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以权压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的动作很快,很有力,那只宛如贵公子的手轻易的握住了那砸来的铁棍。

那个混混眼瞅着手上的铁棍居然被人握住,心中大感没面子,用力的往回抽,却不想好似有千斤重,根本就动不了,脸瞬间就憋的通红。

姜晔勾唇,手猛然就松开,混混收力不及,被这立马放松的力道弄的脚下一个踉跄。

面店里顿时就是唏嘘声一片,那泼辣的老板娘更是捂着嘴笑。

姜晔回头看了眼唐静芸,眼带得意,难得的带上几分炫耀。

唐静芸对他这难得玩闹的心性弄的苦笑不得,对他调侃道,“多大的人了,还和他们一般计较。”

孔雀向雌性求偶的时候,会开屏展现它们最美的一面,同理,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也是会有炫耀的心理。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姜晔的性子沉稳,不大会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现在才知道,原来这男人本性里也有这样的一面。

姜晔对此呵呵一笑,心底却也是有些好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一在芸芸面前就变得不像是自己了。

突然一阵惊呼声传来,姜晔早就感觉脑后生风,原来是那混混眼看着这个男人居然在让自己吃亏后还有心情和女人眉来眼去,顿时怒从心起,将棍子像姜晔砸去。

姜晔怎么可能会忘记潜在的危险呢?早有准备的他向左侧一躲,单手抄起桌上的筷子在混混手腕敲去,筷子应声而断,而那混混只觉手腕一阵疼痛。

“哐当”一声,棍子从他手中滚落,只见他抱着手腕在那里哀嚎。

“上!都给我打!”混混也急红了一眼,眼看着是一趟肥差,自己好不容易才讨来的,这下好,挑上硬点子了。

姜晔冷哼一声,推开凳子起身,迎了上去。

眼看着对方都是拿着棍子,另一个却是赤手空拳,一旁的老板娘心中顿时急了,小声对她身边的汉子交代道,“快报警!这要是出人命了可就糟了!”

唐静芸闻言一笑,这老板娘看上去泼辣,但这心还不坏,当下起身拦住了老板的动作,笑道,“两位放心,光凭这些人是不够的。”

开玩笑,要是姜晔在这几个手里吃亏,那以前他出任务的打交道的人岂不是要心塞死了?

老板娘有些犹疑,但是见人家另一半都不担心,也就按捺住了,毕竟这是道上的事情,如果叫了条子,她这家面馆以后也会遭到为难。

唐静芸淡笑着看着打斗的人,一脸笃定,这些街头耍横的混混怎么可能是姜晔的对手呢,他这身本事可是在生死线上磨砺多年才练就的。

果然,没一会儿就被姜晔打趴在地上了,五六个小混混都倒在地上哀嚎,唯有姜晔站着,衣衫都没有乱了分毫,格外的引人注目。

姜晔走上前去,踩住了其中一个混混地手,踢了踢那人的头,微笑道,“飞鹰帮的人?”

那小混混看上去哆哆嗦嗦地,道,“你、你居然敢对、对我们飞鹰帮的人下手!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人把你抓进去!”

姜晔挑唇一笑,抓进去?呵,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胆!回头看向唐静芸,就看到她在摆弄手机,随后就看到她的脸色骤变,暴喝一声,“小心!”

姜晔皱眉,察觉到身后的危机,当下就是脚下发力,一蹬,一点,一踩,一个异常刚猛的倒空翻,手臂在隔壁一桌上借力,翻身到了身后,不由眼中露出了危险的神色。

只见一开始被他打断手腕的混混,满脸狰狞,左手上拿着一把十几里面长的弹簧刀,刀刃上泛着冷色。

他从背后一脚踢飞他手上的弹簧刀,面色变冷,刚才大意了。

看向唐静芸,就见那双凤眸下弯,脸上带着他从未见过的阴冷之色,像是一把极为锋利的刀子,看着人不由的就是心中发寒。

姜晔含怒出手的力量自然不会小,只听见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以及更大声的哀嚎。

整个面馆里一时间都沉静了,大概也是被眼前这一幕惊吓到了。

唐静芸快步走到姜晔身边,低声问,“有没有伤到哪里?”

