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卿本佳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看着外头的阳光洒落的样子,回头看了眼正从浴室里出来浑身*的某人,没好气的将床边的睡袍丢了过去,笑道,“大清早的耍流氓啊!”

姜晔接住抛过来的衣物,低头看了眼自己六块腹肌的身体,挑眉笑了,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几分风流,“芸芸难道不心动吗?”

唐静芸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他身上的狼狈的痕迹,笑了起来,“心动我自然会行动,不过现在,你还是快点把自己遮起来吧,老夫老妻了,还好不害臊。”

姜晔挑眉,见唐静芸眼底的打趣,脸上飘过笑意,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衣服穿了起来。

随后就从衣橱里拿出她今天要穿的衣服,走上前去替她穿了起来,唐静芸任由姜晔慢悠悠的动作,最多在他揩油的时候睨他几眼。

两人吃完了早饭,唐静芸窝在家里看书,而姜晔今天休息,坐在了唐静芸身边,时不时和她低声笑语。

在他们的身上,似乎能够感觉到时光放慢的错觉,仿佛那两个低头浅笑的男女,一直从时光的这一头坐到那一头,他搂着她,她偎着他,历经漫长岁月,始终如初。

唐静芸想,他大概这是她在世上最深的眷恋吧。

如果时光重来,知道自己最初会遇到他,她一定不会愿意遇到他的,因为姜晔的存并不在她人生的规划之中。

当然,时至今日,这个男人早就在她的心中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从此再也不能拔出。

两个人的时间总是消磨的格外的快,一晃就到了中午,姜晔看了看手表,再看了眼懒洋洋的唐静芸,笑道,“我今天没买菜,家里也没有食材,咱们出去吃吧。”

唐静芸瞥了一眼他,笑道,“你背我去?”

姜晔哈哈一笑,将唐静芸从沙发上拦腰抱起,“行啊,只要你不嫌丢脸,别说是背着你,就算是抱着你,我都愿意。”天知道他其实恨不得将她每时每刻都搂在怀里,生怕那个坏小子就自己老婆抢走了。

两人笑闹着起身。这两个人大概是上流圈子里的怪人,在利益交换的政治联姻中,或者是忙碌的各种圈子里,像他们两人平凡的相处愈发的少见了。

两人出门,姜晔牵着唐静芸的手,唐静芸挣了一下,姜晔手上的劲道变大,回头看了一眼唐静芸,唐静芸抿了抿唇,也就任由姜晔牵着。

这一次也依然没有选择京都里有名的各种地方,而是选择去了老街上。姜晔早就发现,相较于大酒店里的山珍海味,芸芸对街上的东西更感兴趣。

唐静芸的身上有种老年人常会有的怀旧心结,倒是没有料到姜晔会这么清楚。他的观察细致入微,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一路坐着出租车到了老街,姜晔和唐静芸相携进去。

两人逛了一会儿街道,唐静芸和姜晔在一个一个面摊上停了下来。

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看上去生意很是火爆。

老板是中年的老实巴交的汉子,倒是他一旁的婆娘看起来很精明干练也很彪悍。

见到两人携手进来,汉子乐呵呵的将两人迎了进去,笑道,“两位要吃什么?”

唐静芸看了眼姜晔,随后笑道,“就来两碗招牌面好了。”

“好勒!”汉子应声答道。

面下的很快,过了十来分钟就上来了,两碗热腾腾的牛肉小排面,不过看到上面绿油油的葱花的时候,姜晔抬眼看了眼对面的女人。

随后若无其事的将放在唐静芸面前的面碗移过来,拿起筷子和汤匙将上面的葱蒜和香菜都挑拣到他自己的碗里,一边弄,一边道,“挑剔!”

唐静芸凉凉地看了他一眼,“被人惯的呗。”也不知道是谁,自从知道她不爱吃葱蒜以后,这些东西家里的菜里几乎绝迹,就算是在外头,也从来不会让她碰一下。

姜晔挑唇一笑不再说话,低头将东西都一一挑出来,随后又用勺子抿了一口汤,皱眉,道,“我再去点一碗吧,味道重。”

唐静芸用筷子打了一下他的手,笑道,“干嘛呢!”说着将那碗面移到了自己面前,好笑道,“我没那么娇气的。”

说着低头吃了起面,香菜的味道有些重,面里带着几分这种味道,有些不太喜欢。

如果是前世的唐静芸,有谁敢让她吃这样味道的菜,恐怕早就将面连碗扔了过去,但谁让这是姜晔呢?哪怕是吃这样的面,唐静芸都吃的很开心。

姜晔笑了笑,也是低头吃起了面。

两人这样的一幕倒是让一旁给客人上面的老板娘听到了,这个婆娘笑道,“这小夫妻俩的感情可真好哟!”

