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秦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徐恒元回到座位上,唐静芸对他淡淡一笑,好似刚才的谈话没有发生过一般。

唐静芸笑问,“他们几个人呢?”

徐恒元指了指楼上,道,“楼上还有娱乐室,扑克、麻将、桌球都有,你要不要去玩几局?”

唐静芸闻言摇头拒绝道,“算了,我这样的老人家,已经不适合你们年轻人的活动了。”

徐恒元看着唐静芸老气横秋的样子,觉得好笑,“你才几岁啊,就已经觉得老了,那让我们这些人可怎么活呀。”

看着唐静芸面前放着的酒,见她并没有动,笑道,“我给你换杯果汁吧?”

唐静芸目光扫过手边的酒,愕然一笑,“你不会真把我当成什么乖乖女了吧?我不是不会喝酒,只是在这里的调的酒不适合我的口味,我喜欢法式马天尼那样的鸡尾酒。”

徐恒元十分诧异,“那你刚才酒桌上怎么不喝酒?”

唐静芸解释道,“瓶装酒我一般喝红酒和啤酒,其他的酒除非酒桌上必要,不然不喝。”

徐恒元刚才点的是白酒,虽然度数偏低,但是她还是没有碰,不喝不是因为她的酒量不好,而是因为她周围不安定的因素偏多,姜晔不让她在外头多喝酒,喝多了容易出事。

好似担心徐恒元不相信,唐静芸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点上了,看她那熟练的动作就知道是个老手了。

这念头女孩子抽烟的可比喝酒的少多了,徐恒元看她那样子哪里还不明白自己闹了个乌龙,没好气的翻了她一眼,“你倒是会装啊!这么多的规矩!”

唐静芸抽了口烟,浅笑道,“没办法,有人管着呗,自然就要收敛一些。”

虽然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不过徐恒元还是觉得和唐静芸亲近了几分,大概是她此时的模样不再是高高在上、和这个圈子格格不入吧。

过了好一会儿,就见那个胖子突然火急火燎的冲了下来,气喘的厉害,“呼……徐、徐少,快上、呼……上去,楼上秋少得罪了人,被人扣住了。”

徐恒元眉头一皱,“你歇一口气,将事情说清楚点。”

胖子讲事情讲了个大概,秋少就是那个颇为帅气的男生,原先也就是争桌子,秋少大概讲了什么狠话,结果对方也不是好惹的,直接叫来了几个黑衣人将人拿下了。

徐恒元听完这个,皱眉道,“他们将人带到了哪里?”

“楼上的包间里,”胖子赶紧道。要说他们这几个人也是在沪市里横行长大的,还从来都没遭遇过这事儿,而且他们的身家来历都报了,对方还这么有恃无恐,恐怕也不是善茬。

徐恒元眉头皱了起来,看来是踢倒铁板了,不过到底一起出来玩的,他也不好见死不救,当下就是起身要上楼,却见唐静芸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服,道,“我和你们一起上去。”

徐恒元皱眉,“你上去干什么?”

唐静芸笑道,“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打电话给你爸,要么我跟你上去,上头的人可不是您能够招惹的,小心你自己都陷在那里,回头让你爸难堪。”

徐恒元闻言没有再说什么,他总觉得唐静芸并不像是个信口开河的人,心中更是增加了几分不好的感觉。

唐静芸跟在两人的身后上楼,她的异能却是早就将楼上那个包间里的人看得清清楚楚,凤眸眯起,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位爷啊,都听说他的性子乖戾,行事嚣张,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

前头徐恒元匆忙的走上去,在胖子的指引下到了一间房间前,门前站着两个黑衣的保镖,看上去很是不好惹的样子。

不过他徐恒元也是见过大阵仗的,倒是也没发怯,开玩笑,他老爹好歹也是远东投资里的董事长,他作为他儿子,正经出门整出这么点阵仗也是常有的。

敲门进去,只见里头秋少衣衫凌乱,显得有些狼狈,不过好在人没事,此时正被两个大汉扣住双手压着,一个男人坐在长条的沙发上,背后站着两个人,气场十足。

细细数来,这个包厢里竟有不下十个保镖性质的人存在,让徐恒元心头的侥幸也消散了。

他走上前几步,自报家门,微笑道,“我叫徐恒元,是远东投资的徐寅东的儿子,不知道先生贵姓,扣留我朋友做什么?这可是不合法的。”

男人正玩着自己手里的打火机,“叮”的一声将打火机灭了火,抬头冷笑道,“老子干的就是非法的买卖,还怕条子什么事儿?”

