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身居古族,对战古熏儿!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喂,你这人到底是怎么样!”古熏儿见许鈞将她的话当拂晓的清风一样,吹之而过,便一下恼羞成怒的娇喝道:“难道你是想要尝试一下我的金帝梵天炎的厉害!”

沉思在大自然的许鈞听到这话,浑身一颤,不是因为古熏儿的威胁,而是因为她嘴上那脱口而出的无比熟悉语句——金帝梵天炎!猛的转身直直盯着古熏儿,直到她的脸色大变之后,才冷冷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直直的落在许鈞的身上,那双仿佛蓝宝石一样的眸子充满着怒火,古熏儿面红耳赤的对着许鈞咬牙利齿的一字一言道:“你……问……我……叫……什……么……名……字!”明明就已经说过一次了,这个家伙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对着我说,这不就是摆明刚才根本就没有用心听我说话。

从来没有受过这样“委屈”的古熏儿一下粉拳攥紧,一道浓浓的青色斗气包裹在她的双手间,决定要给这个忽视她的男孩子一次教训,古熏儿想也不想的没话出口就直接向许鈞冲了过去,竖起带着划破空气的粉拳对着她无情的攻击去。

许鈞:“……”

眼前古熏儿的所作所为,许鈞想也不用想就能够知道,只是有点疑惑,在这个重于礼仪的大陆,不是应该在对打的前一刻,互相自我介绍一下的吗?在刚才,许鈞已经百分之九十的确定,这个女孩就是斗破苍穹里面的女一号——古熏儿了!

不过常理来说,这个女孩子应该很温柔的才对,为什么现在这个模样和书中里面相差这么多,难道她不是?

看着逼迫临近的粉拳,许鈞也顾不得在沉思下去,近乎是下意识的,直接伸出一拳迎接古熏儿的攻击。

砰!!

两拳碰撞,周围响起一声轰隆的不轻不重响声,遥想不到,两个基本就没有五岁的小孩,力量居然会如此之大,能够凭借着拳力,就将一股动流给击打出来!

古熏儿惊讶万分,亮晶晶的双眸直直的盯着许鈞,很难置信,这个男孩居然挡住了刚才那一拳,虽然刚才一拳仅用了六分力,但体内有着金帝梵天炎的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她的每一丝斗气都缠绕着其中的金帝威严,无论是招数还是肉身,她都永远占据优势。

现在眼前这个男子随随便便的一拳就挡住了自己的攻击,这清形下,给古熏儿带来了些许震撼,不过更多的是兴奋,在家族里面,那些人因为她是族长的女儿,每一次切磋都不敢伤害自己,每一次的胜利都带着憋屈,现在难得见到一个无视、“藐视”她的人出来了,她的体内忽然涌现出一股沸腾的兴奋。

几乎是想都不想,古熏儿一股跃身跳后,和许鈞相隔五米之远,相相对视,两人双眸同时闪烁着沸腾的战意,在刚才的那一拳交撞,两人心中同时知道,他们的实力——平均秋色。

不过身为天骄之女的古熏儿无法服这个从未见过一面却张胆藐视自己的男孩,心中打定必须给予他一点刻骨铭心的回忆,所以……

一记耳光抽打过去。

相隔五米之远,手还没有到,空气就被甩出来一团巨大的掌影,速度快如闪电。

许鈞身体一缩,眼神一眯,无比巧妙地躲开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度的耳光,双眼冷冷淡淡的直直盯着古熏儿,心中对着在书中十分赞许的女孩一丝好感硝烟散尽。

现在古熏儿在许鈞的心中,只是一个素不相识却对他出手的敌人。

他搞不懂她为什么要找自己麻烦,但曾经父亲教过——只要有人胆敢对你出手,那你就千万不要留手,用尽你的全部实力,将她给打趴得不能够起身。

“父亲……说过!”许鈞低喃:“打我的人……一定要加倍奉还。”话音出口,许鈞不待被他这句话给愣住的古熏儿回神,杀气徒然一涨,一股无形的气浪从身躯上冲击出来,把古熏儿推得连连后退,只好将自己体内运用尚未熟悉的金帝梵天炎给附贴在身上,来与之许鈞的气息抗衡。

除此之外,最为让古熏儿震惊的是,身躯都没有动,气浪就凭空产生,这种强悍无比的武力难道会是——斗者!

“虽然你很强……不过我也不会输的。”古熏儿上前一步,目光锁定许鈞,纯蓝的眼眸锐利如刀。

唰!

许鈞冷冷的瞥了眼古熏儿,也不说话,想要用实际行动来说明自己的实力和古熏儿的话到底有没有可能成功,近乎是一瞬间,他双脚在地一跺,整个人化为一道模糊不清的残影,灵虚如蛇般的从古熏儿左右出现,白袍飞扬,让他动作的时候,添加了一丝潇洒。

古熏儿被许鈞的动作给弄得眼花缭乱,但自出生就天赋极高,被家族高手给培训的她堪称同龄人中的武学精湛之人,许鈞的动作,只需一想就找到了破解的办法。

似乎将许鈞给忽视了一般,古熏儿缓缓闭上双眸,直直的平伸出娇嫩的双手,包裹缭绕在周围的金色斗气,仿佛被一块磁铁给吸住了一样,纷纷涌向在她合拢的双手中间,一团金光璀璨的金色能量球在她的双手间涌现而出。

在光团出现的那一刹那,以古熏儿为中心的五米之内,形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气漩涡和似有似无的龙卷风,把在周围闪烁不停的许鈞愣生生的给停住,浮现出身影来。

肉眼可以看到空气聚团,高速气旋散发。

甚至,空气凝聚到极点,相互摩擦,在气旋的中央仿佛发出闪光,如一颗明星在她掌中生生不息。

单凭这一幕,许鈞就能够确定,这绝对是很强很强的一种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