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乎其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徐恒元这是第一次跟着自己父亲进大户室,他不太喜欢捣鼓股票这些东西,平常也很少会关注,今天破天荒的跟了进来,着实让他老子徐寅东诧异。

等到了那里,坐了一会儿,才看见唐静芸边聊天边走进来,又站定聊了一会儿才走过来。

唐静芸笑着和两人打招呼,倒是今天何延陵没有跟过来。

徐寅东看了一眼刚才那个和唐静芸聊天的,随后笑道,“将他安抚下来了?这老王也真是太急了,这股市里头哪有不承担的风险的。”

唐静芸抿唇一笑,“没办法,人家产业里头的资金链不能断,手上的钱要是套牢了就要周转不灵了,创下这偌大的家业也不容易,怨不得人家那么着急。”

徐寅东笑笑没有说话,反而看向了今天的大盘,笑道,“已经连续几天大涨,沪指已经高达2000点,你觉得今天能够到什么程度?”

唐静芸却是摇了摇头,手指摩挲着茶杯,脸上的笑容有些淡。

徐寅东见此眉头一跳,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一次唐静芸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还是之前一月份的时候抛售中信的时候,她就是淡淡的笑着。

他的心不由一跳,“你不看好今天的涨势?”

唐静芸笑了笑,道,“再看看吧。”

虽然如此,徐寅东却已经在心底思考起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唐静芸觉得今天会跌了,心中暗自决定到时候一定要跟着她一起抛,可别像上次那样贪心。

股票一开盘,依旧是红线,上次买进的两只股票依旧涨势迅猛,很是走俏。

徐恒元这是第一次见识到大户室里的氛围,眼看着那个数字不断的跳动,然后往上涨。

眼看着短短半个小时候就涨了几块钱,他不太清楚自己父亲买了多少,但是以他的身家和胆量绝对不会少,而此时,每一分的上涨都是金钱的进账。

他突然感觉有些窒息,心跳加速,突然明白了很多人喜欢玩股票的原因,看着大盘上涨动的数字,仿佛能够听到金币滚落口袋的叮当声,这感觉真是太爽了。

整个大户室里的人都像是喝了兴奋剂一样,目光紧紧的追着大盘上的数字看,一个个眼红耳赤的,都是格外的兴奋。

他的父亲虽然看上去还比较理智,但是他注意到他松了松自己领口的扣子,他知道这是父亲内心激动的表现。

只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那个淡笑着喝着茶的女子身上的淡然就格外的显眼,仿佛丝毫没有受到这里的环境的影响,那大盘上跳动的数字仿佛和她没有关系。

他的目光在唐静芸身上多停留了几秒,都说强大的男人在任何时候都有魅力,徐恒元突然觉得,其实强大的女人也格外的有魅力,尤其是这样的时刻,更是让人觉得怦然心动。

唐静芸看了眼大盘上的数字,敛眸思考了一会,她将手头的清茶喝完,随后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交易员!”唐静芸举手喊道。

她这呼声,徐恒元有种错觉,好似整个大户室里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这个不显眼的角落。

交易员匆匆跑到唐静芸面前,心中暗自惊讶,难道是涨势太好,连这位大户室里最神秘的小姐都要加持了吗?

“刚正制药清仓。”唐静芸淡笑着对交易员说出了要求。

徐恒元诧异,转头看向唐静芸,“今天这么快?”随后就对那个交易员说道,“我的刚正制药也清仓。”

交易员傻眼,这么好的涨势的股票都要清仓了?不过好在办事的能力还在,马上就将单子填好。

现在的交易所里采用的还不是电脑操作,所以一张张单据全靠人工手填,唐静芸将单子仔细的核对了一番,确认无误后,这才大笔一挥签下了她的名字,交还给交易员。

徐恒元感到很奇怪,那大盘上明明涨势还很好,但是为什么两人已经抛了呢?这每一分钟滚动的数字可都是钱啊!

徐寅东大笔一挥将手头的股票清仓出去,脸上闪过几分感慨。

这中正制药正式上涨期,抛出去不愁没有人要,唐静芸的钱很快就到账了。

徐恒元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徐寅东笑了笑,道,“再等等,再等等你就会明白了。”

只见刚才还在爬坡红线终于冲破四百大关,然后在所有人的欢呼声中猛然直线下跌,399,398,397……顿时大户室里呼叫交易员的声音此起彼伏,叫骂声、咳嗽声、拍桌子声音不绝于耳,瞬间就从刚才安静中带着兴奋的氛围变成了嘈杂的菜市场,那些来回奔跑的交易员们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水。

徐恒元被这一切闹得目瞪口呆,他疑问道,“这是干什么,股市有涨有跌是正常的啊,看这阵势就算短时间内跌了还会再涨啊,不用这样吧?”

