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庸人自扰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小姐,喝一杯如何?”

就在唐静芸自斟自饮的时候,一道男音插了进来。

唐静芸抬眸看去,正是那位很有范儿的范公子,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让人很不喜欢,带着掠夺和估量,像是在看一个物件儿。

唐静芸眉头微皱,随即压下心中的不喜,笑道,“原来是范公子,我不太会喝酒,这杯酒就免了吧。”

他的眼底闪烁的神色虽然隐晦,但是唐静芸前世也是在这样的场所常年游走的人,对于这个圈子的某些肮脏的东西自然是不陌生的。

范公子却是摆起了他沪市第一衙内的派头,眉头微皱,道,“唐小姐,不过是一杯酒的事情,莫非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范某?”

话说到这个份上,只要不是傻子就都会喝下这杯酒,以范公子在沪市的地位,如果不喝了这杯酒那可就是看不起他,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在场有人顿时就看起了热闹,不知道这位被徐少带来却身份不明的女生会做什么选择。

也有人皱起了眉头,比如说见识过唐静芸冰山一角的秋少,他那天可是看见过唐静芸强大气势的,不知道唐静芸在范公子面前会是什么样子?

大概是会选择妥协吧?秋少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只要是在沪市混的,当然不能得罪沪市的一把手的儿子,不然不知道要有多少小鞋穿呢。

这一个小圈子附近顿时就显得有些安静,显然在场的很多人都在看着唐静芸的服软。

而唐静芸则是淡淡一笑,她抬起手,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很随意的摆了摆,依旧拒绝了这位范公子的要求,“抱歉,我是真的不在外头喝酒,范公子的好意谢过了。”

范公子脸色一沉,皮笑肉不笑地道,“唐小姐连一杯酒都不肯喝,这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整个沪市的圈子?”

唐静芸挑眉不语,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高脚杯,看上去带着几分瑰丽的色彩,她心中嗤笑,有些人给他点面子还就真把自己当成个人人物,今天要是范公子他老爹在这里,她说不得还得喝上一杯,就范公子这点小家子气的派头,她还真不放在眼里。

身份地位使然,唐静芸的存在早就高于这些家族荫蔽的子弟太多,在他们还在每天吃喝玩乐挥霍着祖宗留下来的荣光的时候,她早就走上了另一条道路,站在了可以和他们父辈比肩的地位上。

她挑眉,推辞道,“多谢范公子美意。”

“范公子别和人家一般计较,那可是身家两三亿的大人物,自然是不屑于这样一杯酒的。”

眼看着范公子脸色阴郁,边上有人插嘴取笑道,显然是刚才听到了眼镜男的转述的人。

“哈哈……”周围的人哄堂大笑,也有人抿嘴保持沉默。

秋少看着被人嘲笑依旧沉稳淡然的坐着的那个女子,抿了抿唇,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唐静芸就该是这样一个女子,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的不是耻辱而是淡漠,好似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生物在看那些蝼蚁。

她仅仅是坐在那里,就比所有人都高贵的多。

“这是怎么了?大家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徐恒元的声音传来,他身边跟着胖子。

要不是胖子跑过来告诉他,他还不知道唐静芸居然受到了刁难,脸上多了几分不快。

这唐静芸好歹也是她带过来的朋友,就算不知道她的身份,在场的人总也得他点面子吧?范公子居然带头来找她麻烦,这将他徐恒元放在什么位置?

周围的人一看徐恒元的不快的脸色,被他凌厉的目光扫过,都是讪讪一笑。

他们刚才忙着讨好范公子,倒是没想到徐少居然会不惜得罪范公子站出来替她撑腰,心头顿时暗暗叫糟,这位爷可是连范公子都要给三分薄面的主儿。

“徐少,这事儿……”范公子站在那里想要说话,被徐恒元挥手打断。

他是真正窥见过唐静芸的本事的人,虽然只是一角,他亦然能够在里面感觉到强大的力量,这样强大到本该受到众人敬仰的人,却因为自己的原因受到侮辱,他心里感到歉意。

“不用说了范公子,唐小姐是我徐恒元的朋友,也是家父徐寅东的朋友。”徐恒元淡淡地说道。

范公子见这架势,知道这事确实是他做的急了,当下就衣袖一挥,转身离去。

徐恒元坐在了唐静芸身边,招呼胖子坐下,替唐静芸倒了一杯酒,笑道,“抱歉,我没想到会这样,那天你说自己身家的时候,我……”