姜晔和唐静芸对视一眼,感情很好吗?他们怎么不觉得?

这样的一幕落在了同在店里吃面的一个女子眼中,她的眼里闪过愤恨和嫉妒,目光在唐静芸那浅笑的脸上停留,有流连在唐静芸对面那个英俊温柔的成熟男人脸上,心中闪过不甘。

因为不甘,她手上握着筷子的手指骨节都泛起了白色。

凭什么!凭什么唐静芸就能够享受的宛如女神般的待遇,班级里的人都快将她捧上了天,明明请了那么多天的假,居然没有老师说她什么,看吧,现在请着假在外头和男人厮混,真是太不要脸了!

要是别人知道他们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子居然和一个男人这么亲密,不知道会不会坏了她的形象!

啊呸!看那个男人的年纪,分明就比唐静芸长了那么多,她是靠什么资格和那个男人勾搭上的?还不就是那么点本事嘛!

吴小菲心中恨死唐静芸了,她一直将自己堕落的原因算在唐静芸的头上,要不是唐静芸,她还是那个高傲的吴小菲,哪里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人总是要为自己人生的不幸和失足寻早借口。

唐静芸没有注意到这面馆的里面还坐了一位自己的室友,她此时只是和姜晔享受难得的时光。

“嘭——”就在这时,大门被用力撞击开的声音传了进来,就看到几个拿着铁棍的混混,将铁棍往老板娘的柜台上狠狠的砸上去,吆喝道,“交保护费!”

老板娘双手叉腰,泼辣地道,“我们这家店这个月已经交过保护费了,怎么又要收了?”

混混冷哼一声,“你们之前交的义合会的,现在义合会马上就要倒了,这就是我们飞鹰帮的地盘了,自然是要重新交保护费的!”

唐静芸哑然,义合会要倒了?她怎么不知道?

姜晔也注意到了那里的情况,皱眉,义合会他倒是听到过一些,名声还算可以,这飞鹰可算得上是声名狼藉了,最近国家新一轮的打黑行动要兴起,恐怕这飞鹰的好日子是要到头了。

老板娘皱眉,仍是不信,叉腰骂道,“你们不会是骗我们的吧,人家义合会好好的,别当我们这老百姓好欺负,也就是几个苦命钱,真要逼急了,大家都别想好过!”

“切!”混混不屑的讲,“义合会的当家大哥方青锋回不来了,现在当家的是个女人,叫什么‘唐夫人’,藏头露尾的,不过女人就是女人,撑不起门面,迟早就要我们大哥征服的!”

说着他猥琐的笑了起来,身后带着一帮混混也流里流气的嘿嘿直笑。

唐静芸皱眉,心中涌起不喜。

姜晔倒是挑唇一笑,“这群人连这话都敢讲,也不怕被那个唐夫人听到了,小命不保。”

唐静芸诧异的看向姜晔,心头一跳,居然从姜晔的嘴里听到了“唐夫人”三个字。

姜晔只当唐静芸好奇,笑着解释道,“这唐夫人也是个厉害的女人,我看她行事手段一点不输男人,就算是方青锋不回来,有她坐镇,这义合会乱不了。”

唐静芸压下心头的诧异,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工作又不是白干的,自然是有点消息的。”姜晔的眼中带着几分欣赏,笑道,“这方青锋也颇有本事,居然还藏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女人。只可惜,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唐静芸听到最后一句话,猛然咳嗽了起来,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她低头的脸瞬间黑了!姜军长,你可知道那个“贼”就是你家夫人?现在就坐在你对面吃面呢!

所以说不知者无畏,也不知道姜晔到时候知道唐静芸的身份,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不过唐静芸心中闪过几分犹豫,从她本心来讲,并不希望姜晔知道自己的身份,因为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以姜晔今时今日的地位,她和黑道有牵扯,对他的未尝没有影响。

这也是她一开始并不愿意与黑道过从甚密的原因之一,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那一头,混混眼看着泼辣的老板娘并不买账,那双三角眼狠狠的挑起,对着旁边做的一桌就是一铁棍打去。

好巧不巧,那铁棍挥去的一桌刚好就是唐静芸的所坐的地方。

只见一只刚武有力的大手伸了出来,接住了那来势汹汹的一棍,低沉地嗓音带着冷然,“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