起自己的下巴,听见他的声音,喉咙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心中暗骂一声该死的!此时此刻真想要将她拢在怀里狠狠的亲吻上去,这个女人真是越发的勾人了。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他吻上了她,吻到她气息转不过来才放开,拉着她上了车门,将车门“嘭”的一关,急匆匆的开着回家。

唐静芸觑了一眼他的下身,然后若无其事的看向了窗外,唇角悄悄的勾了起来。

姜晔舔了舔自己略显干燥的嘴唇,专注的看着外头。

唐静芸打开了车窗,让外头的冷风吹了进来,令姜晔心头一凉,身体里的那股火气散去,脑子里恢复了清明。

他抿了抿唇,暗暗磨牙,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妖精。

唐静芸侧头看着外面的街道,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前面是个红灯,姜晔停下来后侧头去看她,伸手将她的吹乱的头发拂到耳后。

唐静芸回头看向他,他的眼底是浓郁的化不开的宠爱和喜欢,就像是一抹天空中绽放的烟花,在一刹那间照亮了整片天空。

美丽如斯。

唐静芸想,这辈子除了他,大概再也不会感受到那样的深情了,带着浓稠到令人窒息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溺死在里头。

她笑着亲了亲他的嘴角,道,“余晴柔找你干什么?”

姜晔松了一口气,愿意听他就是就好,他最怕的还是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笑道,“余小姐要用一些余家的势力来换取姜家的支持。”顿了顿,姜晔继续道,“我二叔最近正好想要动一动。”

唐静芸顿时就明白了,姜家第二代的人物里,除了姜晔的父亲姜广川以外,他的二叔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也是封疆大吏般的人物。素来都是姜父外放,姜二叔坐镇派系重地。

这件事情大概也牵扯到了姜系未来五年的布局,这就难怪姜晔会选择坐下来跟已经撕破脸皮的余晴柔谈话了。

毕竟派系的事情不能因为小辈恩怨就乱了。

唐静芸笑道,“谈成了?”

“嗯。”姜晔闷声道。

唐静芸好笑,“不用觉得过意不去,大事上我没有那么小气。不过……就是心里头有点不爽利而已。”

是的,唐静芸承认,她的心里的确很不痛快,尤其是看到姜晔和余晴柔两个人坐在一个房间,哪怕什么事情都不干,依旧还是不顺眼的很。

这是每一个陷入爱河的人都会有的反应,她如此,姜晔亦如此。若是她看见了根本就不在意,那恐怕姜晔就要怀疑她对他的感情了。

人和机器的区别便是如此,有些事情,总归是出于理智之外的。知道是一回事,行动就是另一回事了。

姜晔道,“我知道你肯定会理解的,但是不想你不痛快……”

“所以你就没有告诉我这件事?”唐静芸接下了姜晔没有说完的话。

姜晔点头应是,又解释道,“不过我要开会是真的,就是会议临时取消了。”

唐静芸笑着点了点他的脑袋,这男人还真是事事都考虑着她的感受。

姜晔瞥见唐静芸眼底重新浮上笑意,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个芸芸,笑而不露齿,怒而不露威,饶是敢和他家老爷子叫板的姜晔都感到心悸。

笑问道,“那你怎么会在那里?”

唐静芸笑道,“和一个朋友吃饭,不巧遇到了唐志谦。”

姜晔皱眉,“唐……唐先生?”考虑到唐静芸和唐志谦这位自己名义上的岳父的关系,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叫什么好,只能采用了折中的方法。

唐静芸点头,“嗯。“关于唐志谦的事情,她现在的观感很复杂,并不想多谈什么。

姜晔见她兴致缺缺,也就明智的不去谈这个话题。

他没有调查她的资料,但是他爷爷很早就将她的一叠资料给他看过,而她日常中也并没有刻意隐瞒,所以多少知道一些她和唐家的羁绊。

都说清官能断家务事,而他姜晔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这件事情。要说这私生子、私生女在上流社会并不罕见,的确是低人一筹,但是这事情放在他家张扬洒脱的芸芸身上,却多少让人觉得不值。

唐静芸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下去,想起了唐志谦身上的那层苍老,想起了那句“子欲养而亲不待”,还想起了前世里,恍惚他也曾名车豪宅砸过重金礼物,只为搏她这个女儿一笑。

车子驶过路边的夜市,她看到一个父亲将一个捏好的糖人递给了自己的四五岁的女儿,然后笑着将那个孩子举过头顶,让她骑在他头顶上。

女孩儿发出了欢乐的笑声,那样的场面仿佛电影里的一帧画面,从此定格在记忆里,边角上泛起了老旧的昏黄。

那一刻,她的眼底泛起红色,猛然发现,或许她对他的恨,并不是她所自欺欺人的那般,只是恨他缺失了她的童年,恨他让她只能在别人的身上寻找父爱。

都说父爱如山,可她感觉不到父爱的厚重,留下的只有童年里一声声的嘲笑,一个没有父亲的女孩……

再贵重的礼物都及不上那夜市里一个不值钱的糖人,往后的岁月里便是收到了再多的关怀也已经没有意义。

岁月如刀,终究将那些爱啊恨啊雕琢成脆的珠玉,不复原型。

她不愿意去恨,因为恨,让晴天从此满是阴霾,让繁华和荒芜无异,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想起来就像是那一根埋进骨头里的刺,痛,却拔不出。

她轻叹一声,叹息消散在夜风中,带走了复杂难言的感情。

两人回家后,自然少不得一番亲热,唐静芸凑到姜晔的怀里,狠狠的咬了一口,姜晔痛的“嘶”了一声,唐静芸舔了舔他肩上的压印,“真想将你盖个章,告诉别人是有主的,走出去太帅了,我都不放心。”

姜晔抿唇一笑,将她狠狠的搂在怀里,果然是豹子,带着野性。

——

在京都的某个别墅里,卢天华摔碎了手中的酒杯,鲜红的红酒洒在光洁的地砖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余、晴、柔!”

卢天华一字一句的从牙齿里挤出这三个字,带着刻骨的恨意。

此时的他,已经不复和唐静芸初见的意气风发,胡子拉扎,衣衫皱着,眼底泛着青色,显得很是颓废。

因为和自己继母睡在一个床上的事情,此时的卢天华早就成了京都里的笑柄,而他的父亲在狠狠的揍了他一顿后将他赶出了家门,同时还冻结了他的银行卡,令他更是狼狈。

他心底很清楚,虽然自己的继母很漂亮,但到底是他老子的女人,他再怎么混不吝都不可能去动她的。只是怎么一眨眼就睡在一起了呢?

卢天华算不得多聪明,但是在京都上流圈子里混过的,怎么也不是单纯的人,他很清楚自己是被人算计了。

他一开始还怀疑姜晔或者唐静芸,可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友转眼就告诉了自己这个消息,居然是余晴柔那个婊子干的!

枉他还以为她那副笑意盈盈背后是好意呢,原来是狼心狗肺,啊呸,亏他还把唐静芸的消息给了她。

是了,一定是唐静芸那个消息惹出的事情,她自己没脸了就迁怒到他头上来。

卢天华不蠢,被人点出了自然也就想通了,此时心中真是恨死余晴柔了。都是这个黑心肝的女人毁了他的大好前程。

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他咬了咬牙,拨通了自己老子的电话,这么多年的感情,他老子肯定还是不会做绝的,只要服个软,说明其中的缘由,必然还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

于俊才挂了电话,从自己书桌前头走到了窗边,外面灯火辉煌,眯眼一笑,狗咬狗,等着京都接下来的一出好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