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因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秦爷跟老枪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走向了唐静芸。

雪白的车灯亮着,他能够看见她惨白的唇色,伸出一只手捏住唐静芸的下巴,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脸色。

周围的黑衣大汉都是神色淡然,好似没有看到秦爷的动作,老枪也是垂下了眼,唐静芸倒是神情淡然,好似这只手搭的不是她的脸。

看了好几眼秦爷才放开她,道,“你的眼睛有点红,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有没有脑震荡什么的,刚才冲撞的力道有点狠。”

唐静芸淡淡一笑,“不用,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没什么大碍的,也多亏秦爷的车子是辆好车。”

秦爷闻言挑唇一笑,“这可是我花了好几百万改装的……”

然后,唐静芸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踹了一脚这车子,用的力道很大,能够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

秦爷脸上的笑容一窒,四下的人均是噤声。

秦爷刚夸完自己这辆爱车,就被人毫不怜惜的踹了一脚,这里头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打脸啊。

老枪抬眸看了一眼唐静芸,再一次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跟在秦爷身边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看到有女人敢这么嚣张。

而那几个和秦爷一起从停车场杀出来的大汉,想起唐静芸那拿车去撞的凶狠模样,突然觉得自家秦爷还真是爱好奇特,这样的女人也敢撩。

唐静芸却是好像没有察觉到些什么,继续背靠在车身上,神情淡然。

秦爷看着唐静芸,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露出笑容,他心底倒是真没多生气,这可是一只充满野性的豹子,刚才充其量也就是咆哮了一声,连爪子都没亮呢。

他拿出口袋里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根,唐静芸抬眸,“给我也来一根。”

秦爷闻言抛了一根给她,她从口袋摸出打火机点上,唐静芸伸出修长的手指夹住烟,秦爷这才注意到她的右手上沾着血迹,中指上还崩了一小片的指甲。

“受伤了?”

“嗯,”唐静芸看了一眼手上的伤,“刚才握方向盘太紧,不小心崩到的。”

说着唐静芸解开身上的西服,白色的衬衫上沾着点点红色的血渍,不知道为什么,配着唐静芸那张清艳而苍白的脸时,显得触目惊心。

她指着伤口道,“这里应该是被子弹擦伤的。”

秦爷挑眉,“不痛?”

“屁!”

“那怎么没听你说?”

“说了就能不痛?”

“……”秦爷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这事我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怎么还我,别告诉我这不是你的计划,调虎离山吧?只是你没有想到对方的火力会那么猛,也没有料到你的人马来的那么晚。”唐静芸嗤笑,道,“今天过后敢于挑衅你的那个帮派肯定是没有活路,这也算是给我交代?”

秦爷一时失语,眯眼看着眼前的唐静芸,觉得这个女人的目光太犀利,居然能够猜到那么多的东西。

“我欠你一个人情,如果没有我的计划,你恐怕也没有机会趁火打劫。”秦爷过了一会道,“说吧,有什么要求?”

唐静芸笑着摆手,“这个不急,改日我再拜访秦爷,这可是个没个千百万不行的买卖。”

秦爷眯眼,“你是怎么知道二爷的?”

京都知道老秦爷的人不少,但是知道老秦爷行二的人却着实不多,这个女子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

唐静芸抽了一口烟,吐出烟圈,也不再卖关子,“我和朱三爷的关系不错。”

明省的朱三,沪市的秦二,还有京都的那位桂五,现在都是鼎鼎有名的一方豪强,而在他们还没有发家的时候,在几十年前,也都还是一群义气当头的热血男人。

当然一起排辈拜把子的兄弟足有九人,可惜世事艰难,又是黑道那种将脑袋悬在裤腰带上的行当,能够活到现在的着实不多了,而活着的,也都今不复昔了。

这些还是上一次朱爷对唐静芸讲的。

而眼前这个秦爷,就是老秦爷收养的养子,性质和朱爷身边的陈兆祥差不多,只不过这秦爷更有本事罢了,当然,老秦爷也放权放的更早。

秦爷闻言一笑,“原来客从远方来,倒是秦某招待不周了。”

“就算周到了也不能将你许我的条件抹去。”唐静芸眯眼笑道,“咱们这事儿,一码归一码。”

秦爷觉得唐静芸这脾性还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种劲头着实令人吃不消。

唐静芸走到护栏边,看着夜色里潋滟的水波,望着对面那霓虹辉映的灯光,高楼大厦平地崛起,那里是如此的美丽而迷人,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到来,也不愧“魔都”之称。

没有人知道,未来的几年里,这座已经走在国内前沿的大都市,将会成为与国际接轨的地方,更没有人知道,这片土地将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寸土寸金。

秦爷走到唐静芸身边,并排而立,对她笑道,“看什么?”

