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4、渡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名亲兵把我领到一顶军帐外,嘱咐了句:“候着。”便自行离去,弄得我更加一头雾水。

青灰色的大帐子直接扎在冰天雪地里,四周有零散小兵来回巡逻,穿梭不息。出门的时候我没披斗篷

,这时冻得手脚发麻,忍不住呵着暖气在原地直跺脚,试图抖落一身的寒气。

“滚——”帐内暴出一声厉喝,在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哎唷”一声,有团毛茸茸的身影直接从营帐

内跌了出来,撞到了我的身上。

“咝……”我疼得猛吸凉气,腰被扭了一下。

“黎夫人?”略微惊讶的口吻,我扬睑回眸,看见撞我的人正低着头满面愧色的溜走,而那个之前遇

见的监军张大人,正站在军帐口,脸色温和的看着我。“夫人受惊了。”

我吸了吸鼻子,摇头:“没事,怪我站的不是地。”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此刻我就算非常之希

望能够破口大骂,也是有那心没那胆啊。

“黎夫人居于关外,可否会说鞑子的蛮语?”

我大大的一怔,难道他找我来问话,目的是想让我当通译?这倒是个不坏的消息,起码……我对他们

有用处,他们就至于会杀我。

他见我迟疑着不应声,以为我不会,于是露出失望之色,又不死心的再问:“那你可听得懂?”

我舔了舔干裂翘皮的嘴唇,笑了笑:“我能和他们沟通,这个……语言上没问题。”

他露出欣喜的表情:“那就好。你随我来。”说着,掀帘入帐,我缩了缩头,鼓足勇气紧跟在他后面

帐内甚为宽绰,中间燃着木炭篝火,火上烧着雪水,一位大将模样的老者正端坐在火堆旁,对着一张

羊皮卷左右翻看。听到脚步声,也不抬头,只是用一种沉若钟鼓的嗓音说道:“张铨,我打算留两万人驻

守萨尔浒,带一万兵力趁夜渡河,奇袭界藩城,打他个措手不及!”

“杜将军,将士们连续昼夜行军,已是极为疲劳困顿,能否就地驻营,稍做休养?等到明日清晨再渡

河东进……”

杜将军抬起头来,我见他虽然须眉半百,却是目光如电,浑身透着英武之气,不容小觑。他看都没看

我一眼,只是看着张铨似笑非笑,颇有深意。

张铨跨前一步:“师旗之日未到,将军又何必争在一时?况且,夜半渡河,倘若敌人来袭,将首尾难

顾……”

“无需多言!”杜将军忽然一摆手,掷地有声的道,“天兵义旗东指,谁敢抗颜?当今之计,唯有乘

胜前进,有何师期可谈!”一句话就把张铨弹了回来,这老头当真相当具有霸气。

张铨皱着眉头没再吱声,气氛尴尬。紧接着,杜将军唤来传令兵,下达军令,营帐内进进出出,甚是

公务繁忙,竟是将我和张铨两人完全给当成空气忽视掉了。

我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就不知道张铨这位年轻监军会如何想。过会子见他神情低落,闷闷的走出营帐

,我不愿一个人被留在这鬼地方,忙加紧脚步跟上他。

营帐外火炬通明,人声鼎沸,士兵们来往川流不息。

“黎夫人!”他背对着我突然喊了一声。

我吃了一惊,还以为他魂游天外,不知道我在他身后跟着呢。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夫人可否陪我去河边走走?”这是他跟我讲话以来,最客气的一回。之前虽然

不失有礼,语气却是肯定而又不容反抗的,只有这次,才真切的听出他内心的彷徨。

我无声的跟在他身后,浑河水面显得平静无波,淡薄昏暗的星光下,第一批准备渡向南岸的士兵已经

准备完毕,熙熙攘攘的你推我挤,热闹得像是在逛菜市场。我见识过大金国八旗兵的军纪严明,却从没见

过还有这样当兵的,乱哄哄的像是小学生从学校放学,虽然有排队,然而约束力和自制力却是奇差无比。

我暗暗摇头,四十七万天兵又如何,就靠这些酒囊饭袋保家卫国,大明国不亡才怪。

“监军大人!”有士兵见了张铨,跑过来拜见,“水流不是很急,而且河水甚浅,即使不乘船,骑马

也可过河!”

“知道了。”张铨点头,表情沉凝,待士兵去后,他忽然怅然叹气,“朝廷耗时一年,招兵买马,甚

至拉上扈伦女真叶赫部以及属国朝鲜的兵力,其实也不过十万之数啊!”

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将我说得完全愣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做什么呢?憋了一肚子的

怨气,想找个无关紧要的人发泄一下?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