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两个人的厨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等待的时间有些漫长,毕竟虽然秦爷答应了下来,但是在偌大的岭南地区找一个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眼看着短时间内义合会这里也没有了内乱的风险,方青锋也有了消息,唐静芸肩上的担子瞬间就放松了下来,疲惫如潮水般淹没了她,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

阿天见状,自然是知道唐静芸这段时间里承受的压力和负担,别的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负责唐静芸日常的阿天清楚,芸姐一天几乎只睡四个小时,她用超乎常人的精力来解决手头的一切事情。

稳定义合会的事情远远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这背后着实是耗费了她不少心血。

唐静芸离开了*巷,回到了熟悉的胡同巷子里,推开四合院的时候,唐静芸感觉到一阵亲切感传来,不由抿唇一笑。

现在还是白天,姜晔白天一般都待在军区,唐静芸径直进了卧室睡觉。

一躺在枕头上,鼻子里充斥着姜晔的味道,不由舒适的在被窝里蹭了蹭,如果让外人看到,一定会惊掉了下巴,谁能想到那个在义合会里雷厉风行、手段狠辣的唐夫人,此时会有这样柔软的一面呢?她蹭着被窝,凤眸惬意的眯起,像是一只柔弱无害的小奶猫。

大概确实是累了,或许是被窝里姜晔的味道太过好闻,令她心头不由的放松的下来,很快就进入了睡眠模式。

——

一觉醒来,日落西山,外面已经带了几分暗色,唐静芸看到床头昏黄的小灯不知何时被人开启,就是一笑,再看看自己似乎从床得中央被移到了一边,床的另一侧有睡过的凹痕,心道看来某人已经回家了。

走出房间,透过窗户,能够看到幢幢人影,正在低头摆弄着东西,唐静芸信步走进了厨房,看到某个高大威武的男人正在摆弄着厨房里的饭菜。

她没由来的有些心疼,姜晔这样一个大男人,放在外头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里的对象,曾几何时,他连做饭都要亲自下厨了。他这样贵气优雅的男人,合该就是被人伺候的。

唐静芸上去搂住姜晔的腰,姜晔早就知道来人是谁,没有停下手头的事情,只是笑问道,“睡的好不好?”

唐静芸不语,只是更加搂住姜晔的腰,在他背上蹭了蹭。

姜晔皱眉,将手洗干净后转身搂住唐静芸,抬起唐静芸的头,“这是怎么了?在外头被人欺负了?还是谁给你不开心了?”

他的眼睛深深地望进唐静芸的心,手指摩挲过她的脸颊,好似唐静芸只要一点头、一开口告状,他就会冲出去将对方给灭了。

可不是吗?余家现在的惨状,不就是为了替她出气才被他闹成这样的?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在默默付出后从来都不曾试图告诉她他在背后的努力。

或许这就是他的目的吧,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将自己嵌进她的心,将心填的密密实实的,再也离不开他。

唐静芸亲了他一口,笑道,“你是傻子吗?”

姜晔皱眉,傻子?他又做了什么不靠谱的事情?

“冲冠一怒为红颜,你想我被多少京都的人恨死啊!”唐静芸笑骂了他一句,但那神情中却一点都不像是失落,反而是满满的开心。

姜晔挑唇,凑到她耳边,“老公旷了那么久,老婆今晚好好犒劳一下老公,这比什么都要好。”

唐静芸没好气的将手伸到他腰上拧了一把,姜晔痛的“嘶”了一声,唐静芸见他脸上的神情,迟疑了一下,还是在他腰上揉了揉,“很痛?”

姜晔低头亲了一口,“当然不痛。”

唐静芸没好气的翻了他一眼,只不过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姜晔脸上是满满的笑意,他就知道她舍不得他。

他搂住她,笑问,“刚才怎么不开心了,快告诉老公,老公这么厉害,肯定给你出气。”

唐静芸挑唇一笑,眉宇间的笑容淡了几分,她握住姜晔的手,有些歉意,“抱歉,要是其他的女人嫁了你,肯定是全身心的想着伺候好你,哪里还像我这样整天不着家,就算回来一趟,还是你给做菜吃。”

她的手指摸过他的手,他的手保养的不错,修长如玉,十足的贵公子的手,要不是指尖指腹上的那些薄茧,根本看不出是拿枪的手。

可是现在,这拿枪的手却握着菜刀,着实变化太大,也令人心无端的有些酸涩。

姜晔闻言却是皱眉,“芸芸,你是你,要是换做其他的女人,我姜晔会不会结婚还不一定呢!”他一直都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他知道唐静芸的歉意,只是这歉意他不愿意收下。

她是他此生的救赎啊,他怎么能够让他背负这样的歉意呢?

