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世上本无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就像是扎根在大户室里一样,每天就在那里看报喝茶,闲暇的时候就从包里掏出课本来看几眼,这一回她直接跟学校里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学校里碍着她的后台和上学期的成绩批准了,但是她的成绩却也不能掉下来。

徐寅东一开始还好奇唐静芸看的什么书,后来被他发现是课本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他古怪的看了一眼唐静芸。

和她相处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的忘记她的年龄,他怎么能忘了这丫头上学期期末还黑着脸赶回去考试呢?

他觉得人生真的很有意思,按说凭借唐静芸在股市上的成功,简直就是令他这样的一方大佬都会不自觉的佩服,可是谁能想到她还是个受到成绩和考试约束的学生呢?

唐静芸对于徐寅东的大惊小怪则是没好气的翻了几眼,“知识就是力量,活到老学到老,别告诉我你到了这个年纪就不看书不学习了。”

徐寅东则是表示,这能够一样吗?他看什么书又不用考试,也没有老师来监督,全凭兴趣,哪像唐静芸还那么凄惨?

结果的下场就是,唐静芸黑了一下午的脸,第二天就砸了好几本金融投资的书给徐寅东。

“果然上了年纪都爱啰嗦,大叔你是已经到更年期了吧?”这几本书总能够堵上他的嘴了吧?!

然后某位被称为“更年期的大叔”则是黑了一天的脸,果然这个小丫头熟悉了就不可爱了,瞧这毒舌的本事,还真是比谁都厉害,一针见血的戳到了他的痛处。

而获得了清静的唐静芸则是笑眯眯的,那一天去找唐静芸说话的人,无一不是收到了详细的回应,唐静芸难得的多说了几句,给很多被套牢的人安心了不少。

唐静芸每日里买进卖出的股票并不少,手上同时持有十几只股票,每一天的收益都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那天之后,徐恒元连续两天没出现,不过之后就时常会过来找唐静芸,徐寅东也乐得看到自己儿子的表现,他敏锐的发现,那天晚上回去之后,自己这个儿子似乎有了些微的改变,身上的浮夸之气开始渐渐收敛,变得懂事了很多。

这样的改变让他老怀甚慰,他老婆走的早,而他年轻的时候忙着事业,对这个独子关爱的少,管教的也少,等到他再想干预的时候,已经力不从心了,好在到底是没有学坏,不然不定要怎样的后悔。

现在儿子能够有所改变,是大好事。

更何况唐静芸本事大着呢,现在结交她对将来总是好的,所以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乐见其成的。

这一日,收盘结束,唐静芸走出交易所,徐恒元笑着邀请唐静芸,“今天有个聚会,一起去看看?”

唐静芸双手插在口袋里,挑眉,“有帅哥?”

徐恒元指了指自己的脸,“有我这样的帅哥还不够?”

“不够,”唐静芸笑着摇头,“我以前爱吃酸溜土豆丝,可是连续吃了一个月后,我看到酸溜土豆丝就想吐。同理……”

徐恒元磨牙,阴测测地道,“你是说看到本帅哥我就想吐?”

唐静芸笑着耸了耸肩,“当然不是,我只是类比一下嘛,是你自己对号入座的,我只是想说审美疲劳而已!”

一旁的何延陵抿着嘴将笑意憋了回去,而他老子却是不客气的笑出了声。

早就知道唐静芸的言辞凶残,不过每每看儿子吃瘪也是挺有趣的。

徐恒元觉得自己后槽牙根更痒了,怎么办,真的好想咬人啊!

唐静芸到底没有拒绝徐恒元的好意,毕竟人家也是出于好意,让何延陵先回去休息,他不比自己,每天还要处理事务,并不轻松。

转身就上了徐恒元的车子。

徐寅东和何延陵对视一笑,点了点头就各自离开。

车内。

徐恒元对着唐静芸大致讲了一下今天的人,都是些沪市里正儿八经的衙内,是市委书记家的公子邀请的,因为无聊所以聚一聚。

等到了地方下车,唐静芸不由笑了,睨了一眼徐恒元,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里貌似也是秦爷的地盘吧?这小子大概不知道,不然他一定没这么自在。这算不算是刚出了狼窝又自己跑了进去?

徐恒元看见唐静芸那诡异的一眼,有些不在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唐静芸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

两人走了进去,订的是一个大包间,走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此时看到徐恒元进来,大家纷纷问好。

随后就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唐静芸,这可还是徐少第一次带女人来他们的聚会吧?看样子有点面生,不像是沪市里头的名门千金啊,是什么来头?

