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女人心太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有人狙击余家这事她自然是知道的,不仅知道,还能大概知道是某个老男人干的好事。

在这京都里,能够在商界和余家硬碰硬的家族并不多,而和她有关系的除了那几家也就没别的人了。

由此推断,除了唐志谦那个老混蛋以外不做他想。

其实唐静芸想想觉得挺好笑的,自己前世踮起着脚尖往唐家人跟前凑,恨不得唐志谦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她身上,然后她失败了。

可是谁能想到,她现在不去争也不去抢,巴不得不要再牵扯进唐家的那个泥潭里,命运却跟她开了个玩笑,竟然还入了唐家人的眼。

于俊才见唐静芸但笑不语,那双凤眸中涌起深沉,好似一汪被搅动了清静的深水,带着几分感慨,心底动了动,猜测着自己这话是否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

他心底叹了一口气,环境造就一个人的性格,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让眼前这个女子变得如此莫测。

唐静芸从口袋里掏出烟,下意识的想要点上,随后想起这里的环境,将烟放回了口袋,笑道,“一个说不清是敌是友的人,以后遇到了得小心,说不得就被能狠狠的咬一口肉下来呢。”

于俊才看了眼唐静芸不再说话,心底却是琢磨开了。

两人聊着天,说的多是京都风流韵事,于俊才笑道,“你知道京都卢家的卢天华吗?”

唐静芸抬眸,笑道,“听说过啊,怎么了?”

“那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就有消息传闻他和自家那个年纪相当的继母关系不正常。”于俊才对唐静芸挤了挤眼睛,正经的脸上露出一个略带猥琐的笑容,“本来很多人是不信的,顶多当成一个笑话来看,谁知昨天扫黄的时候,在饭店里被当场捉到。”

唐静芸愕然。

于俊才嘿嘿一笑,“这老子火速离婚,可不就给了小的可趁之机?也不知道卢天华他爸现在是什么个心情!这顶绿帽子可是再绿也不为过的。”

这件事情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唐静芸却在事件背后感受到了推手的痕迹,卢天华明显就是被人给算计了。

她的心头一动,大约就猜出了是谁下的手,除了余晴柔外估计也没有人有这想法了。如果她没记错,自己豢养情夫的消息就是从卢天华口中传到余晴柔耳朵里的吧?

这样一来也就顺理成章了,当天姜晔直接借这件事跟余家撕破了脸皮,余晴柔自然是有怒火找个人来发泄的,卢天华那就首当其冲了。

不过,唐静芸眯起了眼,这余晴柔的余家大小姐的架子还没有放下,她大概还没有理解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呼风唤雨一呼百应的余家大小姐了,现在的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二流世家的小姐而已。

凤眸深沉,流荡着暗色,她不介意给余晴柔一点教训,好让她找准位置的。

于俊才看到唐静芸那勾唇浅笑的模样,不知为何心底一寒,总感觉唐静芸又在算计着什么。

唐静芸挥了挥手示意于俊才凑过来,将她的猜测和计划告诉于俊才,于俊才龇牙地抽了口凉气,“不是吧?”

这背后居然还有余晴柔的手段?!

要说他虽然和余晴柔没打过几次交道,但也听说在京都里口碑不差,并不太高傲,这一回却是完全推翻了他对她的印象啊。

抬眸看了看一眼将事情看穿的人,得,这一山还有一山高嘛。

心中却是打定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子,这女人心思发起疯来也真是够恐怖的。

他笑道,“遵命,定然将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不就是将这事情捅到卢家父子面前吗,小事!想起余家人算计他整个于家的事情,他很乐意给对方找点麻烦。

两人这样凑到一起亲近的一幕,令走进饭店的一个男人眉头一皱,好看的凤眸紧紧的盯着亲昵的两人。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就看到两人凑到一起在低语,女子带着浅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男子灿然一笑,端的是郎才女貌。前提是忽略那两个人的身份。

来人眉头狠狠皱起,难道自己调查的资料错误,随后摇头,那消息来源可靠不会错的,那么……莫非小兔崽子脚踏两只船?

这样的猜测饶是他是过来人都是心头狠狠一跳,那踏的另一只船可是姜晔啊!!!

唐静芸也感觉到了一抹目光在打量自己,适时的抬起头来,看到某个老男人后皱起了眉,真是见了鬼了,怎么会在这里碰上他?