姜晔抱起唐静芸,将她整个人带入自己的怀里,笑着拥住她,那带笑的眉宇间,有种好似得到了全世界的快乐。

他的芸芸总是这样,对着外人千万个冷漠,甚至连一丝同情都懒得给予,身上的那层疏离好似隔着全世界,但是唯独对他会柔软,会像是平凡的女人。

不,她又怎么会是平凡的女人呢?至少平凡的女人不可能让他心动。

这个世界那么大,来来往往的人又那么多,有这么一个能够相依相偎在一起的人是多么的难得?我于千万人中,等候千万个日月,终于于一眼间看到了你,不多不少,刚刚好,于是,我们便牵起了手。

姜晔低头吻上了唐静芸,在那薄薄的嘴唇间辗转流连,极尽缠绵。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你会选择做什么?他一定选择和她亲吻到死。姜晔想。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喘着粗气分块,这一块的空气已经升温,唐静芸笑道,“是打算先做饭还是换地方?”

姜晔狠狠地报了唐静芸一下,猛然直起身离开唐静芸,“先做饭喂饱你,有了力气你才好喂饱老公。”

唐静芸凤眸一挑,带着勾人的风情,“流氓!真是越来越没脸没皮了!”

姜晔低头一笑,脸皮算什么,能把自己老婆哄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唐静芸也没有离开厨房,帮着姜晔一起下厨做菜,神情中带着笑意。

这两个,一个是年少有为军界赫赫有名的新生代领军人物,另一个是在股市翻云覆雨纵横黑白两道的妙龄女子,哪一个拿出去不是威慑力极大的,可偏偏都窝在一个厨房里做菜,说出去大概都很难相信。

菜做好了,两人一起吃饭,唐静芸把不大爱吃的胡萝卜夹给姜晔,姜晔好笑的全盘接收了,笑道,“跟个兔子似的,偏偏不爱吃胡萝卜。”

兔子?放任任何一个熟识唐静芸的人听到这个形容,都会笑喷,说她是兔子,有她这么凶残的兔子吗?如果一定是兔子的品种,那也一定是那种长着大龅牙的变异兔子。谁让他们唐总太变态了呢?

大概也就在姜晔面前乖的跟个兔子似的,时不时还要人给她顺下毛。

唐静芸瞥了他一眼,又夹了一筷子菜到他的碗里,“快吃,这些还堵不上你的嘴了?”

姜晔低头吃菜,突然开口道,“你早就开始针对余家了?”

唐静芸夹菜的筷子一顿,随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夹菜,“嗯”了一声。

“什么时候开始?”

“听说余家某人对你有意思的时候。”还有猜到余家是前世自己遇害的背后对象的时候。

“为什么?”

“我的男人,就算哪一天我不要了,也轮不到别人来捡破烂!”

姜晔嘴角勾起,唐静芸骨子里就是一个这么霸道的人。

“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是余家本身被权势富贵迷住了心,最先开始算计别人的。”

姜晔想起自己在戚润清那里看到的某些资料,心中也不得不赞同唐静芸说的话,可是有些时候,很多东西都不好说。

成王败寇,自古都是胜者在书写历史。

他明白,唐静芸也同样明白。

姜晔也不再多说什么。像他们这样的世家子弟,从小最先学会的不是守信,而是背信,如何在不损害家族的基础上不断的完成利益交换,就连婚姻也能够成为其中的一个筹码,比如说他的父母。

姜家和余家的关系只是一般,如果不是有着余晴柔和他一起训练的情分,恐怕连一般都算不上,现在发展到这样,他也只能道一声“可惜”。

唐静芸吃完手头的菜,擦了擦嘴,抬头就看到姜晔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她挑眉,“干嘛?”

“干!”

姜晔起身,走过来一把拉住唐静芸的手,略带着急的步伐拉着她进去了。

于是这一夜,唐静芸知道了男人旷久了就成了狼,还是饿狼,简直恨不得把她剥皮拆骨生吞入腹。

等到狂风骤雨般的第一轮结束,唐静芸皱眉,动了动身子,感觉下身有点痛,姜晔见此,有些心疼,亲吻她的眼角,“你旷的久了身子难免不适应,是我没顾及到。”

唐静芸却是搂住了他,在他耳边轻笑道,“再来。”

她的笑声带着三分勾人的味道,足够让姜晔失控。

长夜漫漫,月色清浅,有情人诉不尽相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