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当初温家夫妇俩从外地回来, 苦寻孩子无果, 蒋海平曾经多次登门。

只是每一次, 得到的答案都是不恨,但也不原谅。

甚至, 他每上一次门,温家夫妇都要再痛苦一次。一想起丢失的儿子,眼泪就开了闸一样止不住。

多次之后, 他就再也不敢了。

算起来, 一直到现在, 温家和蒋家已经有二十来年没联系了。

像是约定好了一样, 两家同在海市,却从不碰面。

只不过, 同在学术圈子里混,共同的朋友和同事还是很多的, 偶尔也能从别人口里, 听到对方的消息。

像是蒋海平夫妇。

为孩子丢失的事,夫妻俩离婚了, 后来又分别再婚;

觉得无颜再见师弟, 蒋海平又放弃即将转为副教授职称的工作, 辞职去了别的学校。

而温家夫妇呢。

痛苦了多年, 直到家里有了新生儿, 才渐渐从地狱里爬了出来;

与此同时, 夫妇俩坚持捐款二十年的消息,也早不是秘密, 两人舍弃了这些年的家业,一直为找儿子努力着,至今都住在一间老破小里。

……

这二十年来,变化真的挺多的。

温家夫妇曾经想过,如果再见到蒋海平,见到这个仇人一样曾经亲密过的朋友,两人会是什么反应?

可能难受、可能愤恨、可能想痛骂,甚至还会扑上去打一顿。

尤其又出了女儿恋爱的事,那种隔阂应该更深了才对。

但也不知为什么,此时再见到蒋海平,这些预想好的情绪,竟然都没有出现。

夫妻俩心里竟然都很平静。

像是老友多年后再聚,开始回忆过往,那种愤怒的感觉反倒被冲淡了。

就是有一点,两人都被蒋海平的外貌吓到了。

蒋海平比夫妻俩早两届,今年也就六十七岁,可乍一看,真是老的不成样子了。

短短的头发全都白了,脸上皱纹如同纵横交错的沟壑。一张脸上似乎除了骨头,就只剩下表面薄薄的一层面皮。

他腰也佝偻着,显得矮了也小了,整个人瘦的厉害。此时站在蒋成烨身边,说是他的祖爷爷也有人相信。

怎么他也……他也老成了这个样子?

夫妻俩愣了一下神,立刻想到了一块儿去。

他们一直恨着的人,一直咬牙切齿念叨过的蒋海平,恐怕这些年在夫妻俩痛苦的时候,他也没好受到哪里去。

毕竟孩子是从他手上丢的,毕竟……双方曾经是多么好的朋友啊。

时间太刻薄了。

这种时光流逝带来的偏差,渐渐消融掉许多固执的痛恨。两口子张张口,想说什么,话却卡在喉咙里却说不出来。

倒是蒋海平先有了反应。

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确认眼前两人是真实的后,抖着手把掉在地上的瓷盆捡起来,一步步走向两个人。

然后,将近三步远的时候,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在夫妻俩反应过来之前,垂头磕了下去。

“老弟……”

随着蒋海平这声熟悉的“老弟”响起,年轻时愉悦相处的画面,似乎也一帧帧出现在眼前。

温教授和温奶奶的眼泪,也跟着蒋海平一起刷的掉了下来。

温教授背过身去,用袖子擦干净眼窝里积攒的泪水,才颤巍巍走过去,拽着老友的手非让他起来。

还恶声恶气道:“快七十岁的人了,还动不动就跪,快起来……起来……”

他动作很是粗鲁,不知情的看到了,还以为是在故意找茬。

只有当事人明白,这个毫不客气的这个动作,到底意味着什么。

蒋海平激动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连忙“哎”了几声,有些惶恐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的脸都激动地红了,紧紧握着温教授的手,哽咽了好久才道:“老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是我对不住你,是我……是我对不住你……”

“多少年的事了,都过去了……过去了过去了。”

眼看对方垂垂老矣,甚至比他们还要衰老,同样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

再大的恨,这时候也都说不出来了。

温教授无奈地叹声气,脸上慢慢释然了许多。

“我……我我……”

“不说了不说了……看你站都站不稳,坐吧,都坐……”

温教授夫妇俩说着,一块儿将蒋海平让到了一旁的座位上。

蒋海平哭的像个孩子,一个劲儿的在那点头。

直到坐下来,蒋海平还是一种如处梦中的表情。

他以为到死……这个梦都只能是梦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能和温老弟一家坐在一块儿,平静的说说话。

然而这种平静,没容他多留恋一会儿,就被蒋成烨打破了。