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败古铭,一起上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压仰下心里面剧烈的埋怨,许鈞正色的看向已经脸色惊恐不己的古铭,全身战力淋漓尽粹的释放出来,黑魔大翼之后的许鈞实力疯狂飙升,在瞬间就变成斗者八星的实力,胜负已经变得很明显了。

身躯一震,那无形的气浪震的整个擂台颤颠颠的,许鈞身躯唰的一下,消失了,几乎是缩地成寸,在下一眨眼,来到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古铭身前,一拳打出。

他的脚步,如巨象猛烈践踏地面,整个擂台都似乎在颤抖,石板上的尘埃在吱嘎吱嘎作响的一刻升腾而起。

这一拳,几乎是相当于炸弹凭空爆炸,威力绝伦。

古铭终于回神,但却脸色大变,在毫厘之间,运转寒冰斗气抵挡,双臂横栏在胸前,大吼:“玄级斗技:铁锁横江!”

但是,他刚刚吼完,整个人就挨了一拳,被打得凌空飞起,呈现出一道抛物线,直直的凌空飞渡轰击在结界上,双臂齐齐骨折,大口鲜血喷射。

吧嗒一声掉落在地面的石板上,被摔得半死,睁着眼睛死死的看着许鈞,一个“你”字还没有说出来,就直接追随古奇的后路晕死过去,然后结界再度裂开一道缝隙,刚才的两个古族死士再度出现,将古铭拖走消失不见。

啪啪啪啪!!!

一阵剧烈的掌声响彻在死一般静寂的广场上,将压仰的氛围打破开来,古宁双手拍着,脸上露出悠哉的微笑,对于古铭的失败毫不在意。双目直直盯着许鈞,赞许的说道:“厉害,厉害,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类似于我们古族的『斗转星移』秘法,短时间将实力提升到这么高的地步。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这种状态并不能够维持太久,怎么?现在你需不需要休息一下再接受下一场考验?”古宁虚伪的好心让许鈞心里开始警惕起来,思维敏捷,智力妖孽的他怎会没有发现古宁短时间发生这么可怕的改变,从刚才那稍显邻家哥哥的样子一转眼变成暗面毒蝎心肠的“狠”人,他眼中贪婪,就算隐藏的再巧妙,仍然还是被许鈞发现到。

不过这并不是许鈞在乎的,他在乎的是古宁的那句类似我们古族的秘法『斗转星移』,和黑魔大翼一样短时间能够提升修为的秘法……难不成……难不成是古熏儿曾击杀柳席所使用有强大后遗症的秘法。

将天地灵气灌入体内,强迫强化身体机位变得敏捷、强大,这也等于是变异的兴奋剂或者伟哥!

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惊讶过后,许鈞也没有忘记主题,平淡的看着古宁,傲然的冷淡道:“不需要,开始吧!这次我要一次性完成下面三次考验,叫第三强和第四第五强的下来。”

“什么?”『妖孽队』老三古云和老二古洛几乎是被针刺了一下,手掌一捏,身下的树杈就粉碎,三人在缓缓落下地面的刹那,死死的看了一眼许鈞,落地之后三人非常有默契的身躯同时嗖的一下往擂台飞掠而去,扬起空气的哗哗声,一道道各色不一的斗气从身上喷发出来,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几乎惊呆了,都万万没有想到,三个年轻一辈最强者都一起按照那个长相逆天,年龄却比不上他们男孩的话。

种子队的那些人因实力没有许鈞的强大,所以根本就看不出他修为的境界,但许鈞如此稚嫩的脸蛋看来,再加上他们心里面古奇那句斗者三星的话来说他的实力绝对不会超过斗者四星,现在另外三个斗者七星居然一起出手,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那个年龄小小的男孩有着超越他们古族年轻一辈最强者的实力。

再回想一下刚才的那一场诡异的雨,众人也稍稍了然。

妖孽,到底谁才是妖孽!

“我承认你,实力非同小可,值得我们三人一起出手!”飞掠到擂台上,三人早已没有刚才的那分不屑,取代的是无穷的凝重,他们根本想象不到,这个男孩居然还会这种如此逆天的秘法,要知道,他们对这样的秘法可是憧憬无比,可关键的是古族秘法『斗转星移』必须要贡献大的人才能够获得,所以他们才只能够眼眨眨的渴望着,然而现在,眼前突然有一个会类似于他们古族秘法的人即将和他们对战,这毫无疑问的是给他们一个重量十足的巨石,压在背后上连喘息的时间都不给。

“废话少说!”许鈞伸出食指,虚闪的释放前奏瞬间隐约泛现,幽绿的光芒再度凝聚在食指尖上,黑魔大翼以他现在的状态只能够维持八分钟,现在已经耗费了两分钟,现在还要面对三个只比他弱一点的妖孽,这无疑是要争分夺秒,所以许鈞不再说话,直接动手!

“虚闪!!”

幽绿的光芒再度淹没了整个擂台,璀璨的让人难以睁开双眼,看着临近咫尺充斥着威胁的虚闪,古妖三人相视一眼,齐齐的双手结印。

“地阶斗技:帝印诀——开山印!”

“地阶斗技:帝印诀——开山印!”

“地阶斗技:帝印诀——开山印!”

虚闪的可怕之处,他们十分清楚,所以在眼前这个比之古奇那时还要浓郁剧烈的虚闪,古妖他们丝毫不敢耽搁,连忙失去自己的杀手锏,顿时之间,他们的手掌心上瞬间出现只比古熏儿那夹带金帝梵天炎的开山印弱一丝的光团,想也没想的直接伸出一推,将其掷向虚闪。。

轰隆隆!!!

一朵无比浓郁的蘑菇云出现在擂台上,从擂台上升腾上天空!!

古熏儿的神经绷紧,双眼紧张兮兮的看着擂台上,一眨不眨,粉嫩的双拳更是攥的紧紧,颤抖的双脚表示出她的慌张,那额前的冷汗更是表示出她担忧许鈞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