徐恒元对着众人哈哈一笑的介绍道,“这是我朋友,唐静芸,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众人自然都是应好,唐静芸则是淡笑着点头。

坐在中间的是一个剪着板刷头的男生,身上穿的有些非主流,但是被人簇拥着,看上去还是很有几分气势的。

徐恒元带着唐静芸过去,笑着道,“这位便是市委书记家的公子,也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

唐静芸笑着点头,“范公子,久仰了。”

市委书记姓范,她依稀记得一些,过不了多久,沪市的这位书记就要北上进京,不过因为留了把柄在政敌的手里,最后的下场似乎并不好啊。

不过这些都是未来的事情,一点也不影响当下的人的姿态,就看那范公子,此时端的姿态就颇高,对着唐静芸只是笑着点头,这估计还是看在徐恒元的面子上。

徐恒元睨了眼唐静芸,见她并没有不喜才悄悄舒了口气,唐静芸在他的心中地位可是很高的,随身带着枪,身价上亿,和自己父亲是朋友,能够和秦爷相处不落下风,任何一个拿出去都是惊人的,更何况集结在一个人身上。

见这里的情况,带着唐静芸去了一边的另一张沙发上,笑道,“喝什么?”

周围有人起哄道,“来这里不喝酒没意思!”

徐恒元笑笑并不在意,唐静芸则是笑道,“红酒吧。”

然后徐恒元叫了一瓶红酒上来,给唐静芸倒了一杯,聊了一会儿就被人叫走了。

他有些歉意,唐静芸则是不在意的挥挥手,这里是徐恒元的大本营,自然有些抹不开面子的人要应付,让他不用管她。

唐静芸悠闲的喝着酒,一件白色衬衫勾勒出她的曲线,饱满的胸部和盈盈一握的腰肢,带着和她那样清冷的脸庞不一样的风姿,着实成为不少人眼中的一道风景线。

那个范公子看了眼唐静芸,再看了眼自己身边的女生,顿时有了差距,别看唐静芸这具身体尚且年轻,但是她的灵魂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而且今世被姜晔滋润的很好,眉宇间在带笑的时候,不自觉的会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风韵,看上去极为耀眼。

有了珠玉在前,后者自然都成了顽石。

坐在包间里的一个沙发上的几个男生正在互相打趣,其中一个戳了戳自己身边戴眼镜的男生,撇撇嘴笑道,“看,那个妞可正点。”

戴眼镜的男生看去,不由嘿嘿一笑乐了,“徐少带来的嘛,不过这妞可不好伺候,口气很狂的。”

男生顿时有了兴趣,那你说一说,眼镜男不说话,倒是对着身边的帅气男生道,“秋少,看,那不是那位号称‘身家两三亿’的唐小姐吗?怎么说也是熟人了,咱们去打个招呼。”

被称作秋少的男子正是那天被秦爷挟持的男生,刚想叫住眼镜男,眼镜男那天去楼下玩,不在楼上,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女生的厉害,那可是随身带枪的呀。

再想想,人家连枪那玩意都有,还能和秦爷打机锋,哪里是他们和他们一个层次的,说不得那身家两三亿根本就不是玩笑!

只可惜眼镜男动作太快,他都来不及说什么,随后他撇了撇嘴,暗道别惹出什么事让那位唐小姐不快来,那可就糟了!

眼镜男端着酒杯过去,带了几个朋友过去,笑嘻嘻地道,“这不是身家两三亿的唐小姐吗?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酒?”

唐静芸抬眸,见是那天徐恒元叫出来玩的人之一,眼镜男,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眼镜男看着唐静芸端着的这副架子就觉得不爽利,看她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样的高官贵胄家出来的身份呢,他明明记得徐少都看她不太顺眼,这带出来也是迫于家里的压力吧?

“唐小姐怎么这么不给我面子啊,”眼镜男嘟囔了几句,见唐静芸始终都把玩着手上的酒杯,并不说话,觉得晦气。

几个人又是离开了,周围有人恰巧在询问眼镜男刚才的那句话的意思,眼镜男顿时夸张的将徐恒元复述的话再转述了一遍,顿时让很不少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觉得这位小姐也真是个心大的。

唐静芸敛眸比划着手上的酒杯,笑了,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怎么有些人就是要没事找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