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唐小唐的谈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赵洵低着头,恭敬地应道,“是的,老板请芸小姐上去一趟。”至于芸小姐话里的那个“老混蛋”,他已经自动过滤掉了。

唐静芸哼了一声,“他叫我上去我就上去,那我多没面子啊!”

赵洵将头压的更低,道,“老板说要和您谈了谈您的那位同居人的事情。”

这话一出口,他只感觉一种威势从唐静芸身上骤然而起,令他头皮一阵发麻,只感觉背后都要出冷汗了。

天知道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位小祖宗打交道,别人看在他是老板贴身助理的份上多少都是要给几分面子的,可是只有这位主儿,连老板的面子都敢当众下,一定不会给他面子的。

唐静芸冷哼了一声,施施然的站起了身,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细小的褶皱,这才昂首阔步地离开。

赵洵没有错过唐静芸整理衣服的细节,心中感叹一声,瞧芸小姐的派头,任谁看了都不会怀疑她受到过上流社会良好熏陶。

“停那儿干什么?还不带路!”唐静芸没好气地道。

赵洵闻言赶紧上前几步,哎呦,还是伺候好这位小祖宗才是正理儿,突然很是庆幸和唐静芸接触的次数不用太多,不然他的头发都要愁白了。

唐静芸跟着赵洵上了楼,被引到一间房里,唐志谦正坐在里头泡茶,听闻开门声,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将她忽视了个彻底。

赵洵心里咯噔一声,赶紧去看唐静芸的脸色,只见她挑眉,嗤笑道,“哟,唐大家主,居然在这里泡茶,莫非是唐氏倒闭了还是被查了?”

唐志谦的抵抗力已经很强了,听到她的嘲讽连握着茶壶倒茶的手都没有抖一下。

唐静芸也不理会其他,一屁股坐在了唐志谦对面,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熟练的点上后,坐在一旁看着唐志谦泡茶。

不得不说唐志谦果然是个美男子,泡茶的时候那架势带着几分岁月渲染过的优雅和宁静,宛如一幅页脚泛黄的古画,放在外头绝对是一大视觉盛宴。

可惜,碰上的是唐静芸,那个不找唐志谦麻烦就不痛快的唐某人。

她幽幽地道,“人到中年,都半截身子埋进黄土堆里的人了,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练习泡妞神技,怪不得身边的情人一茬一茬的,原来不单是奔着你钱去的。”

唐志谦倒茶的手颤了一下,金黄色的水渍洒到了杯子外头,他狠狠的将茶壶搁到桌子上,瞪向唐静芸,皱眉道,“把烟给我灭了,像什么样子,女儿家就给我弄出点女儿家的样子,跟个臭小子似的!”

唐静芸爱理不理地看了他一眼,“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不会是想要和京都哪家人联姻吧?”

唐志谦被唐静芸跳跃式的对话弄的够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善意的示好总是会被这丫头曲解,仿佛自己的任何一点好意背后都要图谋着什么,她这样的行为无端令他心头一阵酸涩。

是对自己这个父亲有多绝望多痛恨才会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每件事?她曾经又是经历过多少,会令她这个本该天真烂漫、行走在象牙塔的娇娇女,心中会如此的灰暗?

想起这个,他的心头就像是被狠狠拧了一把,他刻意忽略了很多事情,但是偏偏那些事情总会跳出来,提醒着他可以遗忘的某些事。

他看了眼唐静芸清冷的眼眸,那双看似通透的眼睛,实则眼底沉淀着太多东西,仿佛隐藏不能承受的东西,每每一触及,他就会想起那双杏眼,那个女子……

二十多年前,有个女子拉着自己的手,说要和他过一辈子,那时候,漫天的星光和萤火虫飞舞,唯美而浪漫,他差一点就要以为自己生活在童话中了。

只可惜,世事无常,如果不是……

他摇了摇头,将脑海里的那些记忆压下去,觉得自己果然是老了,只有老人才会总是回忆起从前,在没有遇到唐静芸之前,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翻起那段记忆了。

唐静芸瞥了一眼暮色沉沉的唐志谦,心头突然就是一窒,大概是室内的光线太昏暗,才会让她恍然觉得他身上的苍老。

明明每一次看见他,他都是精神奕奕,俊美的看上去不输于年轻人。

她这才发现,原来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已经是个中年人了。

那个她恨了好多年的老男人,原来也是会有苍老、会有疲惫的时候。

唐静芸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告诉自己不要把无谓的同情放到他身上,这个男人在商界也是鼎鼎有名的,他不需要这些东西。

“说吧,找我来到底想干嘛?”唐静芸烦躁的抽了一口烟,率先开口。

唐志谦看了一眼她,皱眉道,“你就算是要脚踏两只船,也得小心点,不要在公开场合露馅。”

唐静芸感到诧异,随后就理解了唐志谦话里的意思,没好气的挤兑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啊,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养一个不够还要养好几个。”

唐志谦掀了掀眼皮子,“你怎么不和我一样了,别忘了骨子里还流着一半我唐志谦的血呢!女儿肖父,哼,你别赖,赖也赖不掉!”