徐恒元一窒,他在沪市里横行太久了,就算是市长的公子都得捧着他,已经很久没有遭到过这样的下面子,关键还是他话里透露的意思,干的就是非法的买卖?登时让徐恒元背后起了一身冷汗。

他突然有些明白唐静芸刚才说话的意思了,这事情还确实不似他这样的身份应该参与的,不过此时已经到了这样的关头,她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去。

男人一眼就看穿了徐恒元内里的没底气,哼了一声,“这小子今天居然敢坏了我的规矩,要走也可以,跪下来给我磕个头,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

徐恒元瞬间脸色铁青,这个男人是打算踩着他父亲的面子上位?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大汉,不由捏紧了手上的拳头。

“啪、啪、啪!”鼓掌声从徐恒元身后响起,只听见一个好听的女声道,“秦爷好大的威风!真是让唐某人长见识了!”

徐恒元诧异的看着唐静芸踱着步子走到自己前面,脸上带着浅淡的笑容,暗自皱眉,唐静芸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不过听到秦爷二字的时候,他还是眉头狠狠的跳了跳,早就猜出这个那人的身份不一般,可是也没有料到居然是鼎鼎有名的秦爷啊!

沪市里谁人不晓秦爷,沪市里大半的地下世界都在他手里,剩下的小半的帮派关系多半和他关系不错,是个十分狠辣的人。

秦爷抬头看向一口叫破自己身份的女子,见她年纪尚轻,眉眼含笑,亭亭玉立,端的是一个清艳无双的女子。

不过她身后的一个大汉猛然翻过沙发挡在秦爷的身前,从腰间摸出一把枪对准唐静芸,一脸警惕,“不要再靠近,把东西交出来!”

秦爷眉间微蹙,而徐恒元几人则是被眼前的变化弄得脸色惨白,这是什么节奏?

唐静芸两手抬起示意自己手上没东西,然后慢腾腾的从自己后腰处拔出一把手枪,随手扔到桌上,再举起自己的手,示意身上没东西了。

秦爷扫过那把桌上的枪,一看就知道是精心保养过的,眉头不由轻挑,随身带着枪的女人?有趣!

而徐恒元三人早就在唐静芸掏出枪来的一瞬间惊的目瞪口呆,惊骇的看向唐静芸。

唐静芸挑唇,“早就听说秦爷身边有位高手,人称‘老枪’,恐怕就是这位吧?”

秦爷挥手让男子退下,目光打量着唐静芸,笑道,“你是谁?”

唐静芸却是不回答这话,反而话题一转,“听说最近秦爷手头有点紧,只是这股市的波动谁也说不准,也不是徐少他爸能够控制的,还请秦爷放过徐少吧。”

秦爷缓缓的眯起了眼,迫人的气势从他的眼底流出,让在场的气氛一阵冷然,而唐静芸依旧淡笑着,神情淡然,丝毫不见害怕。

这是一场气场与气场的较量。

很明显,两人旗鼓相当。

“好!我倒是不知道沪市什么时候来了你这么一条过江猛龙!”秦爷对着唐静芸大笑道。

唐静芸则是眯起了眼,挑唇一笑,说不出的张扬,“说不是猛龙不过江,沪市这块宝地,我唐某人总是要来走一趟的,是龙是虫验一验就知道了!”

秦爷注视了唐静芸好一会儿,这才挥手让人放人,“今天就看在这位唐小姐的面子上,不和你们一般计较,不然……我肯定是要请徐董事长来一趟的。”

唐静芸上前拿起自己的枪,看着周围明显一窒的气氛,笑着重新插回腰间,对着那个最先看破的男人笑道,“都说老枪玩枪,弹无虚发,回头还想讨教一下。”

说着就带着三人离开了。

在离开的时候,唐静芸顿了顿脚步,留下了一句话,“秦爷,麻烦替我向秦二爷问个好。”

她的身后,秦爷的眼睛不由眯了起来。

等到出了房间,快步下楼,三人才狠狠的长舒一口气。

“呼——吓死老子了!”胖子在一旁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徐恒元也是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汗。

唐静芸淡笑着走回了去,徐恒元三人都是目露奇异的光芒的打量着她,刚才唐静芸的行为虽然只是窥见了冰山一角,但是已然显露出不凡。

单是她那说话的语气和姿态,随身带着枪,似乎还对那位秦二爷很是熟悉,处处都说明了这个女子并不简单。

如果说他们一开始还觉得唐静芸太过拿捏姿态,现在却猛然觉得,这才是她的个性吧?

等到眼睛男回来的时候,发现坐在沙发上的几个人似乎姿态都不一样,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对着唐静芸的态度似乎变了很多。

他奇怪的挠了挠头,他不在的时候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