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挑食的老兔子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心中微微不爽,没想到今天接二两三的碰到了不怎么想见的人。

赵洵那头将事情处理了,这才动身上楼,而唐静芸的异能始终都跟着余晴柔,心中奇怪她来这里见什么人。

余晴柔很快也上了唐静芸所在的这楼,在走廊的尽头处敲门进去,唐静芸将异能探进房间,不由乐了,里面可都是老熟人了,戚润清,陆鸿宇,噢,关键是还有那个坐在主位的姜某人。

唐静芸心中笑了,她怎么记得今天某人跟她说不回家吃饭,理由是晚上部队里开会呢?

赵洵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唐静芸眼帘微垂,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嘴角上弯起一个弧度,像是一把死神的镰刀,正酝酿着杀意。

赵洵晃了晃脑袋,瞧自己这什么联想。

不一会,赵洵给唐志谦点好的吃食就送了上来,唐静芸之前已经吃饱了,不过出于自身礼仪修养的原因,唐静芸还是盛了一碗汤陪在一旁。

唐志谦看了桌上的菜皱眉,挑挑拣拣的吃了点。

唐静芸挑眉,“喂,老兔子,别光啃胡萝卜呀,你倒是好歹吃点其他的蔬菜吧?”

唐志谦的嘴角抽了抽,低头继续吃饭。

“喂,你别光吃素的,好歹吃点肉吧,你就算准备当和尚,也得戒了女色再说吧。”

唐志谦的额头青筋跳了跳,低头继续吃饭。

“喂,我说你吃饭能不能不挑食……”

唐静芸的话还没说完,唐志谦就将筷子“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指着唐静芸的鼻子骂道,“小兔崽子你欠收拾了吧!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今天老子给你好好讲讲什么叫规矩!”

赵洵默默的退后,退后,再退后,瞥了眼老神在在喝汤的唐静芸,心中对她的愈发敬仰。

我的娘啊,老板发起火来,就算是大少爷都得避一避锋芒,也就这位还能安心的喝着汤。

唐静芸淡淡地道,“没办法,有娘生,没爹教,所以一直都不怎么懂规矩。”

唐志谦已经到舌尖的话瞬间被压回了喉咙,难受的令他跳脚,偏偏她的话像盆腊月里的冰水,浇的他透心凉,瞬间就蔫吧了。

唐静芸看了眼老老实实吃饭的老男人,心里哼了一声,多大的人了还挑食,羞不羞。

等到唐志谦吃的差不多了,唐静芸就起身离开了,潇洒的挥了挥就走出门去。

唐志谦看着唐静芸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又是忍不住磨牙,这个令人又爱又恨的小丫头啊……

唐静芸并没有离开饭店,而是走到了走廊的另一头去洗了把手,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正好”和陆鸿宇撞了个面。

“嫂、嫂子!”陆鸿宇惊讶地道。

唐静芸笑着点了点头,不管他得笑容里是惊讶多一点还是惊吓多一点,笑道,“真巧,你和润清来这里吃饭吗?”

“啊、是啊!和他过来吃饭呢!”陆鸿宇呵呵一笑,面对唐静芸的笑容,心里莫名的有点发虚啊。

唐静芸笑着点头,“那你们姜哥呢?一整天没见着人影了,怪想她的。”

“呵呵……”陆鸿宇对着唐静芸傻笑,心中一点都摸不准他嫂子此时的心情,只是觉得她的笑容里似乎含着太多的东西,好似已经看透了什么。

唐静芸笑了笑,指了指前面的路,笑道,“你说是我自己一扇扇门敲进去呢,还是你给我带路?”

陆鸿宇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样的嫂子好霸气好威武,怎么办,到底是让姜哥死一死呢还是让姜哥死一死呢?

好吧,既然只有一个选择了,当然是让姜哥死一死咯。都说死道友不死贫道,姜哥,你别恨我,实在是嫂子现在的眼神太犀利,他打赌,他要是敢摇头,恐怕今天就别想全须全尾的走出这里。

于是陆鸿宇很没有义气的转身带着唐静芸走了回去,好巧不巧,正好碰上从楼下上来的戚润清。

戚润清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滑动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自己好兄弟哀求的眼神中,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人!

开玩笑,他戚润清虽然喜欢看热闹,但是他不傻啊,这热闹也得分人和场合。

他是知道那房间里是姜哥和余晴柔,看嫂子这架势,分明就是来捉奸的啊,只要有点脑子就都赶紧闪人,这看热闹的代价可不小。

当然,除了倒霉的陆鸿宇。

陆鸿宇简直快哭了,尤其是看到好兄弟毫不犹豫转身的一刹那,他觉得此生不会再爱了!