姜晔一把握住唐静芸的手,发现她的手有些冰凉,轻声道,“没有,凭借我的身手不会出事的。”他低头在她耳边喃语,“就算是死,我也要爬着回到你身边,如此放不负卿卿对我的心意。”

唐静芸没好气的翻了一眼这个男人,随后就是冷哼一声,看了眼狼狈的混混头子,“呵,飞鹰帮的人,真是愈发的好不要脸了。”

“你个小娘皮,还有你个小白脸,知道老子是飞鹰帮的还敢这么下手,给老子等着,迟早要让你们跪在地上给老子磕头求原谅!”那人倒在了地上,嘴里还在放着狠话,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

就在这时,门又被推开,只见一排穿着警服的警察推门进来,领头的是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唐静芸注意到那个警察的警服的一角还露在裤腰带外头,看上像是匆忙间披上警服的。

那男人一进来就大声的吆喝,“这是怎么着了!是要闹出人命还是聚众斗殴欺负老百姓啊!皇城跟脚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姜晔眉头轻皱,掏出手机给人打了个电话,唐静芸不太清楚是什么人,只听见他简单的叙述了几句,交代了地点,就挂了电话。

只见那警察一看到翻滚的混混头子,顿时就“哎呦”一声大冲上去,“这不是磊哥吗?是哪个王八羔子动的手,我非请他进去试试手段不可!”

那个被称作磊哥的人,脸色惨白地哼着,指了指姜晔和唐静芸两人,恶狠狠地道,“就是他们两个!快,给老子把人带进去,我今天就要弄死那男人!”

警察头子手一挥,就让自己手下的人上去,姜晔抬脚将面前的一个绊倒,目光凌厉的扫过其他几个为虎作伥的对象,一时间竟然令几人都是却步不前。

“这是袭警啊!反了天了,给我绑了送局子去!老子在这分局待了这么多年,还愁教训不了你们这小子吗?”警察头子手一挥,就是催促着下属上前而去。

唐静芸嗤笑了一声,将身子往姜晔身后蹭了蹭,姜晔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随身带着枪的小丫头会怕这几个警察?还不是眼瞅着有免费的劳动力,所以贪省力呢。

警察手上出警都是带着警棍的,看上去很是威武,不过就在这时,正搀扶着磊哥的警察头子手机响了,接起电话的第一句话,就让他感到背后一阵发凉,“王立福!你给老子滚回来,别他娘的得罪贵人!”

王立福的手一阵颤抖,看着那边神色淡然的一男一女,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再开口已经没有刚才的底气,带着些结巴地问道,“局长你说、说的贵人,是、是哪个啊?你可别吓我老福啊!”

局长在那头叨叨絮絮念了一会儿,王立福只听清了一句,手上的手机差点就掉到地上了。

再看向姜晔时的目光,已经带着几分绝望,“都给老子住手!”

随后他就一把推开将靠在自己身上的磊哥,脸上堆起谄媚的笑容,快速走到姜晔身边伸出了手,嘿嘿笑道,“抱歉抱歉,大水冲了龙王庙,这不是误会嘛!”

姜晔冷淡的目光在他的手上看了一眼,王立福就讪讪的将手放下了,姜晔回头看了眼浅笑的唐静芸,道,“走吧,我们换个地方吃。”

唐静芸笑着点头,姜晔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就看到门外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一辆豪车,待两人走进,那车就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精英男子给两人恭敬的开门,然后车子开出去。

留下面馆那头的王立福一脸阴晴不定的脸,有个下属凑上前去,“福哥,这事儿您看怎么办?”

王立福大手一挥,阴沉沉地道,“都给老子带走送局子里去!非法持械斗殴,扰乱公共秩序,好好地在局子里带着去吧!”

心中不断地咒骂,该死的磊哥,自己不该贪图每月孝敬的那么点东西,现在好了,身上的这层皮子都有不保的可能!他当初可是花了好几万块钱才买来的呀!

而这样的一幕同样落在了吴小菲的眼里,心中妒忌更甚,凭什么这样一个身手好地位高权势大的男人落在了唐静芸手中呢?

不说那头,唐静芸此时正和姜晔坐在车子,姜晔被唐静芸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的有些不自在,转头点了点她的额头,“看什么呢!”

唐静芸笑了笑,“没想到我男人也有以权压人的时候。”还别说,要不是刚才那样子,她都险些忘了这个男人也是京都里的名少之一,刚才身上的那股官威还真是令她有些震撼。

怪只怪平日里的姜晔总是不显山不露水,待她也太过温柔,让人忘记了他本身就是一个站在这华夏国的权利中央的人物。

姜晔挑唇笑了笑,没有在说话。

而他不知道的是,唐静芸走后,义合会那头迅速出击弄倒了飞鹰帮好几个地盘,损失惨重,令飞鹰上头震怒异常。而其中一个就是刚才那磊哥罩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