说到最后,赵洵怎么都觉得唐志谦的话里带着几分无赖的味道,看了芸小姐额头绷起的青筋,他默默的低头,怎么办,看芸小姐吃瘪的感觉好爽!

唐静芸哼了一声,你以为她想啊!

唐志谦也懒得和她斗嘴,回归了正题,道,“我认真的问你一次,你和姜晔是什么关系,你慎重回答我。”

唐静芸勾唇,“夫妻关系。”

“什么?夫妻关系?”唐志谦差点就跳起来,上上下下打量唐静芸,“你没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唐静芸背靠在沙发上,淡淡地道。

唐志谦顶多以为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或者情人或者同居人,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人居然已经登记注册了。

唐静芸见他不虞的神情心中有些膈应,谁知唐志谦下一秒就咬牙切齿的骂道,“姜家的小兔崽子居然这样就我女儿给勾走了,三媒六聘呢?婚礼?娶我唐家的女儿怎么说也要大宴宾客,昭告京都,他娘的可真是贼精啊!”

唐志谦心情极度不爽,到最后直接爆了粗口。

唐静芸一时哑然,没有想到唐志谦说的居然是这样的话。

她淡淡地笑道,“还不是时候,现在公开麻烦太多了,我的意思是等我乐意了再说。”

唐志谦看了眼唐静芸,哪里猜不出她心中的打算,分明是不愿意婚姻束缚了她的野心,要等到功成名就后才甘心嫁人。随后还是摇了摇头,不去管这糟心事。

“你知道姜家的情况吗?”他问道。

“嗯,大体都了解。”唐静芸点头。

虽然如此,唐志谦还是打定主意要好好搜集姜家的消息,以备万一。

虽然这个孩子和他不亲近,但是到底也是唐家的血脉,他也不会不闻不问。

其实要说实话,连唐志谦自己都拿不准到底是什么复杂的心态。

唐静芸挑唇一笑,看了眼赵洵,“老混蛋吃了吗?没吃就去叫点东西上来。”

唐志谦瞪眼,“什么老混蛋,要叫爸,知道吗?”

唐静芸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知道了吗?”唐志谦被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闹得肝火直冒,哼哧哼哧的喝完了手边的茶,好茶愣是没品出来。

“知道了,老混蛋。”唐静芸有气无力地道。

赵洵捂脸,匆匆退了下去,这俩活宝之间的相处,他是一点都不想再看见了,让外人知道了太有有损形象了。

唐静芸抽完一根烟后,丢了一根给唐志谦,笑问道,“听说你跟工商总局的关系很不错?”

唐志谦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干嘛?”不过还是把底漏给了唐静芸,“我和杜局的关系挺好的。”

唐静芸眯眼笑道,“我最近想弄一家古董公司,你也知道的,这玩意挂牌不容易,国家查的严,我在这方面又没有熟人。”

唐志谦也是眯眼一笑,像是在诱哄小红帽的狼外婆,“这件事好办,只要你叫我一声‘爸’,回头我就给你办下来。”

唐静芸“切”了一声,“我就不叫,你还能不给我办下来?”

唐志谦语塞,不叫,不叫我就tmd的不……还真得给你办!这小丫头难得有求他一次,说什么都不可能拒绝,这还真特么的硬不起气来!

唐志谦此前的人生从未有过如此憋屈的时候,大概他一辈子的憋屈都给放到了唐静芸身上,这都叫什么跟什么呀!

唐静芸哼了一声,料定这老混蛋不会不办,嘿嘿一笑。

唐志谦摸了摸自己得胸口,不行了,他的私人医生呢,他要叫救护车,这个不孝女啊,有她这么磋磨她爹的吗?

两人等了一会还不见赵洵上楼,唐静芸皱眉,探出异能去查看,这才发现赵洵和一个女子在电梯口撞了下,闹出了点纠纷。

很不巧,那个女子就是余晴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