“我在看这里的掘金者,也在看某些人的醉生梦死,当然,我还看到了很多很多钱,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唐静芸单手撑在护栏上,看着那里,目光沉沉。

徐恒元看着唐静芸和秦爷的背影,猛然发现,唐静芸站在秦爷身边居然半点气势不落,丝毫没有被秦爷压下去,而之前,他还在心中嘲笑唐静芸太过装,现在才发现,人家根本不是装,就是那个调调。

一个人心存偏见的时候,往往会忽视别人的风采,只有当他抛开偏见后,才会发现自己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唐静芸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将烟头丢进了水里,然后下一刻,一辆车子开过来,车子里的脚步匆忙地走过来。

秦爷看了眼唐静芸,总觉得她的动作里带着几分未卜先知。

来人走到秦爷耳边说了几句,秦爷一晚上的阴沉气息总算消散了几分,转身对唐静芸哈哈一笑,“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唐静芸深深的看了一眼秦爷,转身上了他的另一辆车子,是一辆路虎,看上去很是威猛。

上了车,唐静芸就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而徐恒元则是上了副驾驶。

他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两个同样闭目养神的人,撇了撇嘴。

“我要是你,早就回去清理内部了,才懒得管一个陌生人的死活呢。”唐静芸突然开口。

秦爷睨了一眼唐静芸,没有回话,反而另外挑起一个话题,“你在沪市干什么的?”

唐静芸抬头向徐恒元方向示意,“跟他老爸是同行。”

“投资?”

“嗯,最近在玩股票。”

“看不出。”他以为她这样冷静而谨慎的女人,不会选择股票这么充满了不确定性的东西。

“身家有多少?”他略带好奇的询问。

“两三亿吧。”唐静芸笑了笑道。

“哟,看不出来嘛,大富婆。”

“呵,比不上秦爷手上的产业,一本万利,我这就是正当的买卖,赚点辛苦钱而已。”

徐恒元听着唐静芸这样淡然的嗓音,突然觉得自己脸颊有些热,也有些难以置信,原来唐静芸跟他说的真的不是开玩笑。

自己当时是怎么嘲讽她来着的?也多亏了唐静芸脾气还不算差。

先送了徐恒元回家,然后又送唐静芸去高级私人医院处理了一下手臂上和手上的伤口。

这才又送唐静芸回到了她入住的酒店。

秦爷突然开口道,“股市就那么赚钱?”

“没那么容易,股市确实挺有风险的,说不定你一年挣的钱,股市里一天就蒸发了。”唐静芸回过神来解释道。

秦爷却是将目光看向了唐静芸,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唐静芸看到一辆车子从后面冲到了前面,堵截到了前面,而开车的司机很淡然的将车子拐向了另一条道路。

唐静芸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秦爷。

秦爷摸了摸鼻子,“情非得已,这不是为了排查内奸的需要吗?”

“呵呵。”唐静芸吐出两个字,然后对他比了一个中指,需要你麻痹!

秦爷哈哈地大笑出声,他大概能够猜到唐静芸得心里腹诽的内容,不过他现在心情好,不和她一般计较。

唐静芸下了车回了酒店,秦爷的车在酒店外停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隔天唐静芸的部分资料就上了秦爷的桌子,秦爷翻看着那些资料,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

他敲打着桌子,资料上列举的事情并不多,毕竟时间紧促,唐静芸又是京都来人,不是他地盘上的人,不过单是看资料上仅有的,秦爷就能感觉出她是一条潜龙。

看向一旁恭敬站立的老枪,问道,“你怎么看这女人?”

老枪虽然只和唐静芸打过照面,但是从她的行事作风还是能够判断些东西,“心智高而手段狠,只要不夭折,将来必是一个人物。”

秦爷文业内沉思起来。

而彼时,唐静芸已经照例起床洗漱,挑了一身比较宽松的衣服,脸色很正常,一点也看不出来她昨晚经历了一场恶战。

何延陵来接她的时候,看了眼她包扎后的手指,担心地询问道,“唐总,你这手怎么了?”

唐静芸挥了挥手,“小事,昨天晚上碰伤了,好在我不是靠手吃饭的。”何延陵见唐静芸面色淡然,也就没有再继续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