徐寅东笑着摇摇头,并不说话,这大户室里的人都很精明,很多都是跟着静芸买的,上次静芸买了一只股票,玩了三天就卖了,钱增加了百分之十几,有人狠不下心来卖,结果第二天就跌停套牢了。

大家早就吸取教训了,凡是都要跟着唐静芸的步伐走,不然赔钱的肯定是自己。

唐静芸却是心头清楚,这只股票在前世成为一匹黑马杀出来,但是在冲击四百后迅速的倒退下去,让很多股民套牢,直到七八年之后才有所回涨,但是也一直都徘徊不上去,让当时的刚正制药成为一个遗憾。

徐寅东看了眼低头看报的女子,眼里闪过欣赏,敏锐的眼光,高超的手腕,平静的心态,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当初给唐静芸的评价是错的。

这个女子哪里是潜龙在渊,她分明已经崭露头角,光是这份手腕心智就已经不可多得了。

瞥了眼自家的儿子,心中叹息,有些人果然只适合用来仰望而不是追赶的。

徐恒元看了眼自家父亲,然后再看了眼唐静芸,凑到父亲身边,小声问,“瞧您笑的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这一笔赚了多少?”

徐寅东笑了笑,低声道,“94块一股的时候入手,出手的时候是398块,你老爸我一共买了一百五十万股,你自己算算多少钱吧。”

徐恒元听了这个数字心中震撼,砸吧一下嘴巴,我的乖乖,这得多少钱啊!

早就听说股票来钱快,可是他也没有想到股市来钱那么快!别人一辈子都只能仰望的金钱就在一只股票的抛售当中赚了十倍百倍。

他凑到自家老爹面前,腆着脸笑道,“爸,您看我的车也旧了,是不是给我换一辆好车?”

徐寅东冷哼一声,没好气地道,“滚!老子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徐恒元表示自己很无辜,然后继续凑过去,“您老赚的那么多也不给儿子用,这样多不好,您老是知道的,我视金钱如粪土。”

徐寅东气的牙痒痒,笑骂道,“你知道嘛,你爸我视你为化粪池!”懒得和自己儿子哼哼唧唧,指了指边上静坐的唐静芸,小声道,“看见没?那才是有钱人,具体的我不清楚,反正人家这一回至少买了这个数!”

徐恒元看着这个比划的数字,“嘶”的抽了口冷气,他居然不知道唐静芸是个这么有赌性的女人!这个数字要是亏起来那还不得哭啊?

而且看人家那股气质,心中叹息,在这么庞大的金钱面前还能够淡然对待,他是真心服了这个女子,人家这才是叫“视金钱如粪土”吧?

对于真正的有钱人来讲,当赚取到的金钱已经到了可以供人挥霍几辈子都用不完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很多意义。

在唐静芸眼里,这钱不过就是在账户上滚动的一串数字,而她所做的,不过就是将数字不断的翻滚变大,然后变成另一串数字。

大概这就是富人和穷人的区别,穷人连吃一顿饭多花一块钱都要计较一下,因为这些钱是占着他全部钱财的几分之几,而富人一顿饭吃个万把块钱也不会在意,因为不过是他数不尽的钱中细如牛毛的一丝。

“静芸接下来可有打算?”徐寅东见唐静芸将手头的资金汇拢,笑眯眯地道。

唐静芸笑着摇头道,“过两天再考虑,这几天没有看好得股票。”

徐寅东见状也熄了今天杀进股市的念头,不由好笑,自己好歹也是鼎鼎有名的投资大家,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询问别人的意见了?大概是唐静芸那恍若未卜先知的神乎其神的本事,让他在不经意间习惯了这些吧?

唐静芸安安静静地坐到了中午,时不时看看大盘,时不时低头看书,大户室里经过了刚才那一阵鸡飞狗跳的喧闹,此时也恢复了安静,倒是让徐恒元感到不习惯。

等到唐静芸起身去吃午饭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约而同的走到她身边,和她握手说上几句。毕竟也是靠着唐静芸的本事才赚了这么多。

唐静芸微笑着一一应对过去,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她早就看了个透,这些人今日是朋友,等到她一朝落魄,还不定怎么样呢。

不过就是维持着面上的意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