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冲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十五章冲突 

见到罗欣快速的向那炼药工会的地方跑去,洛杰几人脸色一变。连忙拱手对陆羽说道;“陆羽小兄弟,我等几人有要事要处理。先行告辞了。等这件事结束我,我们定当赔罪。”说完便向那工会处奔去。

皱了皱眉头,无奈望着几人逐渐远去的身影,自语道:“算了,既然来了这便去申请一下炼药工会的认证。”

毕竟炼药师在大陆上拥有的强大影响力,可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反对的。

脚步踏出,转瞬间,便向几人远去的方向冲去。

。。。。。。。。。。。。。。。。。。。。。。。。

宽阔大道上,一幢大气磅礴的建筑物毅然竖立在那大道中心,这幢房屋,造型颇为别致,整个外形大致的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药鼎一般,在房屋的周围,还设置了犹如药鼎通火口一般的窗户,高高的房顶之上,硕大的鼎盖匍匐而下,将房间遮掩其下。

目光在那建筑物外,淡紫色的檀香牌匾之上,五个字迹隐隐有些模糊的古朴字体,闪烁着淡淡的毫光。

“炼药师工会!”

而在炼药师工会门前却有两团不同阵形的人彼此刀枪相向。而在两方的前面彼此站立着两道人影似乎是双方的首领。一方穿着黑色紧身衣的魁梧大汉吼道:“吴圭,你难道真的要阻拦我们去请奥玛大人为我团内的兄弟炼制丹药吗?若是罗痕真的死了我血影和你狂魔势不两立。”

那另一旁名叫吴圭的中年大汉长笑道:“蒋力,你恐怕是越活越回去了吧。既然敢带领你血影佣兵团所有的人来闯炼药师工会,若是让奥玛会长知道了,你血影就等着灭团吧。”

蒋力脸色一变,他的心中自然也知道炼药师拥有多大的份量,若不是事态紧急,他也不会去做这种来闯炼药工会的蠢事。

在他脸色变换的同时,对面一道声音却传了过来,“蒋力团长还是不用太过担心了,现在会长大人正在炼制一种丹药,等他出关后,我自然会跟他说清楚的。毕竟那罗痕未来可是我的小舅子啊。”阴柔的声音传如蒋力的耳中。

向对方望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站立在吴圭的身旁,面目英俊不过眉宇间充斥着一股*亵之气,不过却没有任何人瞧不起他,几乎每个人都对他保持一种畏惧的态度,就算是站在他旁边的吴圭和蒋力也一样。原因便是在于青年胸口那绣着的两团犹如波涛翻滚的金色条纹。

象征着二品炼药师的标志。

能以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达到二品炼药师,这样的天赋虽然在外面的大千世界算不了什么,但在金石城这种地方却也是十分厉害了,就连两大佣兵团的团长对他也是礼让有加。

忽然,一道火红身影冲到了血影团长蒋力的身旁,带着一阵香风。蒋力定睛一看,叫道:“罗欣。”

“罗欣?你回来了。”男子顿时眼神发光的看着那刚出现的少女。

秀眉一皱,不理那男子,慌忙的对蒋力说道:“团长,我弟弟他怎么了?”

眼神中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蒋力摇头说道;“毒气深入体内,恐怕只有奥玛会长才有可能治好他。可是奥玛会长正在炼丹,一时间不可能炼完。就算他炼完也未必会答应帮助我们救罗痕。‘

毕竟炼药师何等身份,你让他帮你炼丹,他就要炼丹吗?

“罗欣若是你答应我的条件的话,我便会帮你去求一下奥玛会长怎么样。”刚才的男子急切的说道。眼神*亵的望着后者。

眼眸中闪过厌恶,娇叱道:“你死心吧。南慕我绝对不会答应你的。”

那名叫南慕的青年不以为然的说道:“你难道不要你的弟弟了吗?你希望他身死吗?”

心底骤然一痛,罗欣狠狠的咬住香唇,目光死死的盯着南慕。

想了想自己还卧倒在床上不知生死的弟弟,暗自苦笑了一声,正准备开口答应下来。

公会内,一阵蓝色的气体飘了出来,带着一股清香,回荡在整个广场,每个闻到的人都感觉到心神安宁了下来。

那名叫南慕的青年望着那清香气体,鼻尖嗅了嗅,脸色急速变幻起来,尖叫道;“有色丹香,四品顶峰丹药。”

听到此话的众人脸色各不一样,不过罗欣的脸色却是彻底变好了起来。

四品丹药,整个金石城也仅仅只有奥玛大师能够炼制罢了。

众人的目光齐齐的望向工会大门。

不一会,一个身着炼药长袍的中年出现在众人眼中。看上去略微英俊,可想在年轻时长相定然不差,胸口金灿灿的四条波纹已经说出了他的身份。

炼药工会会长—-奥玛。

奥玛望了下周围挤满的人群,冷哼道:“蒋力,吴圭。你们俩能够向我解释下发生了什么事吗?”

略微躬身,蒋力说道:“是这样的。奥玛大师,我血影佣兵团的罗痕被三阶魔兽噬毒蜂给叮住,身中剧毒。希望你可以出手治好他,我血影一定记住大师的恩情。”

“噬毒蜂吗?”奥玛微微皱眉,这种魔兽的名字他也略有耳闻,本身具有很强的毒性。而那罗痕的名字他更是听到过不少人议论过,17岁的年纪达到斗者顶峰,也却是不弱的天赋。

想到这他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蒋团长,你们真是来的不凑巧。不是我不想去给罗痕治疗,治疗他的丹方我有,丹药虽然已经位于四阶,但是我工会却缺了其中一种最重要的药材。所以。。。。”

“什么药材?奥玛大人,我们一定可以去取来的。”罗欣激动的说道。

无奈的摇头,“这种药材名为天肠草。大多数生长在悬崖绝壁的地方,极难采摘。就算我工会内也没有。”

一旁的南慕大笑起来,说道:“罗欣,这天肠草我有。如果你立刻答应我的要求,我马上将药材交给大师让他去炼丹。”

罗欣脸色苍白一片,本以为自己可以摆脱南慕的毒手没,没想到只是转了一圈而已。没有任何的改变。粉拳紧紧握住,俏脸上满是不甘。

一边的南慕却是满脸的高兴,自己觊觎了这么久的女人终于到手了。想到今天晚上会发生的事,他也不由的兴奋起来。

唇齿轻动,正准备答应南慕的条件。

“不用答应他的条件。天肠草,我有。”淡淡的话语回荡在广场上,罗欣的脸色刹时恢复原状,南慕面色阴沉。

所有的人不由自住望着那人群中一身青衣,一脸风轻云淡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