天呐,为什么姜哥你每次稍微背着嫂子干点事儿,都能被发现呢?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在做,天在看”?

陆鸿宇认命的带着唐静芸走到的包厢那里,他其实不知道,唐静芸早就知道了地点,只不过她现在心里有股子邪火,看什么都不顺眼,陆鸿宇纯粹就是被迁怒了。

陆鸿宇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低沉的声音,“进。”

陆鸿宇走了进去,姜晔睨了一眼他,而余晴柔则是皱了皱眉,“鸿宇你怎么又回来了?”

陆鸿宇对着姜晔露齿一笑,然后将身子让开,让唐静芸半步跨进了门。

姜晔在陆鸿宇笑的那么惨烈的时候就升起了不好的预感,然后他就看到了唐静芸!

饶是姜晔的心里素质顶尖,此时也不得不在心中骂了句“*”!

他迅速起身,笑道,“芸芸,你怎么过来了?”

唐静芸挑眉,双手环臂,靠在门边,笑道,“怎么?我不能来?正巧和朋友来吃个饭,没想到就碰到了你们,好巧。”

她的目光扫过余晴柔,神情淡淡,看不出其他的心情,但是姜晔就是无端的感到有种心虚的感觉。

余晴柔倒是落落大方的站起来,对着唐静芸笑道,“你好,唐小姐。”

唐静芸嗤笑了一声,男的俊女的美,郎才女貌,这架势还真有几分主人欢迎客人的姿态,她看向两人,似笑非笑道,“有要事商量?需不需要我回避一下?”

陆鸿宇一看到唐静芸这招牌式的笑容,心中就是一个咯噔,嫂子每次露出这样的笑容,总是令人心里发毛。此时格外的羡慕早早离开的戚润清。艹!果然兄弟都是用来卖的!

姜晔快速的回过神来,笑着走过来,“芸芸,今天本来是要开会的,结果……”

唐静芸拍开姜晔伸过来的手,皱眉道,“脏了,回去洗了手再碰我。”

姜晔眉头都不皱,好脾气地道,“好,好,都听芸芸的,老公回去一定好好洗手好不好?”

“哼,”唐静芸给了他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抬眸看了眼那边站在桌边的余晴柔,点头一笑,“余小姐见谅,我有点轻微的洁癖,不喜欢自己的东西沾染上别人的味道。”

余晴柔脸色有些难看,心底却是升腾起几分嫉妒,刚才姜晔对着唐静芸露出的那种宠溺的笑容,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是绝对不能相信的。

什么时候那个钢铁般的男人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就像是那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一般,任何人被他用这样的眼神注视,都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看着唐静芸在姜晔面前颐指气使的模样,为姜晔感到不值,他这样的好男儿,就当顶头立地,就该被万人臣服,合该站在这世间的峰顶,他怎么能够这样轻易的弯腰呢?

她生生的克制住妒忌,告诫自己余家今时不同往日,还需要姜晔的帮助,不能冲动,那双垂在桌子下面的手握紧成拳,指甲抠破了掌心。

唐静芸替姜晔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对他交代道,“既然还有事,那就和余小姐好好谈谈,我先回去了。”

姜晔皱眉,小声叫道,“芸芸……”声音里罕见带了几分忐忑。

唐静芸大概是猜到了姜晔的顾忌,伸手从他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道,“我在楼下车里等你,一起回去。”

说着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没忘记把陆鸿宇带走。

一路上陆鸿宇瞟了唐静芸好几眼,欲言又止,终于按捺不住开口,“嫂子,这就完了?”

唐静芸翻了他一眼,“那你想要我怎么样?像个泼妇捉奸一样骂人?还是哭哭啼啼的诉说不甘?或者让人将那个房间掀了?”

陆鸿宇嘴上不说,心中暗道,骂人和哭都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最后一条还真说不准,嫂子发起疯了,别说是掀了那间屋,就算是让人铲平了这家饭店他都不奇怪。

不要问他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他陆鸿宇看人还是很准的,早就在相处中看出了唐静芸那潜藏在淡然笑的疯狂,带着三分洒脱,两分不羁,以及五分嚣张,绝对不是平常人能够消受。

不仅是他,他相信戚润清那混蛋也早就看出来的,不然他也不会掉头就走!

唐静芸挑唇一笑,“男人嘛,在外头总得给他点尊严,至于回到家把门一关,那事情就说不准去了。”

陆鸿宇暗暗摇头,嫂子行事果然都是有分寸的。不过他心底还是替姜晔默哀,希望姜哥回到家后一切安好。

陆鸿宇先走了,唐静芸找到了姜晔停在停车场里的那辆世爵,拿出烟盒拨了拨,终于还是挑了一支烟出来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等到姜晔到来的时候,地上已经有了好几个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