唐静芸笑着不在乎的摆摆手,笑道,“没事,这点小事我并没有放心上,不过你应该吸取教训,祸从口出。”

徐恒元笑了笑,现在的他和前段日子的他已经有很大不同了,他能够听进去唐静芸的劝告,也能够反省自己的错误,笑了笑,“你说的对。”

唐静芸端起手上的酒杯,喝了一口,转头和胖子说了几句话,胖子倒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咚咚咚——”

门被敲响,很快门就打开,只见数个黑衣大汉率先进来,排成一排,气势十足,其中一个端着托盘,托盘上摆了一瓶红酒。

随后又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来人长相英武,脸色沉俊而瘦削,带着成熟男人的阳刚之气,一身黑衣下衬得他气势十足,触及他的目光,令人心头不由战栗。

“哈哈哈,这不是枪哥吗?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还亲自带了东西过来?”

范公子一看来人,立马就起身大笑着迎了上去,哪里还复平日里在别人面前的高傲模样?

周围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位“枪哥”,心中疑惑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让范公子如此放低身段。

老枪对着范公子笑了笑,道,“难为范公子居然还知道我老枪,枪哥这称呼实在是不敢当。”

人家这么谦虚,范公子可不敢真当真,笑道,“枪哥可是秦爷面前一等一的红人,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今天在座的都是幸运的。”

老枪呵呵一笑,并没有把对方的恭维放在心上,而是道,“刚才见范公子心情不爽利,可是哪里服务不周?”

徐恒元看了眼门口的人,再看了眼唐静芸,见她神色淡然,一手端着酒杯,总觉得刚才枪哥有意无意的扫向了身边的唐静芸。

他凑到唐静芸身边低声问道,“那位是什么意思啊?”

唐静芸挑唇,悠悠一笑,并不说话。

徐恒元见唐静芸这么模样,对她投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气的牙痒痒,道,“你装,你再装!”

不过看唐静芸这副样子,心中还是稳定下来。

那头范公子听到老枪的问话,有心给唐静芸一个下马威,冷哼了一声,略带不满道,“今天请一位朋友喝杯酒,居然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不知道的还以为看不起我呢。”

“哦,谁这么不给面子?”

范公子身子侧了侧,露出了老神在在坐在沙发上的唐静芸和徐恒元二人,心中却是想着接下来该怎么教训这个女人。

却不料,老枪眯眼一笑,道,“这不是唐小姐吗,怎么连杯范公子递来的酒都不喝?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唐静芸笑着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杯,笑道,“枪哥,实在是我家里头有人管着,不比当初的孑然一身。”

“艹,第一次听你喊我枪哥,我怎么感觉浑身不自在呢?”老枪笑骂道,“你也有人能够收拾的了?回头我就去告诉秦爷。”

唐静芸掀了掀眼皮子,戏谑道,“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属,你和你家秦爷一样的无耻。”

老枪闻言也不恼,笑着让下属给唐静芸送了瓶红酒过去。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哪里看不出来这两人之间恐怕早就相熟,而且看这架势,这女子和那位沪市鼎鼎有名的秦爷都是关系匪浅。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唐静芸的目光都复杂起来。

也有人将目光投向了范公子,都看出了范公子的尴尬和不自在,也是,人家刚才还想着向枪哥告状来着,哪里想到这枪哥居然和这唐小姐相熟?而且很明显,枪哥待唐静芸可比待范公子重视多了。

目光打转在枪哥让人送过来的红酒身上,枪哥笑道,“这酒你可偷偷的喝啊,别去秦爷面前告状,是我偷开了秦爷的酒窖拿的,事情爆出来了可别怪我倒打一耙。”

唐静芸眯眼一笑,凤眸中眼波流转,道,“别,老枪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给秦爷去个电话。”

老枪瞪了唐静芸一眼,随即就告辞离开了。

这里的人也算是看出来了,敢情人家枪哥特意过来一趟,就是为了给这位唐小姐送一瓶红酒的?

心中纷纷咋舌,这得多大的面子呀!

唐静芸则是换了一个杯子倒了红酒,姿态悠然,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刚才的影响,可是此时,再也没有人敢对她无礼。

甚至有人心中后悔,这位的来头可是一点都不小啊,和沪市的秦爷都关系不一般。

徐恒元将在场诸人的脸色尽收眼底,看到范公子难看却要强装笑意的脸色,终于心头出了一口恶气。

他看了眼一旁的唐静芸,暗自摇头,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有她这样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