来人正是唐静芸的老子——唐志谦。

唐志谦看到唐静芸皱起的眉头,随即就接收到了来自她眼底的嫌弃的目光,不由磨了磨牙,居然用这样的眼光看他,果然是离京太久弄得性子都野了!

赵洵眼看着自己老板停步不前,顺着目光看去,我的乖乖,原来是碰上芸小姐了!

而那一头,于俊才和唐静芸说着话就感到她消音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一个气势突出的中年男人。

那个男人他知道,是京都里鼎鼎有名的唐家家主,这唐家是商界的巨无霸,其背后的势力横跨政治、军、商三界,也是了不得的人物。

莫非这两人是相熟的?于俊才心头冒起疑惑,不对,等等……他反复琢磨了两遍,唐志谦,唐……唐志谦!他的眼睛突然睁的老大,唐、静、芸!

该死的,他突然才反应过来,唐静芸姓唐!

他的心中涌起一个惊人的猜测!他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

目光在那个男人脸上停留,虽然他已经四十多了,但岁月对他格外的优待,眼角平添的痕迹无损于他的俊美,可以想见他年轻时候的风流俊逸!

可是该死的他居然在那个男人脸上看到了再熟悉不过的样子,尤其是那双上挑的凤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眼前两人皱眉的样子简直该死的相似!

侧头看了眼同样皱眉的唐静芸,低声咳了一声,收到了唐静芸鄙夷的眼神后,他默默的低下了头,压低自己的存在感,总感觉这两位之间眼神的对视中都暗藏汹涌。

不得不说,于俊才对于危险的本能反应是一流的。

赵洵低声提醒了一句自家老板,唐志谦看了眼大厅里的环境,的确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当下就是收回了视线,抬步走上了楼。

唐静芸冷哼了一声,夹了一筷子菜,递到嘴边的时候才发现是唐志谦那个老混蛋最喜欢的水芹,简直就是喵了个咪啊!!

她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后还是放进了嘴里狠狠的咀嚼起来。

于俊才看了这样的唐静芸,突然觉得很有意思,平常的唐静芸总是很冷静,那股子优雅凶残的气质仿佛野兽中的王者豹子。

可是此时她,简直像极了一只浑身的刺都竖起来的刺猬!额……或许可以换种说法,像一只自己领地被侵犯的炸毛的猫咪!

于俊才被自己这样的念头囧到了。

唐静芸收敛了心神继续和于俊才聊天吃饭,于俊才也仿佛刚才没有事情发生过一样。

等到吃完结账后,于俊才见唐静芸一点都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不由诧异,笑道,“这是打算吃下一场?”

唐静芸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笑了笑,“你先走好了,不出五分钟就会有人下来叫我了,省的来回再走一趟。”

于俊才没有再过多的询问,笑着起身率先离开。

走到门口后,鬼使神差地回了头,就看到刚才那位唐家家主身边跟着得男人匆匆走下楼,一脸恭敬地站在唐静芸面前,似乎在说着什么。

于俊才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心头那个念头再也压制不住。

这唐静芸居然是唐家人!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唐家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难道他在沪市待得时间久了,所以连这些事情都记不住了?

脑子里突然想起上次在宴会上一个朋友说过的话,唐家家主除了一儿一女外,其实外头还有一儿一女。

而据朋友说过,这唐家的私生女从来都没有在社交场合出现过,唐家也没有消息传出,也不定是被怎么了。

他当时还在奇怪,怎么只在社交场合看到过那个私生子,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小家子气十足,那时还感慨,到底是养在外头的孩子上不得台面,想来那私生女大概也差不多。

现在想来,人家哪里是上不得台面,分明就是看不上这个身份!

也是,凭借唐静芸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来的实力和能力,恐怕比绝大部分的世家出来的子弟都要优秀,这样的她,不管什么身份都足够令人瞩目。

这私生女的名头拿出来,恐怕还玷污了她!

至于这名头有唐家的倚仗,她想来也不会在乎,假以时日,单是凭借她自己的本事就足够让整个京都震撼!

想通了这点,于俊才也不由的感慨一声,命运弄人,唐静芸翻手云覆手雨的本事,简直就像是外貌一般完全承袭了唐家家主唐志谦的,只可惜……

唐静芸那头倒是没有太多的感慨,她此时眼眸上挑,手敲击着桌子,似笑非笑道,“老混蛋让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